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八百零二章 两卦
叶伏天目光望向老村长,继续道:“这九州第一剑阵和老先生邀请我来守墓村有何关系?”
  
  守墓村,守护的又究竟是什么?
  
  难道只是守护一座剑阵?
  
  老村长的话,他自然也不会一味的全部相信。
  
  “虚空剑冢中刻有神奇剑阵,能够诛杀任何闯入者,除非有能破解阵势之人。”老村长继续开口说道:“棋圣他阵道超凡,已经破坏了阵势,虽然被剑阵困住,但知道了关于虚空剑冢和守墓村的一些秘密,并将消息传出,这关乎到守墓村的生死存亡,你之前也看到了,守墓村之人修为尽皆不凡,你可知原因?”
  
  “不知。”叶伏天摇头,听老村长的话,这次他出山去参加九州问道,实则是未雨绸缪提前防范?
  
  棋圣山庄的事情他是亲历者,若是棋圣将消息传出的话,那么必然是柳宗得到了,那日他也看得出来,柳宗和西华圣君皆是有意将消息放出,否则没有必要当众点出老者的身份,这样做的用意不言而喻。
  
  那么老村长的担心,倒也正常,即便他们不出山,柳宗也迟早会带人来,而且,不会仅仅是自己来。
  
  老村长带丫丫参加九州问道,将这一切提前了。
  
  “虚空剑冢就在守墓村后,在这虚空剑冢之中,孕育了许多规则之力,守墓村的人能够进入到虚空剑冢内部的外围修行,从一出生便开始感知并且适应规则力量,随着修为的提升,自然也能够领悟其中的一些规则。”老村长。
  
  叶伏天心脏怦然跳动着,虚空剑冢竟如此神奇?
  
  这相当于至圣道宫里面的那片修行区域,而且是进化版,天然孕育规则于其中,这种修行条件,简直令人垂涎,足以让九州诸圣地为之动摇。
  
  “虚空剑冢被誉为凶地,世人不敢踏足,入侵者皆陨于其中,棋圣他是例外,并且知道了此秘密,你应该明白了吧?”老村长看着叶伏天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样的修行条件,足以引得圣人出手掠夺了。
  
  若是能够将圣地建造于此,让圣地之人于此修行,未来会是何等盛况?
  
  叶伏天更能理解棋圣为何选择柳宗而没有选择他了,柳宗的身份,很重要。
  
  他叶伏天,荒州至圣道宫宫主,伪圣地,自然不被棋圣放在眼里。
  
  这可能关乎到棋圣的生死存亡,因而他将希望寄托于柳宗身上,与其说棋圣选择了柳宗作为他的传人,不如说棋圣,他选择柳宗作为盟友,双方互利。
  
  叶伏天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老村长等待着对方继续。
  
  老村长还没有说到他想要知道的,这一切,和他有何关系?
  
  “我希望你能入虚空剑冢,催发虚空剑阵,震慑九州之人。”老村长目光凝视叶伏天道:“这关乎到守墓村的存亡,因此老朽拜托叶宫主了。”
  
  说着,老村长起身对着叶伏天微微欠身。
  
  “老先生。”叶伏天起身双手扶着对方道:“虚空剑冢之中的剑阵能够诛杀一切入侵之人,我又如何能够踏入其中?”
  
  “这或许是天意吧。”老村长看着叶伏天道:“虚空剑冢中的剑阵非常神奇,遇强则强,闯入者的实力越强大,剑阵威力就越强,只有真正绝顶妖孽人物,方能够有机会破阵入其中,我前往参加九州问道,便是想要找到一个这样的人,能够战胜丫丫,没有任何缺点的人,再让他熟悉剑阵,却没有想到因缘际会,余生和叶宫主乃是一起的,而且,叶宫主和柳宗一样,也曾破解过棋圣的天龙棋局。”
  
  叶伏天目光一闪,凝视老村长道:“前辈的意思是,棋圣的天龙棋局,实则……”
  
  “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天龙棋局乃是棋圣从虚空剑冢中的剑阵演变而出的阵法,寻找能够破阵之人,实则就是在布局。”老村长开口道。
  
  叶伏天露出异色,这么说来,他似乎的确是非常适合的人选。
  
  “只是,且不说入虚空剑冢的危险,即便是真能入其中,让我阻挡九州诸圣地的人,岂不是送死?”叶伏天看向村长道。
  
  “你熟悉剑图之后,我会让丫丫以及一些人随你一起进去,这样你应该能放心些。”老村长又道:“今日在这里的人都是村子里最核心的人,只要叶宫主的人不泄露,没有人知道今天的谈话,也不会知道虚空剑阵是谁催动,更何况,我听闻上一任道宫宫主曾请过夏皇,在下一届圣道之战结束前,其它圣地的人若想要对叶宫主出手都需衡量一二吧。”
  
  “此事事关重大,乃是守墓村存亡大事,若叶宫主能够帮忙,我守墓村感激不尽,以后荒州圣地之人皆可来此修行,而且,也许叶宫主在虚空剑冢内会有其它机缘。”老村长继续道。
  
  叶伏天看着老村长,随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人,只听诸葛明月开口道:“正如前辈所言,此事事关重大,我们需要仔细斟酌下。”
  
  “不急,九州之人行动不至于这么快,诸位可在守墓村修行一段时日,若是叶宫主答应,我会将剑图交给叶宫主参悟。”老村长道。
  
  “好。”叶伏天点头。
  
  “丫头,你带叶宫主他们去休息,这些日,叶宫主就由你来照顾,不许再胡闹了。”老村长对着丫丫说道。
  
  丫丫看了看叶伏天,噘着嘴,似有些不情愿。
  
  “叶宫主,这丫头没有管教好,你担待着些。”老村长道。
  
  “无妨。”叶伏天点头。
  
  “走吧。”丫丫不爽的说了声,随后在前面带路,叶伏天苦笑着摇头,却见此时花解语走上前,来到丫丫的身边。
  
  丫丫目光看向她,见到花解语的笑容,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缕亲切感。
  
  “那家伙坏的很,丫丫你别和他计较。”花解语柔声笑道,丫丫看着花解语,目光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随后轻轻的点头:“姐姐,那天的事情对不起了。”
  
  “战台上胜负不是正常之事吗,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了,竟这么厉害。”花解语笑着道。
  
  丫丫竟有些不大好意思,低声道:“我也不知道。”
  
  两人说着便在前面聊了起来,叶伏天一脸愕然的看着两人,这……直接就开口喊姐姐了?
  
  伸手揉了揉眉心,难道是自己魅力不够?
  
  这妖精,连小丫头都能够迷惑不成。
  
  不过见到两人聊着叶伏天也露出了笑容,虽然丫丫屡次冲撞他,但他并未介意,并非只是因为丫丫天赋很强。
  
  而是因为他看出了一些事情,这丫头,是个苦命的孩子。
  
  他和解语议论过,因此解语也是知道的。
  
  但丫丫,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吧。
  
  “小师弟,村长的话,你信吗?”诸葛明月在旁边对着叶伏天传音道。
  
  叶伏天目光看向二师姐,刚才二师姐抢着回应要斟酌下,想必是对老村长的话并不完全信任。
  
  “二师姐,一面之缘,而且关系如此大,自然不可尽信。”叶伏天传音回应道:“老村长的话,半真半假吧。”
  
  毕竟,丫丫的存在,本身就是个秘密,老村长便也没有透露丝毫。
  
  不过,关于棋圣的一切应该是真的,棋圣将消息传出去,迟早会导致守墓村出现风暴,但老村长主动将它提前了。
  
  “那要答应他吗?”诸葛明月问道。
  
  叶伏天看向另一方向的万象贤君,笑着传音道:“师叔算一卦吉凶?”
  
  “好。”万象贤君点头,吉凶之卦是比较简单的卦象,不需要多少时间。
  
  丫丫为叶伏天他们安排好住处,荒州之人便在这守墓村暂时落脚。
  
  无论是他自己还是解语、无尘等人,也都需要好好修行一段时间冲击贤者境界,经历了九州问道,规则之力的运用越发成熟,破境的时机也都到了。
  
  傍晚时分,西边的天际出现一抹红霞,夕阳的余晖从远处的山脉上空映照在村子里,让村子显得越发的宁静安详。
  
  村子的一间小屋前,叶伏天安静的躺在藤椅上,摇晃着藤椅,在他身边解语也安静的靠在那,感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
  
  “媳妇,你说我们俩就这么隐世修行,是不是也挺好的?”叶伏天轻声笑道。
  
  “等你什么时候想了,我陪着你啊。”花解语轻声笑道。
  
  “嗯,再生两个娃。”叶伏天笑着:“不对,三个、四个……”
  
  花解语眨了眨眼睛,随后白了叶伏天一眼,道:“想的美,最多两个。”
  
  “那怎么行,你看我这么完美,孩子肯定也都优秀,必须多生几个。”叶伏天打趣道。
  
  花解语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像也有些道理。”
  
  “既然媳妇也同意,要不,现在就去造娃?”叶伏天看着藤椅上斜躺着的佳人,夕阳的光辉洒落在那完美的身躯之上,格外的诱人。
  
  “你满脑子想什么。”花解语俏脸微红,这好色的家伙,天还没黑呢。
  
  “你说呢。”叶伏天朝着花解语伸出魔抓,花解语在他伸过来的手上敲打了下,身子微微避开。
  
  “姐。”此时,一道声音传来,叶伏天和花解语目光转过,望向走来的少女。
  
  “姐,我们去吃饭了。”丫丫喊了一声。
  
  “嗯。”花解语笑着起身,看了叶伏天一起,随后迈着步子走向丫丫,拉着她的手一起离开。
  
  丫丫则是回过头看了叶伏天一眼,低声道:“流氓。”
  
  “我……”叶伏天一脸愕然的看着丫丫,这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叫流氓吗?
  
  站起身来,叶伏天便也准备跟着一起去,却听一道声音传来:“宫主。”
  
  叶伏天回过头,看向走来的万象贤君问道:“师叔,怎么样?”
  
  “凶多吉少。”万象贤君开口,卦象,更偏向于凶卦。
  
  叶伏天有些头疼,揉了揉眉心。
  
  “但也暗藏机缘。”万象贤君又道,叶伏天轻轻点头,该如何选择呢!
  
  “另外一卦呢?”叶伏天又问道,他之前还让万象贤君算过另外一卦的吉凶。
  
  万象贤君看着叶伏天,开口道:“若我们离开,她的卦象是大凶之卦,几乎是必死无疑的卦象,我们入,则有一线生机。”
  
  叶伏天听到万象的话眉头皱了皱眉,有些麻烦啊!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