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043章 一人为一境
离恨天,一重重宫阙之前,无数人守候在那。
  
  叶无尘一剑横行,余生霸道绝伦,直上三十三重天,所有人都想要知道三十三重天上的战局,然而他们只能等待。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不仅是离恨天剑道修行者。
  
  离恨天山下,此刻更是不知聚集了多少人物,包括夏皇界各地而来的顶尖人物。
  
  今日乃是神州历一万零二十一年的第一天,叶伏天上离恨天,将战妄川,公主夏青鸢为此战见证,轰动一时,万众瞩目,如今,不知叶伏天他们打上了几重天。
  
  以叶伏天和余生的实力,上三十三重天应该能够做到,然而在三十三重天上,他们能否全身而退?
  
  “看。”就在此时,人群中传出一道惊呼声,无数身影抬头望向虚空,只见离恨天之上,竟有恐怖大道劫光出现,越来越强,天地变色。
  
  每一道劫光,都像是一柄圣道之剑。
  
  “圣道之劫。”诸人心脏剧烈的颤动着。
  
  竟然,有人破境入圣。
  
  而且极有可能是三十三重天上。
  
  他们本以为,叶伏天一行人纵然能打上三十三重天,想必也要花一些时间,但竟然这么快,而且已经战斗结束了吗?
  
  “是叶伏天还是妄川?”有人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这种时候渡大道之劫,他们第一时间自然想到叶伏天和妄川。
  
  “叶伏天虽战力强横,但其境界应该还差不少,反倒是妄川,他已经入上品贤君数年,两年前便已经是贤者巅峰,七天前一战,他只出一剑,半步圣境。”有人开口说道,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毫无疑问,若入圣之人是两人之一,一定会是妄川。
  
  “这么说,妄川胜了?”又有人开口:“他邀叶伏天来离恨天一战,便是为了在三十三重天上将之击败,求证道心?”
  
  许多人皆都如此认为,想必此战,是妄川胜了,否则,如何入圣道。
  
  不仅是他们,离恨天修行者也大多如此认为。
  
  此时,叶伏天从三十三重天上一步步走下,路过一重重天,许多人的目光望向他。
  
  当他路过某处之时,陆丞、凤筱等人在,他们神色冰冷,扫视叶伏天。
  
  “离恨天圣下无人?”凤筱开口说道,出言讽刺,今日一战,妄川师兄战胜叶伏天,破境入圣,叶伏天自取其辱。
  
  那些狂妄言语,将成为笑话。
  
  叶伏天扫了她一眼,若是没有三十三重天上发生之事,他或许会开口回应对方,然而此刻他却并没有这种心情,只是漠然的看了凤筱一眼,随后便无视了她,继续迈步往下。
  
  凤筱在上十一重天上修行,天赋必然极为出众的,将来有机会入圣道,但经他一事,若以后知道真相,怕是心境受损,难入圣道。
  
  当然,这已经和他无关。
  
  一路往下,苍穹之上的大道之劫已经垂落而下,三十三重天上,妄川渡大道之劫,离恨天许多人都露出笑容。
  
  离恨天,从此又多一圣,而且是万众期待,备受瞩目的一圣。
  
  叶伏天一行人,此刻像是孤独的过客,强势而来,却安静的走下离恨天,这更让离恨天修行之人确定自己的猜测。
  
  离恨天山下,当叶伏天他们出现之时,顿时无数道目光一起落在他身上。
  
  村长、秦庄一行人都在离恨天山下等,自然也听到了各种议论声音,见叶伏天下山而来,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问。
  
  经历过数年前道宫外那场圣战,有谁会认为叶伏天会败?
  
  纵然妄川战后入圣又如何。
  
  只不过此战,可能发生了一些什么。
  
  “走吧。”叶伏天对着村长说道,村长点头,御剑,一行人踏上巨剑,顿时破空而行,直接朝着虚空飞去。
  
  “此战,究竟如何?”无数人看向那离去的身影,没有一句话,就这么离开了?
  
  看叶伏天的神情,莫非这一战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心境动摇?
  
  毕竟,他之前狂言离恨天圣下无人,如今战败,的确会影响道心。
  
  一道道议论声此起彼伏,有人得意开口:“我便说此战妄川必胜,夏皇界圣下第一人,如今入圣道。”
  
  事后智者,从来不缺。
  
  当然,事实上他们也根本不知此战真相如何。
  
  叶伏天已经离去,但人群已经不舍,凝望着虚空,直到大道之劫结束,妄川成圣,他们才依依不舍,陆续离去。
  
  叶伏天战败的消息,开始席卷各方,无数人议论此战,仿佛他们都亲身经历过,见到了这一战。
  
  离恨天三十三重天,妄川入圣之后,不少离恨天圣境人物出现,他们自然是知道这一战结局的,纵然为圣,心中依旧颇为不平静。
  
  离恨剑主望向诸圣,开口道:“我游历各界,经历多次大战,有过数次败绩。”
  
  许多人抬头,看向剑主,心中震颤。
  
  离恨剑主,夏皇界剑道第一,竟然,在外有数次败绩。
  
  “大道修行,世间谁敢言不败?”离恨剑主声音平静,继续道:“此战,引以为戒,离恨天,只是剑道修行地,仅此而已,而非第一剑道圣地。”
  
  夏皇界世人皆称他剑道第一人,但剑道第一人,难道就不败?
  
  说完此言,离恨剑主转身离开。
  
  诸圣心中微有波澜,剑主心境,已入另一层次。
  
  天下之人,谁无私心。
  
  修行者,纵然至圣境,依旧不能免俗,这才有离阳剑圣派离恨天剑修出手,想要为离恨天挽回颜面。
  
  若一直沦陷于其中,最终会衍化成何种局面,无人得知。
  
  妄川此时整个人和天地浑然一体,气息内敛,他看向离恨天下方,开口道:“师尊之言需谨记,离恨天以剑道第一自居,今日一战,当引以为戒。”
  
  “师兄,叶伏天,他修为如何?”下方,之前被余生战败的剑修开口问道。
  
  他们至今不明白,为何强如师兄,依旧会败。
  
  妄川目光眺望远方,神色缥缈:“你们称离恨天剑修,我独处一境,然今日一战,圣道之下,叶伏天为一境,其他人一境。”
  
  说罢,他转身,继续道:“我虽入圣境,但依旧需潜心修行一段时日。”
  
  下方剑修,目光凝固,妄川师兄,对叶伏天之评价,竟如此之高,将长者送给他的评价,赠叶伏天。
  
  圣道之下,叶伏天为一境,其他人一境。
  
  …………
  
  叶伏天自不会知道妄川对他的评价,此时的他随村长御剑而行。
  
  风吹打在身上,叶伏天安静的站在巨剑前方,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白发狂乱的飞舞着。
  
  这一战他虽胜了,但却没有和以往的战斗一样,而是陷入了思考。
  
  他此刻想到了当年在草堂修行的场景,三师兄和老师时常教导于他。
  
  世间修行者无数,心境豁达者方为贤,如今,圣道对于心境更严,心境不够,不可能破境。
  
  虽说如此,但所谓心境无缺,却各有不同,有人因恨入道,有人因憎入道、有人心境偏执至无缺,坚守本心,直至没有破绽,便是无缺。
  
  妄川境界已经真正到了极点,只差一步,和他一战,心境无缺,因此入道。
  
  当年老师斗战,道宫一战,以性命守护信念,再以战阵打破肉身极限,使得境界同时到达,因而入道。
  
  每个人,皆有自己的坚守。
  
  离恨天上,他甚至一度以为离恨剑主是对叶无尘出手,然而,离恨剑主不发一言,在他们打穿三十三重天后,借剑无尘,助他破境。
  
  他不知道离恨剑主心中所坚守的道是什么,但只是这份心境,便让他感到惭愧。
  
  也许,他也该沉下心来修行一段时日了,毕竟他距离圣境,也已经不那么遥远了。
  
  此时,叶无尘安静的走到叶伏天身旁,眺望着远方,离恨剑主借剑,他心中何尝不是生出波澜。
  
  “离恨剑主所借之剑,还在。”叶无尘低声道。
  
  “嗯。”叶伏天点头:“夏皇界如今的剑道第一人,我们不如。”
  
  深吸口气,叶伏天忽然间笑了,渐渐释然。
  
  他看向无尘,看了一眼那空荡荡的袖子,笑道:“无尘,如今你也已经是上品贤君,距离圣道之境,也已不那么遥远了,离恨剑主称,你剑心纯粹,定是能够入圣道,圣境之后,受大道洗礼,焕发新生,你的手臂也可以复原了。”
  
  叶无尘看了一眼自己左袖,轻声道:“这么多年,都已经习惯了。”
  
  “是啊,一眨眼,便这么年来,你都习惯了。”叶伏天笑了笑,叶无尘同样露出一抹笑容。
  
  PS:今天第三更,终于开始这个月的欠更了,为啥连续加更七天后,还是欠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