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九百六十三章 圣下无人
正准备战斗的叶伏天同样有些诧异的看向姜月婵。
  
  姜月婵称欣赏他?
  
  两人并没有交集,他可不会自负到认为一位名列圣贤榜的漂亮女子见到他便心生爱慕愿意为他去死,那未免也太过荒唐。
  
  而且他知道姜月婵杀了月氏之人,她所做的一切自然有自己的立场,应该是为了璃圣。
  
  从姜月婵身上,他感受到了死志。
  
  他和月氏之人曾一起调查月氏强者的死因,感受到留在那里的一缕气息,入皇陵之后璃圣率先和周圣王开战,月氏的人怕是也能看出端倪。
  
  如果是这样,那么姜月婵很可能是求死了。
  
  虚空中九州诸圣无人理会姜月婵的言语,在九州诸圣面前,哪怕是贤榜人物,依旧显得没那么重要,更何况是关乎到人皇传承,他们又岂会在乎区区姜月婵的死活。
  
  倒是姬崖走了一步,冷漠的扫了一眼下方的月婵道:“多杀一个,也没区别。”
  
  至圣道宫余生凭借魔化之力挡住他的路,姬默在他面前被杀,道宫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姜月婵要和道宫并肩而战,那就一起去死。
  
  “月婵,回来。”璃圣冷冰冰的开口说道,她当然明白姜月婵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两人当年背负着灭族之仇相依为命,一路走到今天,哪怕姜月婵资质并不那么出众,但凭借坚韧无比的信念,一步步成为贤榜强者。
  
  她如何舍得姜月婵去送死。
  
  “小姐,请恕月婵这次不能听你的了。”姜月婵对着璃圣传音回应道:“若今日叶伏天能够活着离开,小姐可以和叶伏天拉近些关系,以后月婵不在,小姐自己照顾好自己,月婵,来生再侍奉小姐。”
  
  说罢,她看了一眼月圣所在的方向,随后脚步一踏,朝着虚空而去。
  
  她知道,无论如何,她必须要死,杀人偿命,既然做了,她便认,她对月氏强者下手的那一刻就想到过这一天,但她不后悔,月氏想要入局,真相便不那么重要。
  
  她死后,更不会有人在意真相了。
  
  叶伏天没有阻止姜月婵,这是姜月婵自己的选择,既然姜月婵做了暗杀一事,那么她的命运便已经注定了,即便没有这场风波,月氏强者也不会放过她。
  
  “杀了她。”姬圣漠然开口,声音没有一丝的波澜,看着姜月婵身形一路往上,有数位贤榜强者同时踏步而出。
  
  知圣崖孔尧,他脚步虚空一踏,神象镇压诸天,姜月婵身躯一颤,却依旧腾空,没有停下。
  
  西华圣山钟逵迈步走出,有钟声震荡于天地间,姜月婵速度再度一缓,李道秋手掌虚空一抓,使得空间都似要凝固在那,姜月婵速度越来越慢。
  
  两道璀璨至极的光辉一闪而逝,圣光殿姬崖以及姬慕同时出手,圣光之剑闪耀,划过一道无比绚丽的弧线,姜月婵的身躯被直接洞穿,在她那被刺穿的躯体中,有夺目的光绽放而出,下一刻,她的身体在光之下被撕成粉碎,直接消失于天地间。
  
  五大贤榜强者同时出手,一位排名第二的姬崖、一位排名第九的孔尧,姜月婵如何承受得住,更何况,她本身就是求死,根本没想过活命。
  
  九州的许多人不懂姜月婵为何要送死,但璃圣又怎么会不懂。
  
  她的眼角有泪痕滑落而下,仿佛能让人心碎,她虽修灭情,但又如何能真的斩断一切情,那位从少女时代便跟着自己喊小姐小姐的丫头,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为她而死。
  
  她想起年轻的时候,一位侍女坐在她身后,为她梳妆,看着镜中的她笑道:“小姐这容颜,便是月婵身为女子都忍不住喜欢,也不知道将来谁有这样的福气能够成为姑爷,那他肯定是这世间最幸福的男子了吧。”
  
  姜月婵没有看到这一天,她只看到了小姐被准姑爷背叛出卖,被逼自杀,灭全族,此生孤苦,于琉璃圣殿废寝忘食的修行,只为报这血海深仇,就连她自己都成了贤榜强者。
  
  红颜祸水,她的确是祸水,祸害了全族被杀,未婚夫一家被她亲手所杀,她还祸害了老师,如今,又祸害了月婵。
  
  也许哪天她死了,这一切才会结束吧。
  
  但她舍不得死,周知命,还活着。
  
  她虽然喊着月婵回来,但又哪里不明白,月婵根本没有活命之路,所以她没有真正想拦,真是个可悲又自私的女人。
  
  她没有去擦拭泪水,泪痕很快便干了,她没有继续流泪,而是抬头看着姬崖、看着孔尧、看着钟逵他们,这些人背后,是姬圣、知圣、西华圣君。
  
  如今,她似乎不仅仅只有周知命这仇人了。
  
  叶伏天看了一眼璃圣所在的方向,便看到她眼角的泪痕,身上透着凄美之意,这一刻的璃圣,比当时被她欺负之时似还要更绝望,无声的绝望。
  
  也许她也明白,保不住姜月婵吧。
  
  他心中暗暗叹息,对璃圣以及姜月婵的怨念也淡了些,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坚守的一切,纵然姜月婵手段卑劣了些,但终究为此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他能够理解璃圣的心情,因为如今的至圣道宫,便也面临这样的绝望局面。
  
  九州皆敌,九死一生。
  
  但站在他身边的人,却愿意随他死战,他们也和姜月婵一样,有着自己所信奉的信念。
  
  他决不允许自己和璃圣一样,保不住道宫之人。
  
  九州皆敌便九州皆敌吧,今日若九州之人皆要杀他道宫弟子,那便杀他个血流成河。
  
  脚步一踏,叶伏天身体缓缓腾空。
  
  这一瞬间,无数道目光同时落在叶伏天身上,仿佛已经忘记了姜月婵的死。
  
  姜月婵,终究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物,纵然她是贤榜强者,但在今日的局面下,根本无关紧要,她怎么死,为何而死,也没有人关心。
  
  诸人此刻所关心的便只有一个,人皇传承归属于谁。
  
  伴随着叶伏天的动作,许多圣地强者踏步走出,姬崖手持光之剑,杀意凌厉至极。
  
  孔尧傲立于天,犹如一尊天神般俯瞰叶伏天。
  
  西华圣山两大贤榜强者神色寒冷,杀念同样强烈。
  
  大周圣朝周煌、周冕走出,一股炽热之意弥漫于天地间,并朝着叶伏天扑杀而去。
  
  无尽之海三大圣地中皆有贤榜强者走出,将虚空封锁。
  
  羿族的强者踏步而出,手持弓箭,指向叶伏天,吞吐可怕的杀戮之光。
  
  仅仅是这些有所动作的强者,便足以让荒州至圣道宫万劫不复了。
  
  九州皆敌,圣境之下,想要活着离开,根本就是奢望。
  
  无与伦比的威压落在叶伏天的身上,诞生一股可怕的劲风,一袭白衣猎猎作响,虚空中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意。
  
  叶伏天身后,九州道宫之人纷纷踏步走出,每一人,皆都释放出自己的气息,死战。
  
  虚空寂静无声,唯有冷风呼啸,压抑至极。
  
  远处中州城之人凝视这片战场,心中叹息。
  
  今日之后,再无道宫吗。
  
  叶伏天若死,即便至圣道宫不散,也不再是至圣道宫了。
  
  “杀我之人,可得传承?”
  
  叶伏天抬头扫向虚空诸强者,他一人独自迈步往上,直面九州诸强者。
  
  手掌伸出,伴随着一道绚丽的光芒闪耀出现,在叶伏天的掌心,出现了一件法器。
  
  这是一柄长戟,绚丽的金色长戟似纯金所铸,弥漫着璀璨的光辉,从长戟之上,吞吐出可怕的空间之力,那是圣威。
  
  显然,这是一件圣器。
  
  许多圣地之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叶伏天拥有圣器不足为奇,但无尽之海三大圣地的圣人目光瞬间凝固在那,死死的盯着叶伏天的手中长戟。
  
  海王宫宫主海圣一步迈步,双眸睁大,凝视叶伏天,冰冷开口:“时空之戟。”
  
  九州诸圣神色尽皆露出一抹异色,排名圣器榜第三的时空之戟—墟无吗。
  
  不久前,无尽之海的圣人称,失落遗迹破碎,时空之戟消失,拿走时空之戟的是圣兽九婴。
  
  但时空之戟再现,却出现在了叶伏天的手里。
  
  北冥族和天之涯的圣人同样神色寒冷,冰冷的凝视叶伏天。
  
  “这么说,是你杀死了我无尽之海三大圣地之人,夺走我海王宫时空之戟了。”海圣身上弥漫出一股圣道威压。
  
  叶伏天右手举起,指向虚空海圣:“遗迹传承,能者得之,刚才你说的话,这么快便忘了吗?”
  
  杀不杀三大圣地的人,已经无关紧要了,拿出时空之戟,同样也没什么关系了。
  
  既然九州皆敌,那便九州皆敌。
  
  “精彩。”姬圣开口说道,真没想到啊,今日不仅仅出现了人皇传承,圣器榜排名第三的时空之戟墟无也出现了,太精彩。
  
  圣器榜排名前二的圣器,在圣榜前两人手里,已经不知所踪,如今这第三圣器出现,夏圣不争、黎圣不争,那么,该属于他了吧。
  
  “的确精彩。”叶伏天扫了姬圣一眼,长戟所向,冰冷开口:“今日,若有圣地之人杀我荒州道宫一人,我若不死,必让这圣地圣下无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