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34章 眼熟的狗腿子

  王葛根这种人,王承柱一眼就能看穿他的性格。
  懦弱,胆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顾自己生命安危,这种人活在乱世,很容易死。
  对此,王承柱毫不客气地打击:“王师傅,国家危难,百姓生活于水火之中,你说为了自保,说白了就是卖国求荣,你帮助鈤本人修好了武器拿来杀同胞,难道你良心就不会痛吗?”
  王葛根一听到‘卖国求荣’四个字,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甚至,还高呼道:“你别血口喷人?我卖国求荣?要不是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月娘给你们提供原材料,你们能有这些东西?我没有向鈤本人告发你们就不错了,你们还想怎样?”
  “呵!你以为这么做就是在帮助我们?是,你是为我们提供了原材料,但你还不是在为鈤本人工作?刚才你家门口的那些东西,你也看到了吧?你觉得你没什么问题,你每天在小鬼子那里无忧无虑,能理解到杜小姐每天被街坊邻居咒骂的感受?”
  “你不要再说了,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们!”
  王葛根显然被激怒了,整张脸都显得苍白了很多,王承柱的话如利剑一般,深深地扎入了他的心窝。
  林学海等人此时也不知如何是好,本来想好好坐下来谈谈,现在倒好,王承柱几句话一刺激,想让王葛根帮忙,几乎是不可能了。
  车床的事情都没有说出来,王葛根就把众人拒之门外,吵到这个地步,想要圆回来,估计是难上加难。
  “王师傅,难道一点商量都没有?你就甘愿被人骂成汉奸?”
  王承柱还是不死心,确实刚才他说的话有些过激了,但是他说的也没错,他就不明白王葛根为什么不加入八路军,八路军也有兵工厂,去那里混个温饱肯定没问题的。
  而且还能帮兵工厂修复军械,这种造福世界的事情,为何要放弃呢?
  胆怯,懦弱也不能这样吧?
  “哼!跟着你们走,最后还不是死?就凭你们八路的几条破枪,哪里是鈤本人的对手?行了!你别再说了,赶紧走,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王葛根一气之下,直接回了屋里,重重地把门关上。
  ‘砰’的一声响,声音极大,更犹如重击一般砸在了众人的心窝上。
  “可笑!太可笑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王承柱心中无奈一句,对于这种人,他还能说什么,总不能威逼利诱吧?这把八路当什么组织了?
  不过,王葛根不配合,车床一事,真的毫无办法了。
  “各位,实在对不起,这样,我再去劝劝他?”
  杜月娘此时也很是尴尬,虽然她已经猜到了丈夫会大发雷霆,但没想到会闹成这样。
  林学海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想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刚才争吵声太大,肯定会引起街坊邻居的注意,便是再谈下去,也会有被特务发现的危险。
  对此,林学海只能叹气道:“不用了,等王师傅什么时候气消了再说吧,小杜同志,不得不说,王师傅是个人才,要是能请他来我们根据地,对我们八路军是有很大帮助的。”
  杜月娘怎能不知,可丈夫就是不从,她心想只能等丈夫气消之后,再尝试和他谈谈了。
  “我们走吧,呆着太久会引起城内特务的注意。”
  刘洪见谈不下来,也只能劝着众人离开。
  王承柱此时也毫无办法了,心想要是系统能给他送几颗神丹妙药就好了,吃一颗就能老老实实听话那种。
  显然,这些都是不现实的想法。
  谈不下来,王承柱和石大海只能回到老城面馆。
  王承柱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车床搞不定,他就不回新一团。心想着在阳县多待几天,等王葛根气消一点,再看看能不能劝他合作。
  老城面馆作为阳县地下武工队的总联络点,几乎每天都有同志往来送情报,王承柱第一次接触这种地下组织,心里不得不对这些人佩服五体投地。
  他也就上过战场,根本不知道敌后工作是多么的困难,一份重要的情报,不知有多少同志丧了命。
  王承柱在阳县呆了没两天,城里的鬼子宪兵队发了五份全城通告,上面都是写着哪个地下党被逮捕了,要在广场上问斩。
  刘洪作为武工队队长曾经想过劫法场,但最终还是没能定下来,鬼子布防十分严密,根本不像电视剧里面说的那样,动不动就能从鬼子法场里劫走犯人。
  对于这些被问斩的同志,王承柱还仔细地了解了一下,发现这些同志都是背着‘汉奸’的骂名,悄悄地为组织送来重要情报。
  没被问斩前,他们都向杜月娘一样,每天饱受骂名,当被鬼子宪兵队抓到法场时,民众们才知道错怪了他们。
  这样的澄清方式,王承柱对他们佩服地五体投地,起码在死之前,让世人看到他们并不是‘通敌卖国’的汉奸。
  而最让王承柱看不起的,就是那些黄皮狗,这些个同志里,有好多都是被伪军黄皮狗抓走的,王承柱心里就不明白,哪怕不参军,老老实实做个普通人不好?为嘛要去做小鬼子的狗腿子?
  这样的人,王承柱很看不起!
  ……
  这天下午,日落西山,老城面馆的客人也渐渐少了,王承柱闲着没事就坐在面馆柜台前发呆,眼睛盯着门口被风吹落的树叶,此时,谁也不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
  “哎!还是在军营里好!”
  过不得多时,王承柱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还是合适呆在部队里,现在天天猫在小面馆里一点乐趣都没有。
  在部队里还能训练李华兵他们,还能和战友们无所顾忌地高声阔论,在这里,他都不敢说‘八路’两个字。
  “哒哒哒!”
  发呆时,老城面馆忽然迎来一阵马蹄声,紧接着,三匹快马停在了面馆门前。
  快马上是三个穿着黄色大衣军装的伪军,中间为首的军官把马交给旁边的部下,随之一边脱着手套,一边走进了面馆里。
  “老总!吃点啥?”
  店小二眼尖,当即走上前打招呼,同时,他还不忘给王承柱使了使眼神。
  王承柱知道店小二这是让他回后院去,免得招来麻烦。
  但王承柱却不为所动,此时眼神是死死地盯着那个伪军军官。
  这个家伙中等个子,年纪也就约莫三十左右,一脸纵欲过度模样,一双老鼠眼更是喜欢动不动乱转悠。这个人王承柱刚好前段日子见过,正是万家镇骑兵营下面的那个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