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斗战贤君
    连玉清冷漠的扫了叶伏天一眼,随后走到云峯的身边,蹲下身子查看云峯的伤势,发现云峯的骨骼断裂了许多根,虽不至于被废,但怕是也要修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正常修行。
  
      这只是身体上的伤害,连玉清看到云峯那茫然无神的眼神便明白,此战对云峯精神层面的伤害,远比肉体的伤害更痛。
  
      他这师弟乃是画匠的后人,可以万物入画,天赋可谓卓绝,刚入道宫没有多久就入了道榜,自然年轻气盛,一直以入圣殿为目标,平日里的云峯是怎样的人物他自然看在眼里,骄傲、年少轻狂,充满了自信。
  
      但此时的云峯,眼神泛着空洞之意,这一战对他的羞辱,将他那股自信和骄傲击成粉碎,让他一瞬坠入深渊,这种打击对一位年少轻狂的天之骄子而言太残酷了,极有可能会让云峯一蹶不振,从此怀疑自己,心境难以恢复,也就是修行之人常说的道心受损,会对他以后的修行造成极大的阻碍。
  
      抬起头,连玉清目光冰冷的望向叶伏天,开口道:“同在道宫修行,心思未免有些歹毒。”
  
      他自然明白,叶伏天故意为之,否则,何必来这道战台上。
  
      “你若不瞎,便是白痴了。”叶伏天冷淡回应,站在道德层面讽刺他人,谁不会?
  
      云峯羞辱他的时候,连玉清可曾说过一句话?
  
      云峯将花解语入画之时,他又是否责备过云峯?若云峯入画的是他连玉清的女友,不知道是否还会这么心平气和,如今战败被虐,便是他歹毒。
  
      连玉清目光凝视叶伏天,随后站起身来,抬起脚步,朝着道战台的方向走去。
  
      “连玉清他要做什么?”诸人目光望向连玉清,他可是巅峰王侯,道榜第五的强者,无论怎么样,走上道战台的人,都不应该是他。
  
      “连师兄。”云水笙喊了一声,此战她也略有些心惊,之前她看到的叶伏天是嬉皮笑脸颇为无赖,今日道藏宫所见的叶伏天却是另外一人,冲冠一怒展露出的实力令人心惊。
  
      虽说对云峯下手有些狠了,但这场战斗也算是云峯和相芷琴等人逼迫他战的,而且,花解语已经明确过不允许云峯将她入画,云峯依旧将花解语画入自己的画中,这便算是亵渎了,叶伏天愤怒也算是事出有因。
  
      道战台上,叶伏天以八等王侯境击败云峯,无论如何,连玉清都没有出手的理由,有失风度。
  
      “我不会对他如何。”连玉清脚步停下,轻声说道,随后继续抬起脚步,走到道战台上。
  
      叶伏天目光看向连玉清,他有些意外,没想到连玉清竟然真有脸走上道战台。
  
      “我本不该出手,然而你身上戾气太重,便请你听一曲。”连玉清缓缓开口,随后他将端坐于道战台上,十指拨动琴弦,刹那间,有悠扬琴音传出,飘入诸人的耳膜之中。
  
      “我便听你一曲。”叶伏天站在那安静的看着连玉清,对方乃是巅峰王侯,这样的战斗自然是没有任何悬念的,根本不需要去尝试。
  
      境界越高,每一境之间的差距也会放大,八等王侯要到巅峰王侯,需要修行多少时间?岂是你说跨便能跨的。
  
      一缕缕音波传来,入侵叶伏天的精神力,刹那间,叶伏天的精神力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般,狂暴、紊乱,但他依旧安静的站在那。
  
      疯狂渗透而入的琴音像是将他代入了另一个空间,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扣着他的身体,他感觉整个人仿佛都在那片虚幻的空间,被那只大手牢牢的扣住。
  
      脑海之中出现一幅幻象,他的身体仿佛被人擒拿,随后朝着地面砸落而下,身躯震荡,仿佛精神力也要震碎,站在道战台上的他闷哼一声,神色苍白。
  
      连玉清依旧在缓缓的弹奏,优雅自然,诸人看到叶伏天的神色,便知道他必然在经历着什么,却没有人知道连玉清的琴音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很快,连玉清的琴音便停下,他抬起头,目光望向脸色苍白的叶伏天,开口道:“体会到了吗,感觉如何?”
  
      叶伏天目光看向连玉清,忽然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开口道:“我不是云峯,你也不是我,云峯数次挑衅,不懂尊重,是他自己自认为不可一世,对他出手,我没有任何负担,倒是你,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证明什么?你不要忘记自己是什么境界,若是想要动手便直接动作,用这样的方式想要证明什么?虚伪吗?”
  
      连玉清看着叶伏天脸上的嘲讽笑容,他的右手猛的拨动琴弦,刹那间一股恐怖的精神力如同惊涛骇浪般直接冲入叶伏天脑海之中,叶伏天如遭电击,脚步连续后退,闷哼一声,嘴角有鲜血溢出。
  
      许多人身形微颤,却见叶伏天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脸上反而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
  
      “这就对了。”叶伏天笑容灿烂:“这就是你们要的挑战,你口中所谓的风度,横跨两境界击败云峯之后,巅峰王侯的你亲自走上道战台,很威风,但以后,还是要点脸才好。”
  
      说罢,叶伏天便直接转身走下了道战台,他懒得理会那些挑战,是因为其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此战之后,想必会消停下了。
  
      看着叶伏天一步步走下道战台,连玉清的脸色不大好看,他没有阻止,叶伏天,一直在逼他出手。
  
      自嘲一笑,终究还是心境不够,竟然会被叶伏天激怒,他是想以这样的方式,从而影响他的心境?
  
      “对了,你今天弹奏的琴曲,我记下了,以后有机会我会送你一曲。”走下道战台的叶伏天拉着花解语离开,没有再理会这里的人。
  
      连玉清并没有在意叶伏天的话,送他一曲?
  
      莫非,叶伏天也擅长琴道不成,但即便擅长,纵然有超凡天赋,想要超越他,需要多少年?
  
      相芷琴看着叶伏天离去的背影,脸色难看。
  
      …………
  
      这一战的消息很快便在至圣道宫传开,道榜第九十六位的云峯,竟被叶伏天跨境血虐,许多人感叹,看来今年这道战第一的新人,比想象中的要更强。
  
      云峯能上道榜,天赋是被认可的,而且本身已经在至圣道宫修行过一段时日,但结局,据说非常惨,回到道藏宫之后,一直闭门不出,心境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道榜之上,云峯被除名,而叶伏天的名次,直接跨越而上,入道榜八十一位。
  
      这才是八等王侯,就已经入道榜八十一,以后若是到了中等王侯、上等王侯,会处在什么名次?
  
      此时,至圣道宫战圣宫中,光芒璀璨的古殿,七戒在前方带路,叶伏天和余生跟随着他来到了这里,据七戒说,战圣宫的宫主,斗战贤君要见他们。
  
      一座金色的古殿前,叶伏天见到了斗战贤君,一位赤膊着上身,浑身肌肤曾古铜色,充满了无尽力量感的高大身影,他虽没有释放任何的气息,但只是站在斗战贤君面前,叶伏天和余生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叶伏天生出一种感觉,在斗战贤君面前,他就像是蝼蚁一般,一根手指就能捏死。
  
      “叶伏天见过老师。”
  
      “老师。”
  
      叶伏天和余生都喊了一声,他们听从了金刚贤君的话,既入战圣宫,称一声老师并不为过。
  
      斗战贤君轻轻点头,眼眸望向他们,开口道:“入门之战我看到了,你们肉身很强,应该都是修行了强大的炼体功法,只是,这是功法所自带的,你们并没有真正去挖掘肉身潜力,达到炼体的极限,从炼体天赋来看,余生你最适合,不走炼体之路可惜了。”
  
      “修行者炼体之人极少,世人更多喜好修行法术,甚至在低等境界之时,那些境界低微之人鼓吹法师强于武道,炼体更是不入流,你们怎么看?”斗战贤君道。
  
      “修行之道各有所长,任何职业修行到极致都一样,依旧看个人。”叶伏天回应道。
  
      “不,他们说的是对的。”斗战贤君看向叶伏天道:“当然,也仅仅局限于低境界,真修行到了一定层次,哪有绝对的强弱,当然像你这样擅长多种能力的人,自然更占优势,每个人对修行的看法都不一样,而我固执的认为,炼体之道强于一切,只是极少有人能走到极致。”
  
      叶伏天有些不认同,但从某种意义而言斗战贤君也是对的,修行之人对于自己所修行的信念都不能坚守,还谈何修行。
  
      “也许你会怀疑我的话,但我且问你,炼体之人将肉身修行到极致,同境界下,身体强度就堪比法术的攻击力,你如何对付我?”斗战贤君看向叶伏天。
  
      叶伏天露出一抹思索之色,只听斗战贤君道:“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想象下余生,若是有人和他同境界,攻击落在他身上,能有反应吗?”
  
      叶伏天点头,这倒是事实,同境界的情况下攻击余生,一般人还真打不动。
  
      但事实上也不能这么算,因为很多人的攻击力,是强于境界的。
  
      “我排名荒天榜第七,但即便是排名前面的人也绝对不愿意和我战斗,你可知道为何?”斗战贤君又问道,似乎对自己的能力格外的自信。
  
      叶伏天摇头。
  
      “因为他们攻击落在我身上,不一定有用,需要很多次打击,或许才能将我摧毁,但他们不同,只要被我击中一次,必死。”斗战贤君开口说道,叶伏天眨了眨眼睛,竟然感觉,很有道理,这确实是很大的优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