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大周当皇帝 > 第二百六十七章:绝境
韩少保瞧着卫田风和吴军越骑校尉谢有崇二人杀得正酣,心生一计,手中赤子剑直指慕容吴,叫道:“你敢来与我一战吗?”
  
  “若你能胜得了我,即刻束手就擒,任凭你处置,劝降十绝城之兵,投诚于你吴军。若你败了,放我们兄弟二人离开此处,你看如何?”韩少保说道。
  
  吴军主帅慕容吴斥说道:“行军打仗,数万人性命系于我受,这等天大之事,岂能三言两语就草草而定!你们二人已是瓮中之鳖,早已经是本帅的囊中之物,本帅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为何要与你做这个秘密。只要拿下你等,即使是尸首,只要引诱十绝城叛军出城,就能逐一歼之。”
  
  “哼,你未免也太小看了我等,难道当真以为我等都是酒囊饭袋不成?还能处处都被你算计吗?”韩少保说道。
  
  “你既然自诩聪明,那为何又中了本帅的陷阱埋伏?莫要托大,自己有多少本事自己心里清楚,凭自说些大话谁又不会?”慕容吴不屑说道。
  
  “你!”韩少保心中恼怒,吴军主帅油盐不进,心中不禁感慨说道:“格老子的,此人说得也有些道理,要不是自己托大,自以为全都掌控预算之中,又如何会中了他人的陷阱。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日若能活,定要一改往日自大毛病。韩少保啊韩少保,山外青山楼外楼,比你厉害的人大有人在。齐国的乔公旦已经算计过你一回了,怎么今日还这般不长记性!”
  
  韩少保的计策失败,吴军主帅慕容吴根本不为所动,如今形势对吴军有利,韩少保那点心思慕容吴一眼便就穿,要不是韩少保数番故意激怒挑拨吴军,反其道而行之,言语嗔怒吴军士兵,慕容吴身为主帅不能再置之不理,又如何会与韩少保这般磨蹭龃龉,容他继续苟延残喘。慕容吴领兵经验丰富,统帅大军常年替吴王镇守王城,莫不是三王大军共同出兵进攻天歌城,十绝城又发生兵变,近在咫尺之间,如何肯落魏王和晋王之后,吴王也不会轻易派出第二路大军进攻十绝城。如今,吴国境内精锐兵力一部进攻天歌城,一部进攻十绝城,剩下一部留守王城。吴国如此,魏国和晋国也是如此,国内兵力必定不足,若能有帮手从外围进攻魏晋吴三国,逼得三国大军回援,那么十绝城之危自然便就解除了。韩少保大脑飞速的转动着,想到了退敌之策,但是转瞬之间却又无奈,不说自己现在身陷囹圄之间能不能脱困尚不得知,想要魏晋吴三国大军退兵,需要帮手从外围策应,又谈何容易,谁人愿意甘冒这天下大不韪的风险前来相助他韩少保。放眼整个大周,也就秦国能出手援助,但是秦国又远在东北苦寒之地,中间相隔凉国和齐国,想要救援十绝城,那也是鞭长莫及了。
  
  想到这,再看眼前困境,韩少保不禁重重的一声叹息。
  
  卫田风与吴军越骑校尉谢有崇已经战至五十余回合,卫田风经过此前多番厮杀,体力消耗巨大,已经渐有不敌,慢慢落于下风。谢有崇手中马刀横劈,卫田风侧避躲让,谢有崇突然收刀,卫田风躲避不及,拼尽全力阻挡,却不想谢有崇再次换招,一脚将卫田风踹飞了出去。卫田风踉跄退后,似要跌倒,韩少保快步上前扶住卫田风。
  
  “将军,末将替你丢人了。”卫田风羞愧说道。
  
  “不必如此!连番厮杀,能战到现在,已颇为不易。”韩少保瞧着卫田风,随后又道:“不论结局如何,我韩少保都不会弃你不顾,要死也是死在你的前面。”
  
  韩少保抽身离去,赤子剑拖地,剑尖在满是血水的地上留下了一道鲜明的痕迹。
  
  吴军主帅慕容吴骑在马上,叫道:“韩少保,我敬你是条汉子,答应留你们二人全尸。你们今日插翅也难逃了,不必再作无畏的抵抗了,放下刀剑,投降吧。本帅说到做到,必定好生安葬你们。”
  
  韩少保竖起赤子剑,双手紧握,一字一句发狠说道:“哪怕十面埋伏,也绝不言降。即使战死,也绝不苟延残喘!”
  
  “真是冥顽不灵。”慕容吴在后叫道:“越骑校尉,你退下来,不必再与他斗杀了。弓箭队准备,听我号令。”
  
  吴军越骑校尉谢有崇退下阵地,五十余人弓箭队再次蓄势,全部张弓搭箭,严阵以待。
  
  卫田风拿着长剑,走到了韩少保跟前,与其背靠背,说道:“将军,今日战败,我卫田风不惧生死,只是可惜了将军。将军早有怀疑,若不是听了我等建议,断不会落到如今这般死地。我愧对将军,愧对韩成子先生昔日的知遇之恩,末将即使身死,也愿生生世世追杀将军,永不言弃!”
  
  韩少保说道:“我身为统帅,决断失策,如何能怪得你的身上,是我技不如人。今日身死,有你等兄弟作伴,黄泉路上也不孤单了。”
  
  “韩少保,本帅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降还是不降?”吴军主帅慕容吴心有不死,叫说道:“本帅是个昔才之人,你若放下刀剑降了我吴国,或能活命!”
  
  韩少保哈哈大笑说道:“之前尚还说留我全尸,现在又能活命,将军大人,你这三言两语便就有两个不同的结果,你身为一军主帅,说话就是如此的不着四六吗?”
  
  “本帅改变了主意,只要愿降,可保你们二人性命!”慕容吴说道。
  
  韩少保瞧着卫田风,故意笑说道:“吴军要让我们降了他,兄弟,你说,降还是不降?”
  
  “将军,我可以说脏话吗?”卫田风说道。
  
  “当然可以,我也很想骂娘!”韩少保说道。
  
  卫田风手中长剑指着吴军主帅慕容吴,大叫道:“我降你个祖宗十八代!”
  
  韩少保和卫田风相望一眼,二人随即突然一起冲杀慕容吴而去。
  
  “活路你不走,非要自寻死路!”吴军主帅慕容吴右手一挥,弓箭手全部放出利箭。
  
  登时,数十支长箭布满上空,如密雨般倾射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