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308章 心事
    赤龙城,赤河,界王宫外,叶伏天和夏青鸢等人都还在这里等消息,没有急于入界王宫。
  
      虽然已经在千叶城布置好针对九奴的猎杀,但能否成功依旧是疑问,消息不传来,他便难彻底放下心。
  
      那位古皇城的城主,想必不那么容易对付吧。
  
      但双方间的关系,已经是不得不下手。
  
      他们不下手,便要等着九奴对他们下手。
  
      终于,在叶伏天的视野中,他看到一道身影踏步而来,是吴庸。
  
      见到吴庸的神情,叶伏天心中暗暗放下一颗悬着的心,至少,应该没什么问题。
  
      吴庸来到叶伏天身边,随后将千叶城所发生之事禀明,随后带千叶城的一行人返回,临行前,叶伏天嘱咐了一些事情,等到吴庸他们身影消失,叶伏天、余生以及夏青鸢三人,才转身踏入界王宫。
  
      千叶城一战的消息很快席卷赤龙界,叶伏天于赤河之上斩刑开,千叶城涅强者断九奴一臂,将他重伤击退。
  
      两座城池之争,千叶城并未落下风。
  
      这让无数人感慨,若干年后,赤龙城外第一城之名,将有极大的可能会易主。
  
      那一战之后,古皇城便没有了动静,传闻九奴受伤极重,在古皇城中疗伤恢复。
  
      但无论如何,那一战已经证明了千叶城的强大,如若九奴再动千叶城,怕是也要考虑下千叶城的反扑,会不会直接对古皇城下手。
  
      除非,他能一举将千叶城的那些涅抹杀掉来。
  
      千叶城派人时刻注意着古皇城的动向,或者说注意九奴的动向,同时,九大部族的几位族长没有离开,一直在城主府中修行,以防九奴还会杀来。
  
      而且,他们也都心甘情愿的留下,叶伏天命令吴庸,将传授给吴庸的夸皇传承能力,教给他们。
  
      丫丫恢复伤势之后,和颜渊联手在千叶城中刻了两座虚空剑阵,防备不时之需。
  
      不过九奴自那以后便没有再杀去千叶城,仿佛一切,都渐渐归于平静。
  
      刑开,这位曾经显赫一时的绝代人物,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诸人的记忆中渐渐消散,只是偶尔提起赤河一战之时才会想到他的存在。
  
      如今,世人更多会提其的名字,千叶城城主,叶伏天。
  
      不过,叶伏天入界王宫修行之后似乎也淡出了他们的视野,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外界出现过。
  
      赤河依旧永不停息的流动着,犹如时间一样。
  
      不知不觉中,便跨过了将近两年时光。
  
      这两年以来,赤龙界又涌现了大批风流人物,每月一次的困龙之战依旧备受瞩目,而且还爆发了两次赤河之战,有两大妖孽级人物踏入界王宫中。
  
      不过,却没有人能够像当初的叶伏天那样,以无比绚丽的姿态崛起。
  
      …………
  
      神州历一万零二十七年。
  
      界王宫中,一座被烙印得通红的古峰之上,两道身影各自站在一座火焰峰顶,身上绽放着无比强横的气息。
  
      一人手中持戟,一人手中握剑。
  
      在火焰山峰的下面,各处地方都有人站在那,目光眺望着那两道身影。
  
      可怕的剑光像是要淹没虚空,那握剑的剑修动了。
  
      剑出,三千剑动,天空中划过无数剑芒,刺痛着人的眼睛。
  
      另一人也同样动了,手中的长戟刺杀而出。
  
      火焰山峰之上,出现了一片末日般的景象,周围一座座山峰不断炸裂,或被削为平地,剑光一剑强过一剑,戟也一样,每一戟都如长虹贯日,欲击穿虚空,崩灭大道。
  
      一道道绚丽的闪电划过苍穹,伴随着一道巨响之声,两人身体分开,各自回到了战斗之前的位置。
  
      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只剩下剑柄的短剑,苦笑着抬头看向对面的银发青年。
  
      叶伏天在证道之圣时,不全力以赴释放底牌,他的剑还能压制。
  
      但如今叶伏天已经迈入真我之圣,即便只是使用戟法和他硬碰,都足够摧毁他的剑了。
  
      “还来吗?”叶伏天开口道。
  
      “以后别找我了。”裴身形一闪,划过一道剑光转瞬消失。
  
      叶伏天看着离去的身影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记得当初他入界王宫后,是裴找他切磋在先吧?
  
      目光转过,叶伏天望向远处站在各处不同方位观战的诸人,问道:“你们有谁有兴趣?”
  
      “走了走了。”诸人转身离去。
  
      裴都不玩了,他们上?
  
      找虐吗。
  
      这混账入真我之圣后,就没法好好玩耍了。
  
      以后要找他们切磋的话,就当不认识了。
  
      看着一一转身离去的身影,叶伏天有些感慨,无敌是多么寂寞!
  
      界王宫圣道前两境之人,这一两年时间来,几乎都已经打遍了,而且刚开始的时候,大多是他们自己上来找虐。
  
      谁让他赤河之战扬名斩刑开呢。
  
      这些界王宫修行的人,自然都想要领教下。
  
      不过这时,有一道身影朝着叶伏天闪烁而去。
  
      很快这靓丽的身影来到了叶伏天身前,气质高贵,冷艳动人,赫然乃是武皇之女尹天娇。
  
      “想切磋?”叶伏天问道。
  
      “嗯。”尹天娇微微点头,开口道:“也谈不上切磋,我远非你低手,就当是讨教请你指点一二吧,我在修行上有些问题。”
  
      叶伏天入界王宫这段时间,他们相互间早已是颇为熟悉了。
  
      而且,叶伏天和以前刑开性格不同。
  
      刑开孤傲,像是鹤立鸡群,难以接近,叶伏天大多数都显得很随意,甚至偶尔喜欢玩笑,即便是和裴这样骄傲的人,也能够和他交往,虽然除了切磋平日里也不怎么交谈,但尹天娇知道,裴对叶伏天是非常认可甚至佩服的。
  
      不过,知道叶伏天过往那些事,尹天娇可是很清楚这家伙对敌人可是非常狠辣果决。
  
      当然,天赋也奇高,对修行上的一些领悟,都远胜于她。
  
      “好。”叶伏天点头,自然不会拒绝。
  
      “修行有问题何不请教长老或者洞主,他也不过入真我之圣没多久,能指点多少。”一道声音传来,夏青鸢身体朝着这边飘来,目光望向叶伏天和尹天娇。
  
      “三人行必有我师,况且,叶伏天的天赋胜过我,同辈间,有时候更能够发现一些问题。”尹天娇淡淡的回了一声,抬起头看向来到这边的夏青鸢。
  
      “你说的也对。”夏青鸢点头:“不过,切磋战斗,你应该不是他的对手,于修行无益,不如,我们切磋一场,也许能够相互发现对方的不足。”
  
      尹天娇美眸中闪过一抹异色,她看着夏青鸢的眼睛,只见对方显得很平静,声音也很随意,仿佛只是寻常建议。
  
      “好。”尹天娇点头同时,身形一闪,便朝着旁边战场而去。
  
      夏青鸢同样迈步而出,走向尹天娇对面。
  
      很快,一场赏心悦目的大战爆发,一瞬间便是惊天动地,两人的攻击皆都狂暴至极,以攻对攻。
  
      ???
  
      被晾在一旁的叶伏天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看着两人间的狂暴大战。
  
      这么真实的吗?
  
      惹不起。
  
      叶伏天转过身,身形一闪便直接离开这边,路过一道身影面前道:“余生,我们走。”
  
      余生脚步一踏,跟随着叶伏天一起离去。
  
      两人来到了一块高地,叶伏天席地而坐。
  
      不知不觉便已经是神州历一万零二十七年了,在界王宫中他安静的修行了近两年时间,境界也成功往前迈了一步,踏入了真我之圣。
  
      在许多能力的修行之上,也都比以前强了许多。
  
      但叶伏天明白,事实上他如今的境界放眼赤龙界域,实则依旧谈不上高。
  
      然而,他却没办法耐下性子继续修行了。
  
      内心中,始终有着两大牵挂。
  
      其中一个牵挂,也许现在,就可以尝试解决了。
  
      没过多久,一道身影闪烁而来,是夏青鸢。
  
      “就结束了?”叶伏天问道。
  
      有点快啊。
  
      夏青鸢冷冰冰的看了叶伏天一眼,问道:“你找我?”
  
      “嗯。”叶伏天点头:“公主,我想回一趟夏皇界,有件事,需要公主的帮忙。”
  
      夏青鸢看着叶伏天,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叶伏天是不会找她的,更何况是请她帮忙。
  
      想到这她心情有些不爽,目光冷淡。
  
      想无视叶伏天,但她却猜到了叶伏天想要做什么,心中明白此事对于叶伏天而言的意义。
  
      “好。”夏青鸢直接答应了下来。
  
      “公主不问我什么事?”叶伏天道。
  
      “你称呼我为公主,还需要问吗?”夏青鸢眼神冷冰冰的,叶伏天惭愧一笑,他知道夏青鸢猜到了。
  
      需要用到这夏青鸢的时候才会以公主相称,说起来,他的确是有些无耻了。
  
      心中不由得有些愧疚。
  
      但这件事,他必须要去做,而且,他不想等。
  
      看到叶伏天苦笑,夏青鸢又对着他道:“你确定要现在就去做?”
  
      现在的话,还是有些风险的。
  
      “嗯。”叶伏天点头,等待,绝对是一种煎熬,对他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师兄他们。
  
      “既然如此,我们直接启程吧,我去请父皇帮忙。”夏青鸢没有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