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78章 你咋不敢跟旅长干一架?

  “哎!我说李云龙,这可是老总本人的命令,你难道要抗命?”
  通讯兵见李云龙不听命令也就罢了,居然还吹胡子瞪眼。
  李云龙却哼着气儿道:“什么命令?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敢这么说!老子又没有错,凡事得讲道理,哎!得讲道理,现在该给老子昭雪平反了,不去,不去不去!”
  “你……”
  通讯兵气得直吐热气,谁曾想到李云龙的臭脾气这么硬,跟个石头似得,都要官复原职了,还撅上嘴了!
  “砰!”
  便在这时候,大门忽然被人踢开,一个有磁性的中年男子声传了进来,只见门口已经迎来一位穿着军装,披着黑色皮衣,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军官。
  李云龙见得此人,顿时脸上的脾气瞬间消散,同时是一副和气生财,笑颜如花的样子!
  “哟!旅长~”
  来的人正是386旅旅长,李云龙不敢造次了,倏地站起,当即跑到旅长面前敬了一个军礼。
  “旅长!”
  旅长一瞅李云龙就来气啊,尤其是刚才在门口听到这小子还不想去独立团上任,登时气得大骂:“怎么,李云龙,你不想去?难道让我八抬大轿请你去上任吗?”
  原本他还以为李云龙能识趣知错就改,得了,居然还蹬鼻子上脸,照着他的脾气,可不会惯着李云龙。
  李云龙被旅长一声吼,那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啊,要说旅长可是李云龙最尊敬的一位长官之一,他再倔,也不能跟旅长尥蹶子吧?
  所以李云龙是好声好气地请求道:“旅长,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想回老部队,想回新一团,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不是。”
  “哼!”然而旅长却非常生气地瞪着眼:“独立团也是咱们的武装,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你现在马上到独立团报到,如果独立团在你身上还挑不起大梁来,我拿你是问!”
  “是,是。”李云龙努了努嘴,知道自己躲不过了,当即站定军姿,点头应允。
  旅长一听,脸色的怒容才缓和很多,可谁知下一刻,李云龙却提议地道:“旅长,让我去独立团也行,但我有个条件。”
  听得这话,旅长很是无奈地道:“说吧,你还真会找机会伸手。”
  “甭给我派政委,团长政委我一个人干了。”
  “不行!”
  “不行!”
  旅长一听,李云龙居然还想当政委,那怎么行!当即是坚定地拒绝这个请求。
  “政委团长让你都干了,那你在独立团还不得翻了天!这个条件我不接受!”
  李云龙咬了咬牙,转思一想,又道:“那把新一团的张大彪给我调过来,对了,还有那个王承柱,这两小子给我使,我也使得顺手。”
  “这个可以考虑,”旅长一听,觉得还行,可忽然又觉得不对,还道:“王承柱?那小子可是丁伟的宝贝,他可没那么容易放人。”
  “嘿嘿!”李云龙却嘿嘿直笑,一副胸有成竹地样子:“旅长,只要你开口,丁伟敢说不是?”
  “好了好了,我考虑考虑。”旅长懒得和李云龙瞎扯,“独立团现在在杨村休整,你现在赶紧给我去报到,首要任务,就是要给我解决士气问题!”
  “是!”
  李云龙站定军姿,当即点头应允。
  “旅长,慢走,慢走啊~”
  甚至,李云龙直接送旅长到了门口。目送着旅长离开。
  旅长才懒得理这头倔驴,可他这才没走几步,就看到门口旁边站着一个身上包扎着伤势的伤员,他仔细一看,觉得非常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旅长好!”
  旅长不认识这伤员,但伤员认识这位鼎鼎大名的旅长啊。
  显然,这位伤员就是王承柱,王承柱刚才在外面打听到被服厂的地址,就过来溜达溜达。嘿,刚好就让他听到了旅长和李云龙在里面讨论的声音。
  “你就是……王承柱?”旅长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王承柱,似乎,他想起了什么。
  王承柱见旅长眼神中带着光彩,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旅长好!我就是新一团炮兵班的王承柱。”王承柱激动啊,当即给这位大旅长敬了一个军礼。
  不得不说,旅长的面相和电视剧里还是有些出处,倒是跟他老家画着的壁画里面的很像,简直就像是刻出来一样。
  十大将军之一,不得不说,牛笔到让王承柱双手都颤抖。
  “嗯!不得了啊,炮兵英雄,一炮轰死了好几个鬼子佐级军官,老总昨天还问我,说咱们旅这个王承柱什么来头,打炮打得这么神,打得这么准,都把他们给整愣了,啧啧啧,好啊,好!”
  旅长脸上的怒容瞬间消散,一脸的欣慰之色,甚至上前主动和王承柱握了握手。
  王承柱显得有点受宠若惊,愧笑道:“我也就是打准了些,可能是我的眼力比较好吧!”
  旅长满意地点头道:“嗯,咱们组织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才!怎么样,现在伤好了很多吧?等康复了,我还要向总部为你请功呢。”
  “嗯嗯,再休息几天就好了,谢谢旅长!”王承柱心里激动不已,请功另说,穿越到现在,打了几场硬仗,能达到这样的层次,王承柱已经很满意了。
  “好,很好!”旅长笑了笑,“那你到这里干什么?”
  王承柱自然用眼神示意了李云龙,旅长一看,顿时明白了,但旅长似乎脸色有些不悦,甚至还提醒王承柱:“你小子炮打得厉害,但可别跟你们的李团长学坏了。”
  “嘿嘿,是是是。”
  “好了好了,我还有事,你们聊吧。”旅长拍了拍王承柱的肩膀,笑了笑就带着身边的警卫员离开了。
  等王承柱目送旅长离开后,忽然就看到李云龙从作坊里走出来,还背负着双手,眯着眼睛直看着他。
  王承柱是嘿嘿笑道:“团长,刚才我在外面都听到了,您说您刚才没见旅长的时候。说话多硬气啊,怎么一见到旅长就气都不敢喘了,怕啥,您咋就不敢跟旅长干一架?”
  “去去去,小屁孩子懂什么。”李云龙铁青着脸,一副像是被揭穿了秘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