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414章 询问女皇

  象莽同样盯着叶伏天,一位人类修行之人,竟然和他一样,释放神象踏天术。
  
  这是他神象族的绝学手段,大攻伐神术。
  
  “砰。”
  
  象鸣声震天,象莽继续朝前踏步而行,他倒要看看,叶伏天的神象踏天术正不正宗。
  
  叶伏天看到他的同样同样一步迈出,天地轰鸣,虚空震荡,象莽只感觉一股无上威压笼罩于身,震颤于他体内,使得他血脉翻滚,虚无之中似有无边巨大的神象压迫而来,能够震杀灵魂。
  
  他神色微变,竟然,连攻伐之意境都完全一致,叶伏天所使用的并非是临摹而出的术法,确实是他神象族的大攻伐神术。
  
  两人同时朝对方踏步而行,虚空中掀起可怕风暴,象鸣之音震颤于天地间,诸人抬头看向两人,虽没有直接交锋,但同时绽放神象踏天术的他们周围天地都似要炸裂般,万象齐鸣,不断崩灭粉碎,风暴淹没了虚空,金色霞光刺人眼眸。
  
  许多圣境人物都感觉到血脉翻滚咆哮,甚至发出闷哼之声,脸色苍白。
  
  “你既要看象骨之威,便感受下吧。”叶伏天开口说道,他身上有更为璀璨的霞光释放,一尊巍峨无边的神象踏天而行,出现在叶伏天头顶上空。
  
  下方天地,有万千神象虚影同时出现,出现在神象王的脚下。
  
  这一刻,伴随着叶伏天脚步踏出,那尊神象王虚影也同样往前迈步而行,诸天神象同时踏步,浩荡神威真正可怕到了极点,欲踏平这片天。
  
  象莽只感觉神圣道威降下,他脚步抬起想要踏出,却见轰鸣之声不断,无穷巨力冲击着他的身躯,虚空中的神象像是一步步踩踏在他的身上,他血脉疯狂翻滚咆哮,青筋暴露。
  
  一声怒吼咆哮,象莽强势踏出一步,想要轰碎那袭杀而来的攻击。
  
  “砰。”象莽身躯像是在炸裂般,体内发出恐怖声响,他七窍流出鲜血,脸色惨白,只见他身躯化作本体,一尊神象出现,仰天而啸,但那狂暴至极的攻击依旧不断撞击着他的身体,终于,他无法支撑柱,被狠狠的镇压向下空之地。
  
  叶伏天身上的威压收回,神象族的强者将象莽接住,他们抬头扫向叶伏天,这就是十方神象皇皇骨之威吗?
  
  “比人皇法器还要强。”许多人心中暗道,十方神象皇的妖皇骨,蕴藏神象皇的道,皇道之威爆发,又与神象踏天术相互契合,爆发出的威力可想而知,强大如象莽,都无法在这股攻击下坚持下来,被震伤,除非他也借助妖皇器物抵挡。
  
  但显然,象莽对于叶伏天得到了他神象族先祖之骨极为不服,强行催动力量对抗,才会遭到狂暴攻击受伤,但能够做到这一步,他已经是极其强横了。
  
  人类修行者和妖族巨擘人物都盯着叶伏天,看来,他所言不虚,他的确完全将十方神象皇的妖骨炼化了,能够直接催动为自己所用,爆发出惊人攻伐之威。
  
  从某种意义而言,他的确是得到了十方神象皇的传承。
  
  神象皇目光盯着叶伏天,这十方神象皇骨并未问世多久,是在踏入起源山脉之前叶伏天从天狐宫中所得到,如此短暂的时间,这人类竟然真的做到了将之炼化,而且,据说这十方神象皇骨之前没有人要,唯独他要了。
  
  “得罪了。”叶伏天开口道:“这十方神象皇骨即便不被晚辈所得,也被英招山拿走,如今,也确实被晚辈所炼化了。”
  
  要归还,是已经无法归还了。
  
  “象皇前辈乃是我妖界霸主人物,又何必一直跟一小辈计较,更何况,这小家伙既然已经炼化了象皇骨,也是和神象族的缘分,如同,又修得神象踏天术,算是十方神象皇的传承之人了,不如,就让他拜入象皇门下,随象皇前辈修行,这样的话,他便也算半个神象族人。”朱厌妖皇开口说道。
  
  他此意显然是有意帮叶伏天,这叶伏天不仅得到了十方神象皇骨,如今,还学会了神象族的神象踏天术,若是不将他和神象族放在一块,神象族很难容忍得了。
  
  因此,他才提出让叶伏天败在象皇门下修行。
  
  “此子在紫冥宗之时打破神山极限,九霄天宫邀请而不入,后带身边之人将紫霄天宫的强者挑翻,圣道四境任由对方挑人,他的战力象皇也看到了,也不会辱没了象皇。”姜氏之主此时也开口说道。
  
  他自然知道顾东流和叶伏天的关系,如今,顾东流得妖帝传承,若是叶伏天也能够和神象族搞好关系,他们师兄弟以后在妖界会更有影响力。
  
  神象皇眼睛极大,身形威严霸道,他那双铜铃般的眼睛看着叶伏天,似乎在思考什么。
  
  “他修行过猿族棍法,也算是和妖族颇有缘分,象皇倒是可以考虑下。”龙皇这时也开口说道。
  
  神象皇依旧凝视着叶伏天,开口道:“你可敢随我去一趟神象族?”
  
  “既然前辈相邀,晚辈自然从命。”叶伏天坦然说道,神象皇乃是妖界巨擘人物,若是将神象族给得罪了,对他而言简直是灾难,这件事情是必须要解决的,虽有可能是祸,但也有可能是机缘。
  
  之前,象莽使用神象踏天术他便学会了,如若神象皇真愿意教他一些神象族的术法,有十方神象骨在体内,他能够很快学会来。
  
  “他呢?如何解决?”英招山之王看向顾东流开口道,这件事,还没有解决好,就被叶伏天吸引了注意。
  
  “先知的预言,你们可还记得?”这时,有一道声音传出,诸人看向说话之人,竟是天妖神庭之主,他说话的分量,可是很足,各大妖都看向他。
  
  天妖神庭之主浑身沐浴太阳神光,他看向顾东流道:“先知预言天谕界将变,妖界也将有大变故,如今,妖界的大变故想必便是从起源山脉开始,诸位也看到了,整个天谕界会如何变,尚且不知,既然如此,顺其自然吧。”
  
  先知还有预言,有大人物将来,这大人物是指谁?
  
  如今,也没有答案。
  
  会是顾天行?顾东流?
  
  但这次风暴,竟然有两位后辈人物出现在旋涡中心,他们,可能也不简单。
  
  既然如此,只好拭目以待了。
  
  坐看风云变幻。
  
  “想要成为妖界之王?且不说我们这些老家伙,妖界各族后辈一些人物,可也不会轻易答应,虽说顾天行赐予了他极强大的天赋,但修行一途可不那么简单。”龙皇这时也开口说道,诸妖界巨擘人物点头。
  
  各大顶尖妖族中,如象莽等人,有不少顶尖妖孽级存在,都是盖世风流。
  
  顾东流承起源之道,首先要盖过这些后辈,再来超越他们这些老一辈,最后才能谈妖界之王。
  
  天妖神庭乃是联盟势力,天妖神庭的后辈中有数位极其出色的人物,他们,都将会是顾东流的对手。
  
  诸妖族,谁不想将妖界一统。
  
  “走了。”龙皇转身离开。
  
  朱厌妖皇对着朱照他们道:“走吧。”
  
  此行,想必对于朱照而言也是有所触动的。
  
  虚空中,顾东流似乎还沉浸在修行之中,他这次承受了太多的道法传承,纵有九仙护体,但也需要时间来消化。
  
  各方强者都准备离去,只见叶伏天目光看向一处方向,在那里,天谕界最传奇的女皇人物站在那,梵净天主。
  
  “前辈,当年在下界九州之地,曾有一位女子借女皇前辈一念,前辈可曾有印象?”叶伏天对着梵净天主问道,虽然上次已经询问过一次,但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如若解语被女皇所救。
  
  那么如今,女皇就在他面前,应该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解语的死活。
  
  梵净天女皇淡淡的看了叶伏天一眼,她那双眼睛堪称完美,身上每一处都似天地万物之精华,堪称无缺之人。
  
  “你既然知道我,应该知晓本座念通三千界,在三千大道界中,何处不是本座之念,如何记得。”梵净天女皇淡淡开口说道,叶伏天听到对方的话面若死灰。
  
  当年,他抱有一丝希望,便是希望解语会被女皇所救,但如今,女皇甚至连印象都没有,更别说救下解语了。
  
  事实上,他早就该明白,梵净天女皇何等通天人物,又岂会在乎芸芸众生中的一位,亲自出手相救。
  
  只不过,一直都是他在自己欺骗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旁边的夏青鸢看到叶伏天的失落之意,她手掌轻轻的动了动,触碰到了叶伏天的手,但终究还是又缩了回去。
  
  “诸位,告辞。”梵净天女皇开口说了声,随后转身踏步而行,梵净天强者都跟随于她身后离开。
  
  一瞬间,一行人便远远的离开这边,虚空中,梵净天主的眼眸中,竟有一缕波澜,不过只是一瞬间,便又恢复如常,心如止水,在那双眼瞳之中,仿佛看不到任何情绪变化。
  
  诸强者陆续散去,都离开了这边,这场顾天行所掀起的风暴,似乎便到此为止。
  
  但其所造成的影响,怕是远远还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