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八百八十章 达成一致
    夏圣在九州德高望重,夏家也隐隐有九州第一圣地之势。
  
      因此,哪怕是两大圣地的圣战,夏圣来调解也是有这资格的。
  
      当然在许多人看来,即便夏圣亲自出面,也最多双方就目前的僵局各自退一步,想要让圣战的恩怨一笔勾销,基本是不可能了。
  
      只见此时夏圣继续道:“今日周圣王和叶宫主既然都坐在这里,不如双方好好谈谈,看能否化解这场恩怨,以免以后有更多的伤亡。”
  
      说罢,他目光望向周圣王以及叶伏天两人。
  
      周圣王放下酒杯,却没有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叶伏天同样安静的坐在那。
  
      于是,宴会又出现了短暂的安静。
  
      许多人心想,以周圣王那样强势骄傲的个性,断然不能容忍叶伏天所做的一切的,同样,以叶伏天在圣战中表现出的狠辣果决,想要将一切当做没有发生过,怕是不可能。
  
      当然不可能,这是周圣王和叶伏天心中同时生出的念头,周圣王,他不允许他的骄傲被一位后辈践踏,叶伏天,他不可能放下那些为荒州战死的热血男儿,若是答应化解恩怨,如何向他们交代?
  
      他们的死,难道只是成全了道宫的高枕无忧吗。
  
      “对了,向诸位介绍下,这是九州监察使,夏青鸢。”夏圣指着左首第一位置的青年开口说道:“九州监察使今日在此,会见证两位达成的意见,代夏皇决断。”
  
      听到夏圣的介绍许多人内心微颤,哪怕是那些圣境强者心中也颇为不平静。
  
      这句话,意味深长,夏圣似乎有意无意的告诉他们,坐在那的九州监察使,来历可能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大。
  
      九州监察使,姓氏为夏,可代夏皇决断。
  
      要知道历来九州监察使都是夏皇的人,再加上夏这个姓氏,足以令人遐想了。
  
      难怪,圣榜第四的黎圣,都只能坐在右首第一位,要知道九州以左为尊,许多人在想,如若今日不是夏圣寿宴,是否主位都会让出来?
  
      “此次圣战风波,因虚空剑冢而起,昔日在虚空剑冢中,因叶伏天的选择,导致九州许多圣地之人陨落于禁地之中,后圣战爆发,我大周圣朝包括无量宫在内不少顶尖势力覆灭,甚至贤榜人物无量贤君陨落。”
  
      这时,周圣王缓缓开口,看向夏圣道:“夏圣为九州考虑,然而,圣战中我大周圣朝损失如此惨重,却也不可能这般轻易平息,除非叶伏天亲自前往我大周圣朝向死去的人谢罪,并交出一些东西。”
  
      九州许多圣地都参与了虚空剑冢之事,虽然圣境人物没有在场,但也询问过后辈,知道一些事情,虽然虚空剑冢中的确有不少人命陨,倒也不能将这罪名怪罪在叶伏天身上,说起来,棋圣才是布局之人。
  
      “说起此事,虚空剑冢中的确有不少人惨死其中,我西华圣山也陨落了许多天骄弟子。”西华圣君此时平静开口,似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般。
  
      “虚空剑冢中,你既能催动虚空剑阵,那么,你从头至尾便是有能力将诸人带出来吧。”
  
      姬圣眼神锋利,落在叶伏天身上,他这是他第二次开口,依旧给人以极强大的压迫力。
  
      叶伏天似乎这才想起,在虚空剑冢中,圣光殿的人非常惨。
  
      他隐隐明白姬圣对他的不满来自何处了,九州问道和虚空剑冢的事,这是一起算在他身上了?
  
      而且,西华圣君随意的话语,似乎也不再掩饰对他的不友好了。
  
      下方诸人看向阶梯上的圣席,叶伏天,似有不少圣地对他不满啊。
  
      荒州的人心中尽皆极为不爽,木秀于林,果然并非是一件好事。
  
      如今,叶伏天他坐的位置是圣席,面对的压力便来自于圣境人物。
  
      叶伏天微微抬头,目光直视周圣王,开口道:“昔日虚空剑冢中,入虚空剑冢之时,不仅仅是我能够破阵,还有一位继承了棋圣传承的人能够做到,而且,后来大周圣朝不少人的死,似乎是为了助棋圣脱困献祭而亡,此事,周圣王是找错人了吧?”
  
      许多人看了一眼下方西华圣山人群中的柳宗一眼,昔日棋圣山庄的事情,棋圣选择柳宗一事,很多人都是知道的。
  
      西华圣君低头饮酒,看不到他的脸色,叶伏天也没有去看,但既然西华圣君站出来将矛头暗暗指向他,那么,他自然也不会客气。
  
      解决老师的事情之后,他便打算于至圣道宫中闭关一段时间,如今杨潇在道宫中布下大阵,他们全部镇守道宫的话,圣境以下的战斗,防御绝对没有问题,即便是西华圣山暗中搅局也无所谓。
  
      “周圣王发起圣战,欲踏平我至圣道宫,而今,圣战中陨落的人,看来成我的责任了?是否我至圣道宫应该直接放弃抵抗,任由大周圣朝屠戮。”叶伏天眼神锋利。
  
      诸人安静的听着,果然如同他们所猜测的一样,想要平息圣战,双方都不会同意。
  
      “我孤身一人,只有一位弟子,也没有参与虚空剑冢之行,不过入禁地夺宝,各凭手段,本为相互竞争,若还要怪罪对方没有保护自己的人,这便有些滑稽了。”这时空圣笑了笑开口道,显得云淡风轻,继续道:“而且,如今谈对错,似乎没什么意义,且偏离正题了吧,还是直接谈条件合适些。”
  
      夏圣微微点头,道:“如今再追本溯源,的确没有意义,这么说,周圣王提出的条件,叶宫主并不认同了?”
  
      叶伏天看向夏圣,微微欠身道:“前辈好意晚辈心领,只是,平息圣战一事,似乎没什么可谈。”
  
      夏圣又看了周圣王一眼,微微点头:“既然如此,我便也不强求了,可惜了,圣战一事暂且不提,但九州道台的战斗僵持不下,总该解决吧,若你们依旧不肯谈的话,那么便干脆点,我也不过问了。”
  
      听到夏圣的话气氛略严肃了些,叶伏天开口道:“我已经同意换人,只是周圣王不肯罢手。”
  
      “周圣王,你如何看?”夏圣又对着周圣王问道。
  
      “一位圣境强者的意义想必夏圣也明白,之前我的提议皆被叶伏天否决,既然今日夏圣在,我便再退一步,我要虚空剑阵以及那柄圣剑。”周圣王冷漠开口,许多人露出一抹异色,虚空剑阵之名九州谁人不知,这才是周圣王发起圣战的目的吧。
  
      见夏圣望向自己,叶伏天道:“前辈,我于虚空剑冢中只是借剑冢之力,破解了阵道奥秘,引动虚空剑阵,以我如今的境界,怎么可能真正靠自身之力催动九州第一阵,并且将之掌控?周圣王提出的条件,即便我想答应也做不到,更何况,难道周圣王子嗣的命,就真的这般无关紧要?”
  
      “还有一点,即便我答应某些条件,若我放人,待到周煌他们安全回到大周圣朝皇宫,周圣王再出手追杀我老师,又该如何?”
  
      叶伏天继续道。
  
      “既然周圣王的意见你不同意,那么,说说你的想法。”夏圣对叶伏天道。
  
      “除了周煌他们之外,大周圣朝金凰剑,我可以将之一并奉还,并且放人让周煌他们回大周圣朝圣,但周圣王十年内不得出手,当然我荒州圣境人物也不会对周焱王出手。”叶伏天继续道。
  
      周圣王已经登圣道第二境,为确保老师绝对安全,他需要一段时间。
  
      许多人目光闪烁,这叶伏天想要将圣境层次的战斗从圣战中剔除?
  
      “诸位如何看?”夏圣看向身边诸人问道,但事实上,其他人是决定不了,不知道夏圣是何意。
  
      “我认为叶宫主颇有诚意了。”月圣笑着说道:“一位可能入圣境的贤榜皇子,再加上另外两位,以及一件圣器,只是为了确保他老师安全。”
  
      “周圣王你好歹是长辈人物,又何必咄咄逼人。”空圣也淡淡开口,为叶伏天说话,显然,叶伏天的拜访还是起了作用的,即便是圣境强者,也愿意和他保持友好的关系。
  
      “周圣王不如也退一步,双方毕竟只是僵局,并非是圣王占据优势,继续这样便有失风度了。”璃圣也微笑开口。
  
      周圣王看了璃圣一眼,叶伏天拜访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三大圣境人物愿意为他说话,显然都是看重叶伏天的潜力,虽然还只是一位低阶贤者,但叶伏天已经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既然璃你开口,我便退一步。”周圣王望向璃圣,随后又转过目光对着叶伏天道:“无量宫的无量尺也是我大周圣朝之物,需一并归还,另外,还有虚空剑冢中的那柄圣剑,也要奉上,还有,十年太久了,我只给三年时间,你不允许我出手,等同于左右战局,那么我也有一条件,圣境以下的战斗,不得借助战阵,否则,我可以直接介入出手。”
  
      叶伏天,他能够借战阵发挥超强的实力,威胁极大。
  
      还有那柄圣剑,村长拿,能够勉强和他碰撞,秦庄他们组成战阵拿圣剑,可势如破竹,摧毁他大周圣朝任何一顶尖宗门势力。
  
      瓦解对方这方面的优势,那么,圣战,可直接诛杀叶伏天。
  
      他大周圣朝,依旧还有三大贤榜强者存在。
  
      叶伏天当然明白周圣王的用意,如今他们在圣境以下的阵容中已经不比大周圣朝弱势了,周圣王想要瓦解他这一方最强的两大底牌,即便现在,若是单纯以强者数量而言,大周圣朝依旧是多于他们的。
  
      “无量尺乃是我道宫夺来,你除了要拿走金凰剑和无量尺,竟连我道宫圣剑也要,这条件,便是退一步?”叶伏天讽刺道。
  
      “既然依旧还有争执,不如我来根据你们的话提一意见吧。”夏圣开口道:“除了双方不得为难斗战和周煌他们外,金凰剑和无量尺皆为大周圣朝之物,可归还,五年内,双方圣境人物皆不得出手,大周圣朝圣境做出了让步,为此周圣王提出的圣战中双方不得以战阵战斗,至圣道宫也需答应,这样如何?”
  
      许多人暗暗点头,夏圣的提议,的确是相对比较公允的了,周煌和大周圣朝的圣器换斗战,大周圣朝圣境力量让步,至圣道宫贤者力量让步。
  
      而且,这附和双方想要达到的目的,比起斗战,周圣王应该更想要杀死叶伏天。
  
      而叶伏天,他只想要保他老师。
  
      “我基本认同,但需修改一点,无量尺我可以不要,需换成至圣道宫的那柄圣剑,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周圣王道,这柄圣剑出自虚空剑冢,显然比无量尺珍贵,而且,对荒州的作用更大。
  
      “叶宫主如何看?”夏圣看向叶伏天。
  
      叶伏天在犹豫,圣剑,虽然是他带出虚空剑冢,但从某种意义而言,属于虚空剑圣,村长更适合使用。
  
      若是无量尺,他可以直接答应。
  
      “同意。”此时,村长的声音传入叶伏天的耳膜之中,叶伏天目光转过,望向下方站着的村长。
  
      “五年时间,够了,圣剑交给他,看他拿不拿得住吧。”村长继续传音道,声音很平静。
  
      叶伏天目光一闪,五年时间够了?
  
      这话,是何意?
  
      他隐隐感觉,可能和虚空剑冢以及丫丫有关。
  
      既然村长没有意见,叶伏天便也当机立断,点头道:“我同意!”
  
      许多人目光一闪,伴随着叶伏天点头,意味着双方暂时达成一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