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32章 坂田的弟弟?

  对此,王承柱谦虚地罢了罢手,笑道:“小鬼子也是肉长的,我也很满意一炮将他送回了岛国。”
  “哈哈哈!”
  林学海哈哈一笑,随之,还给众人倒了一杯茶水,而后,忍不住地就道:“不得不说,坂田信哲这家伙曾驻扎在阳县,这家伙一来,可苦了阳县的老百姓,烧杀抢掠,强取豪夺,他们早该有这样的报应了。”
  “那是他活该!”刘洪愤叫一声,同时,心里也十分佩服王承柱,自从王承柱一炮干掉了坂田后,这只部队算是垮了,作为鬼子最精锐的部队,士气垮了,指挥官也被一炮干死,显然能给鈤军造成巨大的士气冲击。
  随之,林学海又道:“据说坂田一死,这只部队也撤回了太原城,听我们在太原城的同志说,这支部队现在又建立起来了。”
  “哦?”这下,可引起了王承柱和石大海的注意。
  毕竟指挥官都被干死了,且当时新一团、771团和772团不仅成功突围,也大大地消减了坂田联队的兵力,这才没过多久,又开始组建起来了?
  当时整个晋西北的八路军都被鈤军包围了,坂田联队作为精锐,同时要对付好几个团,兵力散得很开。新一团面对的其实不是完整的坂田联队,他们只有两个大队,一千多号人,这才给了新一团的突围提供了可能性。
  更何况王承柱还一炮干掉了坂田指挥部,一时间坂田联队失去了首脑,士兵们慌乱无序,加上新一团还从正面进攻,进行了惨烈的白刃战,所以直到战争结束,这个联队起码伤亡过半。
  尤其是两个步兵大队,起码要损失一大半。
  林学海又道:“现在的坂田联队改名叫武藤联队,联队长叫武藤幸,他手下的一个炮兵中队的指挥官叫坂田孙二郎,是坂田信哲的亲弟弟。据城里的同志说,这家伙知道哥哥死了后,扬言要一炮轰了你们团的指挥部,为他哥哥报仇。”
  林学海显然消息灵通,王承柱一听,心想这坂田老鬼子居然还有个弟弟,电视剧里没亮相啊,看来,这里的剧情不太好做了。
  同时,旁边的石大海就道:“管他什么弟弟,还敢来轰我们团指挥部,估计他炮还没打,我们的炮弹就落在他的指挥部上了!”
  “对!”
  林学海也气愤地拍了拍桌子。
  而后,刘洪见众人气愤填膺,不免就道:“先不管这个什么坂田孙二郎,咱们还是把眼下的事情做好,老林啊,杜月娘和我们商量的时间就要到了,怎么样,这次她拿得出信管等材料了吗?”
  开门见山,林学海知道王承柱此行的目的,于是就道:“昨天我收到消息了,她明天会送过来,到时候正好和她商量怎么从鬼子修械厂里弄出车床的事。”
  “好!”
  刘洪高呼一声,同时,石大海和王承柱也忍不住地相视一笑,如果这次真能弄出车床,团里就可以研制炮弹了,这对在座的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傍晚时分,老城面馆迎来了一个神色匆忙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年龄不过二十来岁,衣着颇为艳丽,上穿一件蓝绿色冬装旗袍小袄,衣服胸前有印花,领口和袖口有毛绒拼接,下着一条浅黑色绸缎长裤,脚踏一双平底浅口绣花小鞋,整身打扮倒似大户人家的小姐。
  她的面容也娇美,一双明眸动若秋水,朱唇噙着淡薄的嫣红色胭脂,一举一动间,仿佛勾画出一道美妙的风景线。
  此人,便是地下武工队的成员,杜月娘。
  杜月娘早些日子就加入了地下武工队,这段时间里给武工队提供了不少的情报,尤其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在鬼子修械厂里做技术师傅,这次王承柱需要的炮弹原材料,都是杜月娘偷偷地从修械厂里带出来的。
  后院中,在店小二的带领下,王承柱和石大海都见到了这个女子,当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王承柱不得不感叹一句:民国的女孩子!真美!
  毫无胭脂粉黛,一脸满满的胶原蛋白,尤其是那一副有些娇弱的风姿,惹人十分心怜。
  “小杜同志,这位是从新一团来的王承柱和石大海,他们知道你帮忙带材料,都来感谢你呢。”
  刘洪将王承柱二人介绍了出来,王承柱也和她打了一声招呼,这下也算认识了。
  刘洪这番话让杜月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同时,还道:“我这都不算什么,对了,这是我这次带出来的东西。”
  说着,杜月娘袖口里拿出一个小包裹,随之交到了王承柱的手上,王承柱忙地打开,发现里面是二十多条信管,这些东西,可都是制造炮弹引信的必备品。
  而且,其模样正是图纸上所需要的那种,王承柱不得不夸赞道:“好啊!杜小姐真是我们新一团的大福星,有了这些,咱们的炮弹就有着落了。”
  同时,石大海甚至拿着信管看了看,随之也道:“太好了,这就是我们需要的东西,敢问杜小姐,这些可都是鬼子严令违禁的东西,您怎么能带出来的。”
  杜月娘见二人都夸她,脸上也洋溢着高兴的笑容,道:“我丈夫在修械厂里给小鬼子们做事,我每隔三天就要给丈夫去送药,所以每次趁着鬼子不注意,就带出来一点,然后拿来交给林书记。”
  “送药?”王承柱和石大海都相视了一眼。
  刘洪见王承柱二人还不懂情况,就解释道:“是这样的,王葛根早些年染了风寒,每天都要吃药。”
  “原来如此。”
  王承柱这才明白过来,同时心想这女子也真是胆大,老公不是八路,而她敢背着丈夫偷运军工材料,就凭着这份勇气,他要给这位女同志点个赞。
  这时候,杜月娘又道:“刘队长以前不都是一周见一次?怎么今天忽然叫我来了?”
  杜月娘显然不知偷运车床的事情,刘洪也没有隐瞒,当即将这次偷运车床的计划说了出来。
  “什么?你们要车床……”
  当杜月娘知道王承柱需要车床的时候,顿时间,她陷入了很长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