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344章 齐皇帮忙
云老爷子看着高台之上,齐皇陛下亲自称让云浅月于他座下修行,意义非凡,这比寻常通过殿试机会入他门下修行更为难得。
  
  因今日之事,云浅月的地位将一飞冲天,靠近皇室之人。
  
  这是云氏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想要送他云氏子孙入齐皇门下。
  
  如今,终于算是实现了,但却并非是由他们来实现。
  
  相反,是他们残忍舍弃,将之拱手送去牺牲的人,得到了这样的机会。
  
  如今,云浅月恐怕极为憎恨家族吧。
  
  看了一眼被废掉修为的云默,莫说是报仇,若是叶伏天要和他们清算这件事的话,怕是他们自身难保。
  
  那股强横的阵容,左丘氏和仲氏都被直接压垮,齐皇陛下现身,这些人身后的能量绝对恐怖,纵然是齐皇这位天谕界一方领地之主,也要给几分面子。
  
  云重面如死灰,感觉很绝望,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时,两道身影走来这边,正是云腾以及云霓。
  
  只见云腾看向云氏诸人的目光依旧带着几分怒意,他冰冷道:“浅月父亲因家族而牺牲,为了家族,又将浅月送入仲氏为婢女,我突然想到,以前我们便一直接触仲氏,想要攀附上这层关系,想必这也不是短时间的策划了,也许,家族一直就在谋划此事,就等这次殿试。”
  
  想到这云腾露出自嘲之意,道:“真是讽刺,家族抛弃之人,却是一位外人拯救了浅月,若非是叶伏天,想必你们此刻应该是在笑的,不会为此感到丝毫的内疚悲伤,只有达成目的的欣喜,从今往后,我云腾一家,和洛城云氏脱离关系,祝愿家族强盛。”
  
  说罢,云腾和云霓直接转身离开,没有太多的留恋。
  
  尤其是云霓,她心中应该还是恨的。
  
  她的丈夫为家族而死,她的女儿改了姓氏,却被家族送去牺牲,何其可悲。
  
  还好,有叶先生。
  
  抬起头看向高台之上的银发身影,云霓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她也想到,家族恐怕早就开始策划这件事,根本不是因为叶先生入府被天剑李氏威胁,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即便没有李若霜,他们也一样会将浅月送走,以攀附上仲氏一族,让云默有个辉煌前程。
  
  而此时的另一处方向,天剑李氏一脉之人何尝不是内心慌乱。
  
  左丘氏,被齐皇下令调查,他们和左丘氏结盟之事,自然别想了,甚至他们和左丘氏双方,想必都想划清界限以免被齐皇责罚他们相互勾结。
  
  除此之外,叶伏天之前便提醒过他们,天剑李氏李若霜曾要杀他,前往云氏要人,让他们自行处置。
  
  李若霜是他们天剑李氏这一代最为杰出的人物,他们怎么处置?
  
  但是,如若不理会叶伏天,只看那股阵容,叶伏天要算这笔账,捏死他们恐怕就像捏死蝼蚁般简单,而且,没有人会管。
  
  走错一步,便是灭顶之灾。
  
  李若霜迈步走回到家族这边,便见到家族之人眼睛都看向她。
  
  她敏锐的察觉到了一股异样,那些眼神,和以前不一样。
  
  她眉头紧皱,瞬间心如明镜,知道这一切是因为叶伏天。
  
  曾经,她是家族的骄傲,然而,如今家族恐怕担心自己会牵连家族,想着该如何处置她。
  
  想到这她感觉内心冰凉,弃车保帅吗?
  
  她李若霜,会成为家族弃子?
  
  脚步停下,她看向那一张张面孔,忽然间感觉有些陌生。
  
  “山脉人皇石壁一事,是我一人所为,我一力承担,此刻起,我李若霜不再是天剑李氏之人,所行一切,和天剑李氏无关。”李若霜开口说道,顷刻间便做出了决断。
  
  她若回家族,会非常危险,极有可能被拿来牺牲,以免牵连家族。
  
  干脆直接斩断,和家族脱离干系。
  
  说罢,她身形转过,迈步而行,便想要直接离开此地,一人独行。
  
  “便想这么走了?”一道冷淡的声音传出,叶伏天目光转过望向李若霜那边。
  
  他听闻李若霜行事果决,雷厉风行,手段狠拉,当初要杀自己毫不留情,前往云氏要人,想要陷害云氏得罪左丘氏,做事不留余地。
  
  如今,又果断斩断和家族关系,想全身而退。
  
  李若霜脚步停下,她转身看向叶伏天,道:“之前的确是你毁人皇石壁,愤怒之下我迁怒于你,也是人之常情,我愿割发致歉。”
  
  说罢,李若霜手伸向身后,握着自己的长发,另一手中凝聚成剑,直接将长发割断,顿时乌黑的头发于风中飞舞。
  
  李若霜长发割断之后,披肩的黑色头发披洒在那,透着几分女子的柔弱之美,让人显得有机会悲凉之意,不忍对她动手。
  
  然而叶伏天神色如常,没有半点波澜。
  
  修行到了圣境之人,心境何等坚韧,所行之事皆是本心,哪里会认为自己错了,所谓割发不过是权宜之计,楚楚动人的姿态,也不过是为了活命。
  
  这李若霜,还真是狠。
  
  然而,叶伏天神态如常,没有丝毫的波澜,只是这般,便想要让他心软?
  
  李若霜下令杀伐之时,可不是此刻模样。
  
  “人皇石壁,是你李若霜之物吗?”叶伏天开口问道。
  
  李若霜一愣,无言。
  
  “本就是无主之主,为你在你口中是如此坦然,人之常情?”叶伏天讽刺道:“我也给你机会,你若能受我一剑,便放你离去。”
  
  一剑。
  
  李若霜神色锋利,她为天剑李氏强者,修行剑道,叶伏天准备以剑对付她?
  
  “好。”李若霜点头道,她话音落下,剑气呼啸,汇聚于身后,命魂涌现,诸天剑意汇聚成可怕剑幕,吞吐骇人剑光,呼啸而出,竟然并非是防御之剑,而是杀伐之剑。
  
  身为剑修的李若霜她很清楚,剑道之人,最强的防御便是进攻。
  
  还未等叶伏天有所动作,她的剑瞬间绽放,杀向叶伏天,极其果决。
  
  叶伏天,只能出一剑。
  
  周围诸人见李若霜的动作不少人都心中暗赞,这李若霜且不说人品如何,但在修行之上,却是天赋极高,是天生的修道之人。
  
  叶伏天见到李若霜的动作神色如常,脚步往前一脉,迦叶剑瞬间凝聚而生,破空而行,一柄柄迦叶剑竟直接从李若霜的剑道长河之中穿透而过,以特殊的韵律往前而行,诸剑成阵,犹如一片秋风般扫过,一瞬降临。
  
  李若霜眼眸中迦叶剑不断放大,她神色惊骇,身体爆退。
  
  然而迦叶剑何等之快,一瞬而至,刺破她的周身剑道气流,穿透身体而过。
  
  一瞬间,李若霜身躯震荡不止,鲜血染红了衣衫,显得极为凄惨。
  
  她身上气息消散,不断变得衰弱,脸上渐渐出现皱纹,没有了年轻的容颜,一瞬间似老了十年,体内生机尽皆被剑意摧毁。
  
  她面如死灰,感受到体内气息,身体都无法站稳。
  
  剑意在此时散去,叶伏天看到李若霜此刻的模样,眼神中并没有多少同情。
  
  李若霜抬头看向他,露出恶毒的神情,随后抬起脚布,蹒跚离开,一句话都没有说。
  
  纵然身受重创被废修为,她依旧还抱有希望,希望有朝一日再修行。
  
  叶伏天目光转过,没有再看她。
  
  “先生擅长多少能力?”旁边,云浅月对着叶伏天问道,她每次请教叶伏天的是雷法。
  
  而叶伏天击败仲秋是空间之戟,崩灭大道。
  
  如今,又是剑。
  
  叶伏天也没有纠正她喊自己先生,大概是一种习惯。
  
  “都擅长一些。”叶伏天微笑着道。
  
  随后,他看向齐皇,躬身道:“今日之事,打搅陛下了,还望陛下恕罪。”
  
  “你们的确让本皇很没面子,不过,也算是刺激下他们。”齐皇开口说道:“既然你们从赤龙界而来,空间传送发生错误,想必还有其它朋友没有到,不如,便在皇宫中修行一段时间,这边的事情想必很快会传出去,另外,我会命人加速将消息扩散,这样一来,你们的朋友没有来的,也会找到这里了。”
  
  “能有陛下帮忙,自然最好。”叶伏天开口道,这里是齐皇领地,齐皇愿意帮忙的话,那些没来的人,应该很快就能来汇合了。
  
  “也不是无偿,这些天,你们在皇宫中修行,顺便和皇宫中那些修行之人切磋一番,让他们感受下下界天最强天才的实力如何,免得他们眼高于顶,自诩无双。”
  
  齐皇笑道,殿试无数年来,他门下有许多人,其中,不乏一些天赋极高的人物,被他收为亲传,另外,他还有后辈子嗣。
  
  正好,叶伏天他们一行人是赤龙界最强的妖孽人物,可以同辈切磋一番,看看谁强谁弱,对修行有益。
  
  “好。”叶伏天点头,这点要求自然不会拒绝。
  
  “走吧。”齐皇开口说道,一行人纷纷迈步而行,浩瀚之地的人群都感觉意犹未尽,虽然今日殿试被破坏打搅,但殿试之后的一切,更精彩。
  
  他们知道,今日之后,矗立于齐皇领地巅峰多年岁月的左丘氏和仲氏,将走向衰弱,尤其是仲氏会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