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48章 见萧笙
    夏皇界,萧氏府邸。
  
      萧笙正在安静的修行,此时有人来到这边,萧笙目光睁开,看向来人,是他的父亲萧千鹤。
  
      萧千鹤看向自己的儿子,曾经,他在萧笙身上寄予厚望,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够执掌萧氏一脉。
  
      因而为他铺路,希望他先入夏皇宫中,到夏青鸢身边,为夏青鸢效命,接近权力中心。
  
      但自夏青鸢身边出现叶伏天之后,一切就都变了,空界之战,萧笙做了一件蠢事,如若让叶伏天死了便也罢了,但偏偏离皇界的人没有能够杀死叶伏天,还将自己的前程搭进去了。
  
      后来,一次谈话中,萧笙似乎猜测叶伏天的去向,接下来,夏皇界发生了一些事情。
  
      这件事,萧氏的人都不知道,但他是知道一些的。
  
      因此萧千鹤明白,此事萧笙必然参与其中,脱不了干系。
  
      “叶伏天回来了。”萧千鹤开口说道,萧笙眼皮跳动了下。
  
      竟然,活着回来了吗?
  
      看来,还是没有能够杀他。
  
      不过没关系,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公主亲自在皇宫外迎接,而且,之前还派遣人下界。”萧千鹤继续道,如今叶伏天已经回来,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需要隐藏,都可以公开,萧千鹤自然便也能够知道。
  
      “父亲对我说这些做什么?”萧笙开口说道。
  
      “谁在帮你?”萧千鹤目光凝视萧笙。
  
      知子莫若父,他身为萧笙的父亲,对萧笙再了解不过,就他知道的这些事情,萧笙他如今做不到,如此精心的布局,以那件事之后萧笙掌控的资源,完成不了。
  
      如果真是他做的,其他人查不出,他又怎么会查不出。
  
      所以,一定有人在帮萧笙。
  
      “我不明白父亲您在说什么。”萧笙看了萧千鹤一眼,即便是他的父亲,都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
  
      上次的事件给了他一个深刻的教训,如今,他谁都不信任。
  
      萧氏,是一个家族,而且是显赫一时的家族,如若舍弃他萧笙能够换取家族的繁荣,老爷子会毫不犹豫。
  
      所以那件事之后,他的地位一落千丈,神霄谷联姻之事也就此作罢。
  
      这些,他都放在心上。
  
      “也许现在,还有回头路,只要执行这一切的人并非是你。”萧千鹤又道。
  
      萧笙听到萧千鹤的话笑了,道:“父亲这是关心我吗,只是,我的确不知父亲在说什么。”
  
      回头路?
  
      哪里有回头路。
  
      更何况,此事他的确没有参与,难道,夏青鸢要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直接来她母亲的家族,带走她的表哥,强行上刑逼迫他开口吗?
  
      那么,这便有意思了。
  
      萧千鹤深深的看了一眼萧笙,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自己的儿子了。
  
      也许,是因为上次的事件,让他受到了刺激。
  
      “你入贤者巅峰境界已经有些年了,妄川都已经破境入圣,你也是被誉为是圣下之极的人,却迟迟没有能够入圣道,也许是受到心境困扰,或许,当初我不该为你铺路去夏皇宫中,而应该让你安心修行。”萧千鹤叹息一声。
  
      萧笙没有说什么,妄川入圣道,已经有两年时间了。
  
      当初,他也算是和离恨天妄川齐名的人物,都是圣下之极。
  
      不过圣这一境,既然是门槛,必然会导致许多同层次的人破境时间不同,甚至可能相差多年。
  
      此时,外面有人走来这边,萧千鹤皱了皱眉,问道:“谁让你进来的?”
  
      “大爷,叶伏天前来拜访,要见少爷。”来人开口说道,听到他的话萧千鹤一愣,而萧笙眼眸之中更是闪过一抹极冷的寒芒。
  
      叶伏天,来拜访他?
  
      这叶伏天,是什么意思?
  
      “还有谁?”萧千鹤问道。
  
      公主夏青鸢,没有来吗?
  
      “除叶伏天之外,只有一位剑修。”来人回禀道,萧千鹤点头,猜测到应该是虚空剑圣的那位剑仆,送叶伏天而来。
  
      这意味着,此行,几乎是叶伏天一人拜访萧氏。
  
      他目光看了萧笙一眼,道:“你自己好生应付吧。”
  
      说罢他直接离开了这边。
  
      萧笙笑了笑,站起身来往外走去,叶伏天来拜访么?
  
      这一刻,他突然很想见一见叶伏天。
  
      那位让他从意气风发到坠入谷底的人物,两次都没有能够杀死他的人。
  
      院落中,没有过多久,萧笙等到了那英俊出尘的白发青年,他的气质依旧是如此的出众,踏入他萧氏府邸,却仿佛走在自己家一样,惬意自然,毫无拘束。
  
      叶伏天来到这边,两人相对而立,目光凝视对方,都没有避讳对方的眼睛。
  
      “是不是很失望?”叶伏天对萧笙道。
  
      萧笙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没有说话,若是叶伏天以为他亲自来,便能让他承认的话,显然他错了。
  
      “听说你对我去大离一事非常感兴趣?”叶伏天见萧笙不说话继续开口道:“我以剑修身份前往大离皇朝,入大离国师府修行,拜大离国师为师,结交离爻,离爻亲自赠我功法,离皇想要将公主许配于我,我拒绝了。”
  
      萧笙内心抽搐,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似乎有些嫉妒。
  
      纵然是到了大离皇朝,他竟然一点不比在夏皇界过的差,拜入大离国师门下,离爻结交,离皇赐婚被他拒。
  
      这么说,只要他点头,便能成为大离驸马?
  
      “很精彩。”萧笙声音略有些冷:“不过,我对你的事,并没有兴趣。”
  
      “是吗?我以为你会很感兴趣。”叶伏天笑了笑道:“听说你一直被禁闭于此,行动受限,不得踏出一步,甚至,连见谁的资格都没有。”
  
      “上次事件,萧皇妃召见我,准许我自由出入皇宫莲花金殿修行,并且挑选十步功法外传,同时,让神霄谷为我身边之人打造圣器,才换了你一命,你虽然依旧是萧氏少爷,但只能在阴暗之中,我为你感到可悲。”
  
      “你来,便是为了羞辱我吗?”萧笙看着叶伏天道。
  
      “当然不是,我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一声,或许你认为自己只要不承认,没有证据,我便无法对你如何,但你要明白,很多时候,是根本不需要证据的。”叶伏天继续道:“即便现在不杀你,十年后,二十年后,你认为我在夏皇界会是什么地位?从现在开始,我会一直盯着你,我要杀你,你怎么活?”
  
      萧笙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眼眸冰冷的盯着叶伏天,他知道,叶伏天说的是实话。
  
      如今叶伏天是什么地位,将来又会是什么地位?
  
      真要盯死了,他逃得掉吗?
  
      如今,夏青鸢就在盯着他。
  
      似乎想起了什么般,萧笙忽然间笑了,笑得格外的冷,道:“那也要你能够活到那时候。”
  
      “你背后的人?”叶伏天盯着萧笙道:“如果你自己交代,或许,我可能会对你手下留情。”
  
      萧笙盯着叶伏天,他来,便是为了吓唬他么?
  
      “来人。”萧笙开口说道,有人走来这边,萧笙看着叶伏天道:“送客。”
  
      叶伏天直接转身离开了,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知道的,印证了一些事情。
  
      虽然之前就已经确信萧笙脱不了干系,必然参与其中。
  
      但为了做出最后的证实,他亲自来见萧笙,也证明了他的猜测,萧笙的确参与了。
  
      没有证据、没有原因,萧笙的态度,以及之前的种种,就足以确定了。
  
      萧笙也没有刻意伪装,除了不承认之外,他根本不掩饰自己那种漠然的态度。
  
      既然已经确定,那么一切便简单多了。
  
      …………
  
      叶伏天离开之后,叶伏天走到修炼之地,他盘膝而坐,抬头看向苍穹之上。
  
      入离皇界,可为大离国师弟子,离皇赐婚。
  
      在夏皇界,夏皇青睐,公主信任,甚至超越了母亲的家族,绝对维护。
  
      虽然只是公主近侍的职位,但可自由出入皇宫、公主府、莲花金殿,这是什么地位?
  
      而他萧笙呢?
  
      叶伏天说的并没有错,他只能在阴暗的角落,设下计谋想要杀叶伏天,却依旧失败,叶伏天的地位越来越高,而他,就连行动都遭到限制,这是何等的讽刺。
  
      “也许,是我错了。”萧笙叹息一声,仿佛叶伏天的一番讽刺,将他骂醒。
  
      从一开始,他便错了。
  
      他本不应该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权势地位,想要和神霄谷联姻、想要去夏皇宫成为夏青鸢身边第一人,从而取得更高的地位,更多的修行资源。
  
      叶伏天所做的和他恰恰相反,他从未追求,但这一切却唾手可得,即便以他和夏青鸢之间的关系,却都远远不如叶伏天的地位。
  
      为何会如此?
  
      如今,他可以说已失去了一切,萧氏的地位、名誉,都远离他而去。
  
      然而这一切,又有什么关系呢?
  
      权势、地位,本就如同过眼云烟,虚无缥缈,当你追求它的时候,往往求而不得,相反,若是心境纯粹,只是专注于修行,这一切,反而会唾手可得。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这一刻的萧笙,仿佛放下了,心境澄澈!
  
      ps.感谢garfield升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