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337章 赶赴皇城
“未来?”
  
  云腾双瞳冰冷,他盯着他的父亲,云氏一脉的家主。
  
  之前老爷子说会培养浅雪,他竟然信以为真,认为老爷子想要弥补因浅雪父亲的死而对她的亏欠。
  
  很显然,他想多了。
  
  但是,浅雪没有和他们一起去皇城,而是提前被送走,而且还有不少族中优秀女子同行。
  
  有人前来接应,竟然是皇城仲氏之人。
  
  云腾如何还会不明白,云氏,他的家族,将浅月卖了,作为交易,换取家族利益。
  
  “为了未来,所以送去仲氏吗?”云腾身上雷霆之意弥漫而出,他像是在极力克制想要爆发的怒火,低沉道:“浅月她还年轻,已经表现出非凡的天赋,因为她父亲的事情家族本就对不起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他有些不愿意相信,这会是他洛城云氏一族所做的事情。
  
  如此的冷血无情。
  
  “正因为浅月天赋出众,仲氏才会看重,仲氏的地位你很清楚,在仲氏,她能够有更好的未来。”云老爷子继续说道。
  
  “父亲,如此无耻之言,为何会从您口中说出来。”云腾双手紧握,雷霆之光游走于他身躯之上:“仲氏修行之法齐皇领地之人谁人不知,仲氏这一代的继承人仲秋,他修行极致寒冰道意,而且修阴阳之意中的纯阴力量,甚至,借女子之身修行,诸人敬而远之,唯有那些无耻家族,方才为了攀附仲氏将族中优秀女子送入仲氏为陪侍,没想到父亲也成为了其中之一,真是可笑。”
  
  侍女在修行界地位低下,仲氏仲秋还未成婚,却已有过许多陪侍,都是供他修行,成全其名。
  
  这样的修行之法本为人所不耻,但仲氏地位超然,也不强迫他人,但即便这样,都依旧不断有强大家族将女子主动送往,他以为这样的事情,应该离他们很远。
  
  虽然家族一直想要和仲氏取得联系,但他不会想到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
  
  “放肆。”云老爷子怒斥一声:“仲氏看重浅月的天赋,仲秋也是齐皇领地天赋最强的妖孽人物,浅月在他身边,将来也许有机会嫁给仲秋,我也嘱咐过他们善待浅月,纵然将来没有正妻之名,只要浅月表现出众,拥有妾氏名分不难,有何不妥。”
  
  “取悦他人,来争取一个妾氏名分吗?”云霓眼角有些湿润,她已是心如死灰:“就因为浅月她原本不姓云吗?”
  
  “你们真卑鄙,云重,这是你的主意吧?用我的女儿,换你儿的前程。”
  
  她赤红的眼眸扫向那一道道身影,最终落在云重的身上,在云重的身边,是他的儿子云默。
  
  云默,是云氏这一代圣境天赋最好之人,云氏一直将希望放在他身上,既然如今云氏拿她女儿作为交易对象,那么只能是为了成全云默。
  
  “闭嘴。”
  
  云重眼神冷漠,扫了云霓一眼,他冷傲开口:“云氏一脉之人本就都是为了家族利益,你为了自己私心不肯交人,得罪左丘氏,既然如此,如今自当付出一些代价弥补,皇城那边传来消息,天剑李氏极有可能和左丘氏联姻,你要知道,能够对抗左丘氏的唯有仲氏,能够和左丘氏那位天才相提并论的也只有仲氏仲秋,为了一时痛快,便陷家族利益不顾,如今做出一些牺牲便在此放肆,你们别忘记自己姓什么。”
  
  叶伏天冷眼看着这一切,如今他自然已经明白了全部事情。
  
  那一直显得很温和的云重,此刻终于流露出他真正的面目么。
  
  为了家族利益?
  
  不用牺牲自我,甚至是成全自己子嗣而牺牲他人子嗣,如此为了家族,他当然愿意。
  
  浅月,竟然被当做物品被交易去了仲氏吗?
  
  而且,还是陪侍。
  
  陪侍地位低下,主人任何命令都要听从,等同于整个人都属于主人。
  
  如此,还敢说为了浅月?
  
  正如云腾所说的那样,无耻至极。
  
  越是残酷的修行之地,便越是利益至上。
  
  不过他知道,争论根本毫无意义。
  
  思想是植入骨子里的,卑鄙之人是不会认为自己卑鄙,他们一样会根深蒂固的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否则怀疑自我,便也无法修行到如今的境界。
  
  “云前辈,夫人,多说没有意义,我们赶去皇城吧。”叶伏天对着云腾和云霓开口说道。
  
  浅月应该没有被送走多久,他们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一道冷傲的声音传出,云重之子云默眼神扫向叶伏天,透着几分冷意:“你别忘记,这件事因谁而起。”
  
  余生见云默如此说话,身上释放出一股霸道气息,叶伏天却是显得很平静,虽然内心中带着杀念,但他却依旧压制着怒火。
  
  这说话之人,应该就是云氏的希望吧,云氏这么做,便都是为了他。
  
  “浅月之前随我修行,算是我半个弟子,如若她有什么事情,牵涉到此事之人,一个都别想跑。”叶伏天声音显得很平静,但这股平静之中却似乎又蕴藏一股极致的寒冷,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空气中的温度都似乎降了几分。
  
  云氏一族的族长看着他,此时他从这真我之圣境界的青年身上,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奇特的气质,那种气质,仿佛是身居高位的领袖气质,对他们云氏一族的漠视。
  
  他身为涅槃境的圣人,竟在刹那间从这青年身上敏锐的感知到了一丝威胁。
  
  云重和云默等人则是有些诧异的扫了叶伏天一眼,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蔑视嘲讽之意,一个都别想跑?
  
  他以为,自己是谁。
  
  叶伏天脚步往前而行,对着云腾和云霓道:“事不宜迟,别耽误了。”
  
  “好。”云腾压抑着怒火点头,随后便和云霓转身想要离开,有人拦截住他们的去路,却听云老爷子道:“让他们去吧。”
  
  他知道此事有些对不住云腾和云霓,但正如云重所言,一旦天剑李氏和左丘氏联姻的话,以他们和天剑李氏之间的恩怨,怕是危险了。
  
  他们必须要破局,而和仲氏靠拢,是他们唯一能够找到的路。
  
  为了家族,终究是要有所牺牲的。
  
  “我们也出发。”云老爷子继续说道,云腾只是无瑕之圣,而他是涅槃,他们会比云腾他们先到皇城,他自会和仲氏打好招呼。
  
  云腾不会坏事,而且,他也不希望云腾出事,毕竟是他的子嗣。
  
  他很清楚,以云腾的修为境界即便到了皇城,一切也都于事无补。
  
  云氏一族强者浩浩荡荡出发,乘坐法器代步,苍穹之上划过一道雷霆,他们直接超越了赶路的云腾等人,朝着远方而去。
  
  云腾他们脸色难堪,按照计划,他们是会和家族中人一起出发,正好可以赶上皇城殿试。
  
  “云前辈,殿试不久便要召开了吧?”叶伏天问道,他计划也是和云氏强者同行的。
  
  “恩。”云腾点头。
  
  “这样的话,仲氏应该也要为殿试准备,浅月应该暂时会是安全的,前辈和夫人不用太过忧心。”叶伏天开口说道。
  
  虽然叶伏天如此说,但云腾和云霓的表情丝毫没有轻松,怎么可能不忧心?
  
  即便暂时没有事又能如何?
  
  在仲氏这庞然大物面前,即便是云氏都不敢招惹,更何况只是他们几个人,即便赶到了皇城,真的有用吗?
  
  但现在,也想不了那么许多,只能先赶过去。
  
  “浅月是我半个弟子,到了皇城,交给我便好。”叶伏天继续说道,云腾和云霓都看向他,叶伏天似乎不像是开玩笑,和之前威胁云氏一样,坦然自信,仿佛,他真有把握做到。
  
  “恩。”云霓点头,浅月对叶先生非常信任,甚至想要拜其为师追随他修行,每次修行之后都会在她面前夸赞叶先生。
  
  以至于潜移默化间,她也觉得叶伏天此人非凡。
  
  如今,他既然这么说,她心中也生出一缕希望。
  
  也许,他真的有机会做到吧,即便很渺茫,但至少,也是一缕希望。
  
  …………
  
  齐皇领地,威严皇城,苍穹之上,不断有强者御空而行。
  
  今日,齐皇领地各方之人,齐聚于皇城之中,直奔皇城中心之地。
  
  这一天,齐皇领地殿试将召开,将挑选出有机会随齐皇修行,得人皇指点的人物。
  
  天谕界身为至尊人皇界,向武之风也同样是三千大道界的极致,所有人都崇尚追求武道,无尽之界皆都是如此。
  
  来自各方的人物,都不会错过这次的盛事。
  
  甚至,很多势力的人已经提前到了。
  
  皇城,殿试即将召开之时,叶伏天他们四人也都到了,然而,他们却并未直接赶往殿试召开之地,而是让云腾带路先行前往仲氏家族。
  
  比起殿试,他们更担心云浅月的安危,至于此届殿试,他们反而已经没什么心情去看了。
  
  一行人速度极快,疯狂赶路,便是担心云浅月会有什么事情。
  
  终于,在殿试召开的时候,他们一行人却来到了皇城仲氏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