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80章 唱歌引发的争端!

  王承柱的战功就不用说了,而这位刘营长是772团的,这次在梅岭前线驻守341高地,一个营都打没了,刘营长腿上还负了伤,还准备想拿着炸药包冲下高地和鬼子装甲车同归于尽,最后是几名战士把他打晕了才带回来。
  都是为打鬼子受的伤,二人的争吵让副院长很是头疼。
  最终,副院长只能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刘营长,王班长,这都是小误会,这样吧刘营长,我再新安排一个病房给你,这样就吵不了你了。”
  刘营长也是气在头上,虽然他的功劳和王承柱相比,颇有些落了下风,可为了这事儿就让他转移病房,他感觉自己的脸挂不住。
  对此,刘营长毫不客气地说:“院长,凭什么?是!他王承柱很了不起,可如果不是我们团长借给他们新一团炮弹,他哪来的机会轰死敌人指挥部,要转移也应该是他转移!
  您可以到外面去问问,哪个同志听他这首歌不腻了?院长,你这是偏心啊!”
  刘营长显然不给面子,在他看来,王承柱是了不起,可如果不是丁伟带人到772团借了那六发炮弹,王承柱还想打了敌人的指挥部?还想打人家的炮兵阵地,这不是痴心妄想?
  副院长和一帮医生都愣了愣,显然,这让他们都陷入了难处。
  王承柱见见都到了这个份上,他也不是那种狭小心思的人,于是就道:“要不这样,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昨天我还出去溜达了一圈,院长您看我都这么利索了,就直接批准我出院吧!”
  “出院?”
  副院长可不会同意。
  “不行,虽然你的子弹已经取了出来,但伤口还没有完全痊愈,再观察几天。”
  “那,那就给我换病房吧,这总可以了吧?”王承柱也懒得继续争吵,反正已经待了几天,再过几天他肯定要出院了。
  “不行!”然而,王承柱这个想法却又遭到刘营长的否决。
  众人纷纷地向刘营长看来,只听那刘营长生气地道:“要是让那小子转移病房,岂不是明摆着说我欺负他?哼,他现在可是炮兵英雄,我可得罪不起。”
  “哦?”王承柱一听这话,顿时就坐不住了,要说他都主动要求换病房了,这家伙还得理不饶人,几个意思?
  这家伙有点脑子不行啊,给台阶都不会下了。
  就算都是同志,这搁在谁头上都生气吧?
  “那刘营长,你又想怎么样?”王承柱咬了咬牙道。
  刘营长高抬着头,仗着自己身高魁梧,俯视了众人一眼:“他不仅要转移病房,还要向我道歉,谁让他吵了这么久。”
  “道歉?”
  王承柱皱了皱眉头,让他道歉,也确实应该,可王承柱就是看不惯这家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似乎,这家伙有些嫉妒。
  不得不说,刘营长确实有些嫉妒王承柱,要说那六发炮弹是772团借出去的,打跑了小鬼子,他又损失了一个营,按理说,上级有嘉奖的同时,也应该顺带他们772团,可现在医院里都传着王承柱的名声,刘营长心里又怎能没有小心思呢?
  损失了一个营,刘营长回去就是个光杆司令,能不找王承柱撒撒气?
  “对!道歉,还要转移病房,怎么样,王英雄,同不同意。”刘营长再次道。
  哪怕旁边的战士拉扯了他一下,让他注意一点,可他丝毫不放在眼里。
  “这我得考虑考虑。”王承柱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哦?”刘营长顿时脸色又更加不悦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外忽然走进来几个人,为首那个边走进来边说道:“怎么回事?大中午的挤这么多人?”
  “丁团长!”
  众人扭头一看,发现来的人居然是丁伟。
  丁伟带着两个战士走进来,其中一个战士手里还拎着一个长形皮箱。
  “团长!”
  王承柱一见居然是丁伟,当即敬了一礼。
  “嗯,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
  丁伟一进来,众人都连连打招呼,而丁伟的到来更是让刘营长有些意想不到。
  得了,对方的长官来了。
  “丁团长!你的兵大早上在唱歌,吵得我睡不着觉,怎么,不给个说法?”刘营长丝毫不畏惧丁伟,甚至,还很有理的反应情况。
  “嗯?唱歌?”
  丁伟皱了皱眉头,他能清晰地感觉到病房里的火药味儿,同时眼神盯在了王承柱身上,“怎么回事?”
  王承柱当即说明了情况。
  丁伟了解过后,不由得咬了咬牙,确实,王承柱犯了一点小错误,道歉也是应该,可他就想不明白了,就这么点小事,一帮人却在这里吵吵闹闹。
  丁伟抿了抿嘴,思考了一下,随之,一副很郑重地看向刘营长:“刘营长是吧,是我的兵犯错误了,我替他向你道歉,这总可以了吧?”
  “团长,这怎么行,我道歉就好了!”王承柱没想到丁伟会代他道歉!这怎么行呢?自己犯下的错误却让团长擦屁股,王承柱可不是那缺心眼的人。
  “啊?”
  刘营长的眼神也是愣了愣,任他怎么也没想到,丁伟居然会代王承柱向他道歉!
  但,虽是如此,可刘营长却还是一副很不服气地道:“丁团长,您这话说的,您是一团之长,我只不过是772团的一个光杆营长,可担待不起。”
  “刘营长,那你想怎么样!”
  忽然,王承柱说话了。
  他不明白这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就连丁伟来了都不给面子。
  刘营长却哼声道:“没什么,道个歉罢了。”
  “这……”
  如果说丁伟没来,王承柱道歉可以,可现在闹成这样,再道歉就有点丢丁伟的面子了,甚至丢了新一团的脸面,所以,王承柱不得不慎重起来。
  这个时候道歉,是最不明智的办法,他要好好考虑,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团长,有烟吗?我想抽根烟!”忽然,王承柱提出了一个要求。
  “抽烟?”
  不仅是丁伟一愣,就连在座所有人都愣住了,都这个时候了,王承柱居然还想抽烟。
  丁伟没有吝啬,当即拿出一包烟丢给王承柱,王承柱轻车熟路地打开烟盒,点了一根烟抽着。
  他,正在思考,思考一个可以解决眼下麻烦的办法。
  烟雾缭绕在病房中,很快,王承柱的眼神停留在了病房窗户外的一颗大树上,随之,一个奇思妙想涌上了他的心头。
  “团长,带枪了没有?”忽然,王承柱若有所思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