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伏天氏 > 第1691章 痛,才不会忘记

  这并非是叶伏天第一次前来拜见,只不过之前,被直接拒绝,梵净天女皇,不见。
  但这一次,叶伏天再次前来拜访,能不见吗?
  叶伏天前往天谕神朝以及紫霄天宫,可不是自己一个人去拜访的。
  梵净天上,诸仙子神女都朝着下空望去,叶伏天清晰的感受到一道道神念落在自己身上,然而他目光毫无波澜,抬头凝望梵净天上。
  姜成子安静的站在他身旁,叶伏天和梵净天没什么恩怨,也不打算对梵净天如何,来这里,有他在身边足够了。
  如今的天谕界,大概没有人敢不给叶伏天面子吧。
  事实上除梵净天外的诸势力,叶伏天都能够直接影响了。
  然而不知为何,梵净天似乎有意和叶伏天划清界限,上次遗迹之城,叶伏天也邀请了秦禾,然而,梵净天女皇不允,将秦禾带回。
  姜成子对于此事实则有些不解,还有叶伏天拜访梵净天的原因他也不清楚,不过他没有问,想必叶伏天有自己的用意。
  此时,梵净天上有仙子飘落而下,为首之人容颜绝代,有着倾城之姿,赫然乃是梵净天第一圣女秦禾。
  秦禾身形降落在叶伏天身前,目光含笑,轻声道:“神之遗迹一别,再见叶公子,已是名扬九界。”
  “秦仙子便不要调侃我了。”叶伏天笑着道,他和秦禾的关系倒是很不错,不过,今日倒也不是来叙旧的,他开口问道:“女皇陛下打算见我了吗?”
  “嗯,陛下让我前来迎接叶公子。”秦禾微微点头道:“叶公子,请。”
  叶伏天深吸口气,这一次,梵净天女皇,终于打算直面他了么。
  脚步抬起,叶伏天迈步往上,一步步朝着梵净天上走去,他的脚步竟有些沉重,即便是覆灭天谕神朝以及紫霄天宫之时都未曾如此,但此刻,却莫名的有些沉重和紧张。
  他怕结局不是他想要的。
  每一步,都很沉,他一直想要来梵净天亲自过问,但真正到了这一刻,却走的有些慢。
  姜成子有些诧异的看了叶伏天一眼,他在想,叶伏天和梵净天女皇究竟有什么关系?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叶伏天如此,遗迹之城遭到诸势力围剿,他都没有像此刻这样。
  是什么,让他感到紧张?
  跨过一座座建筑,迈过天门,他们朝着天宫方向走去。
  终于,眼前出现了一座阶梯,通达梵净天之巅。
  “陛下在上面等叶公子。”秦禾对着叶伏天开口说道,随后站在一旁,她没有上去。
  “前辈也在这等我。”叶伏天对着姜成子开口说道。
  “好。”姜成子点头,如今天谕界,谁敢动叶伏天?
  叶伏天踏着阶梯一步步往上,这阶梯很高,叶伏天迈着沉重的脚步往上,终于,他已经能够看到上面。
  微微抬头,他继续迈步往上,缥缈的云雾出现在脚下。
  终于,他迈过阶梯,来到了梵净天上。
  只一瞬间,他的身体仿佛定格在了那里,再也无法迈开一步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般。
  梵净天上,一位女子安静的站在那,宁静、美好,宛若画中之人,清新脱俗,她不像梵净天女皇那样高贵给人距离感,不可触摸,她的美是尘世中的,却能够满足对美好的一切幻想,身在尘世中,却不逊仙子神女。
  然而触动叶伏天的并非是她的美,而是,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张面孔,无数次,在睡梦中出现的面孔,烙印在记忆深处,难以忘却的面孔。
  一幕幕的画面在脑海中呈现,她叫花解语,青州学宫天才少女,学宫弟子心中的女神。
  那一年年末,少女拉着他的手,看青州湖畔往来游船,看那满天烟花绽放,她说:我们现在是否已经确定关系了?
  少年时的女神,纯真、美好。
  东海学宫、南斗世家、南斗国、东荒,他们经历无数风雨,最终走到了一起。
  然而这一切,在那场战斗中被摧毁,荒州道宫一战,诸圣地围剿,她躺在她的怀中,对他说:以后,不要再找我这么差劲的女子了,你的帝后,是要让九天都为之失色的女子。
  她还说:不过,不要被她欺负了,这一生,只有我可以欺负你。
  一幕幕的画面浮现,像是经历了一场人生,短暂的瞬间,是如此的漫长。
  叶伏天的眼角有泪,不过并非是伤心的泪,而是喜悦。
  这结局,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更美好。
  他很怕,此行来到梵净天上,一无所获。
  他一步步走上前,手掌伸出,想要再轻抚她的面容,然而,他还未走到她身边,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叶伏天面前,挡在了两人之间
  高贵、不可亵渎。
  梵净天,女皇。
  因为花解语的存在,叶伏天之前甚至直接将她忽略了,但她实则一直都在。
  叶伏天皱了皱眉,想要开口。
  “她不是你要找的人。”梵净天女皇开口说道。
  “无论女皇你做过什么,我都可以不计较,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叶伏天开口说道,花解语既然活着,那么便是梵净天女皇救下了她。
  那么之后她隐瞒之事,他不去追究。
  只要解语活着,便足够了。
  “你妻子已经死了。”梵净天女皇凝视他的眼睛,叶伏天心脏颤动了下,脸色陡然间变得苍白,他看向花解语。
  “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事实,你妻子为你而死,如今你所见到的她,不过是一缕残魂所化,我虽为她重塑了肉身,但她已经不是你妻子。”梵净天女皇继续说道。
  叶伏天想起了那一战,解语化做一缕残魂消散于天地间。
  但亲眼看到解语站在他的面前,他不信。
  “解语。”他目光看向花解语。
  花解语目光望向他,叶伏天看到她的眼神平静如水,竟似没有丝毫的波澜,仿佛,他的确只是一个陌生人般。
  这一刻,叶伏天心忽然间有些痛。
  不是吗。
  怎么可能不是。
  那无数次出现在脑海中的身影,就在他眼前。
  “你对她做了什么?”叶伏天目光凝视梵净天女皇,眼神陡然间变得极冷,那双冰冷的眼瞳让梵净天女皇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我说过,她不是你的妻子,现在,她是我亲传弟子,将会传承我的衣钵,将来,继承梵净天,成为下一代梵净天女皇。”女皇看向叶伏天冷漠开口。
  “你的弟子?”
  叶伏天盯着对方:“即便她真的忘却了一切,但依旧是我妻子,哪怕是一缕残魂,依旧改变不了。”
  “我要带她离开。”
  女皇抬头看着他,冷淡的道:“若她愿意,我没有意见。”
  叶伏天从她身旁走过,站在花解语身前,他看着她,伸出手,然而看到花解语的眼神,他似乎舍不得,又将手放了下来,轻声道:“解语,是我啊。”
  花解语转身,走开,随后坐在那。
  叶伏天的心像是被刀剑划过了般,很痛,痛彻心扉。
  “青州湖畔,我们相恋,你不记得了吗?”叶伏天看着她的身影道。
  “书山,我们大婚之日,东荒来贺,解语,你不记得了吗?”叶伏天继续道。
  叶伏天的声音有些颤抖。
  “已经发生的一切,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又何必自欺欺人。”梵净天女皇转身看向叶伏天道:“你的妻子,在那一战,已经陨落。”
  “我要带她离开。”叶伏天依旧坚持道。
  “灭天谕神朝、紫霄天宫、紫金鼠族,你要这么做,我的确拦不住你,只是,你若要违背她的意愿强行带她走,不顾及她的感受的话,便随意吧。”梵净天女皇平静说道,却让叶伏天感觉内心一痛。
  他走到花解语身前,笑着道:“妖精,你真忘了我吗?”
  花解语闭上眼睛,安静的坐在那。
  看到这一幕,叶伏天忽然感觉浑身无力,人皇境界的他,像是耗尽了全部的力量。
  “那我改天再来看你。”叶伏天似露出一抹灿烂笑容,不过笑得很勉强,但如若往好的方向去想,至少,她还在,不是吗?
  叶伏天看向梵净天女皇,道:“晚辈以后可能会时常来打搅,还望见谅。”
  梵净天女皇皱眉,似有些不悦。
  叶伏天没有理会她的反应,转身朝着阶梯下方走去。
  他一路往下,秦禾和他打招呼他似乎也没有听到般,和姜成子一道离开。
  走后,梵净天上依旧安静。
  梵净天女皇看向坐在那的花解语,只见花解语紧闭的双眸忽然间留下了两行清泪,那双美丽的眼眸睁开,尽皆被泪水占据。
  “他的头发,何时白了。”一道令人心碎的声音传出,似蕴藏无尽的哀伤和痛苦。
  他一定很难受,很绝望吧。
  她会忘了他吗。
  怎么可能会忘了。
  即便忘了自己,忘了整个世界,她也不会忘记他。。
  “忘记,便不用承受这种痛苦了。”一道声音传出,梵净天女皇看着她开口说道。
  花解语抬头看向梵净天女皇,她忽然间笑了,道:“痛,才不会忘记!”