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41章 离爻得到的消息
    离皇此举,可见其对国师之器重。
  
      当然,陛下会将公主许配,本身也是因为剑七的出众,圣下第一人,击败帝昊,妖圣之下不死,敢当众斩离轩,无论是天赋、胆识气魄尽皆过人,而且英俊非凡,年龄也合适。
  
      这么一想,许多人心中暗暗佩服,看似突如其来的赐婚,却如神来之笔,虽说公主千金之躯,但剑七为国师弟子本身极为不凡,在这大离皇朝,确实也找不到几人比他更适合的了。
  
      许多皇族之人都抬头,显得有些错愕,但离皇之言,谁敢质疑?
  
      此时,人群之中的叶伏天同样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今日随国师前来上朝,第一次见到离皇,离皇竟将公主离潇许配于他,心中感觉极为怪异。
  
      让他,娶离潇,成为离皇界驸马?
  
      且不说他愿不愿意娶离潇,他来离皇界是为了什么,娶离潇,这简直……
  
      一道道目光尽皆落在国师身上,只见国师走出一步,对着离皇躬身行礼,开口道:“陛下如此恩典,自是剑七之荣幸,我收剑七为弟子,知其虽然天赋出众,但其个性不羁,有些骄狂,属下担心他委屈公主,不如问问他的想法,否则将来若公主不喜,便是属下之罪过了。”
  
      “国师所言有理。”离皇点头,看向叶伏天道:“剑七,你可愿意?”
  
      叶伏天低头,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出来。
  
      离皇赐婚,哪有人敢轻易拒绝,这本身乃是离皇恩赐,当叩谢皇恩才对,你拒绝是何意?
  
      因此,若是回应不慎,怕是会引来一些风波。
  
      当然,以他对于过去一些事的了解,即便他拒绝离皇也不会对他这国师弟子如何。
  
      “陛下之恩,属下铭感五内,之前属下曾见过公主,天赋容颜无不是绝代风华,属下安敢有觊觎之心,而且,属下之前已心有所属,在国师府得遇心仪之人,如何还敢亵渎公主。”
  
      叶伏天缓缓道来,若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真是诚惶诚恐,不敢高攀。
  
      然而,皇族之人可是经历过上次皇族狩猎的,当时叶伏天对公主可是一点不客气,他曾称公主你承受得起我一剑吗?
  
      如今,成了天赋容颜无不是绝代风华,不敢有觊觎之心?
  
      佩服、佩服。
  
      人生如戏。
  
      不过,纵然知道,谁敢揭穿,首先得罪国师。
  
      其次,陛下要赐婚,你不好好揣摩下陛下的用意,就敢在这挑拨是非,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离皇明显是器重国师,才会有此想法。
  
      还有,他说在国师府得遇心仪之人?
  
      国师府,还能有谁,国师之女。
  
      这剑七入国师府似乎还没多久吧,就想当国师女婿了?
  
      然而,叶伏天哪有办法,只能对不住菲雪了,这样一来,离皇总不能说什么吧?
  
      他的话说完,就连国师和颜渊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这家伙是拿菲雪来当挡箭牌。
  
      离皇看了叶伏天一眼,不在意的笑了笑道:“原来如此,国师,若将来两个小辈相互有意,朕亲自为他们赐婚。”
  
      之前离潇之事,自然便过去了,离皇对国师看重,既然剑七心仪国师之女,离皇他岂会夺人所爱,那便是打国师的脸了。
  
      反之,离皇称亲自赐婚,这才是人皇之气度。
  
      离皇不提,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再提。
  
      朝堂之上,拿这种事来打压国师府,该有多蠢,自不会有人这么做。
  
      “多谢陛下,小辈之间的事情属下也不曾过问,若是将来他们相互有意,定然禀明陛下。”国师躬身开口道,他自然知道叶伏天在信口胡诌,但既然叶伏天不想答应,这确实是非常好的方法,轻易便将之化解。
  
      “嗯。”离皇点头,随后望向诸人道:“诸卿可有事要奏?”
  
      “回陛下,臣有事奏。”这时一人开口说道,赫然乃是站在最前方的天忉王。
  
      “王兄有何事?”离皇问道,天忉王乃是离皇的亲兄长,又封天忉王,自然可称一声王兄,这一声称呼,可见他对天忉王的亲近。
  
      仿佛无论是国师还是天忉王,他都一样尊敬。
  
      “我大离皇朝如今武道强盛,国师创建大离国院,培养出诸多强者,我忉利山同样涌现了许多风云人物,即便是上层境界者,我大离也越来越多,如若国师能够出山相助,再培养一支铁血圣道军团,必将能够战无不胜。”
  
      天忉王声音肃穆,开口道:“因而,属下恳请陛下下令,让国师入军打造一支铁血大军,让我大离更加强盛。”
  
      “国师这些年坐镇离皇城,做了许多事,传道授业培养强者无数,呕心沥血,朕也时常命人随国师学习阵道,传授于军中,王兄你倒好,竟想要让国师去军中。”离皇笑着道。
  
      “陛下,这些年国师呕心沥血,为强盛我大离皇朝做了太过,如今,大离皇城皇城一切皆能运转自如,大离国院也早已成气候,听说国师都已很少过问大离国院之事,如今,三皇子修为已经破境入无暇圣境,可独当一面,替国师执掌大离国院,主皇城中事,而且,还有摄政王叔以及白王在,皇城稳固。”
  
      “国师以及颜渊数位弟子,皆拥有运筹帷幄之能,若能入军中执掌一军,我和国师联手,必可打造出一支无双军团。”天忉王继续开口说道。
  
      顿时所有人皆都神色凝重,阶梯前方,大离皇城的顶尖人物聚集于此,但此刻却无人敢发出声音来。
  
      天忉王,竟想要一次将国师和国师弟子全部带到军中,至于大离国院,则交由三皇子统治,这岂不是让国师多年的心血,拱手让人。
  
      然而,大离皇朝的一切本就都属于皇族,让三皇子来掌控,国师难道还能说不?
  
      “听王兄你这么一说,仿佛还真是这么回事,若国师和王兄能够联手,的确将缔造出一支战无不胜的大军。”离皇笑了笑看向国师道:“国师对天忉王的看法有何想说的?”
  
      国师拱手,道:“如今大离国院的确运转自如,无需属下花费精力,颜渊便治理的很好,若是陛下愿让几位殿下入大离国院,负责其中事物,我自也乐得清闲。”
  
      “至于入军,若研修出新的阵道,属下便会命人送入皇宫,再传入军中。”国师继续道:“而治军,并非是属下所擅长,若和天忉王同时治理,反而容易出现分歧。”
  
      “这世间还有国师不擅长的吗?”天忉王听到国师的话后道:“至于分歧,国师无需担心,只要国师愿入军中,一起缔造超级大军,我甚至可以成为国师副手,辅佐国师。”
  
      “王爷如此兴师动众,莫非是想要备战不成?”国师问道。
  
      “如今大离皇朝强盛,有何不可?”天忉王回。
  
      “界域之战,消耗太大,一旦爆发,即便不是大规模之战,依旧会有不少伤亡,大离,还远没有到那样的时机。”国师开口道。
  
      “正因为此,才需要国师。”天忉王道。
  
      离皇一直不曾开口,反而成为了国师和天忉王之间的争锋。
  
      摄政王倒是很安静的站在那,一直不曾开口,仿佛一切都和他没关系。
  
      “两位便不要再争了。”离皇笑道:“国师所言没错,战争消耗太大,一旦发动,便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还需从长计议,朝会之后,国师和几位王爷留下来随意聊聊吧。”
  
      “是、陛下。”天忉王和国师都点头,没有再继续争执。
  
      “其他人呢,可有事上奏?”离皇目光又看向其余之人,有人开口,不过事情都不大。
  
      叶伏天此时内心却略有波澜,天忉王,想要挑起战争?
  
      是否会针对夏皇界?
  
      想到此处,他给小雕传递了一个念头,让他转告夏青鸢一声。
  
      不过很快,叶伏天脑海中传来小雕的求救意念,这让叶伏天感觉怪怪的,看到那边发生的事情之后,他也暗骂这家伙活该挨揍,竟然将这边朝会上的事情拿出来气夏青鸢,这不找死吗?
  
      来离皇界,是为报仇而来,差点当上了离皇界驸马,可想而知夏青鸢的心情,这岂不是要成离皇界的人了?
  
      感知到小雕此刻被夏青鸢和青鸾圣兽一起下场暴打的凄惨情形,叶伏天只能为小雕默哀了。
  
      嘴贱的下场。
  
      隔着无尽遥远的距离,叶伏天都仿佛能够听到黑风雕的惨叫声在脑海中回荡。
  
      这次,夏青鸢那女人下手还真是一点不留情面啊。
  
      大离皇宫,离皇宣布朝会结束,诸人便又各自活跃了,离爻目光看了叶伏天这边一眼,感到有些可惜,若是叶伏天答应成为驸马,那么在大离的地位,便真正可谓如日中天了。
  
      但这家伙竟然拒绝,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个性。
  
      不过,离爻并未来到叶伏天这边,而是走向了白王和天忉王。
  
      不久前,他得到了一个消息,需要白王和天忉王出手相帮,否则以他皇子的身份,平日里能够调动的人手实则也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