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圣愿望
    姜圣带着小蝶和许彻寒来到了圣贤宫,无人敢拦,毕竟姜圣只有两位弟子,而且本身并非是六大圣地强者的目标,没有必要为了杀许彻寒和小蝶把姜圣给得罪死,毕竟那七大圣地中,也只有姬圣在圣榜上的排名能够压得过姜圣。m.x23us.com
  
      三人来到圣贤宫,姜圣亲自替小蝶和许彻寒疗伤,让两人体内的两股力量综合,他这两位弟子,小蝶主修药道,偏脆弱,许彻寒浑身是毒太过霸道,如今两人的力量综合对他们都有好处,而且这样一来,两人以后皆可兼修两种能力。
  
      这本身,也是他对两位弟子的期望。
  
      夏圣和黎圣看向姜圣,只听黎圣开口道:“姜圣,你对自己的弟子也太狠了些吧。”
  
      许彻寒像年轻时的姜圣,他自然明白姜圣一样视如己出,哪里真舍得他去死。
  
      “不破不立。”姜圣回应一声,这世家最了解许彻寒的人当然是他这师尊,因为身世的缘故,许彻寒心境一直有缺,若不大彻大悟,他纵然天赋卓绝,此生依旧无缘圣道,因而多年来他一直压着许彻寒,直至一朝爆发,看他能否迈过去。
  
      “哼。”黎圣似乎有些不悦的冷哼了一声,道:“你这么做,可不仅仅是考验一个人。”
  
      对许彻寒的考验,何尝不是对叶伏天的考验?
  
      姜圣没有回应,黎圣却看了一眼战场中的叶伏天,道:“若道宫渡过此劫,以后打算在荒州修行了?”
  
      将两位弟子送上战场,自己也宣布加入圣战,他哪里会不明白姜圣的用意,更何况,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姜圣的愿望。
  
      姜圣自然明白黎圣的怨念因何而来,这些年一直在九州书院,事实上他并没有为九州书院做什么。
  
      “我闲云野鹤,何处不是修行,这些年叨扰老哥了。”姜圣目光望向虚空,低声道:“更何况,老哥又不是不明白我想要什么。”
  
      “他成功了吗?”黎圣问道,口中的他自然是指叶伏天。
  
      之前他称将姜圣请入九州书院,便是为叶伏天做了嫁衣。
  
      “一步之遥了,而且他才下品贤君,若是修为再进步,根本没有悬念,事实上,即便没有我,他入圣也没有任何悬念,但至少,这是一个开端,以后我会倾尽全力,从这开始。”姜圣低声道。
  
      “愿天下修行者,不受圣劫所阻,天道无情,便逆天道规则而行。”黎圣喃喃低语,叹息一声:“这样的愿望,谈何容易,又要多久。”
  
      “此生,若我不行,还有彻寒和小蝶。”姜圣眼眸望向虚空,神色无比坚定,虚无中,仿佛有一道美丽的身影。
  
      他最爱的人,当年便死在大道之劫下。
  
      他不希望小蝶重蹈覆辙,甚至,他不希望天下修行之人能够踏足那一步的人,再经历那样的绝望。
  
      这也是当年叶伏天带斗战前去拜访,让他出手帮斗战渡圣道之劫他答应的原因,而他提出条件让叶伏天试药,只是一次尝试,只是那时候的他还没有想到,叶伏天会是九州无双的叶伏天。
  
      黎圣没说什么,朝着叶伏天那边看了一眼。
  
      此战叶伏天若不死,未来九州诸圣地,荒州至圣道宫第一。
  
      有时候,战争真的能够改变很多,心境、信念,生死间的悟道。
  
      当然,战争最多的,依旧是死亡。
  
      此时战场之中,小蝶和许彻寒脱离战场后,叶伏天五人便成为了海州三大圣地的目标,尤其是北冥族强者,大军压迫而至,命令他们所率领的海域诸势力全部杀向叶伏天,似乎将怒火,尽皆释放在叶伏天的身上。
  
      有战阵封天,将叶伏天他们围在其中,甚至将自己都封锁了,这样的决心,不可谓不强。
  
      另一方战场中,对至圣道宫强者杀戮最多的人不是圣光殿排名贤榜第二的姬崖,他被金刚界强者牵制,也不是西华圣山的顶尖人物,西华圣山贤榜强者上次便死在了叶伏天手里,同样不是大周圣朝的顶尖人物,周冕正率领金凰军团和猿弘率领的天罡军团大战,惊天动地。
  
      杀戮最狠的人是柳宗,西华圣山大部分强者都在和月氏强者开战,但柳宗却率领一支西华圣山的精锐强者组成的战阵疯狂的杀戮着,以他为首。
  
      柳宗本身便擅长阵法,他身后诸强者站位隐隐成阵势,像是一棵古树般,诸人的力量流动着,降临他身上,随后柳宗手掌挥出,像是有一页柳枝斩了出去,看似无力,却像是世间最为锋利的神兵利刃,前方有数位强者身体直接被劈开,非常惨烈。
  
      “柳宗。”
  
      一道充满杀念的声音传来,柳宗便看到不少强者列阵而行,杀向他这边,赫然乃是老熟人,棋圣山庄大弟子,杨潇。
  
      “天龙战阵?”柳宗饶有兴致的扫了一眼杨潇率领的阵道宫强者所布下的战阵,眼眸中露出一抹肆虐之意。
  
      “诸位都是棋圣山庄的老人吧,当年我便是破解了天龙战阵,棋圣山庄迎我见棋圣,杨潇等九人追随我身边,怎么,如今想要杀我?”柳宗讽刺道。
  
      “当年若非李开山故意让你,入殿之人便不会有你。”杨潇每想到此都痛不欲生,若不是当年李开山的背叛,只有叶伏天见到了师尊,以叶伏天的品行,一切是否都会改写?
  
      而且,叶伏天本身就有能力将师尊带出虚空剑冢,他的妻子,还有诸位师弟,都不会死。
  
      “是吗?”柳宗神色冷漠,道:“既然如此,你今天看看我破不破得了天龙战阵。”
  
      当年他前往棋圣山庄是什么实力,如今又是什么实力?
  
      更何况,如今跟随他一起的人,岂是当年能够比拟的,这一次,他破阵哪里需要研究破阵之法,只需要以阵强行将对方战阵打破,杀戮便是。
  
      两股恐怖的气息从这边战场蔓延而出,两大战阵皆都极为强横,以杨潇的身体为中心,天地间出现了一尊神圣无比的金色巨龙,眼瞳中充满了威严之气。
  
      柳宗所布的战阵则似乎是一棵巨大的古树,每一位强者都是古树的一根枝叶,悬挂在那,哗啦啦的声响传出,竟有无尽的藤蔓遮天蔽日。
  
      “吼。”一道龙吟之声传出,神圣的金色巨龙利爪扣杀而下,五爪如钩,锋利至极,像是能够撕碎虚空,扣杀向柳宗所在的方向。
  
      古树上无数藤蔓席卷而出,缠绕向利爪,却不断被撕碎,但藤蔓无穷无尽,疯狂将利爪裹挟,使得利爪下降的速度渐渐变慢。
  
      “杨潇,你们这一代贤榜强者,都该退位了。”柳宗冷淡开口,话音落下无数枝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随后释放璀璨的光泽,朝着那利爪斩杀而下,每一条枝叶都像是无坚不摧的利刃,蕴藏大道规则,斩在天龙的利爪之上,竟一点点的将之斩下撕裂。
  
      如今后一代人物已经成长起来,许多已经迈入贤君层次,叶伏天、余生、顾东流他们,又有许彻寒、林书白等强者,上一届的贤榜强者却被叶伏天杀了不少,因而柳宗的话并没有错。
  
      后浪推前浪,贤榜的确将会有大变动,许多人,都将退位,入不了圣,便可能被取代,这便是修行界的残酷,不进则退。
  
      天龙利爪被斩,杨潇神色并没有太大的波澜,他凝视柳宗的眼眸唯有仇恨怒火、杀念滔天。
  
      天龙腹部,有璀璨金色光辉闪耀出现,出现一柄巨剑,天龙剑,此剑释放夺目光辉,似能够无坚不摧。
  
      柳宗淡漠的扫了一眼那边,眼眸中闪过一抹不屑之意,他借住战阵可发挥出圣下巅峰战力,拥有这种战力的他,自问九州难有几人配做他的对手,其中,叶伏天算一位、余生算一位,这两人都是万人敌,不借战阵都能横扫一方,但除这两人之外,绝对没有多少能被他放在眼里了。
  
      杨潇虽然是贤榜上的人物,但依旧不入他柳宗法眼。
  
      “剑?我也会。”
  
      柳宗淡淡开口,他话音落下,古树枝叶之上,竟仿佛出现无数柳宗的虚幻身影,一股恐怖之势席卷而出,枝叶竟然直接化剑,刹那间,万千剑意直指前方天龙战阵,隐隐传出可怕的剑气呼啸声响。
  
      柳宗手捏剑诀,竟有梵音传出,顿时天地共鸣,剑气纵横呼啸,万千之剑铮铮而鸣,前方出现可怕的剑气风暴。
  
      西华圣山三圣弟子柳宗,他擅长多种能力。
  
      天龙巨剑镇杀而出,破开虚空,却见柳宗眼眸中绽放一道夺目之光,万千之剑同时爆发,竟在前方凝聚一股可怕的剑气旋涡,无数利剑笔直的刺在天龙巨剑之上,不断粉碎,却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只见天龙巨剑一点点的被摩擦粉碎,从剑尖到剑身,直至剑末,尽皆崩灭粉碎,恐怖剑气继续往前,天龙一声怒吼,金光万丈,护住那片空间,无数利剑杀至,使得天龙战阵震荡,天龙防御都出现一道道裂痕。
  
      “杨潇,想要报仇,你不行。”柳宗傲然开口,迈步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