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41章 冤家路窄

  “炮兵科基础入门教材?”
  系统又送了好东西,这次居然是一本炮兵入门教材,王承柱当即点开了包裹仔细地查看了一番。
  这炮兵科基础入门教材是好东西啊!他仅仅是看了几眼书籍的目录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目录上都是写着火炮的各种属性简介与学习方法,甚至还有勾勒创新火炮的教程!
  王承柱随意翻了几页,发现书上不仅有字也有插图,看字识图,只要稍微一琢磨,肯定能学得不少!
  心想回去有空的时候得记下来,然后复印几份让炮兵班的同志们好好学习琢磨,假以时日,咱八路也能整出一支有军事素养的炮兵战士。
  这份礼物来的挺令人惊讶,王承柱可没想到系统还有这种任务!
  “八连击隐藏任务?那岂不是还有十连击隐藏任务吧!”
  王承柱心里一想,心想绝对是这样的!以前玩切水果游戏都有这种操作,既然这里都这么扯淡,那肯定很有可能!
  想着想着王承柱就忍不住地行动了起来。
  四处一看,发现不远处正好还有两门不认识的火炮,紧随之,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
  然而,他人还没有靠近,旁边的两个鈤本兵已经冲了上来。
  “八嘎!你滴!想干什么滴干活!”
  一个鈤本兵挑起刺刀就顶在了王承柱的胸前。
  王承柱内心一愣,登时回过神来,并且懊恼地拍了拍脑门,心想我这是在干嘛?这是敌占区啊!深入虎穴还想碰人家的东西,这不是找死?
  还是太冲动了!
  虽然如此,但看到眼前这个只有一米五身高的小鬼子,居然嚣张地拿枪指着他,王承柱一米七几的个子,真想踹他一脚。
  “八嘎?嘎你祖宗呢?”
  正当王承柱就要发飙时,远处正在整理炮管架子的刘洪发现不对,忙地就赶了过来。
  “太君,他昨晚睡不好,眼神懵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刘洪一边拉王承柱往旁边走,一边笑呵呵地向小鬼子解释。
  那小鬼子不敢直接杀了王承柱,毕竟修械厂还需要壮丁,小鬼子只是拿刺刀吓唬吓唬,本来王承柱想发飙来着,幸好刘洪及时组织点醒了他,不然还真闹出啥大事来。
  “轰轰轰~”
  就在小鬼子对王承柱大声呵斥的时候,院子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汽车鸣声,紧接着,两辆军用卡车停在了院门口,随之卡车跑下来几名鈤本兵。
  卡车车头下来一名披着黄呢大衣的鬼子军官,他一脸嚣张地走进了院子里,牛气哄哄地道:“秋田君!秋田君!”
  只见这鬼子军官年龄不过二十左右,身高也才不到一米六五,但一件大衣穿在他身上却显得颇有些将气威严,显然是某个高阶军官。
  鬼子军官喊了两声,守卫的两个小鬼子便忙地迎了上来,一脸好声好气地向鬼子军官敬礼奉承。
  “这家伙是谁?”
  王承柱此时已经得以摆脱,同时也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鬼子军官有种熟悉的感觉。
  好似,他在哪里见过一样!
  “坂田君!大老远就听到你愤怒的咆哮,这是怎么了?”
  就在那鬼子军官一脸发牢骚的时候,院子外面又走进来三个日本军官,站中间那个嘴边留着胡子,正一脸笑眯眯地盯着前者。
  鬼子军官见到这人,脸上的怒气更盛了,还骂:“太倒霉了!支那人大大滴坏,我刚在前线吃了大亏,所以这次过来还希望秋田君能帮我。”
  “哦?”
  秋田庆作为修械厂的总指挥,不仅拥有手下一千多人的宪兵队,还精通当下各种军械武器,可谓是鈤本军械技术大专家!
  而他眼前这位刚从前线回来的鬼子军官,则正是原先鈤本最精锐的坂田联队长坂田信哲的弟弟——坂田孙二郎。
  坂田孙二郎,少佐军衔,指挥一支炮兵中队,曾是坂田联队的炮兵中队长。坂田孙二郎知道哥哥被八路军某个炮兵一炮轰死了后,就想方设法要为哥哥报仇。
  曾几次擅自调动炮兵部队深入抗日队伍根据地,他一直在寻找新一团,可找了一个多月都没收获,反倒是碰到不少其他的抗日武装。
  比如前段日子在黑山岭遇到孔捷带领的独立团,双方打了一场攻坚战,最后要不是有日本空军轰炸机支援,坂田孙二郎的炮兵中队就要被孔捷一个团给吞了。
  又比如这两天,坂田孙二郎听到新一团在夏庄附近活动,便毅然决定带部队深扎八路防区。
  然而还没靠近八路根据地,就碰巧遇到了晋绥军358团楚云飞的部队,双方从一开始的步兵冲锋拼杀,到最后甚至直接开展了一场激烈的炮仗,最终358团借助优势兵力和美式装备,把他打得溃不成军,只得丢盔卸甲地逃走了。
  两次失败,坂田孙二郎虽损兵折将,但他报仇之心仍激昂无比,两次交手,炮队里的好几门火炮都出现了问题,所以这次他过来修械厂,就是找秋田庆修火炮来的。
  “秋田君!我已经连续在支那人面前失败了两次,但我保证不会有第三次!所以请您三天内帮我修好这些火炮,我要用这些大口径的重炮,轰碎了夏庄!”
  坂田孙二郎一脸气愤地将这几天的烦恼吐了出来,同时他又是一脸诚恳地向秋田庆低头躬腰。
  “秋田君!拜托了!”
  秋田庆沉思地考虑了一下,虽说他和坂田孙二郎都是少佐军衔,但他所控制的权力很大,并不是坂田孙二郎一个小小的炮兵中队长能比的!
  秋田庆之所以慎重考虑,不过是因为他和坂田两兄弟是发小,老乡一死,他自然要好好考虑。
  过了片刻,秋田庆已然有了定数,就道:“我可以答应你,但你部队所装备的都是大口径的重炮。要是有什么严重的问题,我不敢保证三天内帮你修好。”
  “好!那我就让士兵把炮卸下来!”
  坂田孙二郎当即神色一喜,不等秋田庆回答,便已兴冲冲地转身走到院门,手势一挥,紧随之,十几名小鬼子在两辆卡车上取下军械器材,快速地往院子里搬。
  “操!真是冤家路窄,这家伙就是坂田信哲的弟弟啊?”
  此刻,王承柱早已经看清了眼前的状况,坂田信哲的弟弟,这还真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