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79章 他娘的,别唱了!

  “你小子别嘚瑟,刚才我跟旅长提意见了,把你调到独立团,到了团里看我不收拾你。”李云龙哼哼直笑,压根就不在乎王承柱那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王承柱一惊,刚才他确实也听到了,可是,让他去独立团,丁伟团长会同意吗?
  于是,王承柱就道:“团长,旅长还没同意呢,而且,丁团长会放我去?”
  王承柱这话有些吹嘘了,只要旅长放话,丁伟哪敢不从?
  李云龙是当即嗔道:“哟呵,你以为你小子轰死了几个小鬼子就牛啦?只要旅长发话,谅他丁伟也不敢不放人。”
  “嗯……”
  王承柱还能说什么,反正按照他的思路,这几场硬仗下来,新一团赚足了面子,李云龙要了一个张大彪也就罢了,还让他也去独立团,估计丁伟团长要三思了。
  “好了好了,你小子怎么突然跑到我这破被服厂来了,咋了?想讨酒喝?”
  李云龙忽然问道。
  喝酒?王承柱又不傻,身上还有伤呢,喝酒不得伤口感染了?
  “不不不,我就四处溜达溜达。”王承柱连连罢手否决。
  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忽然走来一个穿军装的中年男子,他一上来就说:“怎么,李团长,要官复原职了?”
  李云龙瞅了那人一眼,随之就走进了作坊里,冲着工作人员喊:“给我装两百件军装,我要带走!”
  显然,李云龙这是要拿军装去独立团报到了!
  “那不行,没有张部长的批条,我做不了主。”
  李云龙挑了挑眉,嗔道:“嘿!老子现在还是厂长呢,装,都给我装,我说呢,这厂长我不能才干。”
  那同志嘴角抽了抽,他不得不摇头叹气,都说李云龙去哪都不亏,这不,临走前还得坑上二百件军装。
  王承柱也是不得不给李云龙竖起大拇指,日了,跟剧情里一个样,好巧,真是好巧!
  李云龙正指导着同志装新军装,王承柱就站在旁边观摩,没过一会儿,作坊里就急匆匆地跑来一名女医护兵。
  “王同志,你伤还没好,怎么可以到处跑呢?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很久了!”
  来人正是阮小桃,她脸色有些红润,上气不接下气的,显然是赶着路来。她一进作坊门就看到王承柱,忍不住地就嗔道。
  王承柱正夸奖李团长的绣花手艺呢,却没想到阮小桃这时候来了,正巧,李云龙还说了一句:“嘿嘿,咋样,老子打得了枪还绣得了花,厉害吧!”
  “咳咳……”
  王承柱没有搭理,倒是向阮小桃看了过来,一脸无奈地说:“那个小桃同志,我过来看看李团长,一会儿就回去了。”
  “王同志!”谁知,阮小桃却一副很紧张的样子,要知道,上级已经下严令好好看护王承柱,不得有误,现在王承柱还到处乱跑,她怎能不急,甚至很生气地说:“丁团长让我看着你,你还是快点跟我回去吧,不然我不好向丁团长交代。”
  这时候,李云龙就要为王承柱说句话了:“这位女同志!这小子皮厚得很,既然这一枪没把他送走,那肯定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没事儿,没事儿。”
  阮小桃却咬了咬牙:“李团长,您这让我很头疼,王同志必须跟我回去,刚才院长还说我不把人带回来,要拿我是问嘞。”
  “这么严重……”
  李云龙都忍不住地皱了皱眉头,甚至用古怪地眼神打量王承柱,心想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牛了。
  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王承柱只得点头,心想老子才出来不到一个小时,又得关进病房笼子了,真他娘的难受。
  但这又能怪得了谁?只能怪他不长眼,被鬼子阴了一枪,以后得多注意一下,可别又被一枪干翻,再来一个要躺几个月病床的枪伤就没有意思了。
  ——
  第二天,王承柱依然无聊到爆,甚至,吃了早饭后,还在病房里悠闲地唱着曲儿。
  “草原最美的花,火红的萨日朗,一梦到天涯遍地是花香~流浪的人儿啊,心上有了她,千里万里也会回头望……”
  要说这曲子是当时网上最火的网络神曲,王承柱时不时哼几句,久而久之,居然无师自通,学会了!
  加上他混迹夜场,唱功更是不差,甚至,几年前为了追一个音乐培训班的女老师,特意砸钱选了人家的课,这唱功是更上一层楼。
  虽然后面因为女老师讨厌他前女友太多,又喜欢沾花惹草,导致王承柱没能顺利拿下女老师,可单凭他上了一年多的课程,在外面纵横沙场,可谓是独枝一秀,有段时间还在酒吧当驻唱歌手,捞了不少名声。
  所以,王承柱在病房里哼着曲子,有味道又有感情,一个多小时都在哼着这首歌的旋律,弄得隔壁病房的同志纷纷投诉,甚至有个刚刚从前线下来的营长在隔壁病房直接骂娘。
  “他娘的,别唱了,吵死了!”
  “砰!”
  大门被人一脚踢开,紧接着,一个满脸胡渣、高个子的中年男人气冲冲地走了进来,他的右手包扎着绷带,一条右腿还打着药包,显然,这营长来兴师问罪了。
  “咳咳,同志……兴致上头,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嘿嘿……”
  王承柱一见来人,一看不认识,他自知陶醉得有些过了头,当即点头认错。
  那营长却骂咧咧地说:“我说小老弟,你这唱两句就得了,居然哼了一个多小时,你嗓子属鸭子啊?”
  “再唱,我可就要动手揍你了。”这营长显然脾气不太好,他虽然不懂王承柱是什么身份,可一看王承柱年纪这么小,也不像是某个高阶军官,自然口气放得很开了。
  “刘营长,刘营长,您别生气,他只是闲得无聊,一会儿就好了。”
  这时,病房又走进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同志,显然,他们也听到王承柱的歌声,一开始他们还觉得调儿不错,可时间一长,那就受不了了。
  一首歌唱一个多小时,谁听了都腻吧?何况这首曲子并不对所有人的胃口。
  带头走进来的是医院的副院长,他认得营长身份,同时更对王承柱的行为有些无奈,二人都住进了独立病房,谁还没点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