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07章 居心叵测
    叶伏天同样露出一抹诧异之色,显然很意外。
  
      颜渊,大离国师大弟子,圣道第三阶梯,无暇圣境,据夏皇宫中的卷宗记载,颜渊极有可能站在这一境之巅。
  
      离轩是大离皇室血脉,他是颜渊的师弟律川带来上界修行,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颜渊应该居中调停才对,而不是,让他出剑。
  
      他若出剑,后果只有一个。
  
      他和离轩,皆死。
  
      目光看了颜渊一眼,只见对方身穿一袭简单的长袍,面如冠玉,身形修长,气质卓绝。
  
      此时他的眼神很平静,没有一丝的波澜,仿佛只是说了一句极为平常的话般。
  
      莫说是叶伏天,即便大离国院以及诸多围观之人,皆都不明白为何颜渊会让叶伏天出剑。
  
      “他要杀你,如今被你所拿下,你逃不掉,他确保不了你活,这样的死局,你还有何犹豫?”颜渊见叶伏天看向他,不由得继续开口道,仿佛是在怂恿叶伏天动手。
  
      “前辈所言极是。”叶伏天应道,身上剑意呼啸,他的手臂轻微的动了,剑尖继续刺入离轩的咽喉。
  
      这一瞬间的动作,离轩脸色惨白。
  
      “等等。”他口中吐出一道声音,叶伏天手中的剑停下,凝视于他。
  
      只见离轩脸色极其阴沉,他盯着叶伏天道:“你信不过我,那么信得过大离国院吧?”
  
      “信得过。”叶伏天没有犹豫道。
  
      “颜师兄。”离轩目光看向颜渊。
  
      显然,他害怕了,愿意让步,求救颜渊。
  
      “剑七,你如何才能弃剑?”颜渊看到离轩的眼神,目光看向叶伏天问道。
  
      “确保我能活。”叶伏天的话语简单而有力,他出剑,是求自保。
  
      “这简单。”颜渊看向离轩,道:“离轩,我可以以大离国院名誉替你担保,但若你做不到,该如何?”
  
      离轩凝视叶伏天,见到对方冷漠的眼神,他也知道了这剑七是怎样一个狠人,若是想要敷衍了事,根本不可能,对方不会弃剑。
  
      “以我性命担保。”离轩声音沙哑,却冷到极致。
  
      “好。”颜渊点头:“既然如此,我以大离国院之名替他担保,你若弃剑,离轩不会追究此事,否则,便等同于离轩践踏大离国院之名,他拿自己性命为证,这样,足够了吗?”
  
      “不仅仅是离轩,他身后之人追究,等同于他。”叶伏天继续道。
  
      周围诸人露出一抹异色,这剑修战力超凡,没想到心细如发,不给离轩丝毫报复的机会。
  
      “可以。”离轩声音依旧沙哑。
  
      叶伏天凝视于他,只见离轩的眼瞳充满了冰冷的杀念,不过叶伏天并不在意。
  
      “收剑吧。”颜渊道。
  
      叶伏天的剑收回,顿时之前那位圣境人物身形一闪,来到了离轩身后,同样冰冷的看向叶伏天。
  
      这件事,他有责任。
  
      在他的攻击之下,叶伏天竟然脱离战场,给予离轩致命一击。
  
      对方还擅长空间剑道。
  
      “此事,到此为止。”焱渊说罢,便转身离去,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般,其余大离国院的圣境强者随他一起离开。
  
      离轩以自己性命担保,想必也不敢动手。
  
      许多大离国院弟子看向颜渊的背影,心中暗暗佩服。
  
      颜渊让叶伏天出剑,何尝不是以退为进。
  
      既然两个人都不肯让步,那么,就看看谁更狠,谁先妥协。
  
      很显然,离轩先妥协了,向他求救。
  
      纵然离轩拿自己性命担保,但这是他求颜渊的,没有人让他这么做,纵然是摄政王,也挑不出任何问题。
  
      此次对峙,显然,离轩输了。
  
      他不敢换命。
  
      叶伏天收剑之后便转身迈步离开,没有再去防备,以他对大离国师以及大离国院的了解,莫说是摄政王的孙儿,即便是一位皇子,也不敢公然蔑视大离国院的名誉,离轩他以自己性命担保,如若这时候对他出手,那就是找死了。
  
      颜渊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般转身离去,但叶伏天可不认为颜渊那么好应付,能够成为大离最顶尖的人物,会简单吗?
  
      “剑七。”这时有声音传来,只见一行身影闪烁而至,为首的两人赫然乃是离阳以及离莜。
  
      “小王爷、公主。”叶伏天见两人到来喊了一声。
  
      离阳和离莜抬头看向离轩,只见离轩同样望向他们。
  
      摄政王和离王同为四王之一,但摄政王实则也是离王的长辈,离王见了也要喊一声伯父。
  
      因而从辈分来看,离阳、离莜,和摄政王的孙儿离轩,是属于一辈人。
  
      而且,是双王的直系后人,双方身份相当。
  
      “没事吧。”离莜对叶伏天问道。
  
      “无妨。”叶伏天回应一声。
  
      此时离莜的脸色也略显有些不好看,不仅仅是因为叶伏天的天赋。
  
      叶伏天是从下界天而来,她父亲离王乃是下界执掌者,律川以及剑山等人选中了叶伏天,从某种意义而言,他们离王宫天然便和叶伏天建立起了一层关系。
  
      因此离莜一直对叶伏天不错,因为他来自下界,且天赋卓绝。
  
      但她已经得知,剑七差点死在了离轩的手里。
  
      来自她父亲执掌的下界天最强的妖孽人物,就这么莫名其妙差点被杀死,她的心情自然不怎么好。
  
      不过她还没有说话,便听离轩开口道:“离阳、离莜,他是你们的人?”
  
      “剑七公子乃是律川先生等人从下界邀请而来,我大离皇城下界圣境之下最强天骄,剑山承影剑圣前辈邀其入剑山修行。”离莜冰冷开口道:“离轩,你一言不合便动杀手,是何意?”
  
      诸人听到离莜的话露出一抹异色,难怪这剑修实力如此之强,能在圣境强者的攻击之下一剑拿下离轩,竟是下界天第一天骄,律川他们带上界来。
  
      律川等人下界的事情,许多人都是知道的。
  
      这样一来,许多人不由得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他们之前本以为这是一场简单的冲突。
  
      然而如今看来,似乎并不那么简单。
  
      颜渊是谁?
  
      律川的大师兄,而且颜渊和律川关系很亲近,极为看重他的师弟。
  
      既然这剑七是律川带上界来的人,那么,颜渊听到他名字的时候,极有可能是知道的。
  
      然而在刚才,颜渊直接让这剑七出剑。
  
      从颜渊的角度来看,他是居中调解,谁都没有帮,只是化解这件事,但颜渊内心的态度,究竟是偏向谁?
  
      或者,都不偏。
  
      有意思的是,离轩,他知道剑七是律川带上界而来的人吗?
  
      如果知道,那么就耐人寻味了。
  
      “这样吗?”离轩看着离莜道:“难怪敢这般放肆直接前来大离国院挑衅了,剑也确实很不错。”
  
      说着,他伸出手放在脖子上,抹去血迹。
  
      那里,依旧传来刺痛以及丝丝冰凉之意。
  
      “不过,我虽答应了不追究今天的事情,但他不要做出其它出格的事情,否则落在我手里……”离轩神色冰冷,毫不掩饰自己的杀念:“无论他是谁。”
  
      “所以,你们还是和他保持一点距离,以免伤了和气。”
  
      说罢,离轩冰冷的扫了叶伏天一眼,迈步离开,身上杀意凌厉。
  
      今天,他被这剑修,剑尖刺入咽喉,威胁要他的命。
  
      这件事,没有完,他会盯着这剑七。
  
      离阳和离莜神色有些愤怒,冷漠的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直至对方消失。
  
      “剑七公子,我们送你回去吧。”离莜开口道。
  
      “多谢。”叶伏天点头,虽然没什么危险,但也没有拒绝离莜的好意,至于求道,发生这场冲突,自然没必要继续。
  
      一行人直接迈步离开,大离国院弟子以及周围的强者这才散去,他们都去打探一个名字。
  
      剑七。
  
      叶伏天随同离莜他们一起御空而行,叶伏天问道:“离轩是谁?”
  
      他虽然通过卷宗了解离皇界的顶尖力量,但不可能认识皇族所有人,从颜渊让出剑那一刻他就知道对方绝不会是皇子,那么只可能是皇族一脉的其它弟子,但具体身份,他现在都还不知道。
  
      很显然,也不是离王一脉。
  
      “摄政王的孙儿。”离莜道:“这离轩行事向来随意,颇为放肆,没想到会对你下杀手。”
  
      “摄政王孙。”叶伏天心中暗道,难怪敢这般放肆,有恃无恐了。
  
      “直觉告诉我,他应该知道我从离皇界下界而来。”叶伏天开口道,离轩从始至终,都不像是个纨绔,而像是冲着要他命去的。
  
      离阳和离莜听到叶伏天的话都露出一抹异色,相互对视了一眼。
  
      如若离轩知道的话,那么其心可诛了。
  
      国师深受陛下器重,被大离皇城之人称之为一人之下,显然在大离皇城的人心中,国师的地位只逊于陛下一人。
  
      天忉王对此不满是公开的,因此一直和国师争锋相对,大离谁都知道。
  
      但皇叔摄政王却很低调,这些年甚至很少过问外面的事情了。
  
      在这离皇城,虽有三王,但国师一府,地位在三王之上。
  
      摄政王府的人,很难不会心中有想法。
  
      叶伏天是律川带上界,离轩如果知道叶伏天身份,假装不知,直接杀,那么就居心叵测了,有故意挑事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