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九百三十四章 剑指知圣崖

  知圣之言,瞬间让荒州陷入了极为危险的境地。
  
  这样一来,荒州至圣道宫,将面临三大圣地。
  
  三大圣地联手,这是要置荒州于死地,丝毫不给他们留下生机。
  
  此次婚宴之后,怕是便要起波澜了。
  
  “知圣崖也要在此时落井下石么。”叶伏天讽刺开口:“既然今日西华圣山邀我前来便是如此,那么,这杯喜酒不喝也罢,告辞。”
  
  说罢,他身形腾空,直接准备御空离去,也没打算步行下西华圣山了。
  
  荒州诸强者纷纷腾空而起,朝着西华圣山下山方向而行。
  
  “叶宫主留步。”此时,一道声音传出,叶伏天脚步停下,目光转过,便见礼台之上,一道身影迈步走出。
  
  这走出之人,身穿华服,赫然乃是今日的婚宴的主角,柳宗。
  
  “何事?”叶伏天冷淡开口。
  
  “昔日虚空剑冢之事我早已解释过,棋圣乃是我东州圣人,既想要救棋圣脱困,一些牺牲在所难免,今日在场的诸圣面临这种情形,我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柳宗虚空迈步,大义凌然,仿佛一腔正义。
  
  若是不了解柳宗,怕是被他所骗,此人大言不惭之时,可是神色不动丝毫。
  
  “然,叶宫主多次羞辱讽刺于我,即便今日叶宫主是客,且天赋冠绝九州,今日我依旧想要领教一二。”柳宗继续迈步往前,顿时虚空之中一股浩然大势凝聚而生,天地间磅礴规则力量涌动,风云色变,大道同鸣,皆以柳宗的身体为中心,释放出一股惊人之威势,朝着叶伏天所在的方向扑出。
  
  “没兴趣。”叶伏天淡淡开口,继续迈步离开。
  
  “既叶宫主没有兴致,那便随意吧。”柳宗开口,继续迈步往前,天地间遽然间出现了诸多残影,皆为柳宗的身影,一道道声音传出,仿佛他无处不在,占据天地八方,使得许多人皆都露出异色,即便是那些圣人,感受到此刻那无尽身影所弥漫而出的磅礴之势,微有些吃惊。
  
  这西华圣山三圣教导出的弟子,果然名不虚传。
  
  “叶宫主请。”
  
  一道道声音传出,苍穹之上,无尽声音同时吐出这道声音,天地齐颤,大道共鸣,柳宗无尽身影归一,化作一股可怕的风暴,降临叶伏天身前,宛若一尊巨大无比的神明般,金光绽放,威压诸天,那如神明般的巨大身影手掌拍打而出,朝着叶伏天压迫而下,其威之强,虚空都似要炸裂般。
  
  转过身的叶伏天在那道神明般的身影前,显得格外的渺小,仿佛这一掌落下,便足以将他粉碎为虚无。
  
  叶伏天身上一股无形的气流绽放而出,抬起拳头朝着前方轰杀而出,星辰规则镇压碾碎一切,和那无边掌印碰撞。
  
  伴随着一声巨响,狂暴的气流扫荡而出,下空许多圣人挥手释放威压,挡住攻击余波,气流从上空扫过,掀起一片飓风。
  
  再看虚空之上,叶伏天身体被震退向远方,而柳宗依旧傲然立于原处,岿然不动,一袭华丽长袍随风而动,绝代风姿。
  
  “叶伏天,被击退了吗。”
  
  下方九州诸圣地之人看到这一幕心中暗颤,强如叶伏天,号称九州同代无双,这似乎是第一次在正面交锋的场合被同代人物击退。
  
  当然,柳宗境界高于他,击退本也是正常,但毕竟那是叶伏天,在许多人的印象中,这位横空出世的绝代天骄,就不应该有败绩。
  
  礼台之上,周子怡美眸凝视她的夫君柳宗,眼神中尽是骄傲之意,这便是她的男人,哪怕是叶伏天又如何,一样震退击败。
  
  “九州诸天地争锋,谁能镇压一代,我会见证这一切。”此时,圣光殿姬默淡淡开口,眼神中带着淡淡讽刺之意。
  
  见证?
  
  他自己,一样被镇压。
  
  “这便是西华圣山待客之道么。”叶伏天似乎非常愤怒,开口道:“后会有期。”
  
  说罢,他直接迈步拂袖而去,荒州之人都冷漠的扫了柳宗一眼,跟随他一起离开。
  
  很快,诸人便消失在了人群的视野之中。
  
  西华圣山宴会之上,许多人看这叶伏天离去的背影,目露思索之意。
  
  “看来,此行随公主前往试炼,诸圣地之人进步都不小。”有人开口说道。
  
  “叶伏天自命不凡,拒绝小公主的邀请,却妄想九州无双。”
  
  知圣以及他身旁的孔尧都冷笑,虽然只是随意一次交锋,但柳宗击退叶伏天,意义非凡,这样一来,那些和叶伏天拉近关系的势力,应该好好想想了。
  
  譬如,夏州月氏一族。
  
  但此时,夏圣端着举杯轻轻的摇晃着,目露思索之意。
  
  刚才他自然感受到了叶伏天的气息,上品贤士境界。
  
  据他夏家之人打探到的消息,叶伏天打穿九天道榜之时,是中品贤士,他击败的人,基本都是上品贤士。
  
  九天道场的人会很弱吗?
  
  即便下面的人弱一些,但九重天上呢?
  
  裴千影,剑圣之子,离恨天修行者,他也是随同小公主前往试炼过的,和柳宗一样,但据说,他遭到叶伏天强势碾压,以羞辱的方式碾压,废其命魂。
  
  这样一来,叶伏天不应该被柳宗一击击退才对。
  
  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叶伏天是在有意示弱。
  
  但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莫非,是因为三大圣地联手,叶伏天感觉到压力,因而刻意让自己表现不那么出众,以免让三大圣地不惜一切代价下手?
  
  用示弱的方式,麻痹对手。
  
  除夏圣之外,璃圣同样想到了叶伏天故意这么做,之前叶伏天可是亲口告诉她,打上了九天道台九重天上,夏圣亲自为他而来。
  
  此外,叶伏天离开之前还对她传音问了一句话。
  
  九州诸圣地,是否皆有夏皇一缕意志在。
  
  她在想,这句话,究竟是何用意?
  
  柳宗击退叶伏天却显得很平静,回到了礼台之上,对着诸人微微欠身道:“打搅诸位兴致,我和夫人一起,这便向诸位前辈敬酒。”
  
  说着,两人从旁边走下了礼台。
  
  西华圣君和大周圣王亲自作陪,毕竟今天到场的是诸圣,九州顶尖的大人物,既然对方都给面子,他们自然也要回敬。
  
  “宴席结束之后,周圣王和知圣便先回大周圣朝和知圣崖,以免叶伏天回荒州后调集大军,偷袭大周圣朝和知圣崖,如今的局面,他想要鱼死网破也是有可能的。”西华圣君对着周圣王和知圣传音道。
  
  “等他回到荒州我们便早已回了大周圣朝,更何况,即便没有我,大周圣朝有阵法在,又岂是荒州之人能够打下。”周圣王自信开口。
  
  知圣安静的坐在那饮酒,他同样不担心,就叶伏天这些到来的人,能起到什么作用,难道还敢杀去知圣崖不成?
  
  今日之后,他们三方各据一方,商讨覆灭至圣道宫的大计,吞并荒州,西华圣君和周圣王已经答应他,拿下荒州之后,他知圣崖可占至圣道宫,道宫圣殿归他知圣崖,并拿掠夺到的一半圣器,这样的条件,足以让他心动了。
  
  更何况,知圣崖和至圣道宫本就有恩怨,自然不能看着荒州崛起。
  
  …………
  
  叶伏天他们离开西华圣山之后,御剑而行。
  
  苍穹之上,一柄巨剑横穿虚空往前,速度奇快。
  
  叶伏天一行人站在巨剑之上,皇九歌开口问道:“为何让他?”
  
  他们自然是了解叶伏天的实力的,柳宗,怎么可能一击将叶伏天震退。
  
  “这里是西华圣山,既然他们想要看到我败,便败一场又如何。”叶伏天无所谓的道,他根本没兴趣和柳宗战,胜了对方,能杀?
  
  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邀请他前来,自然不会动他,但若是他杀柳宗,在西华圣山当众行凶诛杀西华圣子,便等同于给了对方借口。
  
  “村长,往那方向前行。”叶伏天手指指向西北方向开口道。
  
  村长露出一抹异色,道:“那不是前往荒州的方向。”
  
  荒州,在东州正北方向。
  
  “去禹州。”叶伏天道。
  
  “禹州。”诸人皆都目露锋芒,纷纷看向叶伏天。
  
  “知圣崖。”叶伏天继续道,诸人心头颤动了下。
  
  剑指禹州,知圣崖。
  
  “好。”村长没有问为何,直接转过方向,朝着禹州而行,行走了一段距离,村长皱眉道:“有大妖接近。”
  
  “没事,我的妖兽,路途中的妖兽,全部带上同行。”叶伏天说道,便见一尊妖兽从天而降,巨剑一闪而过,直接和大妖汇合,顿时那尊妖兽身躯落在巨剑之上,随同一起前行。
  
  伴随着一路往前,虚空之上竟不断出现大妖,使得诸人心头颤动着,没想到叶伏天有暗中布局,这应该是为了防备大周圣朝截杀的。
  
  “村长的速度应该比知圣快吧,荒州距离禹州更近,我已让老师带人赶路前往。”叶伏天又道。
  
  “没问题。”村长点头,巨剑速度加快,横穿虚空。
  
  这么看来,刚才叶伏天败给柳宗,便是为了给诸人留下一个败退的印象,从容退走,恐怕此刻三大圣地还在自鸣得意。
  
  此时,叶伏天身后,剑魔和诸葛清风等人眼神锋利至极,当年的事情,要讨债了么。
  
  “夏皇那边。”诸葛清风还有些担心。
  
  “当年知圣崖对至圣道宫出手可没有通禀夏皇,夏皇已经知道我们和知圣崖之间的恩怨,更何况,如今三大圣地联手欺压我荒州,难道我还要守着规矩和他们正面交锋?”叶伏天神色冷漠,找死吗。
  
  “更何况,我们不是去灭知圣崖,只是为当年之事讨债而已,正好请示夏皇,请夏皇亲自制定此次圣战规则。”叶伏天目光眺望着远方。
  
  ps:感谢mao林升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