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840章 杀
外界,三方观战之人心情各自不同。
  
  邪帝界和黑暗神庭皆笑看战场,这场原界之战,很快就结束了。
  
  而神州之人,神色肃穆,极为凝重。
  
  哪怕是虚帝宫外的强者,也都看着叶伏天所在的战场,竟都为叶伏天捏了把汗。
  
  这一战叶伏天的表现已经不可谓不出众了,他所在的战场,是表现最为强势的战场,杀敌许多,没有人能够挡住他的路。
  
  他们不会和神族等强者一样天然带着偏见立场,认为叶伏天不尽全力,即便没有尽全力,但叶伏天在战场中的表现已经足够出色,还奢求他做多少?
  
  而且,他们三千大道界出了一位如此卓绝的人物,哪怕是上界来人依旧强势镇压诛杀,这本身也是一件骄傲的事情,毕竟除叶伏天之外,再没有第二人有如此强势了。
  
  简青竹虽天赋出众,但也没有能够做到叶伏天那般地步,差距不小。
  
  然而如今,叶伏天却面临生死危机,可能会被围杀,诸人自然都有些紧张。
  
  这样的人若是陨落在战场中未免太过可惜,如若给予他时间,他能够成长为三千大道界的巅峰级存在,足以成为一代象征。
  
  但现在,生死难料。
  
  他们看着那绚丽的法器绽放神光,诛杀叶伏天等人,那支队伍中不少人皇当场陨落,强如人皇,此刻在那片战场上显得如此的脆弱。
  
  叶伏天,能够逃过这一劫吗?
  
  诸人心中暗暗想着。
  
  就在这时,苍穹的镜幕之上,那片战场中,只见叶伏天身上似乎在释放一股无形的气流,而他周围的强者都在朝着他的身体靠拢,在收缩阵容。
  
  这一幕让许多人露出怪异的神色。
  
  这是要做什么?
  
  叶伏天是想要保护其他人吗?
  
  然而,如若对手不是太强的情况下可以,但目前战场中法器乱天,肆虐的风暴不可阻挡,这种时候将人群聚拢岂不是限制他们实力的爆发,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叶伏天他在想什么?或许这时候他应该自己想办法杀出去才对,传奇成长的途中,终究是要伴随鲜血的,有些时候该舍弃就要舍弃。
  
  虚帝宫的大人物也不明白叶伏天想要做什么。
  
  “他疯了吗。”有人开口说道,这种时候采取这样的手段,无异于自取灭亡,只会死的更快。
  
  这是想要所有人都死在一起?
  
  曹君也看向那里,以叶伏天的天赋实力,他不应该会做出如此错误的选择才对。
  
  莫非,他还有什么破局之法?
  
  大概只有天谕书院太玄道尊等少数的几人隐隐猜测到了叶伏天想做什么,叶伏天的实力他们是最清楚的,如若不是被逼迫到这样的境地,他多少还会有些留手,不会暴露出自己的实力。
  
  但现在这种局面下,所有人被围杀,被一网打尽,甚至就连丫丫他们都受伤了。
  
  叶伏天,怕是不会再忍了。
  
  如此一来,也不知是福是祸。
  
  当然,实则太玄道尊也想知道,如今叶伏天实力全面爆发的话,在这战场中,会造成怎样的破坏力?
  
  这时,只见叶伏天身体之上,绚丽的神辉扶摇而上,那白色的衣衫在神辉之下似化作了金色,英俊的容颜此刻充满了无尽的威严之意,那是帝辉。
  
  “帝意!”
  
  诸强者内心颤动着,虚帝宫外,无数修行之人双拳紧握,一直传闻叶伏天在神之遗迹继承过大帝之意,曾凭借此诛杀了上位人皇,虽然并非是完美神轮拥有者,但上位人皇境界何等强横,依旧死在叶伏天手里。
  
  如今,叶伏天再次爆发帝意,威力会有多强?
  
  所有人心中都有些期待,他能否力挽狂澜。
  
  “这就是帝意吗。”他们都被叶伏天此刻的气质所吸引,本就英俊超凡的他此刻更显绝代风华,站在战场之中,仿佛唯他一人。
  
  此时,战场之内,沐浴神辉的叶伏天体内血脉翻滚咆哮,世间的一切都仿佛尽在掌控之中,他的神念变得更加强大,天地之力似尽可为他所用,道意更强。
  
  一缕缕璀璨的神辉朝着天地各方蔓延而出,神圣至极,那些神辉似将这片空间笼罩,化作绝对领域,而且还在朝着远处而去。
  
  虚空中轰杀下来的大道攻伐之力尽皆被他所绽放的神辉所挡住,将所有人都围在其中,一头银白的长发狂乱的飞舞着,他身体悬浮于天,抬眼望向高空之上一尊尊强大的修行之人,眼眸之中杀念炽盛。
  
  幽冥神子扫了叶伏天一眼,那日他前往虚帝宫之时和叶伏天交手过,这位修行之人在他面前不堪一击,但如今感受到叶伏天身上的威势。
  
  他隐隐感觉,那日,叶伏天故意隐藏了实力,他没有尽全力战斗。
  
  此刻,才是他的全部实力吗?
  
  “杀了他。”七夜在远处隔空下令,他话音落下,苍穹之上的法器同时爆发神威。
  
  这一次,全部集中向叶伏天一人,撕裂空间的金色闪电,无比霸道的玄黄古钟,毁灭神魂的战鼓之声……一时间,叶伏天的头顶上空,爆发无尽杀戮毁灭的力量,全部朝着叶伏天一人杀下。
  
  这样的一击有多恐怖?
  
  许多人外界观战的人都为叶伏天捏了把汗,太恐怖了,那片空间被毁灭的光所淹没,要将叶伏天以及他所庇护的人群尽皆当场诛杀。
  
  “轰……”
  
  无与伦比的攻击在顷刻间降临而至,杀向沐浴神辉的叶伏天,一切都只是在刹那之间,这种级别的攻击,几乎没有时间的间隔,所有攻伐之力,刹那降下。
  
  无数道目光都盯着叶伏天,这一击之下,绽放大帝神辉的叶伏天,能够活命?
  
  攻击降临而下,无数道目光凝固在那,看着风暴中心的叶伏天,他们目光凝固在那,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时空,完全静止了。
  
  这种感觉极为诡异,但却又是如此的真实。
  
  以叶伏天的身体为中心,一切攻击都像是静止下来了般,杀戮而下的闪电、毁灭的古钟、一切的大道之力仿佛都化作了有形之物,在那无比璀璨的帝王神辉下凝固,静止。
  
  之前一瞬间都还无比狂野霸道的攻伐之力,此刻变得格外的安静,仿佛在金色神辉之下凝固,还有一股彻骨的冷意。
  
  “这是?”诸人内心剧烈的颤动着,冻结大道之力吗?
  
  似寒冰冻结,又似空间之凝固。
  
  虚空中的诸强者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寒意,他们意识到,那本应该是冰霜覆盖,但因帝意存在,才被染上了金色之光。
  
  “嗤嗤……”神剑吐出绚丽神光,一瞬间,所有降临而下的攻击尽皆湮灭,一瞬间化作虚无。
  
  与此同时,一股神圣至极的神辉继续蔓延而出,朝着天地各方笼罩而去,这片战场,仿佛要被那股气息所埋葬。
  
  “这是什么力量?”虚空中的强者心中暗道。
  
  冷,这一刻他们只感觉到彻骨的寒意,身体就像要冰封般,神魂遭到冻结,他们的感知都仿佛变得迟缓,就像刚才生出的感觉一样,似乎时空停止了般。
  
  此时,甚至有人忽略在另一处方向,余生身上也爆发浩荡魔威,似盖世魔头在苏醒,恐怖的魔道气流席卷虚空,威压诸天。
  
  顾东流他们也各自都释放出全部的力量。
  
  这一幕使得黑凰军团的强者都朝着这边看了一眼,还有那些本准备撤离的强者。
  
  譬如,那些佛门须弥界修行之人,只见那身穿白色袈裟的僧人回过头看了一眼叶伏天那边,感受到那股气息,他那英俊的眼瞳中闪过一抹了然之意。
  
  “太阴之力。”他心中低语,随后没有继续撤离,而是转身望向那边。
  
  或许,有逆转局面的可能。
  
  只见此时,叶伏天身体周围似出现了一片大道领域,那股可怕的气流之下,苍穹之上出现了一轮寒冷的月。
  
  月光洒落而下,化作太阴神辉,笼罩无垠空间,诸人的身体都覆盖寒霜,这片大道领域中无形的气流流动着,空间凝固。
  
  “杀!”
  
  叶伏天的眼瞳之中释放出一道可怕的杀念,意念生出,神剑破天,直接横穿虚空。
  
  “噗呲……”
  
  一道三境的完美神轮拥有者还未反应过来,被太阴之力影响变得迟缓的他身体直接被神剑所洞穿,顷刻间化作尘埃消散于天地之间。
  
  一位在战场中强横至极的人物,就这样一瞬被杀。
  
  神剑划过虚空,噗呲的声响不断,只见一道道身影直接崩灭粉碎,消散于天地间,有人反应过来以强横大道力量破解空间凝固之力,身体后撤,他们眼瞳中带着一缕缕恐惧之意。
  
  这白发青年怎么会突然间变得如此的可怕。
  
  远处,邪帝界和黑暗神庭的领军人物看到这一幕眼中的自信也消失了,似愣了下,在他们的目光之下,神剑吞吐出绚丽至极的杀戮之光,噗噗的声响不断,所过之处,那些纵横一方的妖孽级人物,就这么消失在虚空中,彻底化作了尘埃。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