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071章 空界之战终
    元禁抬起头,目光望向叶伏天,血肉之躯承受他大道攻击吗?
  
      哪怕是真正的圣境人物,也不可能做到无视吧。??火然?文  w?w?w?.?ra?n?wenA`com
  
      虚空寂静无声,浩瀚大军此刻竟停止了战斗,震撼的看向叶伏天。
  
      那一戟,何等的风华,战圣。
  
      “好强。”夏皇界的大军感觉心潮澎湃,叶伏天一戟击伤借道入圣的元禁。
  
      当然,此刻的叶伏天自己也不好过,血肉之躯虽然可称圣下无敌,但终究没有入圣,还差一线,纵然是极境,又如何能够真正无视伪圣境的元禁攻击。
  
      他体内火辣辣的疼痛,身躯有着撕裂的灼烧感,古树于命宫中释放翠绿生机,修复他受损的身躯,但即便这样,依旧难以完全复原,那是道之攻击。
  
      他神色略显有些苍白,嘴角同样有鲜血渗出,然而手中的时空之戟却依然紧紧握住,一股澎湃之意流动着,天地间诸多规则同时涌入体内。
  
      有恐怖劫光绽放,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出现一股毁灭的劫之风暴,肆虐于天地间。
  
      夏青鸢脚步往前迈出,衣袂飘动,天地无尽莲花生道,化剑。
  
      道生一、生二、生三,生万剑,化为一体,她的劫剑,欲成剑道。
  
      元禁目光扫了两人一眼,他双手伸出,大道图案出现,旋转不休,生出无尽毁灭金色丝线,穿透虚空,吞吐出大道光辉,杀向夏青鸢的劫剑,同时也杀向叶伏天的身体。
  
      今日借道入圣,此生无法入圣道,他不信,这样也会败。
  
      叶伏天感受到那股无处不在的力量,体内命宫之中,沙沙声响不断,仿佛天地万物,尽皆印入脑海之中,他能够感受到天地间无处不在的规则,甚至感知到那股道的力量。
  
      他手中紧握着时空之戟,从时空之戟中,有道意弥漫而出,这一瞬间,他心生感悟,隐隐明白了何为道。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人法天、法地,道法自然。
  
      修行之人,包容天地,精神意志融入天地万物,感悟天地自然中的规则之力,与之融为一体,便为规则。
  
      那么,何为道。
  
      人,既为道。
  
      这是一种真正的蜕变,人法天地万物,既是道。
  
      举手投足,皆是道。
  
      这一瞬间,叶伏天似进入了一种奇妙之境,时空之戟中吞吐出骇人的光辉,似一缕缕道威。
  
      笼罩叶伏天身体周围的风暴劫光变得更强,和元禁身上射出的无尽光辉碰撞在一起。
  
      夏青鸢继续往前迈步,纤纤玉手朝前击出,一重重劫剑之道融入黄庭拳意之中,惊天地而泣鬼神,疯狂诛向元禁身前的防御图案。
  
      于此同时,叶伏天身体飞旋,宛若和大道契合,快到无边,一股恐怖之势汇聚于他身躯之中,元禁释放的毁灭丝线朝着他追袭杀去,却似乎难以跟上他飞旋的身影。
  
      终于,当那股大势之力攀升到极点,叶伏天眼瞳朝着下空元禁看了一眼,这一眼,便仿佛穿透了虚空,随后他的身体直接从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便已经在元禁身前,他的速度,比以前更快,无视空间距离。
  
      时空之戟笔直的刺出,空间撕裂,大道破碎,轰在那防御图案之上。
  
      “轰!”一道清脆的声响传出,那幅大道图案出现一道道裂痕,与此同时,夏青鸢的一重重剑意穿透而过,伴随着一道毁灭的光辉绽放,璀璨的金色图案直接崩灭粉碎。
  
      夏青鸢和叶伏天攻击还未停下,继续往前,两人竟直接近身攻击,夏青鸢的身体也降临元禁面前,纤纤玉手往前,天地间无尽莲花光辉朝着她身躯之上流动着,化剑道,破碎一切,刺向元禁的身体,穿透而过。
  
      噗呲一道轻响声传出,时空之戟同样刺穿了元禁的身躯。
  
      这一瞬间,天地一片死寂,元禁抬头看向两人,有一抹错愕之意,随后嘴角流露出一缕凄凉的笑。
  
      “没想到今日借道一战,竟也会败。”元禁发出一道叹息之声,下一刻,他身躯之上爆发出无尽光辉,射向眼前的叶伏天和夏青鸢。
  
      两人身躯之上皆流动着可怕的光辉,以叶伏天的身体为中心,这片空间似要静止般,他身体朝着侧方向而动,单手环绕着夏青鸢的身体直接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直接出现在了另一处方位。
  
      “公主没事吧?”两人正面相对,叶伏天松开手看向夏青鸢,他说话之时嘴角有鲜血溢出,体内依旧流动着可怕的力量,不断修复着受到的创伤。
  
      “没事。”夏青鸢看着他,那张绝美的容颜此刻略显有些苍白,同样流出一缕鲜血。
  
      叶伏天轻轻点头,回过身看向元禁那边,只见元禁的身体渐渐变得虚幻,在两人的毁灭攻击之下,硬撑到此刻,终究无法支撑下去。
  
      那虚幻的身影看了叶伏天和夏青鸢一眼,夏皇界除夏青鸢之外,竟又出现了一位如此人物,若是等到他成长起来,和夏青鸢并肩战斗的话,将会是离皇界的灾难。
  
      “殿下,除掉他。”一道声音直接传入离爻的脑海之中,这是元禁留给他最后的话,下一刻,他的身体直接化作虚无,消失于天地间。
  
      离爻内心猛烈的颤抖了下,眼睁睁的看着元禁身体消失,却无能为力。
  
      他的师兄元禁,借道入圣,却还是战败,被叶伏天以及夏青鸢联手杀死。
  
      抬起头,离爻看向叶伏天和夏青鸢,眼神中充满了杀念。
  
      师兄留给自己最后一道声音,应该是想要让自己杀叶伏天吧。
  
      他也没有想到,一个在下界九州得罪过的人,会直接左右空界之战的战局胜负,甚至,让离皇界的大军死伤无数,比上一届空界之战夏皇界还要更惨。
  
      大离国师弟子,他的师兄元禁,也被当场格杀。
  
      天地寂静无声,离皇界强者都感觉到一缕悲哀之意,没想到他们会败得这么惨。
  
      夺皇旗而不斩,这是何等的蔑视,以诛杀他们为目的。
  
      夏皇界的人同样内心震荡,他们看向那并肩而立的两道身影,白发如雪叶伏天以及绝代风华的公主夏青鸢。
  
      这一刻站在一起的两人,竟丝毫没有让他们感觉到异样,仿佛本该如此,是那么的和谐。
  
      当年离皇界皇子离爻前往提亲,夏皇界诸多修行者可是都感觉到了耻辱。
  
      但这一次,不知为何,他们感觉那两人,仿佛就该那样站在一起。
  
      哪怕是夏皇部下的天部以及斗部大军,此时也都露出一抹敬佩之意,由衷的敬佩,哪里还有之前的不爽和质疑。
  
      此时的他们才真正明白,叶伏天之前所做的一切,皆都是在布局,他几乎以一己之力,为夏皇界谋划夺取了空界之战的胜利,背负着诸多质疑声,却从未反驳过,只是沉默对待。
  
      之前的质疑、不爽,都与此刻形成强烈的反差,让他们感觉有些愧疚,自惭形秽,而后便自然而然的生出敬畏之心。
  
      显然,如若如今夏青鸢封叶伏天为副帅,几乎不会有人质疑,都会心甘情愿。
  
      公孙仲看了一眼夏青鸢身旁的叶伏天,心中无言,纵然他在战场中展露出绝代风华,却依旧没能盖过他的风采。
  
      许多人想起了离恨天传出的妄川之言,圣境之下,叶伏天独为一境。
  
      人群之中,也有人神色很不好看,萧笙。
  
      他目光望向周围人群,见诸人看向叶伏天的眼神,便知道夏皇界的绝大多数人,都已经被叶伏天所折服。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在将来,他能够堂堂正正的入夏皇宫,站在夏青鸢的身侧,辅佐于她,无人质疑。
  
      而那,是家族对他的期望,是他想要的位置。
  
      但这一战之后,却距离他越来越远,隐隐被叶伏天抓在了手中。
  
      纵然他在这一战表现不凡,但和叶伏天所做的一切相比,依旧差很多。
  
      叶伏天并没有想那么多,他从来没有去想过争什么地位,也没想过要辅佐夏青鸢,一切,都是来自萧笙他自己的幻想罢了。
  
      此时的他目光冰冷的扫向离爻,随后似有所觉,目光朝着远处望去,便感受到一股滔天圣威弥漫而来。
  
      三大皇界的圣境人物来了。
  
      叶伏天明白,之前元禁借道,引起天地异变,纵然不在战场,远处的圣境强者依旧能够感知到,因而赶来了这边。
  
      他也明白,一切都结束了。
  
      离皇界的圣境人物扫了一眼战场,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目光盯着黑风雕,神色冷漠,一人开口道:“此次空界之战,离皇界败。”
  
      皇旗未斩,便宣布离皇界败,显然他不会让战斗继续下去。
  
      叶伏天看了对方一眼,随后目光望向远处的小雕,吐出一个字:“斩。”
  
      小雕利爪扣下,顿时离皇城上空飘扬的皇旗被斩断,朝着下空坠落而去。
  
      夏皇界、离皇界、孔雀妖皇界三大皇界十年一度的空界之争,正式落下帷幕。
  
      夏皇界胜,夺取空界十年掌控权!
  
      ps;前奏,水,还不开战;开战后,水,磨磨唧唧,有什么好打的,快到结束战斗;结束后,这么水,全是水,水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