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38章 潜入修械厂 上

  “卧槽?牛逼牛逼!”
  王承柱惊叹一声,只见张富贵手里的子弹压根就没有激发出来,而是炸膛了!
  枪膛爆裂,直接把张富贵的右手炸了个血肉淋漓,甚至食指裂开了半截,一缕缕鲜血直流,血肉模糊,甚是瘆人。
  两道枪声同时响起,可惜张富贵没能痛喊一声,刘洪的手枪子弹直接命中了他的眉心,顷刻间便一命呜呼了。
  “狗日的,真险啊。”
  不得不说,王八盒子作为二战时期的问题枪支,王承柱现在是有目共睹的,这一枪还好是张富贵开的,要是他开枪,那岂不是要完犊子了。
  真是上天保佑!
  枪一响,王葛根夫妇已经懵了,他们从未见过别人拿枪杀人,此时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什么情况!怎么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学海带着两名战士冲了进来,当看到已经躺在地上流血的张富贵之后,林学海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任务成功了!
  “林书记,张富贵已死,我们可以撤了。”刘洪率先反应过来,同时主张众人撤离。
  此时王承柱还有些懵,第一次近距离看着一个人死在他面前,内心还是有些少许的波动。
  系统也没有提示有敌军在赶来的路上的提示,显然,这里是敌占区,王承柱一进来,系统提示了几万遍,都懒得提示了。
  “小杜同志,危险解除了,接下来按照计划进行!”林学海给了杜月娘一个坚定的眼神。
  杜月娘猛然回过神来,当即点头,还道:“你们撤退路上要小心。”
  “嗯!”
  林学海也不废话,当下便组织人员撤离,王承柱此时也早已经回过神来了,要再不走,就得被小鬼子包了饺子了。
  一行人从王家大门冲出,紧接着按照提前准备的路线往小巷后面的大湖赶,那边早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同志。
  只要坐上了船,便可躲过鬼子宪兵队的盘查,一路回到老城面馆。
  王家这边枪声一响,很快就引来了鬼子宪兵队和伪军黄皮狗,整个王家小巷都翻查了个遍,甚至安排了大量的鈤本巡逻兵对南街设置路卡,进行地毯式搜寻,最终还是没能得到什么收获。
  因为此时此刻,王承柱一行人已经坐船轻松地回到了老城面馆。
  老城面馆距离王家有几条大街远,不如走水路方便,而小鬼子因为没怎么在城内的环城湖设防,所以,才给武工队创下了有利的撤退路线。
  这次任务虽然出现了一点小差错,但最终成功地除掉了张富贵,只要张富贵一死,王葛根就算再怎么不是人,也应该知道接下来怎么做了。
  毕竟没有王承柱等人,她媳妇今天就要被糟蹋了。
  再说王葛根这边,张富贵一死,鬼子宪兵队当即查了一遍王葛根的情况。
  王葛根不知如何解释,还好杜月娘早已经得到了林学海书记的指示,直接假装跟鬼子说不知道情况。
  张富贵的死和王家没有任何关系,张富贵带酒来这里喝,喝得高兴了就冲进来一帮八路杀了他,可以说是八路武工队为了锄奸才来这里的。
  这个说法很符合情况,同时王家旁边的街坊领居们平日里早就对王葛根夫妇不满,各个议论地说武工队为什么不把王葛根夫妇一起除掉。
  合适的理由加上民众的愤言,还有更重要的是王葛根的身份比较特殊!
  负责查案的宪兵队小队长知道王葛根是修械厂秋田少佐的人之后,都不用带他回宪兵队进一步审问调查,当场就解除了对王葛根夫妇的怀疑。
  而这一切,都在林学海的计划当中,整个计划布置得微妙微俏,没有任何疏漏。
  以至于王承柱多年后想起这件事,都忍不住地给林学海同志大大地点赞。
  再说王葛根一家,这次若不是八路舍命相救,估计媳妇儿就被人给霸占了。
  原本一直对八路不怎么上心的王葛根,经过了这次的教训后,他开始对八路有了不少的改观。
  甚至还让杜月娘啥时候有空约王承柱他们过来一谢之恩。
  张富贵在酒里下了药,王葛根隔天就感觉脑门发涨,浑身无力,好似深夏中暑了一般。
  显然,张富贵说的并非傻话,恐怕再过半个月他的小命就要没了。
  这个情况也被林学海知道了,林学海下达命令让武工队的同志寻找那个配毒药的医师。幸好这种毒药也不是没解药,在组织的胁迫下,医师没两天就配出了解药。
  得到了解药,刘洪亲自把解药送到王葛根手里,王葛根是千恩万谢。为了表示实质性的感觉,他往后的几天里都躺在家,弄得修械厂的鈤本人心急如焚,三天两头派人叫他回去。
  最后,秋田庆一气之下,亲自过来拿枪逼着王葛根,迫于无奈的王葛根只得抱着重病继续修军械。
  ……
  “林书记,柱子!”
  老城面馆后院里,石大海匆匆赶了回来,还给众人带来了重大的消息。
  “咋了”
  这两天王承柱闲得慌,就和刘洪商量了一下如何拆卸车床的事儿,此时,他正拿着一张图纸,言行举止像极了老师,不断地教会刘洪怎么识别车床螺丝位置、拆卸方式。
  石大海没有啰嗦,就道:“王师傅说今晚请我们吃饭,还同意答应我们进修械厂。”
  “好!”
  王承柱本皱着眉头,登时间舒展了过来,王葛根答应了!也许是为了报答武工队,也许是杜月娘苦口婆心地劝导,不管如何,只要王葛根答应带他们去修械厂,便足够了!
  前两天杜月娘就送来好消息,王葛根对八路的态度转好了很多,现在又要邀请他们过去吃饭,显然是最好的合作时机。
  王家,杜月娘早早做了一桌子菜,甚至还把一只养了两年的老母鸡给炖了,王葛根说话的语气也祥和了很多,使得王承柱等人受宠若惊地吃了一顿好饭。
  酒桌旁,王葛根已喝得醉醺醺,陪同在旁边的刘洪和王承柱等人,此时也脸色红润了不少。
  本来纪律上是不允许饮酒过量,但今天王葛根实在太热情了,王承柱这才大喝了几杯。
  虽有些酒劲上头,但王承柱还是记得刚才王葛根答应的事儿。
  “王师傅,这次去修械厂真的要拜托您了!”
  王承柱一边说一边笑呵呵,把小半碗的地瓜烧一口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