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340章 滚出来
    “砰。”一声巨响,云默骨骼炸裂粉碎,软软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提不起半点力量。
  
      只有一击,他没有能够撼动余生的防御,但他自己的防御在余生的攻击下,直接崩溃,以最为直接霸道的方式被生生的镇压。
  
      证道之圣,强势镇压真我圣境的云默。
  
      这,就是殿试之人的实力么?
  
      诸人想到叶伏天之前那道讽刺的声音,此刻更显刺耳。
  
      不仅如此,另一方向,叶伏天和云重碰撞了一击,在无数道目光震撼的注视下。
  
      无瑕之圣的云重,被震退回了云氏强者所在之地。
  
      那可是无瑕之圣,圣道第三境的存在。
  
      白发叶伏天手持时空之戟站在那,身上气势绽放,白衣飘动,气质超绝。
  
      仿佛,一夫当关。
  
      云默,果然不配。
  
      他无瑕圣境的父亲云重都被震退,云默拿什么和叶伏天战?
  
      “拿我弟子,换你儿的前程。”叶伏天长戟所指,声音冰冷而霸道,充满了威严气势。
  
      “你们,也配?”
  
      叶伏天的声音像是一记耳光,抽打在云氏诸强者的脸上。
  
      他们将叶伏天弟子送去当侍女,换云默的前程,但此时的云默,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这的确显得格外的讽刺。
  
      而且,叶伏天的弟子,本身也是云氏家族的小姐,这便更让人觉得云氏的卑劣和无能了。
  
      眼前的一幕,的确让云氏诸人感觉颜面彻底扫地,脸色难堪到了极点。
  
      他们自诩为天才的云氏这一代最强人物,不惜以族中女子为交易去换取他一个机会,便都是为了培养云默。
  
      但此时此刻,叶伏天却狠狠的甩了他们一记耳光,当着世人的面。
  
      不仅如此,叶伏天和余生,竟然强横到这等地步。
  
      “如此之人,不配修行,若是入齐皇陛下门下,才是对陛下之不敬。”叶伏天开口:“废其修为。”
  
      “你太放肆了。”云氏家主踏步走出,涅级的气息何等的可怕,朝着叶伏天和余生笼罩而去。
  
      叶伏天感受到那股涅的气息,手中的时空之戟指向对方,同时,人群中一道身影腾空而起,同样是涅境的气息释放而出,正是吴庸出现在那。
  
      “你想灭族吗?”叶伏天手中时空之戟吞吐可怕之光,对着云氏家族的族长吐出一道寒冷的声音。
  
      这道声音,让云氏家族之人都感觉到浑身都是阵阵冷意。
  
      这已经,不是对付云默。
  
      一句话,你想灭族吗?
  
      这是何等的霸道强势。
  
      仿佛他只要一句话,便能左右洛城云氏之生死,灭其一族。
  
      而且,旁边,就站着一位涅存在。
  
      叶伏天甚至没有说话,他便直接出现在了那里,仿佛一直都在叶伏天身边。
  
      他们不得不猜测叶伏天的身份了,有涅人物随行。
  
      想到叶伏天要他们保护,他们感觉有些可笑,这是,一直在刻意伪装吗?
  
      叶伏天一句话,气势直接将云氏一族强者尽皆震慑住,纵然是涅境的云氏家族族长,也都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难怪他曾出现过片刻的恍惚,感觉叶伏天像是身居高位的风流人物。
  
      如今看来,仿佛真的如此,并非是他的错觉。
  
      “云氏家族之事,轮不到外人插手。”云重见到老爷子有了退意怒喝道。
  
      并非是他胆子,只是,他儿云默便在余生手里,随时可能被废掉,他当然着急。
  
      “此时此刻,不顾家族利益,不愿做出牺牲了?”叶伏天扫向云重开口道:“既然你那么伟大,一切都为了家族,我便成全你,云氏家族中事我没兴趣管,但是,你们将我弟子送出去,换取你云氏云默前程,想必是云重的主意吧,既然如此,云老爷子若要我不追究云氏之事,你自己下决断吧。”
  
      说罢,他转过身朝着另一处方向而去,余生的手臂再次砸落而下,云默发出极度痛苦的惨叫之声,随后被余生提着身体扔给了云氏家族中人。
  
      “记住你的话,为了家族。”叶伏天背对着云重提醒一声。
  
      不是很伟大吗?
  
      牺牲他人才成就的伟大,多么可耻。
  
      诸人的目光都落在叶伏天身上,今日乃是齐皇领地的殿试,一场盛事。
  
      然而此刻,却仿佛叶伏天才是此次殿试的主角。
  
      不过,既然皇子齐佑说了让叶伏天自行解决,其他人,自然不会干涉。
  
      只见此时,叶伏天一步步往前走去,他扫了天剑李氏李若霜一眼,开口道:“天剑李氏李若霜曾要杀我,前往云氏威胁拿人,天剑李氏自行看着办吧。”
  
      说话之时他脚步都没有停留,仿佛根本就没有将李若霜放在心上。
  
      只是,李若霜两次想要他的命,借势左丘氏想要对付云氏,威胁要拿他,并且攀附上左丘氏。
  
      踩着他人成全自己的野心么。
  
      那么,只好破坏了,至于她的天赋,她的冷傲,叶伏天毫无兴趣。
  
      李若霜听到叶伏天淡漠的话语脸色阴冷,他这是在威胁天剑李氏?
  
      只有一句话吗。
  
      狂妄,仿佛没有将殿试之上诸妖孽放在他的眼里。
  
      天剑李氏攀附上的是左丘氏,而叶伏天,今日似乎准备将左丘氏和仲氏都得罪一个遍。
  
      “领地之内殿试举办多年,从来没有人如你这般,在殿试之上如此放肆。”这时,一道声音传出,诸人看到说话之人心头微颤。
  
      左丘言,发话了。
  
      这位齐皇领地最为出众,此次殿试和仲秋并列最强的绝代人物。
  
      他们两人,也分别是左丘氏以及仲氏的未来。
  
      左丘言看着叶伏天,且不说叶伏天称齐皇领地殿试无人,只是如今李若霜,也算是他们左丘氏选中的人,不出意外,将来会是他的女人。
  
      叶伏天,他只一句话,便威胁天剑李氏处置李若霜?
  
      叶伏天淡漠的扫了他一眼,没有理会,继续迈步而行,走向另一处方向,那是仲氏强者所在的方向。
  
      左丘氏和仲氏,一左一右,这两大势力,是站在齐皇领地最高的势力。
  
      叶伏天,站在了仲氏人群面前,他目光望向仲秋身后的那道倩影,道:“浅月,回来。”
  
      云浅月看着那白衣身影,眼睛已是湿润。
  
      她本已经绝望,却没有想到先生会在今日出现,以这般强势的姿态,当着世人的面前,出现在这里,为她讨一个公道。
  
      然而云浅月却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压力传来,在她前面,仲秋身上释放出一股淡淡的阴寒之意,那股寒意像是渗入骨骼血液之中,让她整个身体都无法动弹。
  
      她毕竟年轻,只是贤者之境,仲秋的一缕道意,便足以压制住她。
  
      只见仲秋也并未回头看他,目光落在前方叶伏天的身上,开口道:“她已经是我仲府之人。”
  
      他不管叶伏天是什么人,这里是齐皇领地。
  
      他们在齐皇领地经营多年,左丘氏和仲氏,站在了这片领地的巅峰。
  
      叶伏天,他一来便直接蔑视所有人的存在,无视一切。
  
      不仅如此,他那些话,对于仲氏可以,可谓极其不客气了,直接影响仲氏名声。
  
      人,是洛城云氏主动送入他们仲氏府邸,如今,却败坏他们声誉?
  
      叶伏天听到仲秋的话,见他抬头笔直的看向他,脚步继续往前。
  
      无数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站在他面前的,是齐皇领地最强势力,和左丘氏并肩的仲氏。
  
      他要直接正面针对么?
  
      只是,至今诸人都不明白这叶伏天的底牌是什么,即便他能够和仲秋一战,但是,将所有人都得罪死,他该如何自处?
  
      “你仲府之人?谁决定她命运的?”叶伏天看向仲秋:“云氏那些老家伙,还是,你?”
  
      “不需要向你交代。”仲秋道。
  
      叶伏天听到仲秋的话笑了笑,他将手中的时空之戟收起,道:“这就是站在殿试巅峰之人?”
  
      叶伏天一头银发飘动,站台上刮起了一阵风,他衣衫猎猎,看向仲秋道:“听闻你以女子为炉鼎修行?修行这般手段,品行也是如此低劣,虽不知道你修为如何,但只这点,便不配称圣,如此人物,却在殿试之上无双,真是讽刺。”
  
      他说着身体转过,往回走了几步,就在诸人不解之时,他再次转身看向仲秋道:“如你这样的修行之人,一击,应该足够了。”
  
      诸人听到他的话又是死一般的寂静,叶伏天负手而立,面向仲秋道:“滚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