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77章 荒谬

  极乐宫前的侍卫神色尽皆骇然的看着这一切,万千剑意流动而至,从他们身旁划过,一路扶摇而上,所过之处极乐宫的一座座宫殿建筑不断崩塌摧毁。
  
  只是短暂的瞬间,便诞生一片废墟。
  
  一道道强者身形破空而出,强大的圣威弥漫而下。
  
  远处的人看到这边的场景尽皆神色震撼,纷纷朝着极乐宫方向望来。
  
  这是什么人,竟然直接要毁极乐宫?
  
  极乐宫上,一座被摧毁的古殿之中,强大的圣人之威席卷而出,一道身穿银色长袍的身影目光穿透虚空扫向下空之地。
  
  他脚步一踏,身躯化作一道璀璨银色流光,大袖一挥,顿时竟有一股可怕的吞噬力量笼罩天地,使得诸多剑意尽皆朝着他袖中而去。
  
  这银色身影继续往前,长发飞扬,整个人身躯之上流动着绚丽至极的银色光辉。
  
  叶伏天身体缓缓悬浮而起,朝着那身影望了一眼,下一刻,迦叶剑化作无尽剑雨垂落而下,撕裂虚空,那银色身躯脸色微变,长袖挥动之时竟发出轰鸣之音,一巨大无比的袖子出现,卷向天地,无尽剑雨似都被卷入里面。
  
  嗤嗤的尖锐声响传出,袖子被直接撕裂开来,一道道迦叶剑冲出,直接将他的长袖斩断,一瞬间穿过他的手臂。
  
  伴随着一道惨叫声传出,那人浑身染血,脸色惨白。
  
  “何人来此放肆。”一道大喝之音响彻天地间,有许多道圣威同时压迫而来,卷向叶伏天。
  
  叶伏天身躯矗立于空,周身剑意环绕,望向极乐宫诸人,开口道:“白何在?”
  
  极乐宫诸多强者踏步而出,眼瞳中透着杀念,但见此时,叶伏天身后,虚空之上一道年轻的女子出现在那,苍穹之上,竟浮现一座剑图,浩瀚无垠的虚空,无穷剑意呼啸而至,融入这剑图之中。
  
  剑图旋转之时,整座极乐宫都被笼罩于剑威之中,那吞吐而出的剑道霞光,降临在极乐宫之上,竟使得极乐宫出现一道道裂痕。
  
  这一幕,使得极乐宫诸多圣境人物目光凝固在那,抬头看向苍穹剑图,神色陡然间变得格外的难堪。
  
  以他们的修为境界,自然能够感知到剑图中蕴藏的剑威。
  
  若此剑落下,真我之圣怕是都根本承受不起。
  
  而且,这些人似乎并非是千叶城的修行之人吧?
  
  白,他在哪里惹到了这样一位强者。
  
  “阁下是何人?”一道声音从极乐宫之巅传出,那里霞光璀璨,直冲云霄,只见一道身穿金色长袍的中年出现在那,头顶似有万丈霞光,洒遍天地间,神圣的威压,笼罩无垠空间。
  
  他的目光比利剑还要锋利,刺向虚空中的丫丫。
  
  丫丫没有回应,那璀璨身影低头,又看向下方的叶伏天。
  
  这时,极乐宫中,一道白衣身影缓缓腾空而起,他一袭衣衫纤尘不染,目光望向远处的叶伏天,神色极冷。
  
  是不久前在酒楼中遇到的人,他竟然,杀来了极乐宫?
  
  “白,他是谁?”那璀璨的中年身影乃是极乐宫宫主,对着白开口问道。
  
  “师尊,不久前在酒楼中遇到的一人,来自其他界。”白回应一声,随后转而看向叶伏天,道:“因为那女孩?”
  
  就因为此,便杀来千叶城的顶尖势力极乐宫?
  
  他修行多年,还不曾见过这般疯狂之人。
  
  叶伏天往前走出几步,开口道:“你说你有资格决定她的命运生死,那么你与其罪恶的活着,我以为,你死的话应该会更好一些。”
  
  “那便要看你是否有这资格决定我的命运了。”白脚步往前,他踏步之时,虚空中出现一面面金色的碑文,上面刻着字符,极乐。
  
  无穷无尽的碑文环绕于天地间,蕴藏可怕的圣威,看着那无尽碑文,眼前像是要出现幻象,仿佛轮陷入碑文的世界。
  
  幻之道?
  
  叶伏天的眼睛陡然间射出璀璨的金色霞光,能够看穿虚妄,只见碑文疯狂席卷而来,镇杀而下。
  
  他脚步往前,横穿虚空,身体周围剑意环绕,当石碑降临之时,迦叶剑直接穿透而过,使得石碑不断粉碎。
  
  看到那璀璨身影冲来,白手掌挥动,顿时一面无边巨大的石碑宛若天碑般,于苍穹之上镇杀而下,无处可比,迦叶剑轰杀而至,无法将这天碑穿透,碑文之上绽放无边璀璨圣光,宛若有许多重般,甚至让人出现诸多幻象。
  
  叶伏天脚步踏出,虚空颤动,仿佛每一步都重逾千万斤,他手掌伸出,大道之意汇聚于拳,拳之上,爆发出绚丽无比的光芒。
  
  人未至,拳意轰出,黄庭拳意一重接着一重,轰在大道石碑之上。
  
  只一瞬间,以他的拳头为中心,无数道裂痕朝着天碑蔓延,一声巨响,碑文炸裂粉碎。
  
  他抬起手掌朝着虚空一抓,白只感觉天地封锁了般,他手持一柄金色长矛,通体璀璨至极。
  
  但见此刻,剑从虚无而来,穿透虚空,杀向他的身体,他手掌长矛挥动,出现一片幻影。
  
  剑无穷无尽,噗呲一声轻响传出,有剑穿透白的身体。
  
  但这时,极乐宫宫主出手了,他大手一抓,白身躯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封锁,剑疯狂垂落而下,无法破开那股力量。
  
  虚空之上,剑图绽放滔天剑意,一柄无比璀璨的剑光贯穿天地虚空,杀戮而下,直接朝着极乐宫主而去。
  
  极乐宫宫主抬头扫向虚空,他脚步一踏,天地都为之猛烈颤抖了下,方圆之地,所有人皆都感觉到了身体的颤动,苍穹之上,风云变色,无穷碑文疯狂轰杀向虚空。
  
  剑图之上,神圣的光辉笼罩着整座极乐宫,无穷神圣剑意垂落而下,所有强者皆都战战兢兢,中间一柄斩天之剑,直接裂开天地,粉碎一切碑文,杀向极乐宫主。
  
  杀向丫丫的无穷金色石碑,仿佛化作万千古印,但在剑图的光辉之下,尽皆化作虚无。
  
  极乐宫主手掌伸出,神圣无比的光辉笼罩着他的身体,万丈金色霞光尽皆化作碑文,他的身体变大,与无穷碑文一体,只手擒天,竟直接以手臂轰向那刺穿虚空的剑。
  
  剑和手臂碰撞的刹那,一声恐怖的震荡波席卷而出,整座极乐宫都在崩塌破碎,巍峨极乐宫,很快便化作废墟,极乐宫宫主脚下的大地,也在疯狂撕裂开来,朝着远处延伸而出。
  
  “砰。”一声巨响传出,远处诸人的耳膜都像是要震裂,随后诸人只见极乐宫主身体踏天而行,冲向高空的丫丫,他双手同时轰杀而出,每一击都似真正的天崩地裂。
  
  “无暇之圣。”叶伏天抬头扫了一眼高空的战斗,极乐宫主身躯之上光辉闪耀,圣光无暇,大道无破绽,纵然是丫丫的剑阵,也难一剑杀之。
  
  “杀了他。”白身上白衣染血,他眼神冰冷的凝视叶伏天开口说道,顿时极乐宫圣境强者遥望叶伏天。
  
  “除极乐宫宫主以及白之外,其他人不杀,解散极乐宫,若有人出手,杀无赦。”叶伏天朗声开口说道,声音席卷天地,一言竟震慑群雄,极乐宫圣境强者凝视那白发身影,竟一时无人出手。
  
  此人口气,简直狂妄至极,不过上空战斗胜负未分,若是他们贸然出手,如若宫主战败,的确无人能够承受得了那女子的剑威。
  
  苍穹之上的大战恐怖至极,极乐宫主每一道攻击都轰得虚空震荡,似有亿万碑文,但却始终无法破开丫丫的剑,而且,丫丫身躯之上背负的剑图还在扩张,遮天蔽日,千叶城许多修行之人的剑竟直接破空而行,朝着苍穹飞去。
  
  甚至,他们体内的剑意都像是要破体而出。
  
  极乐宫主自然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攻击越发狂暴,天塌地陷。
  
  “白我交给你们。”终于,一道声音传出,使得许多人心头颤抖了下,极乐宫主,这是要战败吗?
  
  他话音落下之时,丫丫脚步迈出,剑图之光随她身体而动,苍穹之上出现了一道光,像是被破开了般。
  
  剑光贯穿了天地,穿透而下,无尽石碑在这一刻粉碎,天地间像是静止了般,随后诸人见到极乐宫主那伟岸身躯之上,出现了一道剑光,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
  
  他抬头看向天穹,威严的目光中露出不甘之意。
  
  他竟然,要死了?
  
  一位无暇之圣,纵然在赤龙界,也是超级强者,但他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竟然就被人所杀。
  
  这是多么的荒谬。
  
  不仅是极乐宫主,无数人抬头看向苍穹一幕,眼眸尽皆凝固在那,他们也同样感觉荒谬。
  
  这一幕,对他们的冲击极大。
  
  一道璀璨的剑光刺痛着诸人的眼睛,下一刻,极乐宫主的身影在剑光下粉碎,化作虚无。
  
  “不……”白抬头看向苍穹,即便在那炽盛的光芒之下,他的眼睛依旧没有闭上,死死的看着这一幕。
  
  他的师尊,竟然被杀死?
  
  一位无暇之圣的死,起因只是因为他无视一位小女孩的命运?
  
  然而,两者有可比性吗?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