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55章 讨债
    叶伏天体内,一道道翠绿色的藤蔓瞬间卷向萧笙的身体,将他整个人缠绕住。
  
      翠绿色的藤蔓之中有着极为浓郁的生命气息,不断涌入萧笙的体内,但下一刻,叶伏天发现缠绕着萧笙身体的藤蔓也瞬间黑化,被腐蚀生机,一瞬间枯萎,生命力被直接剥离。
  
      甚至,有可怕的黑色线条朝着叶伏天身体这边游走。
  
      叶伏天将藤蔓直接斩断,便见到萧笙被一股可怕的黑雾笼罩着,整个人已经化作黑色。
  
      “萧笙。”萧老爷子以及萧千鹤等人的脸色都变得苍白,想要冲上前去,但萧笙的身体却已经朝着下空坠落而下,竟然,没了一点生命气息。
  
      他的生机被直接断绝,死亡。
  
      “这……”下空诸人目光也尽皆凝固在那,都盯着那坠落而下的萧笙尸体。
  
      死了?
  
      叶伏天还没有出手,萧笙就这么死了?
  
      他们内心震动着,他们终于明白,难怪叶伏天强势而来,看来他已能够确定很多事情,只是他不知道萧笙后面还有谁。
  
      而萧笙,他是自尽还是被人所杀?
  
      但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毋庸置疑,萧笙是知道这一切的,而且坦然赴死,他知道既然事发,叶伏天断然不会放过他,即便叶伏天肯放过他一命,他拿什么像夏青鸢交代。
  
      勾结离皇界之人暗害夺取空界之战胜利的最大功臣,即便不死,他也一样要被废修为从此庸碌一生吧,这对于修行之人而言,比死亡还要更为残酷。
  
      尤其是一位触及到了圣境的修行之人。
  
      夏青鸢身形一闪,同样来到了萧笙身前,脸色略为有些不好看。
  
      而且,她的心情此刻也格外的复杂。
  
      萧笙,竟然就这么死了,显然他体内一直隐藏着毒素,也不知是他自己主动引发,还是被引发。
  
      但无论是哪一种,萧笙他之前就已经是知道的,让人将毒素种于体内,一瞬间便能够让他毙命。
  
      叶伏天身体落在萧笙身旁,后面诸葛明月道:“灵儿和凰当时也是中了毒术。”
  
      显然,这是同一人下的手。
  
      此人修为必然极为强大,即便是借外人的手都差点毒杀龙灵儿以及凰,最后还是夏皇出手,更不用说萧笙主动让其种下毒素,焉能有生机。
  
      灵儿的那位爱慕者,便有可能是这样死的吧,不同的是,对方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被种下毒素。
  
      若是萧笙全盛时期或许还能抵挡一二,然而在叶伏天的攻击之下,他本就极其虚弱,已经丧失了阻挡毒素侵蚀的能力,才会在极短的一瞬间毙命被毒杀,即便如此,也可见这毒素有多霸道。
  
      “公主,夏皇界,有擅毒的强大的圣境修行之人吗?”叶伏天开口问道,对方能够有此能力,并且是处在夏皇界权势中心的修行之人,本不该是无名之人才对。
  
      “毒圣有不少,但想不出会是何人,上次龙灵儿以及凰一事,便曾调查过,没有结果,而且,既然对方敢直接毒杀,想必是隐藏得很深的修行之人。”夏青鸢回应道。
  
      叶伏天沉默,他自然明白夏青鸢的话。
  
      既然萧笙只是参与者之一,背后真正实施的却是另有其人,此人必然手段极为强大,远胜于萧笙,行事心思缜密,不留破绽。
  
      如若不是他强行要动萧笙,至今都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什么,宛若一个死结,无从解开。
  
      更可怕的是,每次事件都仿佛只是一个单纯的巧合事件。
  
      如若他真的死在了大离皇朝,那么一切便就此终止,夏皇界这边不会有任何的波澜,仿佛只是他被大离皇朝发现身份,被杀。
  
      “青鸢。”萧老爷子站在萧笙身前,从他的身上,竟隐隐能够感觉到一缕悲凉之意。
  
      萧氏一门,后辈之中,萧笙天赋最为出众,以前是他最为宠溺的三代子弟,如今又踏入圣道,他再次寄予厚望,但却以这样的方式惨死。
  
      认罪,伏诛,被毒杀。
  
      而且,这场风波,必然也将牵连到萧氏,即便因为萧皇妃的面子,夏皇宫不会对萧氏做任何事。
  
      然而事情发生了便是发生了,不可能当做没有,夏皇宫的人心中有数,夏皇界各大势力之人,也都心中有数。
  
      从今往后,萧氏一门,纵然依旧会是豪门氏族,但却已不可能再往上走,萧老爷子的寿宴,便可能是萧氏的巅峰吧,除非萧氏能够出现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或许还有逆袭的机会。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萧氏,和此次萧笙所做的事情没有关系,否则牵连进去,怕是这场萧氏风波,便还远远没有结束。
  
      夏青鸢抬头看向萧老爷子,只听萧老爷子道:“萧笙参与此事,如今也付出了代价,但外公向你保证,萧氏绝未参与此事,我也会随你一起查,若知有人参与,我绝不放过。”
  
      纵然心中悲痛,但依旧要表露自己的态度。
  
      他也恨,究竟是谁在帮萧笙,使得萧笙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并且还将萧氏连累进去。
  
      如若真有萧氏的人参与,他的确不会放过。
  
      “恩。”夏青鸢轻轻点头,萧笙所做的一切虽然可恨,但如今也算是付出了代价,但萧笙背后的人,更可恨。
  
      萧笙没有能力布置这一切,那么显然是他背后之人在做。
  
      其手段之强大,即便是她都感到心惊,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破绽。
  
      萧笙这一死,一切线索又全断了。
  
      叶伏天沉默的站在那,萧氏许多人都愤怒的看向他,尤其是萧笙的父亲萧千鹤。
  
      无论萧笙做了什么,终究是他儿子,破境入圣,本该前程无量,却遭此厄难。
  
      虽然萧笙做了一些本不该去做的事情,但也并没有真的想要勾结离皇界,只是希望叶伏天死而已。
  
      而如今,萧笙被叶伏天逼死。
  
      若是在以前,谁敢想象,夏皇界的一位后辈修行之人,能够逼死萧笙,甚至,让萧氏开始走向衰弱,以萧氏的能量,一位后辈人物,纵然天资出众,也本该翻不起任何浪来,即便想杀他,又能如何?
  
      但叶伏天,却偏偏做到了,一切只因为他太过出众,出众到夏皇界都找不到第二人,即便是去敌对方大离皇朝,也能平步青云,扶摇而上。
  
      转过身,叶伏天迈步离开。
  
      他感觉到,萧氏应该是没有参与的,是萧笙一人对自己的恨,萧老爷子还不至于那么糊涂。
  
      不过,查还是要查的,夏青鸢应该会继续追查看看能否找到线索。
  
      夏青鸢看了一眼萧氏之人,又看了看转身的叶伏天,随后漠然转身,追上叶伏天的步伐,轻声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
  
      叶伏天一步迈出,便随同道宫之人一起离开,夏青鸢随之同行。
  
      下方无数道目光望向前方并肩而行的两人,这一幕,像是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般。
  
      浩瀚夏皇界,无尽修行之人,问天下同代谁人能有资格和小公主站在一起,恐怕也唯有那白发青年了吧。
  
      叶伏天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听到夏青鸢的话沉吟片刻,随后开口道:“公主,之前我想要强拿萧笙便是想要从他身上找到突破,但如今萧笙一死,线索便只有修行毒术能力的圣境强者了,但公主也称上次没有查到,这样一来,便只剩下一条线索。”
  
      “什么线索?”夏青鸢问道。
  
      “西华圣君。”叶伏天开口道:“既然灵儿的事情已经证明不是巧合,西华圣君选择在那时候突然反悔下界至圣道宫复仇,但公主也称他们只是随意攻击了一番便撤离,根本没有决心,那么,必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如果没有后面灵儿以及凰所遇到的事情,根本不会有人去怀疑这件事还有人在背后推动,毕竟本就有大仇。
  
      但如今回过头看,怕是并不那么简单,一切,恐怕是为了想要试探他在不在。
  
      “西华圣君一直在让人看着他们,既然他们也参与了此时,那么便拿下吧。”夏青鸢回应道:“如今,他们还在九州之地,于无尽之海躲避修行。”
  
      “好,我们去一趟。”叶伏天开口说道,无尽之海辽阔无尽,确实是避世修行的好地方,若非是夏青鸢一直让人盯着,怕是想要找他们也不容易。
  
      昔日下界九州的圣战,各大圣地围剿至圣道宫,道宫死伤惨重,便是西华圣君推动的,当时他至圣道宫的对手本还只是大周圣朝,西华圣君参与进来,联合大周圣朝,之后圣光殿、知圣涯纷纷参与。
  
      以至于九州道宫之地,爆发了一场惨烈的圣战,解语于那一战中战死。
  
      如今,西华圣君竟又参与这次的事件,那么新债旧债,也该一起清算了。
  
      一行人朝着一处方向而行,是夏皇宫的方向。
  
      在夏皇宫有直接通往下界九州的空间传送大阵,速度会快很多。
  
      没有过多久,叶伏天和夏青鸢他们到了夏皇宫,阵法启动,伴随着强光绽放,一行人直接从上界消失。
  
      无尽之海的上空之地,天空碧蓝如洗,一眼望去没有尽头,海风呼啸,伴随着一道强光降临,一行身影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