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七百七十三章 挑衅和反击
大周圣王看向柳宗笑道:“今日九州天骄齐聚于此,既有如此氛围,可有后辈愿表现一番?”
  
  “圣王,虽说是后辈,但许多都是贤者了,并不合适,周圣王好好欣赏下舞乐,且聊天畅饮,岂不快哉。”西华圣君道。
  
  “说起舞乐,今日齐州乐府之人可是在场,圣君请来之人,怕是有些班门弄斧了。”周圣王看了一眼齐州方向。
  
  “这倒是,九州之人谁人不知齐州乐府之声乐冠盖九州。”西华圣君道。
  
  “圣君言重了。”齐州乐府之人对着西华圣君微微欠身道:“既然圣君和周圣王有此雅兴,流云,你便为大家助助兴吧。”
  
  说着,他目光看向身旁一位身穿干净白袍的青年,这青年仪表堂堂,有着几分忧郁之气质,风度翩翩。
  
  “乐流云。”齐州稷下圣宫一位老者开口道:“乐府年轻一代声乐天赋极其出众者,乐圣亲传弟子,诸位有耳福了。”
  
  “是吗?”其它九州之人都露出几分有兴趣的神色,看向那青年,此人并未参加九州问道,应该是贤者境的后辈人物,风流倜傥。
  
  “你们退下吧。”西华圣君对着那弹奏的女子挥手道,顿时舞乐之人尽皆起身一拜,随后躬身退下。
  
  乐流云缓步走上前,对着诸人拱手见礼道:“晚辈献丑了。”
  
  “请。”西华圣君笑道,很是和善。
  
  乐流云坐在古琴前,十指放在琴弦之上,顿时整个人的气质都仿佛为之一变。
  
  伴随着他指尖跳动,一缕清脆的声音从琴弦弹奏而出,轻快、明亮。
  
  琴音缓缓奏响,有着极强的感染力,轻易间便将人带入到琴音的意境之中,那琴音高亢,宛若一曲高歌,似天下英雄齐聚一堂,皆都是风流人物,纵情于武道,争锋于战台,时有龙啸于海,时有凤鸣于天。
  
  甚至,诸人隐约看到一道道虚幻的身影,真龙和凤凰虚影出现,这一刻,诸人仿佛又被拉回到了九州问道的舞台之上,争锋于问道台,看九州天骄,谁能问鼎。
  
  这声音的穿透力极强,仿佛声临其境,宴席除琴音之外没有一丝杂音,许多人看向乐流云,那翩翩公子,绝代风华。
  
  高亢的琴音渐渐又变得平缓,长者谈笑风生,觥筹交错,仿佛从争锋场景化作了宴席,琴音竟有几分缥缈之意,宛若仙乐,有云雾弥漫,朝着宴席扩散而去,更像是瑶池仙宴。
  
  云雾之上,有一尊尊彩色凤凰身影飞驰而过,翩翩起舞,一片祥和盛景。
  
  “妙哉。”许多人抬头,忍不住发出一道惊叹之声,不愧是乐府高徒,神来之笔。
  
  琴音渐渐停下,但诸人却仿佛依旧沉浸在那股气氛之中,九州许多大人物皆都露出笑容,西华圣君更是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开口道:“乐府乃九州声乐第一,无论是琴萧等,尽皆名扬九州,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前辈过誉了。”乐流云显得很是沉稳,起身微微欠身,随后退回到齐州乐府位置。
  
  “这一曲,怕是要让不少女子为之倾心。”大周圣王笑着说道,琴音法师在弹奏琴曲之时,别具一番魅力。
  
  而乐流云,身为其中的佼佼者,更是超凡脱俗。
  
  “圣君可知我九州后辈之中,除乐府之外,还有一位琴音超凡人物,其风采并不逊色于乐府弟子。”此时,一道声音传来,许多人目光转过望向说话之人,乃是禹州知圣崖孔尧。
  
  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禹州知圣崖之人全部出局,这可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没想到孔尧竟会在宴席上发言。
  
  “何人?”西华圣君笑着问道,许多人都有几分兴致,琴音超凡人物,不逊于乐府弟子?
  
  多半是有些夸张了吧。
  
  “浮世曲,诸位可曾听说过?”孔尧开口道。
  
  “东凰大帝所创的浮世曲?”西华圣君神色肃穆,越是高境界之人,对于东凰大帝这种级别的人物越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提及大帝之名更为庄重肃穆。
  
  “嗯。”孔尧点头:“我们中,便有一位后辈人物能弹奏大帝遗曲。”
  
  “何人?”西华圣君问,许多人都看向孔尧,即便是乐府之人,也颇有几分兴致。
  
  “荒州至圣道宫宫主,叶伏天。”孔尧开口说道。
  
  他话音落下,顿时诸人先是一愣,随后目光朝着远处叶伏天望去。
  
  叶伏天安静的坐在那,听到孔尧的话心中微有些冷,荒州和知圣崖的仇早已结下,若非是夏皇现,知圣崖必杀他,如今九州问道舞台上再添新仇,这孔尧怕是很想让他死。
  
  此刻孔尧提到他,自然是不安好心,想要将他捧杀,西华圣君刚说齐州乐府乃声乐第一,孔尧便告诉所有人,他叶伏天擅浮世曲。
  
  当初至圣道宫外一场大战,他便弹奏过琴曲,孔尧若是有心打探下,自然会知道更多事情,浮世曲并非是什么秘密。
  
  只是这孔尧在此时此刻提出,居心叵测。
  
  九州之人则都是露出一抹好奇的神色,叶伏天这位被选中的荒州圣地领袖,王侯境之时便上位,刚璃圣称不久前他破解棋圣的天龙棋局,自然棋道造诣非凡,如今,孔尧又说他擅长帝王之曲浮世曲。
  
  这荒州宫主,莫非没有他不擅长的?
  
  “可有此事?”西华圣君笑问道。
  
  “昔日机缘巧合下偶得浮世曲曲谱,并且一直练习,然而至今也只是修得皮毛而已,不登大雅之堂。”叶伏天谦逊道:“浮世曲乃帝王之曲,我如今境界低微,难悟其中要领。”
  
  “昔日道宫之外,叶伏天你一曲可谓风华无双,如今又何必谦逊。”孔尧淡淡开口:“今日既诸人都有此雅兴,何不上去弹奏一曲帝王之曲助兴?”
  
  听到孔尧的话语,荒州方向不少人愤怒的看向他。
  
  和乐流云不同,叶伏天身份乃是荒州领袖,孔尧让叶伏天以琴助兴?取悦其它圣地之人?
  
  若叶伏天和乐流云一样只是圣地后辈自然无关紧要,但因道宫宫主身份,孔尧却是有意想要羞辱叶伏天了。
  
  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叶伏天身上,不过却都没有说什么,叶伏天笑了笑道:“不敢在九州前辈面前卖弄,但既然前辈如此说,便弹奏一曲,若有人以武为伴自然更好,孔前辈可愿一起助兴?”
  
  “荒州天骄如云,道宫不少人降临,自然无需我来。”孔尧淡淡开口:“叶宫主这般推阻,是认为九州之人不配听叶宫主之曲音?”
  
  孔尧话语可谓咄咄逼人,不让叶伏天退让分毫。
  
  看着孔尧,叶伏天又见诸人望向自己,笑道:“既诸位有此雅兴,那么,便献丑了。”
  
  说罢,只见他长身而起,迈步走出,来到古琴前。
  
  诸多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只见叶伏天安静的坐下,和乐流云一样,他的气质瞬间变了,安静、祥和,不再是那风华绝代的道宫年轻宫主,只是一位纯粹的琴音法师。
  
  叶伏天容颜英俊,气质非凡,十指修长,拨动琴弦之时,琴音穿透人心,让人一瞬间进入琴音意境之中,只是出手间,造诣便可看出不在乐流云之下。
  
  琴音悠扬,清脆悦耳,音很低,琴音中的意境像是在缓缓述说,这是古老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两位少年的成长,见证人情冷暖、弱肉强食,坚守本心,不断成长,琴音之中又融入了叶伏天此刻的情绪,便给人的感觉又像是反应他在九州问道的遭遇,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
  
  不过没有人打搅,此曲之意境感染人心,仿佛将人完全代入到那股画面之中,见证传奇人物的成长。
  
  此时,有身影迈步走出,许多人看向那边,是荒州至圣道宫弟子皇九歌。
  
  皇九歌对着西华圣君方向欠身,开口道:“宫主称此曲若有人以武为伴效果更佳,晚辈道宫弟子皇九歌,愿一试。”
  
  “可。”西华圣君点头,皇九歌脚步走出,来到叶伏天身后,他转身看向知圣崖方向,道:“我入道宫之前,听闻知圣崖圣子秦仲曾入道宫,横扫道宫诸天骄,今日在此,愿领教圣地高徒,以武助兴。”
  
  孔尧眉头一皱,至圣道宫,这是在反击?
  
  此时,琴音渐渐高亢,更有穿透力,若此刻有人以武助兴,确实更添几分色彩。
  
  “九州问道之宴,不适动武。”孔尧淡淡开口。
  
  “圣君允诺,前辈如此推阻,是认为九州之人不配让知圣崖圣子以武助兴?”皇九歌开口说道,将之前孔尧的话语还给对方。
  
  孔尧眼神冷漠的凝视皇九歌,一位后辈弟子,竟敢如此对他说话。
  
  秦仲目光望向皇九歌,他身为知圣崖九子之一,如今既然至圣道宫弟子主动挑战,他自然不会退缩。
  
  “既然阁下由此兴致,乐于奉陪。”秦仲缓步走出,走到叶伏天身前不远处,开口道:“知圣崖秦仲,请指教。”
  
  “至圣道宫皇九歌,请指教。”
  
  两人相互见礼,风度翩翩,然而却有一股无形的气场,在前方的空地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