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153章 入圣
    无数人抬头看向虚空之上,劫云汇聚,越来越恐怖,已有可怕的劫光垂落而下。
  
      叶伏天的劫光似有多种不同色泽,一重重道意融入劫光之中,有可怕的光辉于叶伏天身躯之上流动着。
  
      但他依旧站在那,如同一尊雕塑般,他对面,萧笙也同样如此。
  
      而且,他认罪了。
  
      承认这一切,是他所为。
  
      萧笙破境入圣道,萧氏为他向萧皇妃求情请命,准备让他出去军中试炼,诸宾客前来送行,前程光明。
  
      但那夏皇界这几年来最为耀眼的后辈人物,他前来兴师问罪。
  
      以贤者之境,碾压入圣道的萧笙,强势问道,破境引圣劫。
  
      萧氏之人脸色苍白,他们,本想为萧笙争一个前程,因萧笙入圣,必是心境蜕变,将来极有可能是萧氏一脉中最耀眼的人物,因而,萧老爷子重新寄希望于他身上。
  
      但此时,他们都明白。
  
      萧笙,完了。
  
      叶伏天刚才的声音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两次勾结离皇界之人,只为杀夺取空界之战胜利、并且只身前往大离皇朝的叶伏天,这已经是不可饶恕的叛逆行为,即便是夏青鸢,怕是都不会放过他。
  
      叶伏天,自然更不会。
  
      神霄谷诸人也同样望向虚空,公孙霓、公孙仲等人心情复杂。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叶伏天,便也是在萧氏府邸,萧老爷子的寿宴之上。
  
      那时候,他还只是初来上界天,刚刚成名不久,和离恨天爆发冲突,许多人皆都认为他过于狂傲,不自量力,挑衅离恨天,那日寿宴之上,他一曲横扫离恨天诸天骄,随后,便开启了无双之路。
  
      离恨天三十三重天上,击败妄川,妄川借此战入圣,却称圣境之下,叶伏天独处一境,其他人一境。
  
      之后,空界之战,他以一己之力夺取空界之战的胜利,和公主夏青鸢联手斩元禁。
  
      离恨剑主因他借剑叶无尘,挡住离皇界强者的诛杀。
  
      直至如今,以贤者之境,击败圣境强者,完成千古壮举,并携此战之威,踏入圣道。
  
      那些曾经在夏皇界被誉为圣下之极的人物,那些耀眼无双的绝代天骄,在他面前,似都黯淡无光。
  
      夏皇界这一代,仿佛唯他一人,绝代无双,盖过所有人的光芒,无人能够与之比肩。
  
      有人望向不远处的公主夏青鸢,曾经,小公主被誉为后辈第一人,无人能够与之比肩。
  
      然而如今,叶伏天呢?
  
      他,能否和小公主夏青鸢相比肩?
  
      这一刻,许多人仿佛明白为何夏青鸢会对叶伏天这般重视,为何夏皇也赏识于他,也许,夏皇和小公主,早就知道叶伏天的天赋有多强吧。
  
      纵然是站在敌对势力的大离国师,竟也如此待他,真正优秀的人物,也许能够让站在对面立场的修行之人,都放下自己的身份,这大概便是真正的赏识吧,无关立场。
  
      “轰。”
  
      一道轰鸣之音将诸人的思绪拉回,苍穹之上,劫光落下,以无比狂暴的姿态轰在叶伏天身躯之上,使得他身躯之上白发狂乱的飞舞着,一席白衣猎猎作响。
  
      他身体周围那璀璨的光辉似变得更加耀眼,无穷劫光在他身躯之上流动着,但叶伏天的身体却依旧笔直的站在虚空之上,竟没有一丝的波澜,身体不曾被撼动分毫。
  
      许多人震撼的发现,叶伏天不仅身体周围流动着可怕的道意,他的肉体本身,此时也弥漫出强大的道威,那恐怖的劫光,洗礼着他的精神意志力量,使之蜕变。
  
      同时,还洗礼着他的肉身,欲肉身成圣。
  
      萧笙在叶伏天的身前,同样遭到了圣劫的波及,本就虚弱的他身躯震荡,又是一口鲜血吐出,脸色惨白如纸。
  
      萧笙的气息已经在不断的衰弱,他看着眼前那绚丽无双的身影,心中感觉到阵阵悲哀。
  
      早知如此,何必要去做那些事情。
  
      否则,纵然叶伏天绝代无双,又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一样能够破境入圣,无论他想要做什么,以他的身份都可以,萧皇妃和夏青鸢,也都会答应他。
  
      为何要去想着和叶伏天争,担心叶伏天会夺走属于他的地位。
  
      如今他自然明白,有些事,根本无需去争,争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佛魔一念,只一念之差,便再无退路,于是有了今天。
  
      他感觉有些可悲。
  
      萧笙自然明白叶伏天不会再给他机会,若是他也一样,这无关心境,无关气度。
  
      “还有谁?”叶伏天看向萧笙开口问道。
  
      他自然明白,这一切非萧笙一人所为,也不是他一个人便能够做到的。
  
      夏青鸢说过,他一直盯着萧笙、盯着萧氏,后面甚至将萧笙禁足,他根本不可能传出消息,甚至都不一定知道他回来的消息。
  
      他自然相信夏青鸢,不会怀疑她的话,既然不是萧笙,那么自然还有其他人在背后控制,而且,其能量恐怕比萧笙还要大,否则一些消息,根本接触不到。
  
      然而诸人听到他的问话却心头颤了下,还有谁?
  
      除了萧笙参与了这件事外,还有其他人吗?
  
      许多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萧氏的人,这一幕,使得萧老爷子和萧千鹤等人的脸色也都变了。
  
      这件事,不仅仅是关乎叶伏天。
  
      如果只是叶伏天的话,他们根本不会这么在意。
  
      勾结离皇界,暗害自己人,而且还是陛下和公主器重的人,这罪名,哪怕是萧氏,也承受不起这样的罪责。
  
      “青鸢。”萧老爷子目光望向夏青鸢,道:“你外公,还没有老糊涂到这种地步。”
  
      萧氏一门,乃是夏皇界鼎盛望族,夏皇岳丈,萧皇妃母族,这是何等身份地位,他会去背叛夏皇界,勾结大离?
  
      显然,叶伏天的话,让萧老爷子坐不住了,这问题,太严重。
  
      “外公,他并非此意,但外公也应该明白,此事他一人,做不到。”夏青鸢开口说道。
  
      萧老爷子听到他的话目光一闪,之前他见萧笙入圣以为夏青鸢可能误会了萧笙,便是因为他也知道,很多事,萧笙他做不到。
  
      但如今,就连萧笙自己都承认,这件事是他做的。
  
      那么仔细一想的话,很显然,的确还有其他人。
  
      他目光扫向萧氏之人,看了一眼萧千鹤,其他人,应该没有如此大胆才对?
  
      劫光再次轰落而下,叶伏天整个人沐浴于圣劫之中,神圣无比,然而,这圣道之劫,竟无法撼动其分毫,他依旧笔直的站在那,安静的承受着这股威力,犹如一尊天神般傲立于天。
  
      道宫诸人都凝望他的身影,他们都明白,入圣之后,叶伏天将完成一次蜕变,昔日的叶伏天纵然天赋绝顶,但他终究是后辈人物,实力有限。
  
      但这一次蜕变之后,他真正,将能够独当一面。
  
      但此时此刻,对于叶伏天而言,更想要知道真相,因此他质问萧笙,还有谁。
  
      萧笙受圣劫波及,咳出鲜血,抬头看着叶伏天,他眼神反而显得很平静,摇了摇头道:“此事,我一人所为,为离爻送消息,皆都我萧笙所做。”
  
      叶伏天看着他的眼神,只见萧笙眼神并没有太大的波澜,仿佛已经准备好面对一切,显得很坦然。
  
      很显然,他并不想说出背后还有谁。
  
      是谁,萧笙自己认罪,却依旧维护着?
  
      是萧氏的人吗?
  
      “你一人,做不到。”叶伏天冷淡开口。
  
      “我说了,是我一人所为,你要如何,随意。”萧笙继续道,依旧没有认。
  
      叶伏天看着他,既然萧笙已经承认,那么接下来的一切,便会简单许多。
  
      西华圣君突袭道宫、灵儿以及凰遭到毒杀、他的消息泄露,其中很多一些细节,都不是一直在萧氏府邸的萧笙能够掌控的,必然有非常厉害的人物在背后控制这一切。
  
      这件事,显然还不算结束。
  
      抬头望向虚空,劫光璀璨,夏青鸢也开口道:“你先入圣吧。”
  
      叶伏天点头,身形一闪,朝着苍穹之上而去。
  
      黑云压迫天地,整个世界如同末日景象,劫降,他的精神意志遭到可怕的冲击,但每一次冲击,都让他受到大道洗礼,意念和天地大道相融,更清晰的感知到道意。
  
      不仅仅如此,他肉身同样遭到可怕的攻击,劫光洗涤肉身,使得他的身体都像是化道。
  
      肉身成圣,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皆都是道。
  
      只见叶伏天盘膝而坐,闭上眼睛,安静的感受,他曾经过药浴洗礼,且本身精神意志和肉身都无比强横,自然无需担心是否能渡过圣劫。
  
      所有人皆都抬头看向那盘膝而坐的白衣青年身影,伴随着劫光不断落下,他的气质还在一点点的蜕变。
  
      直至,破茧成蝶,有更为神圣的光辉从他身躯之上流动而出,笼罩天地,浩瀚虚空,都有着一重重霞光,将那可怕的劫云驱散。
  
      劫越来越弱,黑云散去,九天之上,霞光笼罩而下。
  
      白发青年睁开眼眸,他的眼神更为有神,宛若射出神华。
  
      他起身,目光望向下方,身上竟透着一股超然的气度。
  
      叶伏天,破境入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