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48章 车床被劫了?

  两天后的晚上,王承柱和刘洪等几名战士深夜里偷偷来到院子隔壁的熔炉房,根据王葛根提供的撤退路线,几人很快就找到了那条地下水管。
  时间紧迫,王承柱压根就没想太多,匆匆地就钻了进去。
  这是王承柱人生中第一次钻地下水管!水管本就是给修械厂排泄污水的,又臭又脏,但王承柱压根没有多大在意,大不了拿一块抹布捂着嘴就好了。
  前晚王葛根已经把路线图交给了王承柱,只要王承柱一路顺着水管走,别走错岔路就能顺利出去了。
  地下水管直通两公里外的臭水沟,王承柱猫着身子爬了两个多钟,终于来到了尽头。
  夜色已渐渐退却,水管的尽头闪烁着淡淡的银光,王承柱爬在最前头,刘洪和两名战士跟随其后,众人一路摸黑过来,这突然出现的光芒,登时令众人兴奋不已。
  “噗通~”
  一道水声响起,王承柱满身是泥痕地摔入了臭水沟中。
  刺鼻难闻的臭味差点没让他吐出胃酸来,整个人搅在臭水沟里犹如一条黑皖鱼,除了一双眼睛瞪得发亮,全身几乎像个非洲黑。
  “卧槽,真几把难受!”
  没等王承柱喘口气,一口污水已经被他吃入了口中,幸而他反应够快,没有一口喝下去,不然非得闹个几天肚子不成。
  “出来了!咱们出来了!”
  同时这时候,旁边的同志快速地观察了四周的情况,发现没有任何异动,忍不住地大声高呼。
  刘洪当即指挥众人往旁边岸上游去,没过多久,几个人爬上了岸边,躺在淤泥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儿。
  王承柱吐了几口口水,感觉嘴里苦涩得厉害,他扭头瞅了瞅四周,只见不远处正好有一条小河,紧随之就提议地道:“走!过去洗个澡,然后撤离。”
  “是!”
  当下,几人匆匆地跑到小河边上,一个接一个“扑通扑通”地跳进了小河里,欢快地洗掉身上的脏臭味儿。
  “谁!”
  然而,还没等他们洗够两分钟,一道细微的呵诉声打破了宁静。
  王承柱正愉快地用双手摩擦着小老弟身上的污渍,登时被吓得一哆嗦。
  他一转身看去,只见远处的一片小树林里跳出几个人影,借着微弱的晨光仔细地瞧了瞧,王承柱登时认出了人来。
  “林书记?大海?”
  “正是我们,刘队长?王英雄?”
  “是了!”
  一听声音,众人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这是林书记带着武工队的战士们早早在附近接应他们呢!
  当即,王承柱也来不及搓澡了,忙地划水回到了岸边,快一个月不见,他激动地握着林学海的手,就像见了至亲一样。
  刘洪等人也纷纷上岸,虽然他们身上还是有些臭味,但林学海等人也没多大反应,能看到众人从修械厂里安全出来,这已经是万幸了!
  “撤!”
  没聊几句,林学海就命人护送王承柱等人撤离。
  此次修械厂偷运车床任务,可谓有惊无险,从张富贵到坂田孙二郎,无时不刻都会有生命危险,王承柱一回到老城面馆,这脑海里时不时还能浮现出坂田孙二郎拿中國人当人肉靶子的画面。
  小鬼子的凶残程度远远比抗日神剧里残忍一百倍,尤其是坂田孙二郎,还敢拿炮来打新一团,王承柱决定有机会一定要跟他交交手不可!
  翌日,王承柱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裳,早上有新一团通讯员的消息,丁伟让他带最后一台车床回新一团。
  这次从修械厂搞到了两台车床,因为车床体积大,所以为了不被别人发现,都是分批拆下来送到根据地。
  这段日子里,武工队才刚刚把一台车床的零件送到新一团手中,而另外一台车床的零件在前几天才凑齐,目前正送往新一团的路上。
  “林书记,此次任务圆满完成,还得多谢你们武工队的鼎力相助,我马上就要走了,欢迎大家有空去新一团找我。”
  老城面馆的院子里,王承柱已经穿戴整齐,并且向武工队提出了请辞。
  林学海早就知道王承柱要撤,就道:“此次任务艰难,没有各位默契配合,我们也不会成功!王英雄现在有了车床,到时候多弄点炮弹炸几个小鬼子就好了。”
  “那是当然!”王承柱连连点头。
  不用林学海说,他也跟小鬼子已经不共戴天了。
  言归正传,最后一台车床已经让武工队其他的战士送往根据地,只要现在王承柱骑上快马,不用半天功夫就能追上。
  “不好了,掌柜的不好了!”
  就在王承柱和众人相告离别时,忽然院子侧门里急匆匆地跑进来一个武工队战士。
  他走得很急,满头大汗,显然有什么重要情报。
  林学海一见这个战士,登时间眼神就变了,“怎么回事?”
  那战士见在场都是自己人,也顾不得什么,报告道:“不好了,我们的车床在路上被山里的土匪给劫走了!”
  “什么?!”
  众人瞬间目瞪口呆,林学海更是紧蹙眉头,心想这才刚刚为‘圆满完成任务’而高兴,没想到最后关头还是出问题了!
  土匪?哪里来的土匪这么猖狂,居然敢劫八路军的东西!
  王承柱差点没气得跳起来。
  “哪家的土匪?连我们新一团的东西也敢馋眼,当真不怕死吗?!”石大海也急红了眼,费了半天功夫弄到的车床却被人劫走了,明知道是八路军的东西,这是长了几个脑袋不怕被砍?
  那战士咬着牙,无奈地解释道:“不知道,当时我们几个同志正走在半路,忽然旁边就窜出几十个人来,带头的是个扎辫子的小土匪,他年纪不大却嚣张得很,手里还有枪呢!”
  “造反了造反了,几个小土匪真他娘的造反了!柱子!咱们得赶紧回团里说这事儿,敢动咱们团的东西,咱得非办了他不可!”石大海咬牙切齿,以前李云龙在新一团的时候,新一团还没吃过这种亏,现在居然碰上了,以新一团野狼的性子,非得把这帮土匪砸碎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