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九百三十五章 血债血偿
    禹州拥有两大圣地,三大圣境人物。
  
      知圣崖,拥有双圣,知圣以及炎圣,在禹州之地,知圣崖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圣地势力。
  
      虽说如此,但九州之中,禹州、荒州以及地处无尽之海的海州,相对而言是九州中最弱的三大州,夏州、齐州、战州、云州比较强。
  
      因此禹州知圣崖,很早便惦记着荒州这块没有圣人的地域,若能够占领荒州,拿下荒州至圣道宫的圣殿传承以及圣器,再将荒州最优秀的人选拔入圣地培养,假以时日,知圣崖必然能够更强。
  
      当初至圣道宫外的一战,便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虽说起因是因为展逍和顾东流的恩怨,但知圣崖圣主知圣的意志都亲自显现于那一战,可见背后是有知圣授意的,只是道宫宫主和副宫主柳禅不惜牺牲自我,请夏皇意志现身,才让知圣崖没有能够将至圣道宫拿下。
  
      知圣崖建造于连绵的山崖之上,这里是禹州无数人朝圣之地。
  
      此时的知圣崖颇为安静,在一座山崖后,悬崖峭壁之地,一座身影安静的坐在那里修行,此人乃是葛锋,知圣崖九子之首,圣贤榜强者,这段时间一直在闭关修行,试图让自己变得更强,为下一届道统之战做准备。
  
      距离下一届圣道之战,已经没有几年时间了,届时,九州之地,无数顶尖贤者人物,皆会为之疯狂,哪怕他是圣贤榜强者,依旧压力极大。
  
      每一届圣道之战,能够证圣道的人极少,屈指可数。
  
      另外,知圣崖将决定和至圣道宫开战,在这场圣战中,他也可以拿荒州之人淬炼一番自身实力,数年前在道宫外的一战,他可是非常不爽。
  
      山崖处有风吹来,葛锋眼眸睁开,有璀璨的雷光闪耀,感觉眼皮跳动,竟无法静下心来,隐隐有些不安。
  
      这种情绪,也不知为何而生。
  
      葛锋停止了修行,身形一闪便离开此地,修行之人感悟天地之道,冥冥之中能够捕捉到一些未知之事,以他的修为境界,竟然会心神不宁,虽然不知道是为何,但他却隐隐感觉,可能会发生什么。
  
      很快,葛锋来到了一座大殿找到了另一位圣贤榜强者,聂彦。
  
      知圣崖有三大强者位于贤榜之上,孔尧、聂彦、葛锋,当年他们三大强者都曾参与过荒州至圣道宫外的那一战。
  
      “师兄。”葛锋喊了声,聂彦看向他道:“师弟不是在闭关修行么?”
  
      “不知为何,隐有些心绪不宁,师尊前往西华圣山,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葛锋问道。
  
      “圣主何等境界,也不曾得罪过那些强大圣地,如何会有事,师弟不要想太多。”聂彦开口说道。
  
      “我还是有些不安,不如师兄去见见师叔?”葛锋又道,炎圣乃是聂彦的老师。
  
      “师尊正在潜心修行,还是不要打搅为好,即便真有事情发生,圣主和知圣崖也能应付得了。”聂彦开口说道。
  
      葛锋淡淡的点头,目光眺望着远方,也许是他想多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
  
      此时,从荒州前往禹州的路途中,虚空之上,一行身影御空而行。
  
      为首之人身躯庞大,宛若神体般璀璨,身上弥漫着圣道之光,将周围诸强者笼罩于其中,他开启大穴,脚上生光,一步迈出便横跨空间,哪怕肉身成圣,但此刻斗战的速度依旧快到惊人。
  
      叶伏天下达命令,让他带人前往禹州知圣崖。
  
      其意不言而喻,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当年知圣崖压迫至荒州,卧龙山岌岌可危,后至圣道宫外的一战,逼死道宫两大宫主,虽然当时他并不赞同两位宫主的理念,但终究皆都是为了道宫,如若没有知圣崖的出现,事情必然不会恶化到那一步。
  
      此事,终于要有个了结。
  
      黑风雕此时也随行,有他在,可以随时传达叶伏天的消息以及位置。
  
      荒州距离禹州要比东州近很多,但即便如此,村长依旧先一步到达,在知圣崖远处一处地方等待,终于,斗战率领道宫诸强者到来,人不是太多,但都是至圣道宫最顶尖的人物以及能够组成大战阵的强者,都到了。
  
      至圣道宫和大周圣朝之间的战斗不得借战阵,但这场突袭之战,自然不在其列。
  
      “老师。”叶伏天见斗战到来喊道。
  
      斗战目光望向叶伏天,随后又看了一眼剑魔、诸葛清风、尤蚩等人,诸人的眼瞳之中都闪过冷冽的杀意。
  
      他们本以为和知圣崖间的争锋会是在道统之战,却没想到这一天提前到来。
  
      “出发吧。”叶伏天开口道,顿时一行人踏步而出,朝着知圣崖方向而去。
  
      知圣崖身为禹州第一圣地,纵横禹州多年,也平静了太多年,除了当初欺至荒州外,已经太久没有过战斗,自然也不会有太强的危机感。
  
      因此,此时的知圣崖根本没有设防。
  
      此时知圣崖的一座宫殿中,一位身躯魁梧浑身带着火焰气息的老者陡然间睁开眼眸,他突然心生警觉,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一股无形的气流弥漫而出,他的精神意志瞬间朝着远处弥漫而去,将整个知圣崖都笼罩于其中,所有人在做什么,此刻净收眼底,他的精神意志继续朝知圣崖外扩张,苍穹之上,一股恐怖气势弥漫而来,顿时他的精神意志直接扑向那一方向,便感知到了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降临而至。
  
      只一瞬间,炎圣眼神惊变。
  
      “何人?”炎圣的精神意志化作可怕的火龙呼啸冲出,蕴藏圣道之威。
  
      村长眼神扫了一眼,可怕的剑道意志化作惊天巨剑斩出,直接穿透而过,将对方的意志斩灭,火龙瞬间炸裂消失。
  
      知圣崖大殿之中,炎圣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大殿之外,抬头看向高空之上,朗声开口道:“知圣崖所有人听令,强敌入侵,即刻备战。”
  
      这道声音于知圣崖炸响,无数人心头猛烈颤动着,这是炎圣的声音。
  
      平静多年岁月的知圣崖,今日有人入侵。
  
      发生了什么?
  
      刹那间,无数道气息绽放,一道道身影腾空而起,出现在知圣崖各处方位,抬头看向远处,他们都感觉到了那里有一股惊人的气息朝着这边弥漫而来。
  
      葛锋同样出现在虚空中,朝着炎圣方向闪烁而去,他脸色难堪,之前心神不宁并非是因为师尊前往西华圣山,而是来自知圣崖的危机吗?
  
      苍穹之上,传来强大的空间之力,无比可怕的空间风暴降临至于,随后一行身影从苍穹降临而下,出现在知圣崖的上空之地。
  
      为首三人,左边是一位老者,身周有着凌天剑意,右边之人身躯魁梧,如天神般矗立在那。
  
      中间站着的人则是一位极为英俊的青年人物,白衣如雪,眼神冷峻,扫向下空之地。
  
      “荒州,至圣道宫。”炎圣脸色难堪,荒州两大圣境人物齐至,而如今知圣不在,只有他镇守知圣崖。
  
      而且,知圣还带去了孔尧以及一些知圣崖强者。
  
      “诸位这是何意?”炎圣眼神似蕴藏火焰,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周围天地无比炽热。
  
      “当年知圣崖之人欺我荒州,先后对我荒州卧龙山以及太行山出手,荒州死伤不少,后又欺至圣道宫,逼死道宫两大宫主,如今荒州有圣人问世,自然要向知圣崖讨教。”叶伏天朗声开口道:“我会按照圣战规则出手,圣境对战圣人,贤者对贤者,王侯不杀,但若是炎圣违背规则,休怪我道宫双圣将知圣崖夷为平地。”
  
      “圣战规则?”炎圣神色冷漠:“我知圣崖和道宫之间并未爆发圣战吧,你胆敢直接率人突袭杀至,不怕夏皇怪罪。”
  
      荒州双圣,他根本无法对付,尤其是村长,那是能够和周圣王战斗之人,而他,在圣榜排名末尾,如何抗衡?
  
      “当年知圣崖杀入至圣道宫,可曾上禀夏皇,夏皇已经知道我道宫和知圣崖之间的恩怨,自然不会怪罪,更何况,就在不久前知圣崖圣主知圣在西华圣山宣布,发起对我至圣道宫的圣战,此事,夏皇也自会查明。”
  
      知圣崖之人脸色极为难看,圣主亲自宣布发起对道宫的圣战?
  
      但荒州怎么可能这么快调集大军到来?
  
      “杀。”
  
      叶伏天口中吐出一道肃杀的声音,对于至圣道宫两大宫主的死,他并没有太强烈的仇恨情绪,但太行山上发生的一切,他不会忘记。
  
      那一日,太行山上一尊尊妖猿身躯躺在血泊之中,染红了山脉,余生和解语险些被展逍逼死,那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人。
  
      即便不为了他们两人,太行山的血债,只能用鲜血来偿还。
  
      今日,鲜血会染红知圣崖。
  
      “轰。”一道惊天巨响声传出,叶伏天杀字落下,斗战那尊无边魁梧的身躯爆发璀璨无比的圣道光辉,他和法身命魂一体,身躯高达数十丈,犹如天神般从天而降,朝着炎圣践踏而去。
  
      炎圣眼眸朝着苍穹望去,烈焰瞬间烙红了天地,凶猛的扑向斗战的身躯,然而那尊天神般的身躯无可畏惧,任由烈焰灼烧身躯,沐浴圣火降临而下。
  
      无尽之火横亘于天,化作火焰圣兽麒麟,吞噬天地,朝着斗战扑杀而出。
  
      斗战身躯继续往下,瞬息降临,七星大穴开启,肉身圣光璀璨至极,双拳破空,镇压天地。
  
      一声巨响,斗战身躯从吞噬天地的麒麟身躯内穿透而过,恐怖的攻击使得知圣崖都在震荡,一条条裂缝出现,无数建筑崩灭粉碎。
  
      “你是去上面战还是就在知圣崖?”斗战如天神般的身躯踩踏在炎圣刚才所站立的地方,炎圣自己则飘然后退到远处,冰冷的看着狂暴的斗战。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伏天氏》,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