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九百六十一章 谁要拿传承
雕像在圣劫之下粉碎,化作尘埃。
  
  本已是油灯苦尽的皇羲融入雕像之中,如何还承受得了圣劫之威,只一击,便彻底消失于世间,唯有他的声音依旧回荡于这片天地间。
  
  皇羲放眼九州而言,实则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但便是他,挡住了九州诸圣的去路,这一死,九州倒是记住了皇羲之名。
  
  此时荒州诸人都来到了这边,剑魔、诸葛清风、尤蚩、徐伤等人,他们凝视皇羲消失的身影,心中长叹一声。
  
  曾经的荒天榜中,皇羲排名第五,诸葛清风第六、斗战第七、尤蚩第八、徐伤第九,如今,他们这些老家伙走到了一起,都在道宫中修行,斗战已经踏足梦寐以求的圣境,而如今皇羲,也终于迎来了他的圣劫,但却随劫而去。
  
  他们自然感受得到,皇羲去得很坦然,知道自己的确是人皇后裔,且子嗣继承人皇传承、又在临死前感悟圣道,的确无憾了。
  
  更何况,他以贤君之境,阻诸圣不得前行一步,甚至重伤九州圣榜第五的存在姬圣,也算是轰轰烈烈了一回,今日之后,荒州之地,皇族之主皇羲之名,必将再次响彻荒州。
  
  “老家伙,走好。”他们心中开口说道,目光望向叶伏天和皇九歌所在的方向,有些欣慰,却又有着淡淡的悲凉。
  
  这些后辈的家伙终于赶上了他们,而且不久后便将取代他们,而他们这些老家伙,有可能会如皇羲一样,若有这么一天,他们是否会如皇羲这般坦然离去。
  
  皇陵崩、天地恢复清明,风拂过,一道道身影破空,诸圣迈步往前而行,朝着皇九歌走去。
  
  随夏青鸢而来的强者率先来到了公主身后,目光冷漠的扫了叶伏天一眼,他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此子竟敢和公主对峙,莫不是他挡住了公主夺传承?
  
  皇九歌像是没有看到般,他迈步走出,一步步来到皇羲消失的地方,哪里早已经没有了皇羲的身影。
  
  叶伏天安静的走到他身边没有说什么,他心中何尝不是有些痛,那位老人当年在卧龙山之时,三师兄顾东流登山,他们反对白陆离和诸葛明月婚约,皇羲便曾为他们说过话,后道宫外一战,以及举族迁徙入道宫,这一切的一切,都记在心头。
  
  如今,那位名震荒州的大人物,便这样走了。
  
  “伯父,我在,皇族在。”叶伏天心中暗道一声,有夏青鸢一句话,今日,无论上下两界谁出手,都拿不走属于皇族的传承。
  
  九州诸强者皆都想要动手,然而,夏青鸢都没有说话,他们自然也不敢动手。
  
  人皇传承,本该属于夏青鸢,公主没有抢,哪里轮得到他们。
  
  夏圣也在人群之中,他目光落在公主夏青鸢身上,见对方看着叶伏天,心中暗暗为叶伏天捏把汗,这混蛋不会真的如同在皇陵外所说的那样,和公主战斗过一场,争传承了吧?
  
  有命争,也要有命拿得住。
  
  “九州圣地之争,依旧如我父皇所定规则一样。”夏青鸢目光收回,对着诸人开口说了声,顿时无数强者目光一凝,他们不知道之前陵墓中发生了什么。
  
  公主,这是自己放弃了传承?
  
  而且,他提醒夏皇规则是何用意,担心九州血流成河吗?
  
  夏青鸢没有在意诸人的想法,她也不需要在乎,目光望向离爻,开口道:“既然人皇传承已有归属,诸位该回了吧。”
  
  离爻笑了笑,道:“公主还真不好客,我倒是想要在夏皇界域游历一番。”
  
  说着,他挥了挥手,带人离去,没有在这里去争夺。
  
  皇陵是他们所发觉,但却没有得到,便是输了。
  
  既然输了,还想要强行夺取的话,夏青鸢怕是不会同意。
  
  这里终究是夏皇的地盘,他这强龙再强势,又如何压得过夏青鸢。
  
  “走。”夏青鸢开口说了声,带人离去,上界天的许多人跟随她一起离开,离恨天的数位强者冷淡的扫了叶伏天一眼,小公主还真是大气,竟然真的不去争了。
  
  很快,这片空间,便只剩下了九州的强者了。
  
  因皇陵崩,远处荒州许多强者也都靠近这片区域,望向这里,九州诸强者齐至,这种盛况,恐怕此生也只能见到这一回了。
  
  虽然夏青鸢离开,但这片空间的气氛却更加压抑,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所有人都感受得到气氛的微妙。
  
  夏青鸢的放弃,意味着真正的乱局,九州诸圣地,都可以争。
  
  这叶伏天想要保传承,道宫诸人怕是会死无葬生之地。
  
  哪一圣地,能够扛得住九州诸圣地的怒火?
  
  之前皇羲,可是得罪了不少人,皇九歌还想要留下传承不成?
  
  “周圣王,你竟然失手了。”西华圣君看向周知命道,周圣王和璃圣是最先进入陵墓中的两人,但传承最后却被皇九歌所得,西华圣君很不解。
  
  周圣王身上透着一股强烈至极的杀机,目光扫向叶伏天。
  
  至于陵墓中所发生的事,他没有说,叶伏天对璃圣所做的事,他没脸说。
  
  至于叶伏天击败夏青鸢一事,他不会说,一是顾忌夏青鸢的身份,二是他不希望九州诸人知晓叶伏天如此出众,这样一来,难免一些有心之人会想要和月氏一样站队。
  
  如今皇九歌得到传承,叶伏天想要保,便注定要九州皆敌,哪怕他再强,也唯有一死。
  
  以叶伏天的性格,必然不会将传承交出。
  
  所以这将是死局,他倒要看看,叶伏天怎么解。
  
  “公主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无论诸位怎么争,夏皇定下的规则若有人敢破坏,休怪我不留情面。”这时,夏圣忽然间开口说了声,使得诸人投去诧异的目光。
  
  这位九州的领袖级人物,一直是老好人,不会去争什么,他本身便站在了九州之巅。
  
  如今这句话,是何用意?
  
  不过至少能看到,夏圣他放弃了争传承,这自然是好事。
  
  “福祸相依,你们便不要去争了。”九州书院黎圣对着书院诸人开口说道,九州书院弟子纷纷点头,来到黎圣身旁只是看着这一切。
  
  人皇传承无论谁拿,都烫手。
  
  九州两位顶尖的人物退出,在场的诸人中,便属姬圣最强了。
  
  姬圣之前可是被皇羲给重创,这笔债,皇羲还不了了,姬圣又怎么会放过皇九歌。
  
  更何况,姬默的死,这笔账还没有和道宫的人算。
  
  此时,姬圣站在虚空中,目光环视蠢蠢欲动的人群,指向皇九歌开口道:“他人只有一个,诸位说怎么争?”
  
  姬圣此言,便仿佛没有将皇九歌看做是一个人,而是一件物品,谁让他继承了人皇传承。
  
  诸人自然明白姬圣的话,强如姬圣,他也不敢说直接便吞下皇九歌,这里的人,没有任何一股势力能和九州诸势力为敌。
  
  当夏青鸢放弃的那一刻,就注定是一个复杂局面。
  
  “姬圣有何建议?”羿族的族长开口说道,一点没有在乎自己的立场,当然更不在乎荒州至圣道宫的人如何看他。
  
  今天这种局面,道宫的人又几人能够活着离开?
  
  哪怕叶伏天交出皇九歌,怕是姬圣也不会放过杀死姬默的势力。
  
  以圣光殿殿主的护短性格,还有西华圣山、大周圣朝这样的死敌,道宫怎么活?
  
  指望和他们同在夏州的月氏?
  
  这种局面下,月氏还有没有胆量插手怕是难说。
  
  又或者,面对人皇传承,月氏自身心动不心动?
  
  “要争的圣地,各出一人,谁杀死他,便是谁的,如何?”姬圣指向皇九歌继续道,拿皇九歌的命,当做赌注,谁杀死皇九歌,皇九歌的尸体便归谁。
  
  “他得到了人皇传承,姬圣真舍得杀?”羿族族长淡淡开口。
  
  许多人都认同,如今,他们都有些不舍得皇九歌死,只想要活的。
  
  “那换他如何?”姬圣的手指缓缓转过,落在了叶伏天的身上。
  
  杀叶伏天者,得皇九歌。
  
  诸圣地的人沉默,在想姬圣的话值不值得考虑?
  
  首先这规矩自然偏向姬圣,谁不知道贤榜第二的姬崖就在这里,诸圣地强者同时出手,以姬崖的手段,自然最容易击杀叶伏天。
  
  更何况,即便真有人做到了杀死了叶伏天,其它圣地真能心甘情愿的认输将皇九歌交给他?
  
  这场博弈,叶伏天他们处在旋涡中心,但所有人,都在局内。
  
  此时,下方,人群之中,叶伏天平静的抬头看向虚空中的姬圣。
  
  这姬圣,将他和皇九歌当做什么了?只是诸人的赌注么。
  
  他倒要看看,今日,谁要拿传承!
  
  ps:第三更,这章是三万三千月票的加更章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