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575章 扫荡

  叶伏天低头饮酒,似周围一切皆都与他无关。
  在酒楼旁,一人虚空迈步,走到他面前,此人正是那日山下拜师之人,名为任狂生,乃是天河城任氏皇族子弟,名门之后,天赋卓绝,如今修为已至涅槃之巅,欲冲击人皇之境。
  任狂生人如其名,为人骄傲轻狂,却也有这资本,但唯独一件事上他没有半点轻狂,数年以来,他时常前往天河道祖修行之地,在山下求见,欲拜入道祖门下修行,诚意十足,从不敢有半点不敬。
  许多人都以为,或许天河道祖会被任狂生的诚意所打动,收任狂生入门。
  但他们还没有等到这一天,便听闻天河道祖已经找到衣钵传人,会将一身道法皆都传于他,不会再收弟子的消息。
  那么,如今任狂生来此做什么?
  再看其他人,都是天河城的一些妖孽后辈人物,许多都是世家名门之后,无一例外,都是青年妖孽天才人物,没有老一辈的人,显然,他们来是被什么所吸引。
  “道祖传人。”许多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个念头,毕竟最近整个天河城都在议论此事。
  “这么多圣境名门之后出现,且似乎不少都是想要拜入天河道祖门下之人,能为谁而来?”许多人内心颤动,目光缓缓转过,最终,落在了许多人目光所汇聚之地。
  在那里,白发身影安静饮酒,仿佛一人独立于世外。
  “此人,便是道祖传人?”许多人心中暗道,这人气质的确超凡脱俗,白衣白发,坐在那,便仿佛和天地一体,只是,诸人竟都没有见过他,天河城,以前应该没有这样一位出色的圣境人物。
  道祖在何处找到的衣钵传人?
  “任氏皇族,任狂生。”只见任狂生站在虚空,目光落在叶伏天,开口道:“那日再山下见到阁下,想必阁下便是道祖传人吧。”
  “果然。”
  诸人内心微颤,酒楼中不久前还有人议论对方,没想到真人就坐在那。
  叶伏天将酒杯放下,缓缓抬头,看向任狂生道:“有事吗?”
  “倒没什么事,只是一直想要拜入道祖门下修行,那日见阁下,之后便听道祖称找到了衣钵传人,因而一直想要见见,今日听闻阁下来此,便也前来看看。”任狂生开口。
  “是否觉得除了皮囊生得好看些,也没什么不一样。”叶伏天低声说道,依旧自顾饮酒。
  许多人露出一抹异色,这家伙倒是一点不谦虚。
  旁边的沐青鱼露出一抹浅笑,没想到道祖弟子竟还有些幽默,不过那副皮囊,的确生得非常俊美。
  “不,气质也是极为不凡,多年以来道祖不曾再收弟子,既然选择了你为衣钵传人,我们自不会怀疑道祖的眼光。”任狂生今日似乎一点都不狂,相反,显得格外的谦逊。
  并非是因为叶伏天,而是因为天河道祖。
  天河界第一人,会选择一位庸碌之人继承自己的衣钵么?
  无论其他人如何认为,至少他是不会信的,他前往拜师多次,皆被道祖所拒,难道道祖不知他的天赋?
  许多人之前认为道祖如今挑选弟子也不似以前,不一定能够挑选到太出众的,但听到任狂生的话便又有些怀疑,这么多年才收亲传弟子传授衣钵,这决定,怕也不是随意所下。
  这白发青年,可能真的不简单。
  “只是……”此时,只听任狂生继续开口道:“道祖乃是天河界修行第一人,纵是相信道祖的眼光,依旧想要看看,道祖多年不收弟子,如今挑选的衣钵传人,是否配得上他的身份。”
  许多人听到此言方才暗暗点头,任狂生依旧还是以前的任狂生。
  “所以呢?”叶伏天问道。
  “所以,来了很多人。”任狂生开口道,的确来了许多人,在酒楼四周之地,四处皆有到来的修行之人,无一例外,皆为叶伏天这位传遍天河城的道祖衣钵传人而来。
  叶伏天右手握着的酒杯放在酒桌之上,抬头看了一眼诸人,道:“那么,是准备一个个上,还是一起?”
  “李枯,请教下道祖传人。”此时,一处方向,一位身材瘦削的青年人物开口说道,他身上流露出一股令人感到极为危险的道意。
  “我也想请教下。”另一处方向,也有人迈步往前而行,陡然间,浩瀚天地,都被一股剑意所笼罩,有剑啸之音于天地间呼啸,那一方向一位背负着双剑的青年往前而行,两鬓间也有几缕白发,显得极为出尘,他每往前走一步,剑意便强盛几分。
  酒楼中许多人纷纷起身离开这是非之地,整座酒楼被道意笼罩,而且这座小酒楼根本惹不起这到来的人,每一个人,都是天河界非凡人物,他们即便遭到无妄之灾,也没人会为他们出头。
  上空方向,有圣道巅峰人物踏步往下,许多人抬头看天,有人认出来人,惊呼一声,是野家的那位狂人,这些一个个非凡人物,平日里都很难见到他们在一起,今日同为一人而来。
  “我也想领教下道尊的衣钵传人实力。”虚空中一道粗犷声音传出,天地竟也随之震荡,酒楼发出轰隆隆的声响,似发生了地震般,随时可能会塌陷。
  “小姐。”沐青鱼身边几人释放圣威,为她护法,同时提醒她一声。
  沐青鱼点头,随后起身退开,她美眸看了一眼风暴中心的叶伏天,他身前的酒桌在不断的颤抖着,但他握着酒杯的手依旧无比的稳固,人依旧安静的坐在那,仿佛外界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般,这份淡定使得不少人都有些吃惊。
  虽说他是道祖挑选的传人,但到来的人皆都是非凡人物,每一个都是能够在天河城中排的上名次的风云人物,都是有希望冲击人皇境界的,这种情况下,叶伏天他一人面对诸人,怕是也不一定会轻松。
  “噗呲!”一声清脆的声响传出,叶伏天手中的酒杯在一股无形的剑意下粉碎,直接化作了尘埃。
  叶伏天的手空悬在那,随后缓缓放下,又是一道咔嚓的声响传出,他身前的酒桌也被震碎来,倒塌在他脚下。
  “轰。”
  最后,叶伏天坐下的椅子也粉碎为虚无,无法承受那股压迫力,叶伏天站起身来,处于风暴的正中心,白衣长袍猎猎作响,道意尽皆落下,笼罩着他的身体。
  看着八面之人,远处无数人都凝望向酒楼上的那道孤独身影,那里,只有叶伏天一人。
  只见这时,叶伏天身体周围古字光辉闪耀,乾坤离坎等字符环绕于天,刹那间,天地大道之力疯狂涌向他的身体,他身躯化作大道神炉,炼天地之道。
  “好强盛的气息。”感受到叶伏天躯体中的大道气息,周围诸人神色凝重,不敢大意。
  “再不出手,你们便没第二次机会了。”一道声音在酒楼上传出,诸人露出一抹异色,面对诸强者,叶伏天却说出如此狂妄之言语。
  “砰。”
  叶伏天斜上空方向,一道身影踏步望向,虚空震荡,一股浩瀚道威压迫向叶伏天的身体,只见天穹之上出现一股巨大的漩涡风暴,风暴之中有着一座座山峰,一时间,这股狂暴至极的道威使得远处之人心惊胆颤,轰隆隆的巨响声传出,酒楼开始坍塌粉碎,地面也在颤抖。
  “嗡。”
  叶伏天身体周围的字符越来越亮,大道共鸣,那乾字亮起了绚丽无比的神光。
  “轰。”
  沉闷的巨响声传出,风暴之山朝着下空袭杀而下,压塌一方天,叶伏天抬手便是一指,顷刻间乾字飞出,绽放出绚丽至极的神光,直接和那风暴碰撞而去。
  “砰、砰、砰……”人群只见那股风暴以及山峰不断粉碎炸裂,乾字直接将之贯穿,一路往前,直接袭向虚空中出手之人。
  “轰!”
  无边巨力轰在对方身前,将那强者直接震飞出去,乾字光辉绽放万丈神光,其它字符也飞向高空之上,环绕天地旋转,范围越来越大,这片苍穹刮起了骇人的大道风暴,大道风暴的中心,是叶伏天的身影。
  一道神圣的虚影出现在叶伏天身躯之上,宛若一尊大道神躯,聚天地大道。
  周围强者看到这一幕终于出手,有剑道行斩天,有掌印连绵不绝,有大道宝鼎从苍穹镇杀而下。
  然而却见叶伏天身体周围,陡然间出现了无尽字符。
  这无尽字符化作了一道光幕,当一切攻击降临而来之时,尽皆被隔绝在外。
  “参同契。”
  远处观战的诸人内心震动,道祖衣钵传人,道祖修行的功法参同契,在他身上爆发出如此璀璨的光芒。
  叶伏天的身体从酒楼之上缓缓腾空而起,随着他身形往上,大道风暴便会覆盖更强的区域,直至那些字符的光芒更甚。
  这时,叶伏天手臂抬起,汇聚无穷大道神威的他直接对着前方轰出了一拳。
  这一拳轰出之时,那些字符仿佛尽皆化作拳意,朝着各大方向扫荡而出。
  顷刻间,酒楼另一边缘之地、虚空之上,远处街道之上,一道道轰鸣巨响声传出,那些围剿而来的诸人像死被直接隔空打穿了般,身体直接被震飞出去,口吐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