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339章 强势
    这是,在讽刺此届参加殿试之人的实力?
  
      对诸多齐皇领地天骄人物,不屑一顾?
  
      无数人目光移动,在寻找说话之人,很快,诸人的目光落在一人身上。
  
      人群之中,一位银发青年迈步往前移动,只有他那里,有人在走动,因而格外的显眼。
  
      莫说是其他人,即便是叶伏天身旁的云腾和云霓听到叶伏天的话都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这便是刚才让他们不要冲动行事的叶伏天?
  
      让他们冷静,如今,他自己却以这样的方式出场。
  
      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齐皇领地的那些大人物。
  
      余生紧随叶伏天身后往前而行,看到这一幕,云腾和云霓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在不远处,还有吴庸默默的跟随着。
  
      在无数人诧异的注视下,人群还没有反应过来,叶伏天一步迈出,竟然直接横跨空间,踏上了殿试的高台。
  
      “叶先生。”仲氏强者那边,云浅月目光注视着那踏上高台的银发身影一时间心有些慌乱,她被家族强行送入仲氏,本已经认命,想起父亲的死更是心如死灰。
  
      她选择了放弃自我,她会不惜一切代价修行变得强大,将来,为自己讨回公道。
  
      然而,就在她下定决心之后,那一直温和潇洒的英俊身影却又出现了。
  
      只不过比起叶伏天之前的温和,此刻的他那双眼睛更显锋利,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狂妄不羁之意。
  
      这才是先生的本来面目吗?
  
      只是,今日这种局面,如若先生为她而来,那么,这将会是极为危险的事情。
  
      她已经认命,却不希望叶伏天以及母亲还有外公为她冒险。
  
      “你认识他?”旁边,仲秋见到身旁云浅月的失态淡淡开口问道,他的语气和他的人一样,透着一股阴寒之意,让人感觉很冷。
  
      云浅月心中生出一股淡淡寒意,她开口道:“叶先生只是家中客人,和此事无关。”
  
      仲秋没有说什么,家中客人,讽刺殿试诸人?
  
      “无关之人,谁允许你踏上殿试战台?”这时,主持殿试的左丘氏一位强者踏步而出,站在虚空之上,对着叶伏天冷叱一声。
  
      他身上气势惊人,威压而下,落在叶伏天身上。
  
      只见叶伏天身上白衣猎猎,身形稳固如山,淡漠的扫了他一眼,随后看向前方道:“殿下问此次殿试我等如何看,出卖族中女子,以求参加殿试名额;有委身自我,求殿试入选;还有借女子之人修行求道;这,就是齐皇陛下领地参选殿试的天骄人物?”
  
      叶伏天话音落下,瞬间引发轩然大波,无数人议论纷纷,浩瀚空间变得极为嘈杂。
  
      殿试之后,竟有人直指殿试黑幕。
  
      这些事情,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所有人都很清楚,多年来殿试筛选人才,背后也的确是内幕重重,许多人为求能够接近齐皇陛下修行,得陛下求道,不折手段。
  
      但无论如何,最终挑选出来的依旧都算是风云人物,即便背后有着许多肮脏的交易,然而在殿试之时,依旧是一片盛事,没有人会去关心背后的那些事情。
  
      一旦说破,得罪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势力,根本就是自找死路。
  
      更何况,世间本就不存在绝对的公平,世间秩序运转,阳光背后,总会有阴影。
  
      这一切,都会被掩盖住。
  
      齐皇,难道不明白?
  
      但他不会去过问这些事情,也过问不了,除非齐皇不修行,每天便抓着这些‘小事’不放,对于很多人而言,这是影响命运的大事件,但对于齐皇而言,不过是他人生中的某一天而已。
  
      云氏强者脸色阴沉,云默,已经距离目标只有一步之遥,如今,叶伏天跑出来坏事。
  
      除此之外,天剑李氏部族的李若霜,还有左丘氏、仲氏等许多强者,神色皆都变得难看,看向叶伏天的眼神极冷。
  
      正如诸人所猜测的那样,叶伏天一句话,将所有人都往死里得罪了。
  
      这的确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你放肆。”左丘氏的强者踏步往下,强横气息威压在叶伏天身上。
  
      叶伏天抬头扫了对方一眼,却听齐皇子齐佑开口道:“退下。”
  
      左丘氏的族长看了一眼齐佑,刚才,齐玄罡似乎说了什么。
  
      齐佑看向叶伏天的眼神略有几分兴趣,之前齐先生称他也许会看到。
  
      莫非,是指这人不成?
  
      左丘氏的强者只好退下,叶伏天继续往前走去,目光落在云默身上,开口道:“云默,来自洛城云氏一族,云氏家族为让其能够参加殿试,攀附更顶尖的势力,将族中女子送入对方家族中为侍女,因而,才有了他站在殿试的舞台上,享受他人膜拜。”
  
      “诸位以为,他配站在这里吗?”叶伏天问道。
  
      云默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乃是云氏这一代最为杰出的人物,家族才会为他付出大代价,只为让他入齐皇座下修行。
  
      如今,眼看他便要达成目标,叶伏天走出,当众揭发此事。
  
      感受到诸人的目光,他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那些目光,是那样的刺眼。
  
      “将族中女子送去何处修行,是我家族权力,为何到你口中变得如此不堪,踏上这里,本身便也需要考证实力,在你眼里我齐皇领地之殿试,只是一场交易?”云默一步步走向叶伏天,雷光闪耀,淹没虚空,场面骇人。
  
      “更何况,你受我家族庇护,才逃得性命,不知感恩,如今反而在此地出言污蔑,你说,该当如何?”
  
      云默声音霸道至极,恐怖大道雷威垂落而下,越来越强盛。
  
      “云氏云浅月,已拜入我门下修行。”叶伏天开口说道:“云氏家族,没有她父母之命,外公之命,师长之命,没有资格安排其命运,云氏,立即撤回命令,将浅月送回。”
  
      “你也配?”云默语气依旧霸道强势。
  
      叶伏天目光看向云氏一族方向,只见云重等人神色冷漠,看向他的目光透着杀念,没有半点悔改之念。
  
      仿佛对于他们而言,云默的未来,重于一切,牺牲云浅月一人,又算得了什么,这是为了家族之利益。
  
      因为他们,皆都站在自己的立场。
  
      既然如此……
  
      叶伏天看向齐佑所在的方向,欠身拱手道:“殿下,打搅殿试还请恕罪,只是叶某弟子于家中被人强行送走,在此,叶某想要为弟子讨还一个公道,可否?”
  
      “你随意。”齐佑很淡然的开口说道,仿佛并不介意叶伏天闹事。
  
      只要他有这资本。
  
      “谢殿下。”叶伏天双手作揖行礼,和他狂妄的言语相比,礼数上却是非常周道。
  
      “你要和我一战?”云默脚步再次往前踏出一步,气势惊天,他修为和叶伏天相当。
  
      叶伏天冷眼扫了云默一眼,道:“你也配?”
  
      云默看到那蔑视的目光神色阴沉,一声轰鸣巨响声传出,杀念席卷天地。
  
      他云氏这一代最强人物,不配?
  
      “砰。”
  
      一声巨响,诸人心脏随之跳动,叶伏天身后一道身影狂奔而出,赫然正是余生。
  
      战台震荡,似要震碎般,余生几步便踏向云默。
  
      见他狂奔而来,云默手掌伸出,天地雷霆大道尽皆汇聚于掌心之地,无数神雷垂落而下轰向余生的躯体。
  
      然而余生身躯之上似披着魔道铠甲,雷霆落下,在他身躯之上流转,竟隐隐被吞噬掉来。
  
      “证道之圣无视真我之圣的道威?”诸人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这么强大的肉身吗?
  
      云默神色阴沉,滔天雷霆道威汇聚于掌心之中,吞吐出毁灭之光。
  
      “轰。”一道闪电划过苍穹,快到不可思议。
  
      一瞬间,掌中雷霆爆发,朝前轰杀而出,一瞬间雷光湮天。
  
      余生手臂抡起,似有万千魔神出现,同时轰出魔神般的掌印,镇压万古天地,苍穹之上出现一尊盖世魔影,镇住这片天。
  
      两人直接近身碰撞,滔天巨响声响彻天地,震痛诸人的耳膜。
  
      “砰。”
  
      又是一声巨响,两人身体分散开来,余生身躯岿然而立,身上魔道铠甲似乎被雷霆撕裂粉碎,手臂上的袖子也撕碎来。
  
      然而云默的身体却被震飞出去,他攻击力虽然强大,但防御力,可就不那么强了,如何承受得起如此霸道的一击。
  
      他没有能够一击诛杀余生,自己手臂疯狂震碎。
  
      余生脚步再度猛的一踏朝前,直接抓住了对方断裂的手臂,将云默的身体横在空中,左手抓住对方的同时,右手抬起。
  
      无数道目光凝固在那。
  
      “云默。”云重身影如闪电惊雷,冲向战台。
  
      却在同一瞬间一道白衣身影冲出,时空之戟携诸天星辰之光刺杀而出,挡在了云重面前。
  
      “滚开。”云重怒吼一声,雷威降世,想要毁灭叶伏天的身体,然而那一戟却似撕裂了虚空,震碎一切,冲到他的面前,他的身体硬生生的止住,两人身体碰撞在一起。
  
      高台之上,余生抡起的手臂砸了下去,一道惨叫之声传出,云默身体无力的坠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