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304章 砸死
    刑开身上气息浮动,甚至身体都呈弓形,战神法体崩灭,在那一戟之下被摧毁。
  
      他的手臂轻微的颤抖着,并非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战败本身。
  
      战神印和战神法体,尽皆被叶伏天所破。
  
      他难以接受这样的局面,真我之圣的他,竟真的会败给叶伏天吗?
  
      刑天战意能够将精神意志催动到极限战斗状态,爆发出远超自身的战斗力,他的任何一道攻击都有着无比可怕的攻伐力量,更何况是战神印。
  
      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且本身境界也高于叶伏天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战败?
  
      他刑开,战皇后人,宿命中注定要成为人皇的存在,他生来便拥有刑天战意,在战皇时代,这便称之为刑天战体。
  
      他怎么会败。
  
      怎么能败?
  
      “咚。”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使得虚空震荡,咆哮着的赤色火焰道威都被狠狠的压制着。
  
      刑天抬头,看着叶伏天迈步往前,气息还在变强,璀璨不可一世的光辉流转于身,似有漫天星辰环绕其身躯,手持长戟的他,是那么不可一世,那充满了漠视之意的眼神,像是在蔑视他。
  
      让他准备好受死。
  
      赤河河岸都变得寂静无声,皆都看向那片战场。
  
      刑开,还有一战之力吗?
  
      九奴也在,他神色淡然,这来自夏皇界的青年,其实力和天赋之强,皆都能够碾压刑开,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他自然不会去否认。
  
      但是,想要杀刑开?
  
      还没有到那一步。
  
      刑开,他将捍卫自己的生命、荣耀。
  
      这一战之后,希望他能够得到重生。
  
      哪怕因此而付出极大的代价,但只要能够战胜自我,对于刑开而言,便是新的开始。
  
      如若能够迈过这一步,刑开他将比以前更强,心境更加坚韧,将迈向圣道第三境,无暇之境。
  
      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这是刑开注定要面临的一战,叶伏天,这位璀璨不可一世的妖孽,是上天赐予刑开的礼物。
  
      “咚。”沉闷的声响依旧,叶伏天手臂抬起,仿佛随时可能结束刑开的性命。
  
      “嗡。”一道闪电划过虚空,叶伏天的身体从原地消失,长戟刺杀而出,那璀璨的光束让人的眼睛都无法睁开。
  
      这一击,刑开,他承受得住吗?
  
      “轰。”
  
      一道轰鸣巨响声传出,无数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里。
  
      当看清出赤河上空的情景之时,许多人的心脏猛然间跳动着。
  
      “这是……”
  
      诸人只见叶伏天的长戟笔直的刺在了刑开身前,诸天星辰一体,无与伦比的攻击轰在那尊躯体之上。
  
      然而,刑开却依旧矗立在那。
  
      他的命魂像是在燃烧,那巍峨的战神虚影,像是燃起了金色神火,刑开体内,一道道无与伦比的光辉闪耀,在刑开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尊无比可怕的守护之神,宛若战神守护。
  
      刑天战意在燃烧,吞噬天地大道之力,赤色的天空无穷道火都似被他的身体所吞噬,包裹着他的身躯。
  
      刑开的身体在膨胀变大,体内发出咔嚓的声响,他脸色扭曲,仰天咆哮一声,像是怒吼。
  
      “轰!”
  
      狂暴至极的气浪将叶伏天的身体轰飞出去,他瞳孔微微收缩,盯着刑开还在膨胀变大的身躯。
  
      咔嚓的声响不断,体内的骨骼撑起刑开的血肉,他的命魂在燃烧,体内的血脉以及所有的刑天战意都在燃烧。
  
      仿佛,此刻的刑开,在燃烧生命而战。
  
      一尊无比高大的刑开身影出现在赤河的上空,像是真正的战神降临世间。
  
      赤河岸的诸人内心狂颤,即便是界王宫的修行之人都没有见到过刑开释放这种能力。
  
      “燃烧命魂和刑天战意,强行打破身体的极限,化身刑天战体么。”裴喃喃低语:“刑开已经被逼迫到这一步,拿命战斗,这一战对他的损耗,恐怕难以估量,必将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吧。”
  
      “战皇的后人,终究不能小觑,不过即便他最终胜了,也是惨胜,没有一年半载,怕是难以恢复到以前了。”旁边又有人道:“不过这样一来,叶伏天,怕是危险了。”
  
      旁边许多人都沉默着,的确,刑开本就已经非常可怕了,如今,已经彻底燃烧释放自我一切潜力,这对于和他战斗的叶伏天而言,简直是灾难。
  
      “轰。”
  
      一声巨响声传出,刑天脚踏虚空而动,竟在苍穹之上踏天狂奔而行。
  
      每一步踏出,天地都为之震荡,下空的赤河疯狂的咆哮着,赤河的河水像是爆发了海啸般冲出,淹没虚空,竟化作滔天巨浪。
  
      “好快。”
  
      诸人心脏颤动,化身为战神之躯的刑开,却有着丝毫不亚于本体形态的速度和灵敏度,只是躯体变得巍峨庞大,力量和防御都蜕变升华,这样的刑开,会有多可怕?
  
      一声巨响,刑开抬起手掌朝着叶伏天轰杀而出,遮天蔽日,他的掌印本身,便是战神印,抹杀一切,镇压这片天。
  
      叶伏天身躯之上光辉璀璨,手中长戟刺出,和掌印隔空碰撞,一股无比可怕的巨力传来,长戟崩灭粉碎,但叶伏天身体却借助这股力量直接直接横跨虚空而行,后退到极远的地方,和刑开拉开距离。
  
      “你如何让我死?”刑开盯着远处的叶伏天,声音像是来自九幽炼狱般。
  
      叶伏天,将他逼迫到这样的地步,让他燃烧自我而战斗,这一战之后,他恐怕需要一两年才能恢复元气,甚至,有可能损坏大道根基,修为倒退。
  
      这种强行使自身蜕变的能力,其副作用也是可怕的。
  
      但他不得不用。
  
      这次赤河之战是生死之战,九奴也护不了他。
  
      不战,就是死。
  
      叶伏天听到刑开的话面无表情,他扫了那尊巍峨的身影一眼,淡漠开口道:“败军之将,何以言勇,纵然你燃烧自我,今日,依旧死路一条。”
  
      话音落下,他命宫之中世界古树摇曳着,一道道璀璨的光芒流动而出,他身躯之上,释放出神圣的光辉。
  
      世界古树和功法参同契似发生了某种共鸣,更加璀璨不可一世的大道光环闪耀亮起,光柱直冲赤河之巅。
  
      天地大道,此刻仿佛尽皆融入这光柱之中,随后化作同一种道意。
  
      他的身体就是一尊大道炉鼎,熔炼世间一切道。
  
      “嗡。”
  
      浩瀚无垠的空间,化作星空世界,无尽星辰环绕他身躯旋转,所有的星辰之光皆都流动至叶伏天身躯之上,在参同契的光芒之内,他的身体,化作星辰战体。
  
      “轰。”一尊巍峨的身躯出现在天地间,仿佛吞噬天地之道,聚参同契以及大道星辰之光凝聚而生。
  
      “这是,星辰战体。”
  
      一些老一辈的强者内心震荡,摘星贤君的能力。
  
      此时混迹于人群之中的老人露出一抹赞赏之意,这么快便懂得运用了,而且利用自身能力融入其中,将之完美的释放。
  
      “这天赋,快赶得上老头我了。”他嘀咕一声,不过旁边的人都太关注于战斗,竟没有人听到他的话。
  
      叶伏天伸出手,浩瀚无尽的星辰之力凝聚成一根巨大无比的星辰长棍,通体战场出璀璨不可一世的星辰光辉。
  
      可怕的星辰光柱直冲云霄,其威势,竟丝毫不弱于刑开。
  
      “轰。”
  
      “砰。”
  
      两尊庞大的身躯同时踏步而行,朝着对方踏去。
  
      赤河中的巨浪席卷天地,苍穹震荡。
  
      刑开手掌印狂暴轰出,叶伏天所化的星辰战体抡起星辰长棍,猛然间砸了出去,就像是砸下一颗颗星辰,崩灭世间一切。
  
      “轰。”
  
      一声惊天巨响声传出,毁灭的光环席卷而出,狂暴的飓风席卷周围天地,赤河岸观战的许多人都释放出自己的力量抵抗这股余波。
  
      只见他们似乎同时后退,但叶伏天却继续抡起长棍而动,长棍于天地间飞旋,又一次砸落而下。
  
      “轰。”
  
      “轰。”
  
      “轰……”
  
      一棍接着一棍,天地似要崩塌般,刑开发出怒吼咆哮之声,他抬手轰出无穷掌印,淹没苍穹。
  
      然而踏步的叶伏天手中长棍再度挥动轰出,诸天星辰随之垂落而下,融入棍法之中。
  
      大道掌印疯狂崩灭粉碎,星辰之棍狠狠的砸落而下。
  
      “轰、轰、轰……”一道道惊天巨响声传出,刑开的手臂寸寸炸裂粉碎,在星辰长棍的攻击之下崩灭粉碎,他身躯被震退,口中吐出大口鲜血。
  
      叶伏天没有丝毫停下之意,又是一步踏出,长棍横扫而出,轰在刑开的胸前。
  
      又是一声巨响,庞大的身躯不断炸裂粉碎,骨骼断裂,经脉破碎。
  
      刑开化身刑天战神本就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如今再承受这样的攻击,便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伤势了,即便今日有命活下来,怕是也要废掉,而不仅仅是付出代价那么简单了。
  
      “这简直……”
  
      诸人心脏狠狠的跳动着,打疯了。
  
      刑开化身刑天战神,依旧还是要战败么。
  
      只见叶伏天再次抡起星辰长棍,这一滚若是劈下,怕是刑开当场便要被了结于此。
  
      “住手。”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震颤于天地间,使得叶伏天的动作也为之一缓。
  
      “他死,千叶城灭。”一道充满威胁之意的冰冷声音传出。
  
      九奴虽没有直接插手,但却以千叶城威胁叶伏天。
  
      “你行吗?”一道冰冷的声音回应道,随后,长棍劈杀而下,直接从刑开的头顶劈下。
  
      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这一幕,看着那长棍砸落而下,没有丝毫的犹豫。
  
      世间像是停止了般,一切都变得缓慢。
  
      “轰!”
  
      一声巨响,星辰之棍劈下,就那样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