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334章 左丘氏
    李若霜左右两侧,各自站着一位老者,一位是她天剑李氏的长辈,便是上次出手想要斩叶伏天的无暇剑修。
  
      另一人披着一袭紧身长袍,看起来五十余岁,他的眼睛狭长,透着几分阴戾之意,给人的感觉便似乎不怎么好相处,负手站在那,那双狭长的眼瞳中带着几分冷傲之意。
  
      他很少出现在这片区域,因而认识他的人并不多。
  
      在他们对面,一行云氏强者出现在这里,为首之人名为云重,是云腾的族兄,他气质稳重,扫向李若霜。
  
      但更多的目光是落在李若霜身旁的那位长袍人身上,他一直在猜测此人的身份。
  
      在他看来,天剑李氏和他们乃是仇敌,有着不浅的恩怨在身,李若霜即便强势,也没有道理敢来他们这里拿人才对。
  
      这老者,应该不是天剑李氏的人。
  
      “阁下面生的很,在何处修行?”云重试探性的问道。
  
      那眼睛狭长的老者看他的时候像是眯着眼的,眼瞳之中带着几分淡然之意,仿佛并没有在意洛城云氏的无暇圣道人物。
  
      也没有理会。
  
      这让云重心情有些沉重,此人,既然敢无视他的存在,想必来历不凡。
  
      李若霜讽刺的看了云重一眼,上次叶伏天诛杀天剑李氏两位圣境人物,云氏竟然力保。
  
      这次他前来,除了报此仇之外,还有便是想要让云氏触怒他身边的人,只要云氏不肯低头,那么,便自然会得罪他。
  
      她倒要看看,云氏如何选。
  
      “云重,你可知那件人皇石壁,若霜小姐想要取走便是为了赠皇城左丘氏,被人破坏你自己不追究便也罢了,你云氏却包庇护着破坏石壁之人,这笔账,该怎么算?”李若霜身旁的天剑李氏李枯开口说道。
  
      云重听到他的话脸色略显有些难堪,认真看了一眼李若霜身旁的身影。
  
      皇城,左丘氏。
  
      左丘氏的兴起源自于当代家族族长,是齐皇曾经的近侍,一直追随齐皇修行,出生入死。
  
      如今,左丘氏权倾一方,地位奇高,渐渐的也出了许多风云人物,家族不断壮大,在齐皇领地地位极高,而且是最强的几大世家之一。
  
      甚至,是能够影响陛下决策的人物。
  
      譬如,齐皇在领地中挑选妖孽人物传修行之道,但不可能所有事情都亲自来安排,很多事情,便都是交代下去,而左丘氏在这一层,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原来,李若霜想要争夺人皇留下的石壁,看来并不是为了送去皇宫,而是送给皇宫旁的左丘氏。
  
      以此为跳板,入齐皇身边,从而实现地位飞跃。
  
      李若霜本身就天赋异禀,如若能够得到齐皇指点以及更强的修行资源,将来必然崛起,一飞冲天。
  
      关键是,这女人手段似乎也厉害。
  
      “若是左丘氏想要,我云氏若得到,一样愿意送去,但之前的争夺,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云重开口说道,显然,和天剑李氏结仇他们虽处于下方,但自问还能应付得了。
  
      但如若和左丘氏为敌,那么结局会很惨。
  
      事实上,他们云氏也一直试图和齐皇身边的近臣取得联系,但根本没有好的途径,对方不会理会他们。
  
      如今李若霜和左丘氏联系上,若是被对方借势的话,对他们云氏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怕是,有些麻烦了。
  
      “如今说这些已无意义,先交人吧。”李枯淡淡开口,至于那左丘氏的强者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他来是随李若霜同行而来,李若霜天赋异禀,她亲自查验过,是难得的修道天才,年龄不大已入真我,求道之心坚韧,而且,她愿意付出。
  
      先将她送入齐皇身边修行,之后,她会成为左丘氏的儿媳妇。
  
      因此,他并不介意让李若霜借势,迟早会是一家人。
  
      云重早已命人去带叶伏天先来此地,此时他回过头,便见到一行身影迈步而行,云腾、云霓以及叶伏天一行人朝着这边而来。
  
      不仅如此,云氏家族许多强者都来到这边,知道那老者来自左丘氏之后,心情都略微有些沉重。
  
      云腾在路途中便听到了议论,心头略沉,知道有些麻烦了。
  
      李若霜,竟然搭上了左丘氏。
  
      “云腾,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云重对着到来的云腾开口问道。
  
      云腾看向他,随后看向李若霜身旁的左丘氏老者道:“三方争夺人皇石壁,此事和左丘氏并无牵连,李若霜,这是我云氏和天剑李氏之间的恩怨,你将左丘氏牵扯进来是何意?”
  
      李若霜扫向云腾,她今日来,不是和云腾讲是非道理。
  
      她做事,只要结果。
  
      “云氏交不交人?”李若霜人如其名,冷若冰霜,只有一句话,交不交人?
  
      解释,没有必要。
  
      一阵沉默。
  
      云腾身后的云霓以及云浅月眼神冰冷的看向天剑李氏之人,云浅月一直有着极强的执念,想要将来超越李若霜,替父亲报仇。
  
      “云腾,我们暂时不宜得罪左丘氏。”云重对着云腾传音说道。
  
      在他看来,为叶伏天一外人,不值得。
  
      “难道你不明白,交出也没有意义,李若霜本就是为了借势,既然他们已经和左丘氏走到一起,迟早会找到其他借口对付我们,交不交人有何区别?”云腾传音反驳一声。
  
      “至少,暂时不让给左丘氏找到对付我们的借口,我们需要时间。”云重又道,他们也会争取,尽快与左丘氏齐名的势力联系上,他儿修行天赋同样奇高,这次会有机会。
  
      现在便得罪左丘氏,极为不智。
  
      云腾自然明白对方的想法,但依旧坚持道:“不行。”
  
      他已经妥协过一次了。
  
      女儿云霓,至今留下了阴影。
  
      “不分轻重。”云重传音语气有些重,他没有理会云腾,而是看向叶伏天道:“道兄,此事本就是天剑李氏和你之间的恩怨,云腾所为已经是仁至义尽,如今,不宜再牵连进入,道兄非我云氏之人,还望能够理解。”
  
      叶伏天神色显得很平静,没有怨恨,对于云重而言做出这样的选择本身就在情理之中,为了一位不认识的人,没有必要。
  
      “谁说他不是我云氏之人。”这时云浅月开口道:“我已拜叶先生为师,天剑李氏乃我云氏仇敌,如今对方前来讨人便直接交出?而且,还是云氏嫡系后人师长,如此行径,怕是为世人所不耻。”
  
      云重皱眉,他看向云浅月,只见对方平静的站在那,眼神坚定。
  
      云氏一脉强者诸多,他不认为云浅月需要拜叶伏天为师,而且,叶伏天才来多久?想必是云浅月找的借口。
  
      叶伏天则明白,他并未答应收云浅月为弟子,不过这时候云浅月这样说,倒是让他心头有几分暖意。
  
      “浅月,休得意气用事。”云重声音低沉,对着云浅月道。
  
      “我说的是实话。”云浅月道。
  
      “差不过该启程去皇城了。”这时,一直沉默着的左丘氏强者开口说了声,狭长的眼睛扫向云氏诸人道:“给一句痛快话吧。”
  
      李若霜眼神扫向云氏诸人,只见云重神色凝重,左丘氏的人,亲自开口了。
  
      “稍等。”云重开口说道,他看向云腾,神色凝重,道:“家族利益为重,交人吧。”
  
      云腾凝视对方的眼睛,丝毫没有回避,开口道:“我已经为家族利益退让过一次了,这次,不会再退,人是我带来的,要带人走,便开战。”
  
      听到他的话云重脸色极不好看,却见另一方,左丘氏的强者淡淡开口说了声:“知道了。”
  
      说罢,他迈步而行,直接离开,似乎懒得看这场闹剧。
  
      李若霜没有说什么,直接跟上,只是嘲讽的扫了一眼云氏之人。
  
      云氏也想要将人送入齐皇门下修行?
  
      如今,不必再做这梦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去,很快便消失不见,云重脸色阴沉,他的计划,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而落空。
  
      皇城即将汇聚各方强者,谁不想拜入齐皇门下?
  
      所有人都为此而努力,他也一样,如今,可能毁于云腾之手。
  
      “云腾,你们做的很好。”云重冰冷开口随后迈步离开。
  
      云氏许多强者都在,他们都认为此时云腾处理有些欠妥,毕竟左丘氏在齐皇领地的影响力在那。
  
      “前辈何必因我而累及家族。”叶伏天对着云腾道。
  
      “不至于,只要我们不正面和左丘氏为敌,他们身为齐皇身边的人,多少要顾及些影响,不像其它势力随意争斗,齐皇也都懒得理会。”云腾说道:“只是,左丘氏是齐皇身边的人,得罪左丘氏,若是没有其他关系的话,我们云氏之人想要入齐皇座下修行,怕是有些难了。”
  
      “齐皇挑选传道之人,左丘氏能够影响?”叶伏天道。
  
      “齐皇每年都会选择传道之人,若能入他法眼,便有更大的机会,但许多事情,都是属下去做,齐皇陛下根本不会过问这些事,各类争斗,摩擦,也都是顺其自然,这本身就是修行的一部分,适者生存。”云腾对着叶伏天解释道!
  
      PS:大家中秋节快乐,无痕也好像放个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