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50章 云龙兄好久不见!

  阳县,鬼子指挥所作战厅。
  一张黄纹雕花长型桌前,坐着数位佐官级别以上的军人。
  坐在正位中央的是一名四十来岁的鬼子军官,他留着八字胡,剑眉星目,炯炯有神,表情却又很平淡,眼神透露着凶狠的寒光看着左右两旁的部下。
  他的军装上挂满了荣誉勋章,左右肩章上的一颗金色五角红星更是闪烁耀眼。
  此人正是鈤本关东军第6旅团最高长官——枝野胜男。
  左右两旁的军官坐姿端正,凝目而视,一副受教模样,显然刚才在接受着长官下达的指令。
  良久,只见枝野胜男沉喝一声:“坂田信哲是我们大鈤本帝国的英雄,此次围剿土八路不仅要消灭新一团,且一定要把八路在山西建立的太岳纵队逐个击破,为坂田君雪耻!”
  “是!”
  左右两旁的军官们大呼一声,其中有一个很年轻的少佐军官更是怒目圆睁,好似已经迫不及待要赶往前线。
  枝野胜男又道:“武藤幸,此次以你的联队为先锋,务必要全力牵制住新一团以及他们的援兵,引诱他们相互靠拢,时机一到,山口大队和野比联队会增援你们。”
  “是!”
  一名军官倏地站起,点头接令。
  “好!中国有个成语,叫‘瓮中捉鳖’,此次行动我已向冈村宁次将军请示过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
  军官们表现得热血沸腾,手都摁着一股劲儿,他们心里都明白,此次战役不亚于一次大战。
  ——
  杨村,独立团团长住处。
  “老孔!老孔!”
  小院子门前,丁伟带着张大彪一人前来,一进院子大门,他就忍不住地吆喝起来。
  站岗的士兵认不得这人是谁,一上来就拦住了二人,还道:“这位同志,我们团长正在里面商量军务,还……”
  还没等这小战士说完,丁伟直接拉开了他,反驳道:“什么他娘的军务,我有更重要的事找你们团长。”
  说完后,丁伟直接伸手拉开了屋里的大门,登时间,屋子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
  满屋子酒气,一张小桌子前,两个圆圆大脑袋正不断地晃悠着,桌上摆着花生米和白酒,显然刚才在一醉方休!
  许是开门的光线比较刺眼,一个大脑袋忽然转向着丁伟这边来,登时就露出了一副醉醺醺的黄脸,丁伟乍一看,不正是好几年没见的老战友孔捷么?!
  他的年纪也不小,约莫三十左右,虽喝得有些醉醺醺,可身上却有着军人特有的气质,一头短发,配上他那种充满军人特色的国字脸,显得干净而利索,两条浓重的眉毛彰显着他时刻准备上战场的勇气。
  一双眼睛虽然不大,但是很有特色,时而散发着狼一样凶狠的杀气,时而透露出尊重与谦虚,时而又是那么柔和温柔。
  此时,只见孔捷看到丁伟那一刻,也懵了一下。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他娘的,这不是丁伟嘛!啥时候来我这了!”
  “嘿嘿!丁伟?那小兔崽子在新一团耀武扬威呢,怎么可能来你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别他娘的逗我,说好的,谁先说话谁就输一瓶酒,快点,把酒拿来给我!”
  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有磁性的男中音!张大彪和丁伟都懵了一下,两双眼睛不由地看向说话的那个人。
  只见那家伙背对着二人,露出个虎背熊腰的背影,绕是如此,张大彪一眼就认出这人来了。
  “团长?你,你怎么在这!”张大彪失声叫道。
  张大彪一说话,那人终于转过身来,只见这是一张喝得彤红了的俊秀小脸,迷糊了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正不断闪烁地盯着跟前众人。
  “李团长!”
  张大彪激动得大呼一声,不错,他真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李云龙!
  李云龙早在一个多月前就被发配到被服厂当厂长去了,张大彪前些天还和战士们寻思找个机会去看望看望。巧了,没想到在这里碰到!
  “张大彪?呵,你小子怎么跟丁团长来这里了。”李云龙一边翘着二郎腿说话,一边拿了一颗花生米往嘴里扔,一副地主老财的派头。
  张大彪还没回答,丁伟就站不住了,“李云龙,你小子刚才骂谁呢,什么叫我在新一团耀武扬威,你小子惹了事现在还上天了,怎么?你不在被服厂做绣花先生,跑到孔捷这里做什么?
  哦!我明白了,你小子一天不喝酒就难受,被服厂都是老娘们,后勤部你朋友没几个,现在敢玩忽职守跑出来找孔捷喝酒,你胆子肥了啊?”
  丁伟一语道破,然而李云龙只是嘿嘿一笑,只顾喝酒,并不回答。
  笑话,他都被降职去被服厂当他娘的什么狗屁厂长了,还在乎因为喝酒被处分?
  此刻,孔捷倒是反应快啊,刚才看到老战友那一刻,他很高兴,但他很快从丁伟火急火燎的态度来看,就知道有重要的事情,当下,他忙地把门关上,拉拢着丁伟坐了下来。
  孔捷道:“老丁,咱们有好几年没见面了!你火急火燎地过来,是不是遇到什么大事了?”
  孔捷显然知道了丁伟在新一团任职的事情。
  丁伟哪里做得住,就道:“老孔啊,旅长还没给你打电话?鬼子现在有接近一个联队的兵力正向我防区靠近,我这是来求援来了!”
  “旅长?求援?”
  孔捷抹了一把脸,清醒了不少,他仔细想了想:自从总部机关让他独立团驻扎在杨村之后,旅长都好几个月没来电话了。
  情况很简单,总部机关就在大夏湾,而杨村是去往大夏湾的必经之路,孔捷作为386旅主力团之一,作战指挥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自然而然就扛起了保护总部机关的使命。
  保护总部机关就意味着没啥仗可打,旅长没来电话也正常。
  旅长一来电话,显然有大事发生。
  孰轻孰重,孔捷怎能不知,当下撤了白酒和花生米,邀孔捷坐下,询问详细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