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107章 独特的出场方式

  一天匆匆而过,很快,太阳渐渐落下了山头,整个大地都开始慢慢沉寂下来。
  天水镇附近的六陈码头上,夜风颤颤,时不时惊起码头周围一片林子的鸟兽,一时间是鸣啼声不止。
  “刷!”
  不知过了多时,林子里一声骚动,十几个人影快速地从林子里窜出,很快出现在了码头附近的河岸上。
  带头的正是王承柱和燕双鹰,跟在旁边的则是阔大海和高进。
  刘洪也来了,他带了十一名武工队队员,各个都带着家伙,一行人出现在河岸旁后,刘洪就开始安排战士们放风,做好防备。
  王承柱看了看眼前一片江河,水上毫无一物,此时才晚上九点半,距离李老八说的接头人到来,还差半个小时。
  他们来早了!
  “来早了半个小时,只能等了!”
  王承柱一边说一边看着抗日形式地图,发现周围没有鬼子靠近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
  阔大海和高进等人都点了点头,随之一行人就走向码头。
  码头上空无一人,除了几艘木船外,就只剩下附近岸边摆着的十几个货箱子,众人来到货箱子前静静地等待着十点钟到来。
  但!就在所有人用着眼睛盯着江边时,一直低着头抽闷烟的燕双鹰忽然丢掉了手上的半支烟,眼神死死地盯着眼前不远的一片树林子。
  “怎么了?燕大哥?”高进忽然意识到不对,当即一问。
  燕双鹰眼睛盯着那片树林,语气古怪地道:“来了。”
  “来了?”
  众人一惊,啥意思,谁来了?接头人不应该是乘船过来吗?怎么会从林子那边过来?
  王承柱也是皱着眉头,同时他还不忘看了看抗日形势地图,让他意外的是,地图上没有任何的危险标记。
  也就是说,并不是小鬼子靠近过来。
  但,系统忽然就来了一条提示音!
  “宿主注意,有不明危险靠近,来敌火力不详,系统检测中……”
  “嗯?!”
  惊讶!王承柱懵了一下,什么意思?不明敌人?难道除了接头人,还有其他人靠近这里?
  这时候,大家都是懵逼的,唯有燕双鹰似乎看透了一切,甚至,还笑道:“各位,难道你们还真以为李老八怕了咱们?”
  “嗯?!”
  燕双鹰此话一出,犹如一道重雷劈在了众人头上。
  王承柱登时就明白了过来,同时,他的眼睛也死死地盯着远处的林子,虽然那里看起来很平静,但,他仿佛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王承柱就忍不住地道:“他娘的,难道李老八这小子耍了咱们?他还真敢这么干?!”
  其他人听到也是震惊了,李老八不过是码头的混混头子,还真敢跟八路作对?真的不怕死?
  同时,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远处的林子,不多时,果不其然,林子里忽然窜出几十个影子来,只见带头的是个光头大汉,手里居然拿着一把捷克式轻机枪冲了出来,不多时,已经站在了众人面前。
  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二十几个枪手,他们手里居然都带着家伙,有三八大盖、王八盒子,总共二十多条枪!简直可怕!
  “来的早,不如来得巧,刚好赶上了!”
  那光头大汉举着轻机枪,一副嚣张地目视着众人。
  “哈哈哈!”
  就当这时,一道有些沙哑的笑声忽然从林子里传来,紧接着,只见一张无篷睡椅从林子里窜出,睡椅有四个人前后抬着,正快速地向码头靠近过来。
  睡椅上坐着一个带瓜皮帽的中年男子,刚才这道笑声正是出自他口中。
  这个人,正是李老八!
  果然是混混堆里出身的家伙,王承柱都有些惊叹他的出场方式,如果这里不是战乱时期,他都以为是武侠当中哪个高人出场一样。
  “李老八!你还真敢来了?”
  张大彪见是这阵势,当即掏出驳壳枪,对准着李老八的脑袋。
  在他掏枪的那一刻,李老八手下的几十名枪手,瞬间将枪口对准了张大彪,一时间,双方是剑拔弩张。
  李老八坐着睡椅来到了众人跟前不远,同时间,他身后的林子里还不断地冒出人来,只见又有十几名带着砍刀的打手靠了过来。
  李老八这出场派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二十几名枪手外加十几名刀手,这派头,跟要打硬仗似的。
  “哼哼哼!臭小子,你敢拿枪指着我的头,今天我要把你打成筛子!”李老八傲娇地坐在睡椅上,抬头俯视着众人,尤其是他看着张大彪的眼神,好像下一刻就要把张大彪给吃掉一样。
  看到他那副嚣张的样子,王承柱也忍不住地嘲讽一声:“李老八,你这出场方式很特别啊,搞得像东方不败一样,哼,有意思,真有意思!”
  “东方不败?年轻人,什么意思?”李老八可不知道东方不败是谁。
  王承柱笑呵呵地道:“阉人,或者说……太监吧。”
  “混蛋!你……”
  李老八惊诧啊,不带这样骂人的!同时,他不明白,眼下这么多手下包围着他们,其阵势可谓瘆人,可这些家伙怎么一个个都不害怕的样子?还敢挑衅他,当真是不要命了!
  “你们这帮臭八路,居然敢拿枪指着我的头,今天,我要把你们一个个弄死在这江河上,让你们看着我和那些土匪头子做交易!”李老八气愤地一拍椅子扶手,颤声叫道。
  此话一落,他的手下瞬间把王承柱等人给围住了,只要李老八一声令下,光头大汉手中的捷克式轻机枪绝不会珍惜子弹!
  李老八毫无畏惧,他虽然做的是黑色生意,是个码头混混头子,可这些年也积攒了不少实力,只要有枪有人,他腰杆子就够硬,管你来的是八路还是九路,挡他财路者,死!
  “柱子,怎么办,这么多人不好弄啊。”阔连长这时候忽然拍了拍王承柱的衣袖,显然,此刻被围,除了跳河,别无逃脱之法。
  王承柱此刻也一时犯难,李老八的脾性他也摸不清楚,如果现在轻举妄动,李老八就真的拿枪突突了他们。
  毕竟子弹可不长眼。
  王承柱仔细地想了想,同时,他的目光看到燕双鹰身上,眼下这个局面,燕双鹰居然还能临危不乱,这家伙难道有办法解决眼下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