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723章 神州历一万零四十年

  神州历一万零四十年,距天谕书院创立已有四年时间。
  这四年来,天谕界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更和平,神族一战之后,无人再敢动天谕界。
  而天谕界内部,以天谕书院为中心,天谕界的诸势力本身就几乎是一个大联盟,人类修行界和妖界不再划分界碑,共同修行,虽然在修行界每天都有无数争端出现,但顶尖势力之间的争锋却没有了。
  放眼整个天谕界而言,自然算是和平时代。
  有人将天谕界的历史化为不同时代,若说之前是诸强割据的时代,那么如今,天谕界可以称已经正式迈入了天谕书院引领的时代。
  整个天谕界,都以天谕书院为中心运转。
  这几年,天谕城的修行之人急速扩张,呈现爆发式增长,使得一些修行不够强大之人,在这里几乎没有立足之地,圣境以下的人,除非是依靠家势力,否则在这座天谕城,几乎站在修行界的底端。
  今天是天谕书院核心弟子选拔之日,每年的这时候,都会有部分名额,有一些弟子能够进入天谕书院的核心。
  当然,天谕书院中的修行之人隐隐知道,在书院内部,还有一座称之为草堂的地方,那里,才是天谕书院绝对的核心,由叶伏天直接率领,当初神族一战中那些完美神轮拥有者,便都是草堂弟子。
  此时,天谕书院的一座巨大的演武场,这里有好几座道战台,许多人在此交锋。
  前方,高台之上,几道身影坐在那,主持核心弟子的选拔。
  共有九人,除了七位长者之外,还有两名年轻人。
  周围区域,聚集着许多天谕书院的弟子,哪怕没有进入到选拔名单,但他们对于这次核心弟子选拔依旧极为期待。
  “这是楚禹师兄第一次出现在那座位上吧。”远处,有许多弟子竟然,有人露出羡慕之意。
  楚禹,和绝大多数人一样,也是在天谕书院成立之后加入书院的。
  不过,是第一批,当初,天神书院成立,黄金神国国主盖苍和神族强者强势降临,几乎无人敢入书院,楚禹是最先入书院的三人之一,许多人猜测,可能在那时候,他便已经被当做是重点培养之人。
  “恩,听说楚禹师兄进入那地方,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和叶皇没有旧交情,却入了那里的天谕书院弟子。”有人轻声说道。
  许多人都知道他指哪里,天谕书院内部的草堂,不对外公布的神秘之地。
  但天谕书院的修行之人,多少知道一些。
  这几年来,有好几人入了草堂,但只有楚禹,以前和叶伏天他们素不相识,是真正意义上第一个凭能力入内的。
  “这么说,楚禹师兄铸就的大道神轮有可能……”有人目露锋芒,心中有些猜测。
  “楚禹师兄他在此之前便是天谕城极负盛名的人物,当年天谕神朝太子伊天谕拉拢想要让楚禹跟随他一起修行,天赋毋庸置疑,不过,叶皇等人是真的没有在意当年楚禹师兄和伊天谕之剑的那段关系。”有人心中暗暗佩服。
  在天谕书院内部,还是非常透明的,这件事,也能够看到叶伏天以及书院长者的气度。
  不问出身。
  据说,如今天谕城中的楚家,已经将楚禹定为下一代家族执掌者。
  “菲雪师姐如此年轻便成皇了,当年的神族那一战,便是因菲雪师姐而引起的吧。”有人看向另一位坐在上面的年轻人,赫然正是菲雪。
  “菲雪师姐实际并不年轻,但据说她以前时常沉睡,几乎是假死状态,而且,如今又有当年神族的绝代神女人物神落雪前辈教导其修行,怎么可能不成皇。”有人道:“更何况,还有……”
  周围之人点头,传闻菲雪体内,还有神物,而且是叶伏天师尊的女儿,她成皇也正常。
  此时,高台之上,有一位刚通过筛选之人来到了这里,目光望向身前的九人。
  “何烽,涅槃之圣境界。”坐在中间的一位老者开口说道:“如有一天,你已是人皇境界,将来天谕书院遇到危机,就像四年前那样,大军兵临天谕书院,你若参战,极可能会战死,你会选择怎么做?”
  “若天谕书院认为这一战能胜,战;若认为不能胜,逃;若有一天有能力报仇,我会报仇,若是没有,我会选择继续默默修行。”何烽回应道。
  老者目光望向其他人,尤其是在菲雪身上停留了下,随后看向何烽点头道:“恭喜通过考核。”
  何烽对着诸人微微欠身行礼,随后退向一旁。
  之后,又有人上前而来,问题依旧非常简单。
  但是,结果却不同,有人过、有人不过。
  走到那里的人,事实上都已经是通过了天赋筛选,只要那九人一致点头同意,便可为核心弟子。
  今年的考核形式,和以往都不一样,最简单,只是问几个问题,甚至只有一个问题。
  这时,又有一人走上前来,此人身上隐有璀璨神光,气质超然,乃是一位人皇。
  进入天谕书院之人以圣境居多,但也有少数人皇。
  或者,在天谕书院修行过程中破境的人皇,并非是成皇便能入天谕书院,依旧需要经过选拔,这是天谕书院的规矩。
  “太阳界炎煌,神轮一阶,铸仙品神轮。”老者看向他开口说道:“为何不入太阳神宫修行,而是选择天谕书院?”
  “天谕书院名震九界,还需其它理由吗?”炎煌含笑道。
  “若在天谕书院修行不尽如人意,并没有对你的修行有太大的帮助,因你本身已是人皇境界,也没有更强的前辈人物指导你修行,但在一些时刻,却偶尔需要你做一些事情,你会愿意吗?”老者问道。
  这问话,直白点便是若天谕书院帮不了你什么,却需要让你付出,你是否愿意。
  炎煌听到此话并未立即回答,瞳孔略微收缩,随后洒然一笑道:“既入书院,便是天谕书院一份子,若天谕书院有吩咐,自当会尽力而为。”
  “如果有危险呢?”老者再问。
  “若危险很大,可能会考虑,若危险性低,我会愿意去做。”炎煌回道。
  老者点头,又看向其他人,似乎在暗中传音。
  片刻后,老者开口道:“炎煌,考核失败。”
  “…………”
  远处诸人瞳孔收缩,失败?
  怎么会这样。
  炎煌的修为奇高,在诸弟子中也颇为有名,实力强劲,为人孤傲。
  竟然在选拔核心弟子之时,失败了。
  他的回答,哪一句有问题?
  炎煌也愣了下,眼神射出一道灼热神芒,凝视老者问道:“为何?”
  “以后还有机会。”老者没有回应,笑着开口道。
  此次考核虽然是他坐在中间的位置上,但实际决定人却是最旁边坐着的菲雪,这次考核最后一关,由她决定。
  事实上即便其他几人也都不明白菲雪的理由,但坐在这里的人,都是天谕书院核心人物,自然不会怀疑上面的决定。
  至于炎煌失败的原因实则很简单,因为菲雪看出,他的回答谎话连篇。
  天谕书院宁可选择天赋差一些的,但却绝对不需要有问题的修行者进入天谕书院的核心,这些核心弟子,将来都会是天谕书院的中流砥柱。
  “我想知道原因。”炎煌坚持道。
  老者皱了皱眉,却听菲雪开口道:“你是太阳神宫修行之人吧。”
  炎煌瞳孔收缩,目光看向坐在旁边的菲雪。
  她怎么知道的,自己的回答中,哪里有问题?
  “天谕书院招收弟子,不问出身,和我是否为太阳神宫弟子,有何干系?”炎煌没有回答,而是看向菲雪道。
  “的确不问出身,你若是太阳神宫弟子,便可以以此身份入书院,如若故意撒谎隐瞒身份,便要怀疑你的目的了。”菲雪道:“此事,我会上禀书院。”
  远处观看的弟子都是一阵心惊,炎煌,竟是太阳神宫之人。
  只是,他为何要隐瞒?
  “告辞。”炎煌拂袖转身,迈步离开,既然失败,他准备离开天谕书院,看来天谕书院暗中调查过。
  “炎煌,这几天,暂时不要离开天谕书院。”又有声音传出,说话之人是楚禹。
  炎煌回过头,目光扫向楚禹:“你没资格命令我。”
  说罢,他直接大步迈出。
  然而楚禹也站起身来,刹那间,一股狂暴大道神威笼罩着炎煌。
  炎煌脸色微变,转身扫向楚禹,道:“在天谕书院修行也听闻过不少次你的名字,今日便领教下吧。”
  “你不配。”楚禹开口说道,他身形走出,脚步虚空一踏,体内恐怖大道神轮之威席卷而出,冲入炎煌体内,竟使得他的大道神轮颤动,遭到压制。
  “砰。”楚禹一步迈出,炎煌身体被生生的震退。
  “我怀疑你入天谕书院居心叵测,将会禀明执法堂查证,若擅自离开,后果自负。”楚禹强势开口说道,一时间,炎煌的脸色极其难堪。
  坐在那的老者神色平静,这几年来,天谕书院发展极快,外表看一篇繁荣祥和,但事实上,已经混入了许多势力之人,其中不少都别有目的,自然需要好好敲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