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97章 刺激的撤离

  三人一路撤离,没一会儿就出了巷子,一出巷子,迎面就有几个鬼子举枪迎面打了过来。
  “砰砰砰!”
  小鬼子的射击真是不赖,但燕双鹰更加可怕,他先是举着腰刀挡了一颗子弹,而后凭着子弹的冲击力,他瞬间来了一个后空翻,鬼子剩下的几个子弹没伤着他,都打在了后面的墙上。
  这一幕可把阔大海看傻了!他自问自己打过几场硬仗,早年也见过不少民间武林高手,就冲着燕双鹰这一招挡子弹,他还是第一次见!
  准确的判断,敏捷的闪避,外加机敏的反应,简直神了!
  “走这边!”
  就当王承柱和阔大海愣了一下时,燕双鹰再次带头转向另外一条巷子,二人是忙地跟上。
  进了巷子里,王承柱和阔大海就看到了巷子的尽头是死路,同时,巷子里还停着一辆三轮摩托车,摩托车的前方不远,还有一块立在墙头的木板。
  “这是……”
  王承柱看到这个,顿时明白了过来,这里看似是一条死路,但却是一条逃之升天的活路,开摩托车直接冲向踏板,然后一跃而起,直接飞跃墙头,就可以摆脱后面紧跟而来的小鬼子!
  分析到这里,王承柱不得不佩服燕双鹰的睿智,他策划得如此周密,真不愧是半人半鬼!
  “走吧,上车!”
  燕双鹰带着二人来到摩托车前,三人很快就跳上了摩托车。
  摩托车上还摆着一把歪把子,阔大海直接坐在了位子上,忍不住地就夸赞道:“好啊,太好了!这位兄弟,你武器准备得太齐全了!”
  燕双鹰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就道:“穿过墙头就是集市,集市里也有游街巡逻的鬼子和伪军,接下来就看你了。”
  意思很明白,一会儿要撤离,阔大海负责猎杀敌人的任务。
  阔大海当即拍了拍胸膛:“放心吧,兄弟,看老子不突突了这帮狗日的!”
  计划达成,王承柱坐在摩托车后座,燕双鹰开车,阔大海坐副驾驶操控歪把子,一时间,三人已经准备就绪。
  “轰!”
  摩托车发动机一声嗡鸣,排气管快速冒出黑烟,燕双鹰当即松了离合,摩托车积蓄已久的速度瞬间就释放了出来。
  “咔咔咔!”
  速度从远处蓄满,一路朝着踏板狂奔,车子登时冲上了踏板,就在这时,鬼子已经追到了后面,紧接着鬼子们就惊讶地看着王承柱等人坐着摩托车越过墙头,冲天而起,顷刻间消失在了眼前。
  “八嘎,八嘎!给我追,追!”
  鬼子是一边大喊一边射击,可子弹都是朝天放,哪里还打得了目标。
  “砰!”
  墙头另一边,摩托车从天而降,瞬间压在了市场的街道上,此时市场里有不少来往的商客,摩托车一出现,都把他们吓得一大跳。
  摩托车继续前行,王承柱拿着驳壳枪死死地盯着身后,只要有鬼子跟上来,他就开枪射击!
  “哔~哔~”
  这时候,前方街道口忽然响起哨子的声音,紧接着,两队鬼子从旁边的街道口冲出,其中几个鬼子反应够快,一看到摩托车那一刻,当即举起枪就要射击。
  然而,还有人比他更快!
  阔大海早已经聚精会神地盯着前方,只要看到小鬼子,直接扣动机枪扳机,一梭子子弹就射出去了。
  “突突突~”
  果然,当小鬼子要开枪的时候,阔大海举着歪把子直往他们身上打,鬼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中弹倒地了。
  “哈哈哈!来吧小鬼子,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
  阔大海一边射击一边呐喊,他的表情显得非常兴奋,握着机枪的双手都铆足了劲,看得出来,他很是享受这一时刻!
  “轰!”
  摩托车一路杀出去,所过之处,无人能及。
  很快,摩托车直接来到了集市最冷清的地方。
  “到地方了,下车!”
  摩托车停在了街道中间,四周的几个人已经散开,燕双鹰当即大喊,王承柱和阔大海纷纷下车,紧接着,阔大海就道:“燕兄弟,咱们现在去哪里。”
  “跟我这边走!”
  燕双鹰只是漠然一语,随之就走向了旁边的民房而去。
  王承柱和阔大海也没犹豫,当即是紧跟而上。
  跑了大概几分钟,三人很快来到了一间民房前,燕双鹰果断打开了门。
  “来了?”
  民房里是一名中等个子、带着头巾的汉子,他一见是燕双鹰来了,当即让几个人进来。
  燕双鹰就道:“好了,马上带他们两个躲到地下室。”
  “行!”
  那人连连点头,他看了看王承柱和阔大海,当即就引路来到了一间房间中,只见他把床挪了开,然后扣下地面的几块地板,顿时露出了一个昏暗的地下室洞口。
  汉子当即道:“两位跟我进去吧!”
  王承柱和阔大海当即点了点头,随之跟着汉子下了地下室,三人下去之后,王承柱发现燕双鹰居然没下来,还拿着枪不断填装弹药,就像一副马上要进行枪战的状态!
  “燕大侠,你不下来?”王承柱当即疑问道。
  燕双鹰看了王承柱,他一边拿着地板帮忙盖上,一边还认真地道:“你们先委屈一下,我还要去引开敌人。”
  “哦!”
  王承柱明白了,感情人家还要去引开敌人,不然一帮人都挤在地下室,鬼子很快就会搜查到这里。
  “谢谢你了!燕兄弟!”而这时,阔大海当即向燕双鹰抱了抱拳,表示感谢。
  燕双鹰这才露出淡然一笑,“不用客气,地下室有充足的水和食物,你们先待着,等我的消息。”
  他话一落,地板就已经盖上了。
  登时,王承柱只感觉眼前黑了不少,地下室虽然有两盏煤油灯,可亮度却还是暗了一些。
  燕双鹰一走,很快,外面就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枪声,很显然,燕双鹰已经和鬼子交上火了。
  “呼!真他娘的刺激,老子打了三年的仗,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舒服过!只希望燕兄弟平安无事!”阔大海盯着地下室四周看了几眼,双手就撑着腰走来走去地说道。
  王承柱也是担心地抿了抿嘴,燕双鹰是很强,但不知道在这里他是不是一样也很强,他的心情和阔大海如出一辙,只希望不要出现任何事故。
  “您们两个就是王英雄和阔连长吧,你们好,我叫高进,是燕双鹰的好朋友。”
  就在这时,那黄脸汉子忽然冲着王承柱和阔大海打起招呼,自报家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