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死亡游戏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伏天氏最新章节!
  
  诸人脸色尽皆惨白,这头九婴可是一尊圣兽,怎么可能过得去?
  
  他那语气中像是充满了无尽的怨念,任谁被封印在这里多年都一样,更何况是生性本就残忍嗜杀的凶兽九婴。
  
  “开始吧。”
  
  中年文士眼眸中的笑容充满了邪意,诸人在他眼中就像是蝼蚁一般,只是他的玩物,他会慢慢的让这些人感受恐惧、感受死亡。
  
  多少年来,三大圣地一次又一次前来闯入遗迹,将他视为摆设,他九婴,仿佛只是一头守护着圣器的妖奴,没有人记得他是叱咤无尽之海的九婴妖王。
  
  此时大殿中,没有人敢上前,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既然你们这么不主动,那么我来点了。”中年文士眼眸扫过诸人,眼神中充满了戏谑之意,他手指伸出,指向了北冥族的北冥鹰,道:“你实力似乎不错,来试试。”
  
  北冥鹰的脸色瞬间惨白,哪怕他极其骄傲自信,但眼前是一头破开封印的圣兽。
  
  “前辈,我这就带人撤离,以后绝不打搅前辈。”北冥鹰躬身道。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过去了,我便放你生路。”中年文士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平静,北冥鹰面无血色,身体都有些僵硬,但还是抬起脚步走了出来,浑身绷紧。
  
  命魂绽放,巨大无边的羽翼张开,北冥鹰对着中年文士道:“前辈乃是圣境,还请手下留情。”
  
  话音落下的刹那,他的身体便冲了出去,双翼斩下,直接朝着中年文士劈杀而出,而他的身体则是朝着另一方向急速冲去。
  
  中年文士平静的扫了他一眼,手臂朝着虚空伸出,刹那间他的手臂竟幻化出九头,狰狞无比,瞬间扑杀而下,准确无误的将北冥鹰的身体咬住,噗呲一声,伴随着凄惨的叫声传出,北冥鹰的身体化作九段,而那九颗头颅直接将北冥鹰的身体吞噬掉来,随后又化作手臂收回。
  
  “不……”北冥族的人面如死灰,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他们看着中年文士手臂收回,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只感觉无尽的悲凉。
  
  “哈哈哈……”中年文士仰头大笑,笑得极其的邪恶,他目光泛着冰冷的寒芒,盯着诸人:“这么多年来,三大圣地将本座当做宠物一样看待,如今,轮到你们了,下一个,你。”
  
  他手指指向海王宫的庞鲲,显然之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点出的人都是领军人物。
  
  “前辈,我等以前也一直将前辈视作守护圣兽,绝没有半点不敬。”庞鲲开口说道。
  
  “守护圣兽?守护什么?”九婴阴冷的眼眸盯着庞鲲,一字一顿道:“这是本座此生最大的耻辱。”
  
  庞鲲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九婴对于海王,怨念滔天。
  
  “出来。”冰冷的声音犹如催命符,庞鲲身体突然间朝后方冲,想要逃,哪怕是以他的境界想要从九婴面前通过,根本没有一丝的机会,还不如往相反方向逃。
  
  九婴双手伸出,刹那间无穷无尽的狰狞头颅顺着宫殿疯狂的朝着前方而去,很快便追上了庞鲲,从前面将他拦截,一颗颗头颅露出嗜血的獠牙。
  
  “不……”庞鲲不甘心死在这里,但不甘心也没有用,邪恶的头颅扑杀而出,毫无任何悬念的将庞鲲淹没掉来,尸骨全无。
  
  宫殿之中,人群看到这残忍血腥的一幕幕面如死灰,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命运。
  
  叶伏天站在人群之中,此刻也感觉到一阵悲凉,这也是他之前想要退走的原因,他之前就察觉到了。
  
  而且,九婴之所以能够破开封印,极有可能是他导致的,当然并非是他故意,而是那尊海王雕像的意志想要毁灭抹除帝意,这才导致雕像破碎阵法被毁,从而影响了遗迹中的封印。
  
  “数百年,本座追随他数百年,为他征战无尽之海,一统无尽海域。”中年文士望向诸人缓缓开口:“然而,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让本座为他守护这圣器?圣器出,便是我脱困之时,可笑的是,自负的他根本就不允许任何人拿到他的时空之戟,他只是为了证明没有人比他更强,前无古人,后也无来者,九州这些废物数百年来从来没有人成功过,为了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将本座封印,世世代代,永生永世。”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是咆哮着说出后面的话语,整座大殿响彻着回音,那是无穷无尽的滔天怨念。
  
  “然而恐怕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封印竟然破了,就这么没有任何征兆的破了,是谁做的?”九婴看向诸人笑着问道。
  
  没人回应,叶伏天也没有回应,他知道,九婴心境已经彻底的扭曲,只想报复,报复一切。
  
  “没有人承认吗?”九婴笑看着人群,道:“没关系,我们继续。”
  
  他的目光望向了方徒,方徒眼眸中露出绝望之意。
  
  很快,他便也步了北冥鹰和庞鲲的后尘。
  
  这是一场死亡游戏,大殿中的人必输的游戏,而死亡的代价,就是生命。
  
  一位位强者死在九婴的手中,他似乎很享受这一过程,或许是孤独了太多年,他不停的猎杀,不停的自言自语。
  
  一个圣境的疯子,简直是一场灾难。
  
  三大圣地的顶尖人物,几乎被九婴杀尽。
  
  “叶大哥。”柳玉走到叶伏天身边,低声说道:“看来我们今天要死在这里了,我不该带你来的。”
  
  她看向叶伏天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绝望之意,知道今天必死无疑。
  
  如若她当初不答应叶伏天,不让叶伏天随同柳家之人一起前来,叶伏天便不会一起死了。
  
  “是我自己要来,和你无关。”叶伏天对着柳玉道,心中暗暗叹息,此时的他也一样绝望。
  
  这是死局,无解的死局,他不认为说出是他破了雕像九婴会感激他放过他,像九婴这样心理彻底扭曲,他站出来主动承认,无疑是告诉对方自己拥有帝意,死的更快。
  
  柳玉自己也后悔,为何要任性出来,父亲明明阻止过她,但她却一意孤行。
  
  “还没有人主动出来吗?”此时,九婴开口说道,他的目光落在了柳子萱的身上,眼眸中的邪念依旧。
  
  “如此漂亮的人类女子,想必味道会很好吧。”九婴邪笑道。
  
  柳子萱的脸色煞白,内心中透着无尽的悲凉之意。
  
  “姐。”柳寒脸色惨白,他冲出去开口道:“我来。”
  
  “回去。”柳子萱扫了柳寒一眼。
  
  “姐,反正都是死,我是男人,便在你前面吧。”柳寒开口道,柳子萱无言。
  
  “有骨气,那我就成全你。”九婴淡淡扫向柳寒。
  
  叶伏天看着柳寒一步步走出,心中有着一股悲意,他深吸口气,开口道:“前辈,晚辈有几句话想说。”
  
  九婴目光望向叶伏天,邪笑着道:“怎么,你要先来?”
  
  叶伏天看着九婴开口道:“之前我便问过前辈故事的,自然能够理解前辈心中的怨念,能够纵横无尽之海的圣兽,却因海王的自私而封印无数年岁月,命运不受自己掌控的痛苦,我们此刻已经体会到了前辈的感受。”
  
  九婴看着叶伏天,的确,他就是要让这些人体会他承受的痛,恐惧、却无能为力,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死亡。
  
  “你想求我?”九婴看着叶伏天。
  
  叶伏天摇了摇头:“我们已经体会到了命运不受掌控的感觉,恐惧、无助,这样的规则之下,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结局已经注定,前辈不如给我们一个痛快,直接全部杀死。”
  
  一道道目光冰冷的凝视叶伏天,这是想要早点死吗?
  
  “哦?”九婴神色更有趣了。
  
  “或者,前辈是否愿意换一个规则?”叶伏天问道。
  
  “说来听听。”九婴并不急,他依旧平静的看着叶伏天,若是叶伏天对他耍小聪明,会死的很惨。
  
  “前辈也说过,海王留下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来到这里皆为时空之戟而来,就这么死去心有不甘,不如前辈让我们试试,若是在一定时间内,有人能够成功拿到时空之戟,将之交给前辈,可换一条命,其他人,前辈自行处决,绝望中,有一线生机,至少不像眼前这有,一丝的机会都没有。”叶伏天继续说道。
  
  九婴眼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兴奋,他看着叶伏天道:“这样的话,似乎的确更有趣一些。”
  
  “那本座便换一个规则,若是有人能够拿到时空之戟,不仅可以换自己的命,还可以换另外两条命,若是拿不到,我依旧给你们一次生机,你们中,只有一个人能活,这样,岂不是更有意思。”九婴邪笑着说道,刚才已经杀了很多人,他都有些麻木了,的确很无趣。
  
  叶伏天的话,倒是提醒了他。
  
  “时间,一天。”九婴笑着说道,随后他身体走向侧方向,将位置让了出来。
  
  许多人深吸口气,又多了一天能活吗?
  
  虽然一天之内,他们的人根本赶不回圣地传回消息,也不可能拿到时空之戟,但至少,多出了一天,多了一线希望。
  
  柳寒和柳子萱只感觉浑身有着阵阵凉意,很冷,死里逃生,但又能活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