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272章 魔琴
    悬浮于空的魔琴周围似跳动着可怕的音符,赤龙城的诸强者可是知道,这魔琴还是静止状态,若是有人拨动魔琴的琴弦,将会引动更可怕的魔道意志力量,随同音符绽放,威力骇人。
  
      在过往的桃花宴中,纵然有绝代风流人物,依旧承受不了几次音符的跳动,至于掌控弹奏魔琴,至今无人能够做到。
  
      “谁先试试?”赤殇望向诸人开口问道。
  
      在场的诸人,除了拿到桃花贴的人,他们同行之人,也是可以试的。
  
      只不过,同行之人,注定不会是主角而已。
  
      毕竟拿到桃花贴的人,皆为最出色的人物。
  
      “你去试试。”刑开对着他身旁的刑仇开口说道。
  
      他对这魔琴了解一些,这魔琴,对刑仇是一次考验。
  
      “好。”刑仇点头,随后迈步走出,来到了魔琴前。
  
      顷刻间,无数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包括远处神山上的许多皇宫顶尖人物,目光也都望向刑仇。
  
      在赤河之战前,刑仇被誉为是第二个刑开,有着卓绝的天赋,必将强势踏入界王宫。
  
      但是,他在赤河之战遇到了余生。
  
      自那以后,曾被世人寄予厚望的刑仇,他的面前便始终有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许多人甚至在想,如若刑仇在赤河之战前遇到余生,他能不能破境入圣道,都是问题。
  
      余生,会让他怀疑自我。
  
      但无论如何,这刑仇也是极优秀的人物,许多人心想,他能够做到哪一步?
  
      身躯之上,大道光辉璀璨,和天地共鸣。
  
      他通体似有神光,那一道道绚丽的光环和天地大道一体,脚步踏出,他朝着魔琴走去。
  
      魔琴之中流动着的一缕缕魔道意志朝着他冲去,这一刻,刑仇只感觉被一股浩瀚魔威包裹,天地间的一切都仿佛变了,这里没有漫山的桃花,这是魔的世界。
  
      在他身前,出现了一道面孔,那不是魔王面孔。
  
      而是,余生。
  
      仿佛,这是他的心魔。
  
      “咔嚓。”刑仇双手紧握,一声轰鸣,继续踏步而行,朝着魔琴走去,那魔琴仿佛变得巨大,在这片魔岛空间,魔琴悬浮于天,七根琴弦都是如此的清晰。
  
      他手臂通体璀璨,光环环绕,朝前伸出,落在琴弦之上。
  
      手指一弹,顿时琴弦颤动。
  
      顷刻间,一股盖世魔威席卷而出,咆哮往前,刑仇像是看到余生化身盖世魔王,朝着他轰出一拳,狂暴的魔威似难以抗衡,他眼瞳泛着可怕的寒芒,怒喝一声,脚步再度一踏,稳住身形。
  
      手指拨动第二根琴弦。
  
      “轰……”一股更加狂野的力量席卷而出,刑仇身体被生生的震飞出去,摔倒在远处。
  
      他起身,目光望向前方,那魔琴依旧悬浮在那,仿佛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
  
      刚才所经历的一切,更像是一场梦。
  
      “两声。”
  
      诸人神色肃穆,强如刑仇,仅仅拨动了两次琴弦便被震飞。
  
      这魔琴,与其说想要以之弹奏,不如说更适合用来考验意志的强弱。
  
      想要真正借之弹奏琴曲,这里的人,必然无人能够做到。
  
      看到这一幕刑开露出一抹失望之意,他对以前的桃花宴知道一些,以刑仇的实力,本不至于做到如此,但此魔琴音符攻击他人之意志,若是精神意志不够坚韧,被魔琴所侵蚀,便会感觉到魔琴的攻击更强,难以抵抗。
  
      看来,余生对刑仇的影响很大,已成为他修行路上的魔障。
  
      “你去。”刑开对着身旁的一人开口道,是盖煌的关门弟子华野。
  
      华野点头,迈步走出,来到魔琴前,刑仇目光望向华野,只见对方身上空间大道之意璀璨,撕裂剥离魔道意志力量。
  
      他脚步往前,一步步走近魔琴,来到那横于虚空中的魔琴前。
  
      手指隔空伸出,仿佛隔空扣向了魔琴的琴弦,直接拨动。
  
      顷刻间,琴音缭绕,却没有半点悦耳之意,而是咆哮之音,轰鸣作响。
  
      华野身体周围刮起金色的空间风暴,将之撕裂,他手指继续隔空伸出,扣向第二道琴弦,再次拨动。
  
      一股更加狂野的魔道气息席卷而出,无穷音符跳动着,似有一尊尊魔头入侵。
  
      华野脚步往前一踏,手指再次伸出,拨动第三跟琴弦,华野只感觉自己的精神意志都要被吞噬掉来,但他依旧没有罢休,手指再度一颤,第四道音符跳动。
  
      一声闷哼,华野身体被击飞出去,脚步趔趄,在地面上滑动了一些距离才停下来,显得有些狼狈。
  
      但比起刑仇,华野已经好太多。
  
      两人一道走回,刑仇微微低头,他明白兄长之意,刻意让华野刺激他。
  
      “上次赤河之战我便提醒过你,若是你不能自己克服,以后修行怕是难进寸步,莫说人皇之境,真我都难。”刑开对着刑仇说道。
  
      天赋,并非是修行的唯一。
  
      之后,各方强者陆续前往一试,最强之人,也只是拨动了五次琴弦,便无法承受那股威压。
  
      不过,那些拿到桃花贴的人,还未出手。
  
      直至,尹天娇迈步走出,拨动魔琴琴弦,她拨动了六次,突破了之前的极限,令人赞叹,那些拿到桃花贴的人,果然便是与众不同。
  
      舒皇之女舒紫,她踏步之时,浑身沐浴无比夺目的紫色雷光,霸道绝伦,和魔道威压抗衡,那片天地咆哮翻滚,周围形成一股可怕的毁灭气场,但依旧,也一样只是拨动了六根琴弦。
  
      之后,东皇宫段无极出手,同样也是六根琴弦。
  
      再之后,相皇界相择走出,这位打上桃花宴的人,踏步之时身躯之上光辉璀璨,和之前几人一样,也拨动了魔琴六根琴弦,让不少人赞叹,看来这相择也是天赋卓绝之辈。
  
      他被震退之后,目光扫了一眼叶伏天那边,隐有几分挑衅之意。
  
      叶伏天他们一行人,还不曾有人出手。
  
      余生扫了相择一眼,眼瞳霸道,随后迈步走出。
  
      他不懂琴,但只是拨动琴弦的话,既然其他人能做到,他也一样。
  
      “轰。”
  
      一步踏出,魔威翻滚,他朝前踏步,每一步,地面轰鸣,眼瞳可怕,仿佛化身魔瞳。
  
      靠近魔琴之时,他同样受到影响,进入到一股奇妙的魔道空间,仿佛,这里有诸多大魔,朝着他呼啸而来。
  
      然而他本就是修行魔道,身躯之上似有一尊盖世魔头虚影出现,强势踏步而出。
  
      他来到魔琴前,弹奏而出,魔威翻滚,咆哮而来。
  
      他仿佛没有感觉般,继续拨动第二跟琴弦。
  
      魔道气流怒吼咆哮,他眼瞳冷漠,再次拨动了第三跟、第四根琴弦,不退半步。
  
      第五根琴弦震荡,这片魔道空间在咆哮怒吼,可怕的气浪席卷而出。
  
      余生的身影巍峨如山,直接拨动了第六根琴弦。
  
      他只感觉有一股不可抗衡的魔道意志力量轰袭而来,使得他脑袋都为之颤动,但那双眼瞳似流露出不屈的霸道之意。
  
      虚空中风云呼啸,漫天桃花急速枯萎,魔琴和余生周围出现了一股可怕的魔道风暴。
  
      “铛……”第七道琴弦震荡,魔琴之上,仿佛有一尊盖世魔皇虚影出现,余生大喝一声,仰头望向对方,仿佛依旧不肯退让,但他的身体却还是被震退,不断在地面之上滑动着,轰隆隆的巨响声传出,躯体不断承受着撞击之力,双脚在地面上摩擦出一道印记。
  
      “好强。”
  
      诸人心颤,余生,第一位拨动魔琴完整七根琴弦之人。
  
      但即便如此,依旧不可能真正掌控弹奏这魔琴。
  
      界王榜上的强者,果然要更强一筹。
  
      “只是纯粹的拨动琴弦,根本不可能掌控得了魔琴吧。”此时,一道声音传出,诸人目光转过,说话之人乃是界王榜中的一位存在。
  
      谢青山,一位人皇界的皇子,谢皇之后。
  
      谢青山生得玉树临风,身形高瘦,风采卓绝,他开口说道:“历届桃花宴皆如此,七响,便是极限,但即便七响之后,结局还是一样,圣道之意志,又如何抗衡魔皇之意?”
  
      叶伏天暗暗点头,谢青山之言没错。
  
      只是拨动琴弦的话,根本不可能掌控得了魔琴。
  
      既然是琴,怕是需要以琴道与之共鸣。
  
      但想要得到魔琴之认可,谈何容易。
  
      赤殇也擅琴,但皇宫中也无人做到,显然他自己也一样。
  
      “谢师弟,所谓极,便是用来打破,以前没有人做到过,又如何知道以后没有人能做到,纵然明知无法掌控,但依旧可以一试。”旁边一人开口说道,说话之人是同在界王宫中修行的裴,来自其它人皇界的剑皇宫。
  
      他也是谢青山的师兄。
  
      “师兄所言极是,便欣赏上师兄能否有机会打破这七之极数。”谢青山微笑着说道。
  
      “好,且不论能否做到,试试也无妨。”裴毫不在意的一笑,随后迈步走出。
  
      他往前之时,剑意潇潇,笼罩天地。
  
      剑皇宫,被誉为赤龙界域第一剑道修行之地。
  
      那里,有剑皇存在。
  
      裴,从剑皇宫中走出,如今于界王宫中修行,是和刑开齐名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