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 > 第167章 但为君故 71

    路明非推了推,休息室的门依然紧锁,里面的讨价还价似乎还没有结束。他正要离去,却注意到门缝下方正汩汩地渗出血来。
   
    “来人!”路明非大吼。
   
    布宁迅速带着服务人员赶到,看到这一幕老家伙的脸色也变了。他从服务人员那里接过手枪,接连几枪破坏了门锁。门刚一推开,就闻到浓重的血味。
   
    休息室里到处都是血,涂满地面、墙壁、甚至天花板。
   
    空气中还飘着雪茄的烟雾,茶几上的酒杯中,冰块还没有融化,似乎前一刻还在安静地谈着生意,但下一刻骤变发生,谢苗被一支锋利的短剑钉在了沙发上。
   
    动手的人是格里高利。他看起来简直就是个虔诚的修士,但动起手来不亚于一名现役海军陆战队。米哈伊尔立刻反应,他跟格里高利之间有过惨烈的搏斗,这从墙上的血迹可以看得出来,但厚厚的门和墙壁把声响隔绝了。米哈伊尔的格斗术应该也相当精强,但最终被格里高利用一根细细的钢索吊死在吊灯上了。但格里高利也没有机会走出那间会议室,就在他想要取出手提箱中的货品时,被短剑贯穿了心脏的谢苗醒了过来,用一支大口径手枪把格里高利的脑袋炸成了碎片。但这也耗尽了他最后的一点生命。
   
    惨烈的场面只是稍微震惊了布宁片刻,他跑到格里高利那没头的尸体旁,检查那两口手提箱。
   
    因为急切,他没有来得及避开路明非,破碎的玻璃瓶里,某种黄绿色的软体动物还在微微地蠕动。
   
    那东西看起来是某种大型水蛭,路明非家乡也叫蚂蟥的。这价值上亿的货品,所谓罐装的时间,居然是大型蚂蟥。
   
    布宁站起身来,暴怒地踹在格里高利的尸体上,“混蛋!”
   
    谢苗最后开的不是一枪,而是打完了弹匣里所有的子弹,一枚玻璃瓶被爆掉了,另一枚玻璃瓶则被子弹削掉了一半,连同其中的水蛭,那东西看起来也活不成了,体液从破碎的身体里汩汩地渗出。如此精准的射击,无疑最后谢苗的目标不仅是格里高利,也包括了这两件货品。
   
    路明非从谢苗的胸口拔出那支短剑,看制式是当年苏联海军军官佩戴的礼仪短剑,跟现代的军用匕首相比,实在说不上什么利器,但在格里高利的手中威力不亚于子弹。
   
    实在很难想像有人会用这种东西作为凶器。
   
    “收拾干净!”布宁下令,“尸体焚烧掉,他们的东西全部封存,货品的残渣冷冻起来。”
   
    服务人员立刻把围观的客人请了出去,开始清理工作,但消息的泄露已经无可避免。路明非很确定,当客人们围聚过来的时候,关注点都是破碎的货品而不是惨死的友人。
   
    他们的神情是惋惜和愤怒的,跟布宁的愤怒如出一辙。
   
    现场并不复杂,简单地推理,想做场外交易的谢苗和米哈伊尔找上的却是个强盗,格里高利要么没钱要么没准备出钱,也可能是谢苗的出价他无法接受。但对货品他志在必得,无论用上什么手段。但想不通的是外面都是布宁的人,难道格里高利准备带着一身的血悄悄离开?或者说,他是想把外面的人都杀了?
   
    可他的身手纵然凌厉,却怎么也过不了楚子航的那两把刀,可以想见格里高利对货品的渴望,让他变成了孤注一掷的亡命徒。
   
    片刻之后布宁从休息室里出来,并不过多地解释,只是走到吧台边坐下,打个响指,立刻有一杯伏特加摆在他面前。
   
    他把杯中烈酒一饮而尽,压低了声音,“今年的货肯定不够了,接下来的竞价会更加激烈。”
   
    他的旁边,路明非正浅浅地啜饮着一杯红酒。
   
    “老板你的委托可还真是麻烦啊。”路明非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把用餐巾裹好的海军短剑推到布宁面前,起身离去。
   
    这时候客人们聚集在不同的休息室里窃窃私语,他们跟三位死者都是朋友,却没空悼念一下相对无辜的谢苗和米哈伊尔。之前大家还曾为维什尼亚克扶棺,但那份同病相怜的情谊此刻被恐惧冲淡了。不是死亡的恐惧,而是“货不够”的恐惧。
   
    ***
   
    半个小时之后,拍卖会重开。客人们返回桌边坐下,无声无息地交换了眼神。就在过去的半个小时里,他们重新确立了同盟的关系,收拢手中的筹码,预备做最后的搏杀。
   
    “一亿五千万美元。”奥金涅兹首先举牌。
   
    他和索尼娅、瓦洛佳是一起回来的,索尼娅和瓦洛佳将自己账户上的余额导入了奥金涅兹的账户,现在奥金涅兹是他们这组人的代表了。
   
    来自莫斯科的好朋友们似乎重新确立了友谊,又或者说他们已经没有退路。
   
    只有三份货品剩下,上半场的相互试探也已经结束,大家都不再隐藏实力,价格很快抬升到了之前零出过的三亿美元。
   
    除了罗曼诺夫家族的三位和已经得手一次的安娜冷眼旁观,其他人都参与了竞价。
   
    尽管抱着极大的决心,但三亿美元的高价还是像高墙那样挡住了一些人。如此看来这些人的身家都是几亿美元的级别,并非什么顶级富豪,超过一定的数字他们就得跟谢苗一样想办法去拆借,支付惊人的利息。而在场唯一的顶级富豪又开始画她的画了,这一次她起的稿不再是《最后的晚餐》的,但皇女殿下的画功其实并不那么优秀,看她东一笔西一笔地涂抹,路明非暂时还猜不出她想画的是什么。
   
    “三亿一千万美元。”路明非举起手牌。
   
    “很抱歉,路先生您的余额不够。”布宁冷冷地说。
   
    路明非从口袋里掏出布宁给的那张卡,丢了出去,沿着桌面稳稳地滑到布宁面前。
   
    验证了余额之后布宁点了点头,“欢迎加入游戏。”两个人一唱一和,都是天生的表演艺术家。
   
    其他人立刻警觉起来,冷艳的叶卡捷琳娜首先质疑,“敢问秘书先生的出价是代表罗曼诺夫家族么?”
   
    “不是,他只是用自己的筹码玩玩。”零扭头看着楚子航,“你要不要一些筹码?”
   
    楚子航摇摇头,零也并不强求。
   
    “罗曼诺夫家族的秘书都能动用三亿一千万美元的筹码么?”奥金涅兹沉声问。
   
    “三亿两千万美元。”路明非说。
   
    他懒得跟这些人啰嗦,所以用上了跟零一样的战术。
   
    威压无声无息间降临在会议桌上,这个一路上始终耷拉着眉眼的秘书,感觉给皇女殿下拎包都嫌猥琐,此刻却透着世家子弟般的从容甚至百无聊赖的态度,挥舞着大额资金杀了进来。
   
    这毫无疑问是个劲敌,无论站在他背后的是不是罗曼诺夫家族。
   
    “三亿两千万美元一次。”布宁环顾四周。
   
    “三亿两千五百万美元。”奥金涅兹举牌。他只加了五百万,可能是筹码不足了,也可能是故意示弱。
   
    “三亿三千万。”路明非接着举。
   
    其实他有点紧张,他账面上统共就四个亿,早知道上半场先声夺人拿下一份。也是格里高利那个亡命徒搞事,他要是不毁掉那两份场外交易的货品,大家此刻也不会杀红了眼。
   
    但他提醒自己此刻万万不能露出马脚,不能让别人看穿自己的底牌。所谓世家子弟般的态度只是他回忆着恺撒的行为举止,直到今时今日他也还是学生会的继承者,没吃过猪肉但确实看过猪跑。
   
    不过真不够他还可以问零借一点,想来时候布宁也会凑钱还上的。
   
    “三亿七千五百万美元。”尼基塔缓缓地报出了这个数字。
   
    跟前半场不同,没有人轻易退出游戏,每个人都在坚持。
   
    “所有人的资金链都快绷断了。”芬格尔小声说,“现在速战速决!”
   
    “四亿美元。”路明非举牌,声音慵懒得像是刚刚起床。
   
    坑边闲话:
   
    这几天的进度不甚理想,有些段落之后会有大修改。
   
    筹备了几年的几个项目都要在最近面世,虽说影视项目按说是导演的作品,游戏项目是制作人的作品,但作为原作者,难免关心则乱,也有义务配合。
   
    媒体采访和宣传的事占据了大部分时间窗口,有些大的采访,比如《人物》的采访,会花掉几天时间。
   
    《人物》杂志的记者问我对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满意的,我说我当年几乎每天都在写书,但总想着创业做买卖,觉得那样人生才更加充实有意义,现在特别想每天就是写书跑步,可各种事情不断地把我打断。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处理好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总是心愿和当前的节奏差半拍。
   
    那些上线真面世的时候我要找个南方海岛去过个一周,晒得黑黑的,像个野人,抱着一颗椰子看海,暂时地把喧嚣丢开。
   
    Bytheway,《权游》这大结局真是有点无厘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