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051章 白痴
    战场之中,一片死寂。顶点X23US
  
      离爻,他命曹元拧下余生的脑袋,但此刻曹元人首分离,死状惨烈,被余生拧下头颅。
  
      哪怕是夏皇界的强者都因这一幕而深深的震撼着,大军凝视余生,暗道此人是何人?
  
      公主座下,又得一员猛将,碾压离皇界曹元。
  
      这样一来,他夏皇界,已经在祭旗之战中,连胜两场。
  
      离皇界和孔雀妖皇界,至少有其一无法以敌方鲜血祭旗。
  
      “咔嚓。”离爻双拳紧握,发出清脆声响,他目光盯着余生,本以为必胜的一场战局,竟然败了,损失一员大将。
  
      而且,曹元在祭旗之战便被杀死,怕是曹家那位魔头会有些不爽,虽不敢对他这皇子怎样,但却可以支持他的其他兄弟。
  
      毕竟离皇可不是只有他一位子嗣,那魔头在离皇座下实力能排入前五,话语权还是非常大的。
  
      而且,他感觉有些失算,错误的预估了余生的实力。
  
      以这一战他表现出的强横来看,绝对也是圣下极境的战斗力,甚至,不一定会比当初夏皇宫外的妄川弱。
  
      余生有这样的战斗力,那么叶伏天,怕是也不会差。
  
      这两人,将会是夏皇界军团的主要战将。
  
      三大皇界的圣境人物也有些吃惊于余生的强大,天部圣将神色松弛了些,他们夏皇界已经拿下两场胜利,最后一场即便战败,依旧是祭旗之战表现最强的,鼓舞士气。
  
      只见余生提着曹元的脑袋,脚步一踏身体腾空而起,直接将他脑袋上的鲜血印在了皇旗之上,随后将曹元的脑袋甩向离爻。
  
      已经有两大离皇界强者的鲜血,祭旗。
  
      离爻看着脚下的头颅,随后抬头看向虚空中的余生,两人目光交汇,从余生的眼瞳中,他感受到了强烈的杀念,和叶伏天的眼神一样,都想杀他。
  
      做完这一切,余生回到了叶伏天身后,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般。
  
      祭旗之战,还剩最后一战。
  
      这一战,将由夏皇界先出人,孔雀妖皇界最后,占据主动优势,但这一战,恐怕离皇界也不会轻易放弃,极有可能派遣出非常厉害的人物出战,争夺一场胜利。
  
      但如若这么做,便有可能和孔雀妖皇界的大妖进行强强对决,必有一方被杀。
  
      至于夏皇界,没有人考虑,已经拿下两场胜利,夏皇界应该不会再冒险去争这场对决的胜利了。
  
      如若夏皇界要争,难道派出夏青鸢不成?
  
      祭旗之战,主将自然不可能参战。
  
      所以,最后一战,必是离皇界和孔雀妖皇界之争。
  
      “派人吧。”离爻目光扫向夏青鸢冷冰冰的开口道,他等着夏皇界找一人出来送死。
  
      夏青鸢看了一眼身后,这一战,纵然是萧笙、公孙仲等人,都并不愿意出战,也有放弃此战的想法。
  
      毕竟已经连胜两场,可以放弃最后一局了。
  
      更何况,即便他们想去争,也有极大的可能失败。
  
      对方必会派出顶尖人物,出战的话,便可能遇到强强对决了。
  
      “小雕。”叶伏天喊了一声,顿时在他后面人群中,一头黑风雕晃悠着走了出来。
  
      “黑风雕?”
  
      当看到这头妖兽之时,许多人都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离爻冰冷的扫向叶伏天,道:“让一头寻常孽畜出来送死,夏皇界不如干脆退出此战。”
  
      黑风雕在妖兽中本就是非常寻常的妖兽,杀一头黑风雕,根本没多大的意义,没有复仇的快感。
  
      纵然早知道夏皇界会放弃,但也没想到叶伏天竟会如此无耻,不让人出战,而是让一头畜生出来送死。
  
      “白痴。”
  
      黑风雕眼眸斜看向离爻,双翼拍打着,居高临下的扫向对方,那蔑视的眼瞳,像是看白痴般。
  
      竟然,看不起雕爷?
  
      也不看看雕爷跟着谁混的,敢将它当做寻常黑风雕看待?
  
      就算是那些极负盛名的大妖又如何?遇到雕爷照样烤熟了吃。
  
      跟随叶伏天多年,已经不习惯吃生了。
  
      妖啊,就怕享受。
  
      离爻见一头卑微的黑风雕竟对他露出蔑视的一眼,顿时身上流露出一股强烈的杀意,席卷而出,他忽然间笑了,笑得极冷:“一头低劣卑微的黑风雕修行到今天也不容易,竟然你这么心甘情愿的送死,那我成全你。”
  
      说罢,他回过头目光望向一道身影,道:“不要让这畜生死的太轻松。”
  
      “好。”那身影点头,随后迈步走出,这是一位身穿一袭雪白长衫的青年,纵然在战场之中,依旧纤尘不染,他身后背着一柄剑,剑鞘很细,可见剑鞘中的剑必然是一柄细剑。
  
      “大离皇朝剑山弟子。”虚空中有强者看到此人身后的剑便隐隐猜测出了他的来历。
  
      离皇界同样有剑道门派,大离剑山,便是离皇界最负盛名的剑修圣地,地位相当于离恨天。
  
      这走出来的白衫剑修,便是来自大离剑山。
  
      他风采卓绝,气度无双,目光很平静的看了一眼黑风雕,纵然黑风雕有些手段,但也不可能超越得了孔雀妖皇界的大妖,这一战他的对手,主要还是孔雀妖皇界。
  
      至于那头黑风雕,他自会斩了。
  
      就在此时,孔雀妖皇界,走出一位浑身环绕着金色神光的妖异青年,他那双眼瞳都是金色的,桀骜而锋利,从对方身上,黑风雕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黑风雕能够看出来妖异青年的本体,一尊极为珍贵的金翅大鹏鸟。
  
      孔雀妖皇界拥有金翅大鹏一族,但纯血后裔数量极为稀少罕见,任何一尊鸡翅大鹏鸟都是孔雀妖皇界的宝藏,然而此刻,却要用来争夺一场祭旗之战的胜利。
  
      叶伏天扫了一眼出战的三方,顿时露出一抹异色,小雕他自然是最了解的,而另外两方走出的强者,从对方身上,他竟然都感觉到了空间属性的能力。
  
      小雕,也一样擅长。
  
      他虽然控制过很多妖兽,但黑风雕是唯一一头从他年幼时期便一直跟随着他一起成长的,他的每一阶段的感悟,黑风雕也都能够感悟到,他的实力变强,黑风雕的实力便也会随之一起变强,完全跟随着他的修行步伐,甚至可以说是一起悟道。
  
      所以这一战,他让小雕出战。
  
      然而诸人却都以为,他是让小雕送死。
  
      白衣长衫青年迈步走向小雕,道:“既然来送死,便先成全你这头孽畜吧。”
  
      他说罢,心念一动间,顿时万千凌厉剑意斩杀而下,直奔黑风雕而去。
  
      但却见此时,黑风雕浑身羽毛之上,竟流动着一股极为可怕的暗金色流光,绚丽至极,这一道道光辉瞬间将身躯笼罩其中。
  
      剑意斩杀而下,却只是斩在金色流光之上,竟没有能够直接斩伤那头黑风雕。
  
      那剑山弟子皱眉,笑道:“有些意思。”
  
      话音落下,他身影直接从原地消失不见,出现之时已在黑风雕面前,一剑出,鬼神惊,尖锐刺耳的声音传出,空间似被撕裂开来。
  
      剑斩下,划过大地,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剑痕,但剑只是劈过一道虚幻的身影,只见黑风雕竟出现在了虚空中,羽翼拍打。
  
      “嗯?”白衣剑山弟子露出一抹诡异的神色,诸人皆都露出异样的神情,随后诸人便看到黑风雕身体于虚空中盘旋飞舞,刹那间,苍穹之上竟出现无数黑风雕的影子,全部都是空间残影。
  
      “空间规则。”许多人凝视虚空,竟然,看走眼了?
  
      黑风雕的速度越来越快,苍穹之上刮起了一阵可怕的风暴,越来越快。
  
      “极影。”一道金色闪电划过,诸多黑风雕虚影同时朝着一处方向而去,就像是一道金色残影。
  
      白衣剑修身体冲天而起,竟同样快若闪电,冲向虚空。
  
      两人的身体竟皆都从原地消失,仿佛凭空在半空中交汇碰撞在一起,又瞬间分开。
  
      白衣剑修剑疯狂斩出,顿时漫天剑气风暴撕裂一切,黑风雕的身影环绕他飞旋起舞,那片空间像是要被撕裂般,化作一股骇人的空间风暴。
  
      “竟然这么强?”诸人盯着那头无影无形的妖兽,仿佛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轨迹。
  
      “砰、砰、砰……”一次又一次的碰撞中,白衫剑修只感觉自己的手臂在发麻,他的攻击不逊色于对方,然而力量却逊色,连续碰撞之下,他无法持久战。
  
      速度,也渐渐缓了下来。
  
      “嗡……”像是有一道狂风掠过,又像是金色的残影,黑风雕利爪之上竟凝聚出一柄长戟。
  
      又是一道残影划过,黑风雕出现在了白衣剑修身前,这一次,白衣剑修剑出的刹那,万千剑意撕碎虚空,斩向黑风雕的身体。
  
      然而,他却只看到了一道金色闪电,闪电和长戟像是已经融为一体。
  
      这一瞬间,时空像是突然间停止流动。
  
      白衣剑修脸色陡然间变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受限,顿时明白他轻视了对手,这孽畜竟然如此狡猾。
  
      “砰!”金色闪电撕裂而下,直接将他的剑粉碎,长戟直接刺穿虚空,下一瞬间,他便感觉到了咽喉冰凉刺骨。
  
      “雕爷也是你能惹的。”
  
      黑风雕利爪将长祭拔出,任由对方的身体坠落在地上,黑风雕目光扫向离爻,吐出两个字:“白痴。”
  
      说罢,他朝着那头金翅大鹏鸟冲了过去!
  
      ps:感谢[盟主]冷冰寒520、[盟主]易小狮狮,这章是一万五月票的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