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085章 赏罚
    夏皇宫,叶伏天到来之时有侍女在外候着,前面带路。
  
      不过却并未带叶伏天前往萧皇妃的寝宫,而是夏青鸢居住的地方。
  
      石桥上,叶伏天见夏青鸢站在那,而在对面的湖畔旁的亭台,便有一道雍容华贵的身影安静的站在那,背对着叶伏天所在的方向,纤纤玉手伸出,朝着湖中挥洒,似乎是在喂湖中金鱼。
  
      “公主。”叶伏天对着夏青鸢微微拱手,喊了一声。
  
      夏青鸢目光望向他,轻声道:“我母妃要见你,你随我来吧。”
  
      说着朝着石桥的另一端走去,叶伏天抬起脚步跟随着她而行,来到湖畔亭台前驻足,此地仙雾缥缈,那湖畔如仙池一般,站在湖畔前的身影虽只是一道背影,却依旧给人高贵圣洁之意。
  
      她缓缓转身,便露出那张夏皇界无双的容颜,令人不敢直视。
  
      不过此时的萧皇妃脸上却带着温和的笑容,并不会显得令人高不可攀,但那股气质却已是烙印在骨子里的,无法掩饰,站在她面前,便足以让夏皇界绝大多数人感受到淡淡的压力。
  
      “叶伏天参见皇妃。”叶伏天欠身行礼道。
  
      “不必拘礼。”萧皇妃轻声道:“我听青鸢说起了空界之战,她对你赞赏有加,以一己之力帮助夏皇界拿下了十年一度的空界之战的胜利,而且伤亡也算是历届获胜的空界之战中比较小的,以最小的代价取胜,难能可贵。”
  
      “这是属下应该做的。”叶伏天低头道。
  
      “那也要能做到才行。”萧皇妃笑道:“每一届的空界之战,夏皇界多少修行之人想要建功立业,但又有几人能够如你这般,纵然此次青鸢参战,但空界之战依旧没有必胜的把握,毕竟对手也是皇级势力,你既能够做到这一步,便意味着此届空界之战中,你本身便是最出众的那一人。”
  
      “皇妃赞誉,愧不敢当。”叶伏天道。
  
      “过分的谦虚便是无礼了,你当之无愧。”萧皇妃道:“还有,我已经说过不必拘礼,你一直低头是做什么,是嫌弃本宫老?”
  
      叶伏天心中叹息,萧皇妃绝口不提萧笙之事,只是一直赞赏他,甚至以玩笑的口吻聊天,毕竟身为夏皇界第一美人,谁敢嫌弃萧皇妃老?
  
      这样的皇妃,才更让人难应付。
  
      抬起头,叶伏天看向那张倾城绝艳的容颜,道:“属下不敢。”
  
      萧皇妃目光凝视叶伏天,开口道:“在萧氏之时,你可是一点不怯场,肆无忌惮,之后又入离恨天,打上三十三重天,当着离恨剑主的面击败了妄川,此刻的你似乎一点不像之前的你,如此这般谨小慎微,是对本宫有成见?”
  
      “皇妃身份尊贵,不敢不敬。”叶伏天道。
  
      萧皇妃瞪了叶伏天一眼道:“可我怎么听说你对我女儿,可是一点不客气?”
  
      叶伏天一脸黑线,这……
  
      他看了身旁的夏青鸢一眼,只见夏青鸢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面无表情。
  
      “罢了,你惜字如金,比本宫尊贵。”萧皇妃淡淡道:“不过青鸢对你信任有加,陛下对你册封,想必也是希望你未来能够成为青鸢的助力,离恨天三十三重天上,离恨剑主虽说是借剑叶无尘,何尝不是有护你之意。”
  
      “这么多人看重于你,想来将来你也不会让他们失望,空界之战青鸢虽对你已经有过册封,但尚不全面,我听说青鸢曾答应让神霄谷为九州之人炼器,我会亲自下一道旨意给神霄谷,他们必不敢怠慢,此外,我还听闻你们曾前往玄机山想要交易修行之法,不必那么麻烦了,青鸢已经准许你自由出入夏皇宫,本宫便准你入夏皇宫的莲花金殿,除第九层外,其它地方皆可入,另外,可从中挑选十部功法,抄录出去,传承于你所在的至圣道宫心腹之人。”
  
      萧皇妃目视叶伏天开口道:“这样一来,以后你也不必去其它地方交易修行功法之类了,你的朋友也能有足够强大的功法修行,支撑他们继续往前,毕竟此次空界之战,是他们打下了离皇城,拿下离皇界皇旗,算是论功行赏。”
  
      夏青鸢听到萧皇妃的话看了她母亲一眼,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夏皇宫的莲花金殿,可以说是整个夏皇界最珍贵的地方之一,堪比任何遗迹宝藏之地,甚至许多人认为,可以去除之一两个字。
  
      即便是她,从踏入修行开始,修行之法除了父皇教导之外,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莲花金殿中寻找参悟。
  
      夏皇宫中,有一些修为极为强大的圣境存在,他们本非父皇嫡系,但却甘心入夏皇宫为父皇效命,有部分人,便也是为了那座莲花金殿。
  
      纵然是以她公主身份,都没有资格赏赐他人入莲花金殿修行。
  
      有这资格的,只有三人,而且,还需父皇点头才行。
  
      可想而知,这次封赏有多重。
  
      若只是封赏叶伏天一人倒也还好,但她母亲称,叶伏天可将莲花金殿功法抄录带出,让其心腹修行,意味着可传于荒州道宫修行之人,这样的恩赐,可以说是极其罕见了。
  
      这么说来,父皇也是点头同意过的。
  
      萧皇妃,已经请示过夏皇了。
  
      叶伏天自然也明白萧皇妃对他封赏的分量,他可自由出入莲花金殿,意味着除最高层外,任何修行之法他都可直接拿来修行,而且,可以传授荒州道宫之人十部修行之法,这等同于给他们荒州一座传承圣地。
  
      这样的封赏,不可谓不重了。
  
      “多谢皇妃。”叶伏天欠身道:“属下也代至圣道宫修行之人,谢荒废封赏。”
  
      叶伏天心中暗暗叹息,这是萧皇妃对他们道宫之人的补偿吗?
  
      这一战,道宫不少人受伤,想必萧皇妃是知道的。
  
      “好了,你退下吧。”萧皇妃又道。
  
      “是。”叶伏天拱手,随后转身离开。
  
      夏青鸢脚步迈出,想要和叶伏天聊几句,但却听萧皇妃喊道:“青鸢。”
  
      夏青鸢身形停下,看向萧皇妃,只听萧皇妃道:“过来陪我聊聊天。”
  
      夏青鸢看了离去的叶伏天一眼,随后轻轻点头,走到萧皇妃身边,道:“母亲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是否对我的做法有成见?”萧皇妃道。
  
      夏青鸢自然明白母亲这么做的用意,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及过萧笙,更没有为萧笙求情,只是封赏叶伏天,但叶伏天是聪明人,又怎么会不明白。
  
      “叶伏天如今来上界天修行,当年他的一些心腹,天赋皆都不弱,跟着他一起修行,想必也能见到更广阔的世界,对于他们而言,最缺的什么?”萧皇妃对夏青鸢道:“要萧笙的命简单,但对于荒州的人而言,难道不是修行更重要?萧笙的命,对荒州而言,能够比得上这些吗?”
  
      夏青鸢也不得不承认,萧笙的命,的确不值母亲对叶伏天他们的封赏。
  
      若是交给任何人来选,都会选这些修行资源。
  
      “当然,我做这些,也只是因为你父皇和你对叶伏天的看重,只是顺势而为,否则,萧笙的命根本不值,你父皇也不会允许我这么做。”萧皇妃:“但他毕竟是你舅舅的亲骨血,对于其他人无关紧要,对你舅舅而言却不一样。”
  
      “青鸢,此事便到此为止吧,之前我已经对你舅舅说过,以后不允许萧笙踏足皇宫,并且,萧氏一脉的继承人,也不会再有他。”萧皇妃又道。
  
      夏青鸢看着她母亲,随后轻轻的点头,母亲做到这一步,她也无话可说。
  
      …………
  
      叶伏天离开夏皇宫后,很快便从皇宫中传出消息,萧皇妃,准叶伏天自由出入夏皇宫的莲花金殿,夏皇界最顶尖的修行圣地。
  
      此外,荒废亲自下旨,让神霄谷为九州之人炼圣器。
  
      不仅如此,叶伏天可从莲花金殿取十部功法传承于道宫之人。
  
      除此之外,还有对萧笙的惩罚。
  
      萧笙于空界中受人蛊惑,私自传令,调派人手,导致叶伏天等人遇袭,从此之后,萧氏萧笙,不得踏足皇宫半步,且神霄谷为九州之人的炼器资源,皆由萧氏代出。
  
      两则消息从夏皇宫传出,许多人惊叹萧皇妃的手段,这位夏皇界第一美人,这是以封赏的方式,让叶伏天无话可说。
  
      同时,诸人明白,萧笙的前程,怕是已经结束了,有此污点,且皇宫中亲自下令命他不得入皇宫半步,从此以后,萧氏培养的重点,再不会是他萧笙,除非他自身天赋逆天,不借萧氏的修行资源,逆势崛起。
  
      然而,即便他天赋出众,却又如何比得上叶伏天?这在空界已经得到过证明,更何况,叶伏天如今受夏皇、公主器重,大势都在他身上,萧笙拿什么和他争?
  
      之前有传闻称萧千鹤和萧笙离开皇宫之时,萧笙脸色阴沉,如今诸人明白,此传闻怕是真的,从皇宫出来之后,萧笙就已经知道了他的结局,这惩罚看似没什么,却断了他的前程!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