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29章 公主承受得起吗
    “这是怎么回事?”叶伏天露出一抹异色,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
  
      菲雪能够感知到他人情绪,自然感知到了叶伏天此刻的疑惑好奇。
  
      不过,她却以为这是对她体质的好奇,便又温和道:“我身体里有不祥之物,曾经害死过无数生命,也能夺走我的生命,只能以沉睡的方式来维持,但若不是因为爹爹,我宁愿顺其自然。”
  
      叶伏天看向菲雪,只见她微微低头,虽然语气温和,但依旧难掩其伤感之意。
  
      原来,竟是这样的原因吗。
  
      一位如此温柔的女子,不仅眼睛无法看见,甚至连生存的权力都被剥夺,只能以沉睡维持着生命,但沉睡对于生命而言有何意义?
  
      沉睡期间,难道不是一种死亡吗。
  
      或许,是自欺欺人吧。
  
      国师,他舍不得。
  
      叶伏天他伸出手,似乎想要触碰菲雪的发丝,不过却犹豫了下。
  
      菲雪微微抬头,虽然无法看见,但却仿佛感知到了叶伏天的动作,就好像是在看叶伏天一样。
  
      只见叶伏天手掌放下,落在菲雪的肩膀上,灿烂一笑道:“谁说你体内的是不祥之物,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却感觉到,那一定是极为珍贵的宝物,也许,是上天对你的眷顾,只是需要历经一些磨难,才能够拥有它。”
  
      菲雪身体轻微的颤动了下,感知到叶伏天释放的善意,她脸上也绽放笑容,道:“剑七,谢谢你的安慰。”
  
      “这不是安慰,而是实话,你要相信一位剑心纯粹的剑修直觉。”叶伏天笑道。
  
      “嗯,我信……”菲雪抿嘴一笑,剑心纯粹的剑修么?
  
      她怎么感觉一点不纯粹。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欺骗父亲的,不过这并不重要,从叶伏天的身上,她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恶意,从宴席一开始的疑惑、淡然,到后来淡淡的敬仰以及释然,而面对她的时候,叶伏天流露出同情、悲伤、以及许多善意,这些,她都能够感知到。
  
      叶伏天看到菲雪的表情便知道瞒不过他,一个能够读懂他人情绪的家伙,还真是可怕啊,好在他没有仇视国师。
  
      不过,律川和菲雪能够坦然的告诉他,而不是默默的观察,这也让叶伏天感觉到信任的美好。
  
      显然,国师府是接纳了他的,并没有任何想要观察的意思,否则不告诉他这秘密,暗暗观察他便行。
  
      叶伏天确实没有骗菲雪,能够引起命魂的异动,他不相信菲雪体内的是不祥之物,定然是极为珍贵的宝物。
  
      菲雪口中的不祥,也许是宝物本身所引出的人性贪婪吧。
  
      师娘不在,国师独自带着菲雪在大离,又经过对他们的了解,叶伏天自然能够猜测到国师有过一段非常复杂的过往。
  
      不过叶伏天没有追问,这并不重要,随律川一起,他亲眼目送菲雪进入沉睡状态,在光芒璀璨的封闭阵法之中安详的睡去。
  
      …………
  
      夏皇界夏青鸢依旧在对萧笙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所接触的人进行排查,但一切迹象都表明,萧笙像是根本什么都没有做过。
  
      似乎这件事,真的和他无关。
  
      如果不是因为萧笙的确是嫌疑最大之人,也许夏青鸢都不会继续查下去。
  
      至于离皇界这边,离爻正式前来邀请叶伏天参加皇家狩猎。
  
      叶伏天已经答应过,自然欣然前往。
  
      这一天,大离皇朝最为壮观的皇宫之地,巍峨耸立的皇宫校场中,聚集了许多强者。
  
      皇族宗亲年青一代的人许多都到了,还有不少长辈人物也在,会领军前往。
  
      大离皇朝皇族乃是望族,传承了许多代人,从某种意义而言,实则可以称之为大离皇朝第一氏族。
  
      氏族中人丁兴旺,不仅仅只有离皇这一脉,即便除离皇之外,还有各大支脉。
  
      且不说其它支脉,便是离皇就有子嗣十二人,九为皇子,三位公主。
  
      离爻,在九位皇子中排名最末,是最小的皇子。
  
      此时,在校场之上,除了诸多皇族子孙之外,还有他们的侍卫,因而校场之中浩浩荡荡,金色蟒袍飞舞,巍峨壮观。
  
      每一年大离皇朝西山狩猎,都是对皇族弟子的一次试炼,这一传统一直延续了多年,培养皇族弟子的血性以及战斗能力。
  
      西山所封的妖兽,至少都是贤者级别,甚至有能够化形为人的妖圣,智力并不比人类低多少,他们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命运,不过是大离皇城皇族虐杀试炼之用,因而皆都极为残暴,只要逮住机会,必会全力袭杀西山试炼之人。
  
      杀一个,是一个。
  
      每一年的西山试炼,都是会真正有不少人陨落的,受伤的人更多。
  
      当然,皇子以及最核心的那些人,还是相对比较安全的,会被重点保护着,但即便这样,也曾出现过皇子重伤的情形,这股狠辣,也一直激励着大离皇朝皇族之人的向武之心。
  
      叶伏天随同离爻一起来到了校场,目光扫了一眼前方的浩荡身影,比之夏皇界,离皇界皇族要强盛太多。
  
      夏皇应该算是氏族的开创者,离皇显然不同,在离皇之前,这一氏族已传承多年,极为繁华,否则便不会有摄政王这一称号了。
  
      “剑七。”一道声音传来,校场前方一道身影喊了一声,乃是上次在大离国院见到过的皇子离巽。
  
      九位皇子中,离巽排行第五,他和离爻是同一生母,是亲兄弟。
  
      “见过五殿下。”叶伏天来到这边微微拱手道。
  
      “之前便听离爻说邀你一起前往试炼,西山确实很适合你。”离巽笑着开口道。
  
      叶伏天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五哥,他便是剑七?”旁边一道身影走来,叶伏天目光转过便见到一位容颜英俊风度翩翩的皇族青年看向他,显然,这又是一位皇子殿下。
  
      “嗯。”离巽点头,对叶伏天道:“我八弟。”
  
      “见过八殿下。”叶伏天道。
  
      “不必多礼,这一年来,剑七是我大离皇朝最负盛名的后辈人物了,大离圣下无敌,国师收为弟子,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八皇子笑着开口道,在他身后,叶伏天感知到一道略显冷漠的目光,是离轩出现在那,还有不少皇族之人。
  
      “殿下谬赞。”叶伏天拱手道,他之前已经查看过各皇子的卷宗,这八皇子擅长为人处世,和大离皇族许多人关系很好,他和大离皇朝极负盛名的三皇子同母。
  
      “圣下无敌,问过我了吗?”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又有人走向这边,这次是一位女子,贵气逼人,身上充满高傲之意,身为皇族女子,容颜自然无需多言,是顶尖级的,和离莜相当。
  
      她目光直接落在叶伏天身上,开口道:“剑七,让我看看你的剑。”
  
      “离潇,就你那实力,在剑七面前怕是不够看。”离巽笑着开口道,这女子赫然乃是三位公主中最年幼的公主离潇,实力贤者巅峰境界,她年龄和离爻相仿,实力也相差不大。
  
      剑七已经是大离皇城公认的圣下第一人,离潇纵然是皇族公主,想要对付剑七,怕是一样不够看。
  
      “三公主抱歉,我的剑,不是用来看的。”叶伏天对着离潇说道。
  
      “此话何意?”离潇神色冷淡,她所说的看,自然是指切磋,这剑七如此回答,是不屑于和她交手吗?
  
      “伤了公主不好。”叶伏天淡淡的说了声,剑七便是这样狂妄的性格,更何况如今还拜入了国师门下,纵然是面对大离皇城的公主又如何?
  
      校场许多人目光都投向这边,这剑七还真是如传闻中的那样高傲,面对公主都是如此。
  
      “放肆,剑七,你这是在羞辱公主吗。”离轩直接冰冷叱喝道,便想要在叶伏天头上扣顶帽子。
  
      叶伏天扫了离轩一眼,眼神冷漠。
  
      “拔出你的剑。”离潇身躯傲立于空,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她身上绽放而出,压迫向叶伏天身上。
  
      “公主若是执着于要我出剑,我怕公主受不起一剑。”叶伏天随意说道。
  
      “你……”离潇眼神冷淡,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在她面前这么嚣张。
  
      人群之中,离阳和离莜兄妹二人也在,离莜撇了撇嘴,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
  
      离潇因为是离皇子嗣中最小的,因此备受宠溺,再加上其身份,根本无人敢得罪。
  
      这剑七倒好,面对离潇还是一点不给面子。
  
      “我以公主身份命令你拔剑。”离潇冷淡道。
  
      旁边几位皇子也是无语,不过也任由着离潇,离巽传音于剑七道:“剑七,你便教训下她吧,让她长长记性。”
  
      叶伏天微微点头,随后迈步走出,他身体周围剑意环绕,铮铮而鸣,顿时在他身前,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凝聚而生,薄如蝉翼,赫然乃是迦叶剑。
  
      离潇身上气息浩荡,踏步往前,长发飞扬。
  
      “嗡。”一道闪电划过虚空,快到肉眼难见,离潇身上气息可怕,然而只听嗤嗤的尖锐声响传出,她的攻击和防御直接被一剑穿透,璀璨的光辉像是被撕裂向两侧方向。
  
      她还来不及蓄势,便感知到剑意呼啸,迦叶剑出现在她眼前。
  
      “公主要我出剑,承受得起一剑吗。”叶伏天开口道,丝毫没有给离潇面子!
  
      PS:今天做客去了,还是欠大家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