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66章 野战医院

  太原城,第6旅团作战厅。
  此刻,几名日本军官排成一排,站在枝野胜男跟前。
  枝野胜男来回在他们面前踏步,同时,眼神时不时地盯着这些部下。
  “我知道你们很生气,但军令如山,等山本君的计划成功了,我随你们怎么搞。”
  枝野胜男一边说,还一边下意识地看向军官队中的坂田孙二郎。
  对于这次进攻八路的计划,本来可以说易如反掌,未曾想筱冢中将一纸军令,所有部队都撤了回来。
  所有军官当中,属吉野浩二与坂田孙二郎最为生气!吉野浩二和武藤是一个军校出来的,同学被轰死,他自然很不甘心!
  坂田孙二郎就更加不用说了!哥哥被八路炮兵轰死,今天他也差点栽在敌人手里,本打算有机会再次较量,未曾想,居然搞撤退!
  “枝野将军,山本君的计划什么时候成功?八路几个团现在损失大半,可不能让他们再窜进山里。”吉野浩二恶狠狠地咬着牙,双眸中尽显杀气。
  他虽然知道上级有新的计划,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枝野胜男没有回答,反倒是看向坂田孙二郎,沉着脸道:“坂田少佐,你有什么话要说。”
  此刻,坂田孙二郎板着一张狰狞的脸,脸部上的肌肉更是不断抖动,显然他已经很生气了,只是一直在忍耐。
  “我无话可说,一切听从将军命令。”坂田孙二郎咬着牙,点了点头。
  “嗯,好,你们都退下,坂田少佐留下!”枝野胜男狡黠一笑,淡然一声。
  随之,其他的军官纷纷离开了作战室,待众人离开,坂田孙二郎忽然一拔腰间的佩刀,当着枝野胜男的面,一刀劈断了桌子上的一个花瓶。
  哐当!
  清脆的响声,代表了坂田孙二郎此刻内心恼火的情绪。
  枝野胜男忽然道:“年轻,幼稚,你离一个合格的指挥官还很远!”
  坂田孙二郎咬着牙,一双眼睛瞪得比猫眼还大,他一点都不顾忌枝野胜男的忠告,甚至狂妄道:“将军,如果再给我一个小时,我一定能拿下这群土八路,为这次战死的帝国勇士报仇。”
  “愚蠢!”
  “蠢货!”
  “愚蠢至极!”
  枝野胜男连声大骂,甚至忽然一上来就给了坂田孙二郎两巴掌,登时把坂田孙二郎给抽懵了!
  “将军……”
  不得不说,坂田孙二郎在枝野胜男眼里,是个难得的天之骄子!坂田十六岁就提前在日本陆军***大学毕业,主修科目便是炮兵,当年枝野胜男去学校选人的时候,坂田的炮兵科目成绩在学校是最好的,枝野胜男第一眼就看上了这小子。
  直到带着他进入中国战场,才短短几年,从小小的炮兵一路提拔到现在的少佐,原本枝野胜男以为他的作战指挥能力越来越成熟,战略眼光会越来越开阔,但没想到,他还是高估了这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
  “你!这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你可知道,只要山本一木摧毁了八路总部机关,这对华北,乃至整个中国战场能造成多大的影响力,八路的士气,可以瞬间跌入深渊!”
  枝野胜男很是无奈地像教学生一样,唾沫横飞地解释给后者听。
  坂田孙二郎咬着牙,又抿着嘴,终于,他总算明白了将军的意思,但是,他还是不甘心地道:“就算山本君把八路总部消灭了,我也要找新一团算总账。”
  “哼!小孩子行为!”枝野胜男无奈地嗔怪一声:“行了,过两个月军部有一个前往德国柏林军事学院学习的机会,我已经把你的名字上报到筱冢将军手上,你休息一下,去柏林好好深造一年。”
  坂田孙二郎一听,登时惊呆了!
  “将军,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您怎么可以把我……”
  坂田孙二郎可不愿意去什么军事学院学东西,他现在只想上战场打仗!
  然而,枝野胜男心意已决,甚至还用命令的口吻:“你这几次的行为让我很失望,我希望你去哪儿要好好学习一个指挥官应该怎么打仗!”
  对枝野胜男而言,坂田孙二郎的能力是有,但有时候就喜欢意气用事,这次送他去学习,正好可以回炉重造一下。
  “是!”
  长官已经生气到这个份上,坂田孙二郎虽然心中有气,可他也不傻,他心里想着,去学习还有两个月时间,趁着这段时间,必须要给哥哥报仇才行!
  ——
  画面一转,386旅野战医院。
  旅部的野战医院很是简陋,只有几排临时搭建在山丘旁的土色帐篷,除了帐篷之外,山脚下是随处可见的木架子,上面挂满染红了血的白纱布,一阵阵微风吹过,虚空中都能闻到淡淡的血腥气味。
  这次梅岭战斗,受伤的战士好几百人,野战医院规模不大,十几个帐篷压根就不够用,有的战士动手术都只能选择在帐篷外面。
  医生随便拿几块布挡着,就能形成一个独立的小手术室。
  而此时此刻,医院里里外外,除了要动手术的战士和忙地不可开交的医生,就只剩下那些前来看望病人的同志。
  医院的一个帐篷外面,此刻,炮兵班等人都守在门口,班长王承柱忽然晕倒,送到野战医院已经快半个小时,医生们检查到现在还没个头绪!
  “他奶奶的!班长怎么好好的就昏倒了?”
  “可恶,难道是我和班长撤退的时候,班长被小鬼子的三八大盖打中了?”
  此时,炮兵班几个人都带着怨气议论纷纷了起来。
  李华兵甚至还以为王承柱是在撤退的时候被鬼子阴了一枪。
  “不管怎么样,这次战斗,赖小七也受了伤,班长可千万别跟着也出了问题。”
  “嗯,班长福大命大,绝对没有问题。”
  几个战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纷纷地点头,虽然平时王承柱对他们的训练严格了一点,但人情味还是有的,无论平日里打骂也罢,责怪也罢,至始至终王承柱都是他们的好班长。
  “你们几个,在讨论什么呢?”
  就当众人讨论间,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炮兵班的战士们回头一看,发现居然是丁伟和一位穿着军装,戴着眼镜的同志正走过来。
  众人当即倏地站起。
  “团长好。”
  丁伟看了看众人,点了点头,同时,还道:“别只管叫我啊,这位是咱们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