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060章 大势
诸人纷纷目光望向夏青鸢,有些不解。
  
  之前大军交战,叶伏天却在外拒战,跑去妖皇城调戏孔萱,反而是萧笙、公孙仲以及轩辕骜等人,作战勇猛,还有公主的侍卫天乩,即便公主要册封副帅,怎么看似乎都轮不到叶伏天吧?
  
  除了祭旗之战叶伏天曾派余生和黑风雕出战,没有任何建树,如今公主册封他为副帅,如何令人心服。
  
  想到之前夏皇对叶伏天的册封,公主近侍,莫非,这也是公主的意思?
  
  这叶伏天,讨得了公主欢心?
  
  仔细看叶伏天的那张脸,银发之下容颜俊秀,的确是个美男子。
  
  这样一想,许多人感觉有些荒谬,他们夏皇界的公主夏青鸢,天之骄女,夏皇界最受瞩目的女子,若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简直是夏皇界之耻。
  
  “公主。”此时,公孙仲往前走了几步,对着夏青鸢微微欠身道:“战时临阵不在,还在外树敌,又无战功,如此册封,怕是人心不服。”
  
  公孙仲之言无疑也是诸人的心声,他也不明白公主究竟为何如此?
  
  “公主,公孙仲话语虽有些严重,但叶兄纵然天赋出众,没有战功便封副帅,的确难以服众。”萧笙也开口道,不过声音显得平和一些,然而萧笙内心却冰冷至极。
  
  夏青鸢可是他的表妹,萧氏是她母族,萧皇妃出身于萧氏,战场之中,他也身先士卒,率领萧氏强者奋勇冲杀。
  
  他为的是什么?
  
  不正是为了让他这表妹认真对待,能够让他在身边辅佐,若无副帅,公主夏青鸢为主帅,无人不服,但既有副帅,他当势在必得。
  
  但夏青鸢,却册封叶伏天,可想而知他此刻的心情。
  
  “公主,慎重。”即便是天乩也轻声说道,担心影响到大军心态。
  
  夏青鸢目光环视诸人,这一切,自然在她预料之中,叶伏天已经在妖皇界布局完成,她若重用叶伏天,反倒是让离皇界和孔雀妖皇界的人警醒,本不该如此,然而,她还是册封了,自然有她的用意。
  
  “三军大战,自是任人为才,叶伏天勇冠三军,凭借一己之力和妖皇城周旋,诛杀妖皇城许多强者,试问除叶伏天之外,还有谁敢前往妖皇城走上一遭?”夏青鸢声音清冷,诸人听到她的话都愣了下。
  
  夏青鸢和他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此言,倒是不好反驳,从这面来看,叶伏天的实力之强大是毋庸置疑的,敢独自一人,挑衅妖皇城。
  
  据说妖皇城之人早已对他恨之入骨,多次追杀却未果,而且还丢了不少妖兽性命。
  
  三大皇界之战,杀妖皇城的妖兽,当然也属于战绩,所以谁能说叶伏天没有战功?
  
  只是叶伏天的做法,显得有些不智。
  
  公孙仲沉着脸,他忽然间开口道:“我敢。”
  
  诸人目光转过,纷纷望向公孙仲,夏青鸢也看向他。
  
  只见此时公孙仲抬头,目光凝望夏青鸢,开口道:“公主但有吩咐,前往妖皇城走一遭又如何。”
  
  “好。”夏青鸢看着公孙仲的眼睛,点头道:“命公孙仲为使,前往妖皇城,传话于孔萱公主,便说空界之战,各为其主,叶伏天行事有些放肆,我自当好好约束,望不要计较,另,叶伏天天赋卓绝,归来之后对孔萱公主极为欣赏,称孔萱公主容颜绝代、战力无双,心生仰慕,空界之战后可接触一二,而这空界之战,离皇界势大,愿和孔雀妖皇界一起联手,杀入离皇城。”
  
  诸人听到夏青鸢的话都愣了下,随后明白了夏青鸢的用意。
  
  公主,这是想要缓和双方间的矛盾,并且暗示叶伏天确实仰慕妖皇界公主孔萱,才会这般放肆。
  
  这么说,册封叶伏天为副帅,便是为了这件事,并且调和与妖皇城的矛盾,联手对付离皇界。
  
  许多人心生愧疚之意,知道误会了公主,夏青鸢这么做,都是为了大局考虑。
  
  但对于叶伏天的看法他们并未改变,这家伙做的事,竟然还要公主为他处理后续事宜,替他擦干净,而且听公主的意思,这家伙竟然贪图妖皇界公主孔萱的美色?
  
  虽说是敌对方,但孔萱绝代风华,在妖皇界的地位,丝毫不逊于夏青鸢。
  
  他们有些担心,纵然公主语气温和,但妖皇界是否会认为遭到羞辱,反而更仇恨他们夏皇界?
  
  希望妖皇界孔萱能够理智些,纵然不和他们联手,也不要因叶伏天之事迁怒夏皇城。
  
  许多人目光又看向公孙仲,神色古怪。
  
  他敢?
  
  这是,自己往坑里跳?
  
  叶伏天将孔雀妖皇城得罪的那么狠,如今孔萱不知多恨叶伏天,虽说公孙仲是前往传话,传达夏青鸢的善意,但天知道孔萱是否会直接暴走下令将他诛杀。
  
  而且,这种可能性很大。
  
  这公孙仲,是要为叶伏天背锅?
  
  想到这许多人暗暗庆幸自己没当这出头鸟,公主做事的风格,还真是防不胜防。
  
  公孙仲安静的站在那,看不出他的喜怒,他目光看向夏青鸢,道:“既公主吩咐,自当完成任务。”
  
  “事不宜迟,现在便出发吧,可要带人随行前往?”夏青鸢又问道。
  
  “不用。”公孙仲摇头道,叶伏天一人一妖敢在妖皇城上空来去自如,他也一样能做到。
  
  出身于神霄谷的他,被视为未来神霄谷执掌者,他身上的圣器,绝对是最多的,而且强度,绝不会差。
  
  “好,将我原话传达,不要更改其意。”夏青鸢道:“去吧。”
  
  “是。”公孙仲微微拱手,依旧显得彬彬有礼,而后身形破空,瞬间消失在诸人的视野之中。
  
  没有人知道此刻公孙仲是怎样的心情。
  
  萧笙看了夏青鸢一眼,有些同情公孙仲,他自然知道公孙仲的心思,却没想到,反而要替叶伏天承受妖皇界的怒火,他这表妹行事风格,越发看不透了。
  
  父亲说的没错,公主已长大成人,在外做事,只能视其为陛下之女,而不是表妹。
  
  他今天,也算是体会到了。
  
  公孙仲于妖皇界上空传话,他话音刚落,迦楼王族神鸟金翅大鹏迦楼风率先暴起,袭杀公孙仲,纵然公孙仲自称使者,妖皇城的强者依旧直接毫不留情的出手了,欲将公孙仲当场格杀。
  
  然而公孙仲也不愧为神霄谷传人,身上携极强大的圣器法宝,攻击、防御、速度类皆有,在妖皇界强者的追杀下依旧逃出生天,不过,却负伤了。
  
  显然,妖皇城的人不打算和解,更别说联手对付离皇界了。
  
  公孙仲逃走后,迦楼风双翼张开,缓缓落地,不仅是他,数尊王族大妖降临孔萱身前,只听迦楼风开口说道:“殿下,夏皇界简直放肆,叶伏天和那头孽畜多次羞辱,竟还敢表态出对殿下的好感,奇耻大辱,夏青鸢这是羞辱我妖皇界。”
  
  “也不一定是羞辱,公孙仲的传话中,夏青鸢态度尚可,也许的确是表达善意,不想树敌,叶伏天如今也回去了,想必夏青鸢会约束于他,离皇界和夏皇界大战,夏皇界损失惨痛,怕是不敢得罪我们太狠,才会这么做。”旁边一尊青牛王族后裔道。
  
  “听你的意思,我们要接受夏青鸢的好意?”迦楼风眼神桀骜的扫了对方一眼。
  
  “自然不是,正因为夏青鸢想要求和,便更证明如今夏皇城所面临的局面不容乐观。”青牛笑着道:“殿下,叶伏天之前所为不可饶恕,定要斩他祭旗,如今夏青鸢既然想要求和,我们何不让他雪上加霜,一举将夏皇城解决?”
  
  “离皇界和夏皇界数次大战,皆都伤了元气,如今离皇界已经撤军回去,暂时准备休养生息,如今,我们妖皇城实力最强,若有机会一战让夏皇城出局,未尝不可。”许多妖兽出谋划策。
  
  孔战和孔萱连连点头,诸人之言皆都在理。
  
  这的确是个机会。
  
  孔萱想到叶伏天的容颜,眼神冰冷,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谁愿为使,前往离皇城?”孔战这时开口说道,诸人都将利弊分析得很清楚,他自然明白该怎么做。
  
  “殿下,我愿前往。”迦楼风开口道。
  
  “好,迦楼你亲自前往,分量足够,安全我也放心。”孔战当即同意,迦楼风何等实力,速度无双,他要走,圣境之下,难有人能够追上他。
  
  “去吧。”孔战道。
  
  迦楼风身形一闪,便破空而行,朝着离皇城所在的方向而去。
  
  此时的离皇城,离爻听到来人的禀报心情大好。
  
  夏青鸢这是认怂了?
  
  叶伏天那白痴自以为是,竟一人对付妖皇城,以至于如今夏青鸢替他出面想要化解这段恩怨,然而,使者公孙仲都鲜血被当场斩杀,可见孔萱的怒火。
  
  “殿下,妖皇城迦楼风前来拜访,说是为妖皇城之使。”有人前来禀报道。
  
  听到此言离爻双眸中闪过一抹笑容,他看向身边的元禁笑着道:“师兄,如你所料,无需我们主动,一切自会水到渠成。”
  
  “态度在那,便足够了。”元禁神色平淡,仿佛皆在预料之中。
  
  “请。”离爻起身道,既然大势在,便顺势而为,先灭夏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