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74章 又进医院了

  ——
  杨村外面三公里处,山本特工队已经撤了出来,但因为这一场遭遇战,山本一木损失了几名队员,而且,都是被炮轰死的。
  带头的山本一木更是嗔道:“八嘎!杨村枪一响,已经遗失了战机,更让我惊讶的是,独立团什么时候有这么神的炮兵,居然对我小队的位置定位得这么准确,真是活见鬼了。”
  不错,这正是山本一木的特工队,为首的黄脸汉子,此时已经被硝烟熏黑了脸。
  要说这次遭遇战,原本没有伤亡,谁又料到居然遇到了炮兵。
  山本一木已经撤到了安全距离,此刻,他正不断地发牢骚,旁边的特工队队员,脸色都已经黑完了,显然队员们对这一仗很败情绪。
  甚至,站在山本一木旁边的通讯兵都忍不住地发牢骚:“大佐阁下,眼下这情势,还要不要向筱冢将军发报。”
  山本一木咬着牙,就道:“发,就写小队推进到杨村,距离大夏湾八路军总部只剩两公里,可惜不幸遇到麻烦,现原路返回。”
  “是!”
  通讯兵当即点头,开始快速发报。
  同时,山本一木观察了一下队员的情况,登时脸色就变了,他惊讶一声:“小野呢?小野还没回来?”
  队员们一听,也是四下一看,登时愣愣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错,那埋藏在林子里的狙击手正是他们的队员,此刻已经撤出来有十几分钟了,按照正常情况肯定回家来了,要是回不来,自然能想象遇到了状况。
  “大佐阁下,刚才那两声炮击,该不会是针对小野的吧?”顿时,就有队员问道。
  山本一木没有回话,而是忽然闭着眼思考了几秒,随后,他无奈地瞪了瞪眼,就道:“估计是回不来了,先不用管他,马上撤离!”
  “是!”
  众队员听到这一番话,显然知道队长放弃了小野,毕竟,他们这支部队执行过不少任务,很少会放弃等待队员,一旦超过等待时间,队员肯定是出了问题,十有八九回不来了!
  再看杨村这边。
  王承柱一昏迷,李华兵和杨小喜二人忙地将他带回杨村,此刻,一场遭遇战刚刚结束,孔捷和丁伟正整顿战况。
  当丁伟看到王承柱中弹之后,登时就急眼了,同时,也听到了伤亡两个炮兵战士,更是眉宇不展,当即请孔捷安排医护兵给王承柱医治。
  炮兵是新一团的一把双刃剑,更何况是王承柱,所以丁伟能保一定要保下来。
  孔捷毫无二话,当即命令战士将王承柱抬上担架,拉去医护室治疗。
  孔捷今晚算是被打懵了!经过今晚这一仗,他不得不佩服王承柱的预知能力,原本他只觉得王承柱在胡说八道,现在好了,这股敌人不仅存在,居然还直接朝着杨村来了。
  战场打扫下来,独立团这场夜间遭遇战损失了六十多名战士,每个战士都是命中要害,不是照着脸上打,就是冲着胸口射击,一梭子弹过来,直接留下几个弹孔枪伤,当孔捷和独立团的战士看到之后,各个眼眶都湿润了下来。
  院子里,战士被分在了一旁,而鬼子这次的尸体也被孔捷搜集了过来,全部都放在院子的角落处。
  这次敌人死了八个,没有一个是独立团战士打死的,都是被王承柱的火炮轰死,包括隐藏在山林里的狙击手。
  孔捷背负着双手,面带惊怒地看着角落里的尸体,沉声说道:“老丁啊,这帮鬼子从哪里来的,真他娘的晦气,你看看,就这么几个鬼子,折损了老子几十人,老子当这么久的兵还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丁伟看了看这些角落的敌人尸体,只见这帮人衣着不同,穿的都是上等面料的军服棉衣,脚上的军靴跟以前见到的鬼子都不一样!甚至,他们手里的家伙更是第一次见。
  丁伟甚至去看了看打伤王承柱的那个狙击手,只见这人也是被炮弹轰死的,手里的武器还死死地握在手中。
  自动冲锋枪,还有那狙击手手里的一把不知名的步枪,不仅带着瞄准镜,还有一个大大的电源箱相连接,这些玩意,谁都没见过。
  丁伟一边看,一边为孔捷分析道:“这支小股敌人来路不明,一上来就把你的警卫排干掉了一半,看得出来都是经过特殊训练。老孔,这事儿不简单,总部他们肯定听到了枪声,咱们得赶紧向总部汇报。”
  “嗯!我刚才已经让通讯兵前往总部了,奶奶的,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估计总部要撸了我!”
  孔捷看着战死的同志,这眼眶都忍不住地湿润了起来,要说他独立团一直都有主力团的名誉,然而今晚这一仗,上头肯定要大发脾气了。
  ……
  第二天,王承柱还没有醒来,因为他才刚刚取出后背的子弹,但因为药物不足,独立团的医护兵只是简单地帮王承柱包扎伤口。
  狙击手这一枪虽然没要了王承柱的命,但王承柱受的伤也不小,丁伟为了避免伤口感染,直接让人将王承柱抬到旅部的后方医院。
  到了旅部医院,医院的医生这才帮王承柱完整地处理枪伤。
  没过一天时间,昏迷已久的王承柱,终于睁开了双眼。
  “这是哪儿……”
  一睁开眼睛,王承柱就看到自己处在一个安静的病房中。
  屋子里一股药水味儿,四周陈列的桌子和柜子,上面都摆放着医药器皿。
  “嘶~”
  刚一醒来,王承柱就感觉自己的后背一阵疼痛,侧头一看,只见后背已经被包扎了纱布,王承柱当即明白,自己这是在根据地医院里了。
  “叮!恭喜宿主脱离危险,机体苏醒,请继续努力加油干吧~”
  就在这时,脑海中缓缓传来系统的提示音。
  “日了……”
  王承柱低吼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妹子的声音他就生气!
  “咔嚓!”
  这时,忽然病房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军装的女医护兵走了进来。
  那女人一看到王承柱已经醒来了,登时眼前一亮,惊诧道:“王班长,您终于醒了,先不要乱动,不然很容易触碰到伤口。”
  “噫?阮小桃,是你?”王承柱一见这女人,下意识地喊出了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